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曾剑与刘怀伟、兰永光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0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云2901民初2206号
原告:曾剑,男,住所四川省泸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黎明,云南展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怀伟,男,住所四川省渠县。
被告:兰永光,男,住所大理市。
被告:曹良波,男,住所云南省漾濞县。
被告:刘太平,男,住所四川省射洪县。
被告:杨彪,男,住所大理市。大理市。
被告:张从德,男,住所大理市。大理市。
被告:张长彬,男,住所重庆市璧山区。
七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熊志华,云南峻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曾剑与被告刘怀伟、兰永光、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曾剑的委托代理人何黎明、被告杨彪及七被告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熊志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曾剑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刘怀伟、兰永光、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在各自未出资本息(利息自应出资未出资之日起至云南川渝置业有限责任公司注销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范围内共同返还原告人民币20,000元,以及自2015年8月30日起至款项还清之日止按年利率6%计算的资金占用费,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5年8月,经川渝商会推荐,云南川渝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渝置业公司)以设立祥云川渝水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渝水业公司)为由邀原告入股。2015年8月30日,川渝置业公司收取了原告20,000元出资款并出具了收据。2015年10月14日,川渝水业公司设立后,原告查询发现该公司的股东仅被告刘怀伟一人,并未将原告登记为股东,原告方才得知川渝置业公司未将代收的款项用作原告对川渝水业公司的出资,原告多次要求川渝置业公司退还20,000元,但其拒不履行。川渝置业公司注册资本23,000,000元,被告刘怀伟、兰永光、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均系川渝置业公司的股东,其中被告兰永光认缴出资5,000,000元,其余六被告各自均认缴出资3,000,000元,但所有股东均未实际缴纳出资,现川渝置业公司已被注销。原告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的规定,原告有权要求川渝置业公司的股东即被告刘怀伟、兰永光、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向原告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被告刘怀伟、兰永光、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辩称:被告刘怀伟邀原告共同设立川渝水业公司,川渝置业公司系受被告刘怀伟的委托,代其向原告收取出资款,所收款项已由被告刘怀伟或由被告刘怀伟指示用于川渝水业公司的筹建、设立。川渝置业公司并非款项的返还义务人,因此,公司股东即七被告亦不应承担返还责任。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双方当事人对以下事实无争议:2015年8月,原告拟参与出资设立川渝水业公司(原拟定公司名称为古生水业公司),其于2015年8月30日将认购出资20,000元交给川渝置业公司,川渝置业公司收取后向原告出具了收据。2015年10月14日,川渝水业公司成立,但该公司系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被告刘怀伟。川渝置业公司系自然人出资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31日,注册资本23,000,000元,股东为被告刘怀伟、兰永光、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其中被告兰永光认缴出资5,000,000元,被告刘怀伟、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各认缴出资3,000,000元,承诺的出资时间均为2015年7月20日,但所有股东均未实缴出资。2016年11月4日,川渝置业公司召开股东会决议解散,并由所有股东组成清算组开始清算。2017年8月17日,清算组作出清算报告并经股东会确认,称川渝置业公司截止该日资产总额为0元,其中净资产0元,负债总额0元。2017年8月19日,川渝置业公司被注销。
当事人有争议的事实为:原、被告对川渝置业公司收取原告20,000元出资款的事实无争议,但被告主张,系被告刘怀伟邀原告共同出资设立川渝水业公司,川渝置业公司受被告刘怀伟的委托,代其向原告收取出资款,所收款项已由被告刘怀伟或由被告刘怀伟指示用于川渝水业公司的筹建、设立。被告向本院提交了银行转账凭证两份。本院认为,被告应就其主张的川渝置业公司与被告刘怀伟之间系委托关系以及原告在交付款项时知道该委托关系承担举证责任,但其所提交的两份转账凭证不能就此证明,故本院对其该主张不予认可。本院确认,川渝置业公司邀原告共同出资设立川渝水业公司并收取原告出资款20,000元。
关于程序方面,本院认为,原告以川渝置业公司为被告诉至本院后,申请追加该公司股东刘怀伟、兰永光、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为被告参加诉讼,本院依法予以准许并追加。川渝置业公司于2017年8月19日被注销,原告及被告刘怀伟、兰永光、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均认可川渝置业公司因终止而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故不再列其为诉讼当事人,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实体方面,本院认为,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而股东的出资(包括实缴部分和认缴但尚未缴纳部分)是公司全部财产的重要构成部分。注册资本认缴制度赋予股东认缴期限的权利,同时,该认缴期限也是股东对社会公众尤其是公司债权人所作出的承诺,对股东具有约束力,股东应当在其承诺的期限内履行出资义务。如果股东未在其承诺的认缴期限内足额缴纳出资,则可能导致公司对公司债权人清偿债务能力弱化并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股东因此应在其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告请求七被告在各自未对川渝置业公司出资本息范围内承担责任,则原告请求的成立应同时满足以下要件:(A)原告系川渝置业公司的债权人;(B)七被告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各自对川渝置业公司的出资义务;(C)川渝置业公司不能清偿其对原告的全部或部分债务。关于(A),川渝置业公司邀原告共同出资设立公司,原告同意并将出资款20,000元交给川渝置业公司,故川渝置业公司与原告之间系公司发起人协议关系。川渝置业公司应当履行公司设立职责,并将收取原告的20,000元缴纳给新设立的公司作为原告的出资,以使原告取得股东资格、享有新设立公司的股权。但川渝水业公司并非川渝置业公司所设立,且川渝水业公司系一人有限公司,原告并非该公司股东,不享有该公司股权。因此,川渝置业公司应将收取原告的20,000元予以返还,故原告系川渝置业公司的债权人;关于(B),七被告均系川渝置业公司的股东,被告兰永光认缴出资5,000,000元,被告刘怀伟、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各认缴出资3,000,000元,承诺的出资时间均为2015年7月20日,但所有股东均未缴纳出资,未履行各自的出资义务;关于(C),原告系川渝置业公司的债权人,但川渝置业公司并未履行债务,公司解散清算时,亦未将股东尚未缴纳的出资作为清算财产用于偿还原告,该公司于2017年8月19日被注销,民事主体资格消灭,已不能清偿其对原告的全部债务。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支持。但关于原告主张的资金占用费,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5年10月14日起算(因为原告与川渝置业公司拟设立的公司于该日成立,确定原告并非该公司股东,则川渝置业公司应于该日将收取原告的出资款返还原告)。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条、第二十八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刘怀伟、兰永光、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在各自未对云南川渝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出资的本息(本金部分,被告兰永光为人民币5,000,000元,被告刘怀伟、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均为3,000,000元;利息部分,均自2015年7月21日起至2017年8月19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范围内,共同赔偿原告曾剑人民币20,000元以及自2015年10月14日起至款项付清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资金占用费(限被告刘怀伟、兰永光、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
二、驳回原告曾剑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0元,由被告刘怀伟、兰永光、曹良波、刘太平、杨彪、张从德、张长彬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邓朱双
审判员  袁惠琼
审判员  徐善珊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王秀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