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缪剑君二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0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判 决 书
(2017)苏02行赔终7号
上诉人缪剑君,男,1971年11月4日生,汉族,住江阴市临港新城创新村丁家店3号被上诉人江苏江阴临港经济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计军,主任。
委托代理人刘继业,江苏江成(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曹友志,江苏江成(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缪剑君因与江苏江阴临港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临港管委会)行政赔偿一案,不服江阴市人民法院(2016)苏0281行赔初2号行政赔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如下:申兴北路北延段工程于2012年5月开始建设,由临港管委会下设机构临港规划建设局负责实施。江阴市国土局于2012年12月4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上述规划建设局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相关规定,属非法占地行为,责令临港规划建设局退还非法占用的集体土地,并没收非法占用土地上新建的建(构)筑物及其他设施。2012年10月31日,江阴国土局发出征地告知书,对申兴北路北延段建设拟征地位置、补偿标准、安置途径等进行了告知。同年12月28日,临港规划建设局与创新村委签订土地征用协议,约定建设临港新城核心区申港北路、申利路,需征用创新村土地,土地征用补偿费标准为每年1500元/亩,征用面积为43.8亩,每年补偿费为65700元,补偿时间从2012年5月1日起计算。其中缪剑君所在的创新村二组9.14亩土地,补偿费用已从2012年5月开始至2015年每年以分红方式支付每户村民。2014年1月22日,江苏省人民政府作出《关于江阴市申兴北路北延段工程建设用地的批复》,同意江阴市农用地转用方案和征收土地方案,将临港街道滨江村、创新村等集体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并征收为国有;同意江阴市供地方案,将批准的建设用地以划拨方式用于江阴市申兴北路北延段工程建设。
涉案海航路于2013年3月开始建设,占用了临港街道滨江村、创新村、仁和社区集体土地,组织实施单位为临港规划建设局。江阴国土局于2013年6月24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上述行为属非法占地行为,责令该规划建设局退回非法占用的集体土地,并没收在非法占地上新建的建(构)筑物及其他设施。2013年5月10日,江阴国土局发出征地告知书,对海航路建设拟征地位置、补偿标准、安置途径等进行了告知。2014年1月24日,江苏省人民政府作出《关于江阴市海航路工程建设用地的批复》,同意江阴市农用地转用方案和征收土地方案,将临港街道滨江村、创新村等集体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并征收为国有;同意江阴市供地方案,将批准的建设用地以划拨方式用于江阴市海航路工程建设。
另查明:2013年3月,由于江阴市行政区划调整,申港街道办、夏港街道办、利港镇政府被撤销,组建成立了临港街道办。2013年9月,缪剑君在国家信访网上投诉反映暴力拆迁等问题,2013年11月20日,临港街道办书面答复缪剑君,提出征地补偿标准严格按照市政府关于调整征地标准的通知执行。青苗补偿费及地上附着物按照标准执行。江阴市政府于2014年1月2日向缪剑君出具信访事项的复查意见,明确:申港路的土地补偿费已按标准于2012年年底统一发放,海航路的土地补偿费将于2013年年底由临港经济开发区发放。因海航路占用的坑塘水面部分村民已养殖鱼苗,创新村委决定同样按照补偿标准予以补偿。关于缪剑君反映的建设海航路时征用的缪剑君河塘问题,经查2002年,原申港政府与创新村第二村小组就滨江两侧绿化带用地(包括规划绿化带内计缴农业税的河塘面积)签订了土地租用协议,并租用至今,缪剑君反映的问题与事实不符。无锡市政府于2014年2月17日向缪剑君出具复核意见,载明:申兴路二期工程征地中涉及原告0.49亩自留地的青苗补偿费,当地已按规定足额先行发放(缪剑君拒领)。缪剑君于2015年初以江阴市政府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征地违法,并要求行政赔偿。本院于2015年3月裁定本案移交原审法院审理。原审法院于2015年10月作出行政裁定,以原审原告主张江阴市政府实施征地行为违法缺乏事实根据,其起诉不符合起诉条件,裁定驳回起诉。缪剑君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二审维持原裁定。
2016年8月20日,缪剑君向临港管委会提交行政赔偿申请书,请求赔偿其下设机构临港规划建设局在申兴北路××及××路建设中的非法占地行为造成的损失,临港管委会收到上述申请后未予答复。
原审法院认为,原审原告主张其0.49亩田地在2012年10月因申兴北路北延段工程建设修建便道时被填埋,并实际被该工程建设占用,因原审原告所在的创新村委同意创新村集体土地用于该工程建设,且该集体土地已于2014年1月经江苏省人民政府批准同意转为建设用地并征收为国有,故虽然临港规划建设局在征地手续尚未办妥的前提下提前组织工程建设,被江阴国土局认定为非法占地,但该工程占用原审原告所在的创新村二组的集体土地在2012年5月开始至2015年期间已以分红方式支付每户村民土地补偿费用,对于水稻损失也以青苗费的方式予以补偿,原审原告予以拒收,集体土地被批准征收为国有后,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费的支付标准、方式均应按照法律规定支付,政府也同意按照规定支付相应的土地补偿费用,故原审原告在本案中向原审被告主张按一年一季水稻和小麦共4000元年产值的30倍标准要求支付土地赔偿费58800元及按一季每亩3000元产值的标准要求赔偿水稻损失1470元的诉讼请求,无相应的事实根据或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根据原审被告提交的证据,结合当事人的陈述,原审原告主张的鱼塘系滨江路建设取土形成的坑塘,所占创新村土地在滨江路建设时已流转用于该路建设,且已支付流转费给村民,原审原告也无证据证明该鱼塘系其依法承包经营,且根据原审原告陈述,该鱼塘的鱼系村委工作人员组织清理,并非临港规划建设局组织清理,其受伤也并非该局组织或指使相关人员殴打造成,故原审原告主张的该项损失与该局组织实施海航路建设中存在的非法占地行为无直接的因果关系,原审原告主张的该项诉讼请求无相应的事实根据或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原审原告要求原审被告赔偿其住院医疗费4126元及误工费3000元,该项损失系其去阻止施工人员在海航路绿化带上竖牌时被打造成的,原审原告主张的该项损失与临港规划建设局在集体土地未经批准征收为国有土地的情况下提前组织实施海航路工程建设的行为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故其主张该项损失由原审被告承担无相应的事实根据或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原审原告主张的门诊医药费、上访路费、上访误工费、上访住宿费及精神损害费,原审原告上访与临港规划建设局在未经批准占用集体土地组织工程建设的行为并无直接因果关系,上访路费、上访住宿费、上访误工费也并非行政赔偿的项目,故原审原告要求原审被告赔偿上述损失的请求,也无相应的事实根据或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驳回缪剑君的诉讼请求。
缪剑君上诉称,1、被上诉人非法占地损害了上诉人承包的0.49亩水稻田,上诉人要求赔偿1470元符合水稻收成价格。2、海航路建设和绿化带建设占用上诉人承包的5.3亩鱼塘。3、建设局非法占地才导致上诉人多次信访。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临港管委会辩称,1、上诉人要求土地赔偿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起诉条件。2、上诉人主张的临港规划建设局占地行为已经被国土资源部门行政处罚,但是该行为未对上诉人财产和人身造成实际损害。3、上诉人要求赔偿上访费、误工费、精神损害费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缪剑君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第一组、行政赔偿申请书及邮寄凭证。第二组、江阴市国土局澄土监罚字(2012)004号、(2013)4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无锡中院(2015)锡行终字第00241号行政裁定书。第三组、江阴市人民政府临港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临港街道办)对原告信访的答复意见。第四组、无锡市国土局、江苏省国土资源厅信访事项转送告知单及江阴市人民政府对原告信访事项的复查意见书、无锡市人民政府对原告信访事项的复核意见。第五组、门诊病历、医院疾病诊断书、医疗费票据、车票及入住通知等。第六组、照片。第七组、征地调查结果确认表。
临港管委会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第一组、江阴国土局征地告知书及公告、公示凭证。第二组、2002年2月1日、2004年3月30日土地租用协议。第三组、申港街道办与创新村委签订的征用土地协议及支付凭证、创新村丁家店青苗费分配明细表、2012年至2015年创新村二组分红明细等。第四组、无锡市人民政府关于缪剑君信访事项的复核意见。第五组、申兴北路北延段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及选择位置图、关于建设申兴北路北延段工程项目可行性报告的批复、江苏省人民政府关于江阴市申兴北路北延段工程建设用地的批复。第六组、海航路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及选择位置图、关于建设海航路工程项目建议书的批复、可行性报告的批复、江苏省人民政府关于江阴市海航路工程建设用地的批复。第七组、征收土地协议。
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均已随卷移送本院。
经审查,原审判决对本案证据的认定正确。本院据此确认的案件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基本一致。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土地补偿费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地上附着物及青苗补偿费归地上附着物及青苗的所有者所有。据此,土地补偿费是对集体土地所有权灭失的补偿,补偿的主体应当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而非个人。地上附着物及青苗补偿费是对地上附着物及青苗的所有权灭失的补偿,应归土地承包经营权人个人所有。本案中,上诉人0.49亩水稻田上的水稻损失已以青苗费的方式予以补偿,虽然上诉人予以拒收,但补偿标准符合规定。故原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人要求赔偿土地费58800元及水稻损失1470元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上诉人上诉称“被上诉人非法占地损害了上诉人承包的0.49亩水稻田,上诉人要求赔偿1470元符合水稻收成价格”的上诉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采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规定,原告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对自己的主张应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上诉人并无提供证据证明其对5.3亩鱼塘依法享有承包经营权,也无提供证据证明损失费用,故原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人要求赔偿5.3亩鱼塘的土地赔偿费636000元及鱼的损失费63600元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规定,被告的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根据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本案中,上诉人请求赔偿衣服损坏的损失350元及医药费(检查费)282元、门诊医药费、上访路费、上访误工费、上访住宿费及精神损害费等,但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并不能证明临港规划建设局在非法占地建设工程中对上诉人实施了人身损害的行为,也未有证据证明上访与临港规划建设局未经批准占用集体土地组织工程建设的行为有因果关系,故原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人上述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蔡 萍
审判员 张学雁
审判员 彭国顺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吴頔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