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原告江西城建公司诉被告蔡高海劳动争议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9-1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西省横峰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横民一初字第640号
原告江西省城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建平。
委托代理人赵少瑛。
委托代理人郑卫华。
被告蔡高海。
委托代理人刘移军。
委托代理人陈茂荣。
原告江西省城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建集团)与被告蔡高海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0月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章兵进行独任审判,并于2014年12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城建集团的委托代理人赵少瑛、郑卫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蔡高海及其委托代理人刘移军、陈茂荣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3年原告通过招标承接了“横峰县二小、幼儿园及特殊项目学校”项目工程,施工过程中,将外架工程的搭建工作承包给黄乐平,后黄乐平又转包给被告蔡高海。2013年11月4日,被告在搭建脚手架时被钢管砸伤,被送往横峰县人民医院治疗,后转院至南昌大学一附医院治疗。2014年7月2日,被告向横峰县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横劳人仲字2014第34号裁决书裁定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并裁决原告向被告支付经济补偿金、停工留薪期工资、医疗费、工伤待遇等各项费用共计233733元,原告认为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该仲裁裁决错误,故起诉至法院请求撤销横劳人仲字2014第34号裁决书。
为支持其主张,原告向法庭提交如下证据:
1、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税务登记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原告及其法定代表人主体资格;
2、授权委托书复印件一份、承包协议书复印件两份,证明赵少瑛是该项目负责人;2013年7月1日,赵少瑛将项目的脚手架搭设拆除工程委托给黄乐平承包施工;2013年9月6日,黄乐平将脚手架搭设拆除工程又转包给蔡高海;原告与被告蔡高海之间不是劳动关系;
3、横峰县人民医院入院记录、出院记录复印件各一份,证明医院诊断与被告鉴定的伤情不一致;
4、横劳人仲字2014第34号劳动仲裁裁决书复印件一份,证明仲裁裁决认定事实有误,
被告蔡高海辩称,1、原告具备用工主体资格,被告是适格的劳动者,被告在原告工地上受伤是事实;2、原告受伤已经上饶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原告伤情经评定构成九级伤残;3、劳动仲裁裁决合法有效,请法院予以支持。
为支持其主张,被告向法庭提交如下证据:
1、身份证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身份情况;
2、横峰县人民医院入院记录、出院记录复印件各一份,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出院证明书、疾病证明书复印件各一份,证明原告于2013年11月4日在被告工地做事时受伤的事实;
3、医疗费发票复印件十份,证明被告受伤住院治疗花费的费用;
4、交通费发票复印件十份,证明被告住院治疗期间花费的交通费用;
5、工伤认定决定书复印件一份,证明被告系因工负伤;
6、职工丧失劳动能力程度鉴定审批表复印件一份,证明被告伤情构成伤残九级;
7、证人徐忠义的证人证言,主要内容为:证人徐忠义在“横峰县二小、幼儿园及特殊项目学校”工地上做事,证人是被告蔡高海找来的,工资240元/天由被告蔡高海发放。2013年11月4日,被告蔡高海被掉下来的钢管接头砸伤。搭建脚手架一般是承包过来做,主要是包清工。
8、证人叶伏生的证人证言,主要内容为:证人叶伏生在“横峰县二小、幼儿园及特殊项目学校”工地上做事,证人是被告蔡高海找来的,工资240元/天由被告蔡高海发放,蔡高海的工资和工程老板结算。
经庭审质证,本院认证如下: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证据2中的授权委托书无异议,对赵少瑛与黄乐平签订的承包协议书真实性持异议,对黄乐平与蔡高海签订的承包协议书真实性不持异议,另两份承包协议书均违反法律规定,应认定为无效,且协议书仅约定了劳动报酬的结算方式,不应认定为承包关系;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被告认为鉴定意见是以出院结论、疾病证明作出的,合法有效,应予以采信;因被告对该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被告认为劳动仲裁合法有效,请求法院支持仲裁裁决。对证据2被告仅对赵少瑛与黄乐平的承包协议书真实性持异议,本院认为赵少瑛作为该项目的负责人,将其中的脚手架搭建工程分包给黄乐平,黄乐平又将该工程转包给蔡高海,三份证据之间已形成完整证据链,故对于原告提交的证据2本院予以确认其证据效力;对证据3、证据4,被告对两份证据的真实性均不持异议,本院均予以确认其证据效力。
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证据2、证据3、证据4、证据5、证据6真实性均不持异议,但对以上证据的关联性持异议,认为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被告受伤不应构成工伤。对证据7、证据8未有质证意见。因原告对证据2、证据3、证据4、证据5、证据6真实性均不持异议,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予以确认。
经质证、认证,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3年原告通过招标承接了“横峰县二小、幼儿园及特殊项目学校”项目工程,该工程由赵少瑛负责。2013年7月1日,赵少瑛将该项目的外架工程的搭建工作承包给黄乐平,双方签订承包协议书,约定“承包方式为外脚手架包工包料,内脚手架包料不包工;外墙脚手架单价26元每平方米,内脚手架8元每平方米;付款方式为施工期间按乙方完成的建筑面积的脚手架款的80%发放,主体封顶后再付10%,脚手架直至工程结束,拆架时间一次性付清;承包人实际自负盈亏,并对本合同承包全部责任,如有亏损,自行处理承担”。2013年9月6日,黄乐平与被告蔡高海签订承包协议书,约定“承包方式为外脚手架包工;外墙脚手架单价7.5元每平方米;付款方式为施工期间甲方按乙方完成的建筑面积的脚手架款的50%发放,主体封顶后再付10%,脚手架直至工程结束,拆架时间一次性付清;承包方实行自负盈亏,并对合同承包全部责任,如有亏损,自行处理承担;承包方应按时发放每个工人工资,并上报每位工人本人签名的工资清单”。2013年11月4日,被告在搭建脚手架时被钢管接头砸伤,在横峰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十天,后在南昌大学一附医院住院治疗九天。2014年7月2日,被告向横峰县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横劳人仲字2014第34号裁决书裁决内容为:第一、原告向被告支付经济补偿金5280元,双方劳动关系终止;第二、原告向被告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19184元;第三、原告向被告支付医疗费等22589元,其中医药费19557元、交通费6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00元、护理费1572元、鉴定费260元;第四、原告向被告支付工伤待遇(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共174240元;第五、由原告向被告支付尚欠工资12440元(含班组其他工人工资);第六、驳回被告要求原告支付营养费400元的请求;以上一至五项合计人民币233733元。原告认为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仲裁裁决错误,故起诉至法院。
另查明,被告蔡高海所承建的外墙脚手架工程款已全部结算完毕。
本院认为,劳动关系是指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因从事劳动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在劳动关系中,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是管理与被管理的隶属关系,劳动关系中风险责任由用人单位承担,劳动者的劳动报酬特定化为持续的定期的工资支付。承包关系中,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是平等的法律地位,双方之间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承包人自负盈亏,自主经营,不受发包人的劳动管理和纪律约束,承包人其为自己的利益自主劳动,并非为发包人劳动,双方之间不具有人格从属性和组织从属性,无论承包人身份如何,发包人无须对承包人承担劳动法上的责任。本案中,原告作为“横峰县二小、幼儿园及特殊项目学校”项目工程的承建者,其将内外墙的脚手架以包工包料的方式承包给黄乐平,而后黄乐平又将外墙脚手架以7.5元每平方米“包清工”的形式分包给了本案被告蔡高海,由此可见,原告与黄乐平、黄乐平与蔡高海之间属于发包方与承包方、承包方与分包方的关系。蔡高海作为分包方,在搭建脚手架的过程中被钢管接头砸伤,不属于工伤,故横峰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做出的横劳人仲字2014第34号裁决书所确定的经济补偿金、停工留薪期工资、医疗费、工伤待遇、工资等各项费用本院不予支持。
该工程已结束,原告与黄乐平、黄乐平与蔡高海之间均已按承包协议对该工程的工程款结算完毕。被告主张原告尚欠被告蔡高海该工程以外点工工资2440元及9个点工工资未付清,该款被告可另行主张权利。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三条、第五条,《劳动部办公厅关于私人包工负责人工伤待遇支付问题的复函》之规定,判决如下:
依法撤销横劳人仲字2014第34号劳动仲裁裁决书第一项至第五项的裁决内容。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被告蔡高海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李章兵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代书记员 裴 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