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蒋维兴与重庆市人民政府,重庆市巫溪县人民政府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1-3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渝02行初148号
原告蒋维兴,男,汉族,1974年10月18日生,住重庆市巫溪县。
委托代理人唐浩文,重庆百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德东,重庆市巫溪县城厢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巫溪县人民政府,住所地重庆市巫溪县柏杨街道广场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龚均,县长。
委托代理人陈安兵,巫溪县林业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黄红艳,重庆浩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市人民政府,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32号。
法定代表人黄奇帆,市长。
委托代理人严天汉,重庆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文偲昱,重庆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工作人员。
原告蒋维兴不服巫溪县人民政府撤销林权证决定及重庆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一案,于2016年4月5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月11日立案受理。并于2016年5月3日向当事各方送达了举证通知书等庭前法律文书。因工作安排等原因,本院于2016年5月26日变更合议庭组成人员,重新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蒋维兴及委托代理人唐浩文,被告巫溪县人民政府(简称县政府)法定代表人龚均的委托代理人陈安兵、黄红艳、被告重庆市人民政府(简称市政府)法定代表人黄奇帆的委托代理人文偲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县政府于2015年12月3日作出巫溪府发【2015】53号《巫溪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的决定》,认定2014年7月蒋维兴户取得的县政府颁发的巫溪林证字(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中登记的第三宗地(109号小斑)南边存在界限错误,不具备登记条件。根据《林木林地权属登记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规定,决定撤销巫溪林证字(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2016年3月14日,市政府作出渝府复【2016】6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巫溪府发【2015】53号《巫溪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的决定》。
原告蒋维兴诉称:县政府的撤销林权证决定认定事实错误。新旧两个林权证对南边界限的表述虽不同,但实为同一界限。该决定适用法律错误,不应适用行政许可法的相关规定。复议决定同样错误,违法维持了错误的决定。请求判决确认县政府作出的巫溪府发【2015】53号《巫溪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的决定》、市政府作出的渝府复【2016】6号行政复议决定违法并予以撤销;判决县政府恢复原告的巫溪林证字(2014)第30xxxx号林权登记并重新颁发林权证;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原告方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周吉福与蒋维兴的林权证复印件,证明南边界限只是表述不同,面积是一致的;2、巫溪林权分户勘测界定表复印件,证明林地面积经农户确认,县政府撤证理由不足;3、争议林地四至界线图片,证明林地边界均刻石为界;4、林地讨论分配方案、蒋维志自愿退耕声明、村委会林地分配纪要、林权纠错收回山林状况,证明本案涉及土地早已抛荒,是作为林地分配给原告;5、视频光盘一份,证明现场勘验程序不合法,未按原告要求查看南边界石。
被告县政府辩称:县政府作出了被诉的具体行政行为,该行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2016年农村土地二轮延包完善手续过程中,巫溪县下堡镇金狮村的多处林地被错误登记在村民周吉福名下,经纠错重新分配后蒋维兴分得小地名黄家梁子处林地30亩。由于原告之父蒋坤轩错误填写边界,将原由蒋维志承包的耕地纳入原告林地范围予以登记。县政府发现错误后通过巫溪林业局实地勘验,进行相关调查后主动对颁证行为进行审查,再依法纠错并无不当。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为证明被诉的具体行政行为行为合法,被告县政府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材料:1、组织机构代码证、法人身份证明,证明被告巫溪县人民政府基本信息情况,法定代表人为龚均;2、巫溪府发【2015】53号文件,证明县政府于2015年12月3日作出撤销【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的决定;3、渝府复【2016】6号行政复议决定,证明市政府维持了撤销决定;4、下堡镇政府关于变更金狮村蒋维兴林权证的函【下堡府函(2015)38号】、情况说明、林业局林地现场勘验图、巫溪县林权分户勘测界定登记表、林业局关于撤销蒋维兴林权证的建议意见、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队关于蒋维兴林权证四至边界现场勘验报告,证明下堡镇政府在发现蒋维兴林权证登记有误后,依法致函林业局请求变更,林业局现场查勘后确认有误,依法提出撤销林权证建议;5、巫溪县法院民事证据收据、蒋维祥的询问笔录、钱友如的询问笔录、周吉福的询问笔录、乔德依的询问笔录,证明本案所涉“黄家梁子”地块XX金曾经耕种过,地块性质至今仍为耕地;6、土地转让协议、村委会证明,证明该宗土地现由周吉福耕种烤烟,周吉福不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7、蒋维志土地使用权证、森林林木林地状况登记表,证明2010年土地确权颁证时蒋维志原“黄家梁子”耕地地块未办理权属登记,该地块南边界限为与蒋维祥、蒋维志田边相邻。
被告市政府答辩称市政府所作复议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针对复议决定,市政府认同区政府所提交的证据外,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渝府复(2016)6号】及送达回证;2、延期审理通知书;3、行政复议决定书【渝府复(2016)6号】及送达回证。市政府以上述证据证明市政府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
经庭审举证质证,对于蒋维兴提交的证据材料,县政府认为第1、2、4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但不能达到原告的举证目的,第3组证据不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应采信,第5组证据不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市政府同意县政府的质证意见。
对于县政府提交的证据,市政府无异议。蒋维兴质证意见为对第1组证据无异议,对第2、3、4组证据文本真实性无异议,但其反映的内容不具有真实性;第5组证据证人证言说明涉案地块1992年已经荒芜,1993年开始种烤烟,村委会已经未将该地块作为耕地使用,这些证据是民事诉讼中形成,周吉福的证言不属实;第6组证据文本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村委会证明的形成经过有异议,该组证据可以证明村委会未将该地块作为耕地使用;第7组证据文本真实性无异议,林权证原来都在周吉福名下,四至边界是一致的,只是名称登记上发生变化,面积也一致。
对于市政府提交的证据,县政府与蒋维兴均无异议。
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中第5组证据不能证明林业局现场查勘程序违法,不予采信,其余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采信。
二被告提交的证据均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可以证明本案待证事实,予以采信。
根据以上采信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0年1月1日,巫溪县林业局在进行林地确权工作中,将巫溪县金狮村瓦屋社30亩林地确权给该村连坪社村民周吉福。后巫溪县林业局发现该宗林地确权错误,即以行政纠错的形式注销周吉福持有的林权证,并交由瓦屋社重新分配。经社内讨论,上述林地分给原告蒋维兴。在填写分户勘测界定表时,蒋维兴父亲蒋维轩作为执笔人,蒋该宗林地的南至界限由“与蒋维祥、蒋维志田边相邻,以界石为界”改为“与龙祖轩山林相邻,以土棱坎界石十字为界”。蒋维兴于2014年7月获得(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
因林地使用问题,蒋维兴与周吉福、龚道林、龙再金等人发生纠纷,经村委、镇政府调解无果,蒋维兴以排除妨害、赔偿损失向巫溪县人民法院主张侵权之诉。下堡镇政府在调解过程中,发现蒋维兴林权证因填写时南边界限的变动,将历史上为XX金(音)、蒋维志等人耕种后撂荒转让的耕地包含在内。遂逐级上报。巫溪县林业局按照县政府的意见,指派巫溪县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队会合镇政府及相关人员进行现场勘验。该队经两次勘验后于2015年10月30日作出现场勘验报告,确认该证四至界限填写错误。巫溪县林业局案程序上报县政府,县政府于2015年12月3日作出巫溪府发【2015】53号《巫溪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的决定》,认定2014年7月蒋维兴户取得的县政府颁发的巫溪林证字(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中登记的第三宗地(109号小斑)南边存在界限错误,不具备登记条件。根据《林木林地权属登记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规定,决定撤销巫溪林证字(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蒋维兴不服,申请市政府行政复议。2016年3月14日,市政府作出渝府复【2016】6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巫溪府发【2015】53号《巫溪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的决定》。蒋维兴仍不服,诉至法院。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原告蒋维兴认为被告县政府作出的撤销(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的决定侵犯其合法权益,诉至法院,其具有原告的主体资格,县政府是是适格的被告。市政府作为复议机关维持了县政府的决定,应作为共同被告参与诉讼。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条规定“国家实行土地用途管制制度。……前款所称农用地是指直接用于农业生产的土地,包括耕地、林地、草地、农田水利用地,养殖水面等……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严格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使用土地。”第十一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由县级人民政府登记造册,合法证书,确认所有权”。第十二条规定“依法改变土地权属和用途的,应当办理土地变更登记手续”。《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国家所有的森林、林木和林地,个人所有的林木和使用的林地,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登记造册,发放证书,确认所有权或者使用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第五条规定“集体所有的森林、林木和林地,由所有者向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提出登记申请,由该县级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确认所有权。单位和个人所有的林木,由所有者向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提出登记申请,由该县级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确认林木所有权。使用集体所有的森林、林木和林地的单位和个人,应当向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提出登记申请,由该县级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确认森林、林木和林地使用权。”上述法条明确我国对土地用途实施管制制度,改变土地用途应依法办理土地变更登记手续。对耕地、林地的所有权或使用权进行确认、核发证书是地块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的行政职责,同时规定了登记工作的程序和具体经办部门。县政府的相关行政职责当然包含对填写错误的林权证进行纠错。本案中蒋维兴的林权证确认的林地中包含撂荒的耕地,该耕地未经法定程序变更土地用途就按林地登记是不当的。县政府有权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作出相应的行政处理决定。本案中县政府在接到下堡镇人民政府的报告后指令县林业局派员实地勘测,结合收集的民事诉讼中询问笔录等证据,认定蒋维兴的林权证边界确认有误,作出巫溪府发【2015】53号《巫溪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2014)第30xxxx号林权证的决定》并无不当。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是在蒋维兴与周吉福等人对林地使用权发生争议后县政府对林地权属的行政确认行为,不属行政许可行为,县政府在处理决定中适用《行政许可法》不当,但不足以导致被诉行为违法,可作为瑕疵处理。
市政府于2015年12月16日收到蒋维兴的复议申请后予以受理,向县政府送达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告知县政府举证义务。因案情复杂,依法延期审理后于2016年3月14日作出渝府复【2016】6号行政复议决定,其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复议结果正确。
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蒋维兴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蒋维兴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之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副本,交纳上诉费用后上诉于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晋 松
审 判 员  程鸿声
代理审判员  吴 丹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日
书 记 员  谭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