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上海誉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诉陶林彬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9-0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沪01民终358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誉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南汇新城镇水芸路461号2层210室。
法定代表人:陆成,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娟,该公司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陶林彬,男,1982年10月29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后志,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誉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誉萃公司”)与被上诉人陶林彬因委托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6)沪0115民初8829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3月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誉萃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唐娟、被上诉人陶林彬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后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誉萃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主文第二项,改判上诉人无需支付违约金。
事实和理由:上诉人在2016年10月24日已将上海市浦东新区XX路XX弄XX号XX室房屋(以下简称“系争房屋”)的钥匙交还给被上诉人,被上诉人自此已收回系争房屋,并无额外损失,故上诉人不应再支付违约金。
被上诉人陶林彬辩称,讼争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数额尚不及合同标的金额的10%,应属合理;被上诉人是基于合同约定的24个月以上的长期委托关系才同意给予上诉人1个月的免租期,结果上诉人履约不到6个月即拖欠租金,故本案中的违约金作为对被上诉人免租期损失的补偿,符合公平原则;综上,一审判决正确,二审应予维持。
陶林彬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誉萃公司向陶林彬支付租金人民币18,903.3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2、誉萃公司向陶林彬支付违约金10,600元;3、本案诉讼费由誉萃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月17日,陶林彬作为委托方(甲方)与作为受托方(乙方)的誉萃公司签订《房屋出租委托管理合同》(以下简称“委托管理合同”)一份,约定陶林彬将系争房屋委托给誉萃公司管理出租,委托租金为每月5,300元,租金按月为一期支付,支付时间为每期首月20日前。该合同第二条约定:“委托出租期限自2016年1月16日起,至乙方与实际承租人约定的租赁到期日止,委托期不少于24个月,24个月以后为延长期,延长期8个月以内。延长期内,乙方可提前一个月通知甲方后随时解除合同,甲方在出租委托期和延长期不能提前解除合同,但在延长期内无需提供免租期。在委托期限内,甲方再每年给予30天的免租期,以供乙方在此期间寻找承租客户、办理承租人入住手续等,免租期内,乙方无须支付甲方房屋租金,并依本合同约定,正常行使对房屋出租的管理权。延长期内,甲方无需提供免租期。”第六条第2项约定:“甲、乙双方同意,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一方可书面通知另一方解除本合同。违反合同的一方,应向另一方按本合同第3.2条约定委托月租金的贰倍支付违约金;……(七)在正常情况下,乙方逾期不向甲方交付租金累计超过壹个月的;(乙方发生迟延支付租金的,甲方应当在三日内通知乙方。若乙方及时支付迟延的租金,则不视为违约)。”合同签订后,陶林彬向誉萃公司交付系争房屋,誉萃公司陆续支付委托租金至2016年8月15日。2016年10月24日,双方签订《解约协议》,双方协商一致于2016年10月24日解除委托管理合同,誉萃公司应于2016年10月24日前将系争房屋交还陶林彬,并支付违约金23,000元。上述协议还约定“十五个工作日到账,不然则按实际个天计算房租。”当日,誉萃公司将系争房屋的钥匙交还陶林彬。嗣后,誉萃公司未按约定支付违约金。陶林彬认为誉萃公司逾期支付租金的行为构成违约,故于2016年12月诉诸一审法院,请求判决如其所请。
一审中,誉萃公司向法院递交陶林彬和誉萃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唐娟签订的《解约协议》原件一份。陶林彬表示,2016年10月24日誉萃公司没有将双方签订的上述《解约协议》交给陶林彬,且协议中写明15个工作日到账,但誉萃公司尚未履行。2016年11月18日,陶林彬收到誉萃公司发送的短信:“【中原誉萃】业主您好,您与我司签署的《房屋出租委托管理合同》现我司正式提出解除合同,具体事宜联系签署合同的中原门店,短信发送日即为通知日。”陶林彬认为短信发送日为合同解除日,故变更要求誉萃公司支付2016年8月16日起至2016年11月17日止的租金计16,076元,并由誉萃公司承担违约金10,600元。
一审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本案中,双方签订的委托管理合同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依法成立并生效,双方均应恪守。双方于2016年10月24日签订《解约协议》也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也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故依法成立并生效。双方在《解约协议》中明确约定解除委托管理合同,故法院认定2016年10月24日为合同解除日。由于誉萃公司未能按照上述协议约定的期限支付租金,故陶林彬要求誉萃公司支付实际使用系争房屋天数的租金,符合上述协议约定的成就条件,法院予以支持。现系争房屋已于上述时间返还陶林彬,故租金计算至上述时间止,陶林彬要求誉萃公司支付租金至2016年11月17日止,法院难以悉数支持。由于誉萃公司未履行《解约协议》约定的支付违约金义务,故陶林彬要求誉萃公司支付违约金10,600元,法院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审理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于二〇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作出判决:一、誉萃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陶林彬租金12,190元;二、誉萃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陶林彬违约金10,600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537元,减半收取计268.50元,由誉萃公司负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经本院审理查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委托管理合同的第六条第2项除了约定违约方应按月租金的两倍向对方支付违约金之外,还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支付的违约金不足抵付一方损失的,还应赔偿造成的损失与违约金的差额部分。”该事实有经一审庭审质证、双方均确认无误的委托管理合同为证。
本院认为,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我国现行的立法和司法实践均承认违约金兼具补偿性和惩罚性。从涉案委托管理合同的内容来看,违约金的给付并非以产生实际损失为前提,亦未免除违约方清偿债务、赔偿损失等义务,因此,本案中的违约金,显然并非单纯的“违约损害赔偿金”,而是违约方应向对方给付的独立于租金、赔偿金之外的金钱。现上诉人以被上诉人自收回房屋起再无额外损失为由,请求二审改判免除其违约金,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无法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誉萃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5元,由上诉人上海誉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庞闻淙
代理审判员  王振伟
审 判 员  刘 佳

二〇一七年六月九日
书 记 员  朱晨阳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