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韩强与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行政赔偿行政赔偿赔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0-2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晋行赔终40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韩强,男,1982年1月14日出生,汉族,住山西省太原市。
委托代理人张瑾丽,女,汉族,住所地同上,系韩强的妻子。
委托代理人田若激,山西晋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昌盛西街19号。
法定代表人李卫平,该区区长。
委托代理人韩静,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杨永杰,山西树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瑾丽,女,1982年4月10日出生,汉族,现住山西省太原市长治路龙兆远景小区1-2-2003号。系原告韩强妻子。
委托代理人田若激,山西晋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昌盛西街19号。
法定代表人李卫平,该区区长。
委托代理人陈小鹏,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杨永杰,山西树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韩强因诉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行政赔偿一案,不服山西省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晋03行赔初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韩强及其委托代理人张瑾丽、田若激,被上诉人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韩静、杨永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韩强诉称,其在太原市××村有宅基地一处,并在其上有五层楼房一处。2015年王村被列为整村拆除重点村,王村居委会于2015年11月13日公示了《王村城中村改造拆迁安置补偿方案(草案)》。2016年7月28日,原告在东寇庄27号院宅基地上的房屋被拆除。原告认为,其在东寇庄27号院宅基地上的房屋所有权没有争议,而原告在拆除房屋后没有得到任何补偿。故请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因为其违法拆迁造成的原告损失11.3426万元,并给予原告拆迁奖励20万元。
一审被告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辩称,被告对原告没有有任何侵权行为,房屋拆除的行为实施主体不是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且韩强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其无证据证明其合法权益受到被告的侵害。
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原告韩强系韩二臭之子,韩志学、韩翠兰、韩二臭系韩永祯的婚生子女。本案所涉及的太原市××村,系韩永祯所有,韩永祯去世后亦未对该院落进行分割。太原市小店区王村社区于2015年进行城中村改造,王村社区居委会于2015年12月11日发布了《太原市小店区营盘街道王村城中村改造拆迁安置补偿方案》,王村东寇庄27号院在上述拆迁补偿安置的范围之内。2015年12月15日经协商由原告的父亲(韩二臭)、大伯(韩志学)、姑姑(韩翠兰)进行了分割,并签订了《分割协议》。该《分割协议》载明韩志学、韩翠兰、韩二臭分割原宅基地面积的10%、30%、60%。韩志学和韩翠兰先后领取了补偿款。原告韩强得知此情况后,一直向有关部门进行反映。2016年7月28日,东寇庄27号院宅基地上的房屋被拆除。
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本案原告认为被告实施了拆除其位于东寇庄27号院上房屋的行为,进而要求赔偿,但原告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被告实施了拆除行为。另根据《太原市小店区营盘街道王村城中村改造拆迁补偿安置方案》,拆迁的主体为”王村集体经济改制公司筹备委员会工作组”,结合在案其他证据,拆除行为实际为王村居民委员会组织实施的。原告韩强要求被告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行政赔偿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韩强的赔偿请求。
韩强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韩强上诉称:一、本案纠纷是在太原市城中村改造中,被上诉人征收王村社区的集体土地,但没有给予上诉人所有的地上附着物补偿、安置补助费,行政行为违法。(一)法律规定为实施城市规划占用土地的,市、县人民政府按照土地利用年度计划征用土地,向地上附着物的所有者支付地上附着物补偿和安置补助费,而不是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进行收回。(二)太原市城中村改造,是集体土地依法征收为国有土地,而不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回。(三)《拆迁安置补偿方案》是拆迁安置补偿,《宅基地征收安置补偿协议》是宅基地征收安置、补偿,实质是因征收土地支付的补偿,征收与支付补偿的主体是被上诉人,而非王村社区居民委员会。《太原市小店区营盘街道王村城中村改造拆迁安置补偿方案》明确,是根据太原市政府关于实施《太原市城中村改造实施计划》的要求,坚持”政府主导”的原则制定的,其最后一条明确的”依据太原市城中村改造相关政策,并结合王村实际情况,多次与区城中村改造管理中心、国土局研究,后经村内细致讨论论证制定的”,是落实《土地管理法》、《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相关规定的具体体现。在《宅基地征收安置补偿协议》中,甲方王村社区居民委员会自称”征收人”。无论是被上诉人,还是一审法院,都清楚王村社区居民委员会从政策上还是从法律上都不能作为征收人,合法的、符合太原市城中村改造要求的征收人只能是作为县级政府的被上诉人。一审开庭审理后,上诉人补充了《王村社区宅基地征收拆迁安置流程图》(一审裁定未列入原告提供的证据,也未质证),既证明王村社区城中村改造是征收,而不是所谓名不符实的收回,同时也证明向村民发放拆迁安置补偿款的最后审核权是被上诉人的派出机构营盘街道办事处,王村社区居民委员会没有权利决定拆迁安置补偿款。(四)本案中,被上诉人征收土地但未向上诉人支付地上附着物补偿和发放安置补助费,组织实施的由王村社区居民委员会拆除上诉人房屋等地上附着物的行为,当然违法,上诉人要求确认被上诉人行政行为违法与法有据。土地补偿费归农村集体经济所有,因此,对于村民而言,不存在宅基地征收安置补偿。《拆迁安置补偿方案》、《宅基地征收安置补偿协议》实质是征收土地支付的补偿,即因征收对王村村民宅基地上房屋等地上附着物补偿和发放安置补助费,只是没有以房屋等地上附着物的建筑面积计算补偿,而是按照宅基地的面积计算而已。《太原市城中村改造管理试行办法》第七条规定:”各区人民政府(管委会)负责本行政区域城中村改造工作......审定城中村改造方案......实施拆迁管理,摸底测算、综合测算、招拍挂......各区(管委会)城中村改造领导组及其办公室具体组织实施城中村改造工作”,被上诉人未支付上诉人所有的房屋等地上附着物的补偿和安置补助费,即由王村社区居民委员会将上诉人的房屋等地上附着物拆除,当然违法。王村居民委员会作为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集体经济组织,只是对安置补助费组织管理并进行发放。征收后的集体土地确权给改制后的王村社区居民委员会,与引进的开发商合作开发,征收后必然拆迁,上诉人并未阻止拆迁。二、一审驳回起诉的裁定中对相关民事争议的事先认定,程序违法,明显错误。一审期间上诉人提起一并解决相关民事争议的民事起诉,一审法院受理后,就民事争议的管辖异议作出了二审裁定,但民事争议还未经审理,一审裁定中就查明”本案所涉及的太原市××村,系韩永祯所有,韩永祯去世后亦未对该院落进行分割”,而该认定明显与上诉人父亲韩二臭与大伯韩学志(韩臭小)已经于1978年元旦以书面的《分单》对祖上房产及家庭用具平分的事实明显不符(一审开庭审理时上诉人提交)。该查明的事实可能由此成为生效裁判认定的事实,对民事诉讼中的事实认定产生对上诉人的重大影响。只有民事诉讼作出生效裁判后,才能认定上诉人提起的行政诉讼是否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即上诉人是否是符合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此,一审法院应当依法受理上诉人提起的行政诉讼,并在上诉人一并提起的民事诉讼作出生效裁判前,以行政诉讼的审理需以民事诉讼的裁判为依据,裁定中止行政诉讼,而不是在民事诉讼还没有作出裁判前,就驳回上诉人的行政诉讼。综上,请二审法院依法审理,撤销一审判决,发回一审法院审理,在上诉人对被上诉人提起的确认行政行为违法的行政诉讼作出裁判后,才能作出行政赔偿判决。
被上诉人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答辩称,(2016)晋03行初67号一审裁定事实清楚,行为合理。城中村改造方案是经法律决定的正当行政行为,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只可以证明原告是行政行为的相对人,请法庭依法做出判断。
本院认为,对于上诉人韩强认为《太原市小店区营盘街道王村城中村改造拆迁安置补偿方案》是根据太原市政府关于实施《太原市城中村改造实施计划》制定的,因而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是拆迁征收人的主张,本院人认为,太原市政府制定的《太原市城中村改造实施计划》,属对城中村改造的内部计划指导行为,仅系整个城中村改造的程序性环节,并不能因此推定出政府即是拆迁征收人。且,本案被诉拆除行为发生时,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并没有下发任何强制拆除的有关文件,上诉人亦没有提供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直接参与被诉拆除行为的有关证据。故上诉人认为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政府应对本案被诉的拆除行为进行赔偿没有事实依据,进而上诉人起诉时的起诉条件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二)、(四)项之规定,其起诉应予驳回。综上,上诉人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赔偿请求,于法有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李 强
审判员 李克恭
审判员 李振华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吴 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