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2013)陆行初字第24号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2-1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西壮族自治区陆川县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3)陆行初字第24号
原告:陆川县马坡镇马坡村大屋村民小组
诉讼代表人:黄宗汉,男,该村民小组长。
委托代理人:陈春谟,男,汉族,19**年*月*日出生,陆川县九洲法律事务所法律工作者,住陆川县司法局宿舍。
委托代理人:黄春,男,广西广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玉林市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王凯,男,市长。
委托代理人:姚波,男,汉族,19**年*月*日出生,玉林市法制办行政复议科科长,住玉林市人民东路。
委托代理人:周苏影,女,汉族,19**年*月*日出生,玉林市法制办干部。
第三人:陆川县马坡镇马坡村边村村民小组。
诉讼代表人:陈德天,男,该村民小组长。
委托代理人:林高,男,广西典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业波,男,汉族,19**年*月*日出生,住广西陆川县温泉镇。
原告陆川县马坡镇马坡村大屋村民小组(以下简称大屋村民小组)不服被告玉林市人民政府于2013年10月23日作出的玉政复决字(2013)第5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52号复议决定),于2013年11月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于2013年11月11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1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诉讼代表人黄宗汉及其委托代理人陈春谟、黄春,被告委托代理人姚波、周苏影,第三人的诉讼代表人陈德天及其委托代理人林高、陈业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玉林市人民政府于2013年10月23日作出52号复议决定,认为申请人马坡镇马坡村边村村民小组(以下简称为边村村民小组)提供的陈德志等户的1952年《土地房产所有证》存根登记有寻容塘或覃容塘山岭,但没有记载具体界址,无法确定登记的寻容塘(也称覃容塘,以下称寻容塘)山岭是否在现争议山岭的范围内,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认定《土地房产所有证》存根登记的寻容塘山岭并不在现争议的山岭范围内证据不足。虽然2004年第三人大屋村民小组将争议山岭承包给广西高峰林场种植速生桉,但被申请人没有对当时申请人是否提出异议等情况进行详细调查,就以承包经营管理事实作为主要依据确定争议山岭权属属事实不清。另外,按照《广西壮族自治区稳定山权林权,完善林业生产责任制暂行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只有“四固定”时没有确定权属的,才能按现管范围确定山权林权。但申请人边村村民小组和第三人大屋村民小组均主张争议山岭“四固定”时固定给已方所有,并没有证据证实争议山岭在“四固定”时未确定权属,因此,被申请人适用《广西壮族自治区稳定山权林权,完善林业生产责任制暂行条例》第四条规定作出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适用依据错误。基于以上事实,被申请人作出的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依据错误,依法应予撤销。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2目的规定,撤销陆川县人民政府于2013年5月9日作出的《关于马坡镇马坡村边村村民小组与大屋村民小组山岭权属纠纷的处理决定》(陆政处字(2013)5号)。被告为证明其作出52号复议决定的合法性,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1)玉政复决字(2013)第5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2)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3)行政复议申请书,(4)(2013)复受字第50号行政复议立案审批表,(5)(2013)复受字第50号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6)送达回证,以上六项证据证实52号复议决定程序是合法的;(7)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证明52号复议决定是有法律依据和适用法律正确的;(8)现场勘验笔录及纠纷面积界址图,证实原告与第三人争议山岭的情况;(9)《土地房产所有证》存根,证实第三人的村民在土改时分配有寻容塘的土地;(10)租赁合同书,证实第三人曾经经营管理过争议的山岭;(11)林地承包合同书,证实原告大屋村民小组也曾经营管理过争议山岭;(12)征用土地协议书,证实2012年6月10日马坡镇政府向原告大屋村民小组征收争议的部分土地15亩,用来做建设用地使用,征地补偿费总额陆拾万元;(13)陈德天证言,(14)陈德森证言,(15)钟兆平证言,(16)陈德清证言,(17)陈兆才证言,(18)王家兴证言,这六份证人证言证实争议山岭属第三人边村村民小组所有和经营管理;(19)黄宗汉证言,(20)吕德辉证言,(21)吕德生证言,(22)王家南证言,(23)黄开灼证言,(24)黄坚证言,(25)钟业龙证言,(26)黄礼武证言,(27)吕贤昌证言,(28)王扬平证言,这十份证人证言证实争议山岭属原告大屋村民小组所有和经营管理。
原告大屋村民小组诉称,现争议地寻容塘,面积约42.3亩,四至为:东以六平村糙米塘村民小组山岭分水为界;南以界垌村叙塘村民小组山岭岭岗天水为界;西以马坡村旺家陂村民小组的鱼塘边为界;北以岭顶天水为界。该争议地自1951年以来一直为我村民小组占有、管理、使用和收益。1986年马坡镇成立林果场,原告将争议地寻容塘提供给林果场作种植经营的用地,并约定了收益分成。2004年12月5日,我村将争议地的34.5亩发包给广西高峰林场种植速生桉树。2012年6月10日,马坡镇政府向我村民小组征收争议地寻容塘山岭的部分土地15亩,用来建设垃圾中转站,并对征收的土地作了补偿。2012年9月,由于我村得到了征地补偿款五十多万元,第三人边村村民小组见有利可图了,就开始与我方发生争执,随后其向陆川县人民政府申请对争议地寻容塘山岭的确权,2013年5月9日,陆川县人民政府作出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将争议地寻容塘山岭确权给我大屋村民小组集体所有。第三人边村村民小组不服,向玉林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被告玉林市人民政府于2013年10月23日作出52号复议决定,撤销了陆川县人民政府的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是错误的,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被告的52号复议决定,责令被告重新作出复议决定。原告大屋村民小组为证实其诉求,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1)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证实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是合法的;(2)四固定划分档案,证实“四固定”时寻容塘山岭是归大屋村民小组的;(3)马坡村委会的说明,证实争议地寻容塘在“四固定”时是落实给原告大屋队的,大屋队一直对争议地进行管理和使用;(4)林果场割脂分成表,证实马坡镇林果场在2001年至2003年对原告寻容塘等地的湿地松有过割脂分成的事实;(5)马坡村大屋队与界垌村叙塘队在寻容塘山岭分界协议书;证实案外人界垌村叙塘队认可现争议地寻容塘山岭为大屋队所有和管理的事实;(6)马坡村大屋队与六平村糙米塘队在寻容塘山岭分界协议书,证实案外人六平村糙米塘队认可现争议地寻容塘山岭为大屋队所有和管理的事实;(7)开设鸡场协议书,证实争议地寻容塘山岭归原告所有;(8)林地承包合同书,证实大屋队将寻容塘山岭发包给高峰林场种植桉树,村委会、镇政府、县林业局均证实争议地的林地权属是原告大屋队的;(9)钟业龙的调查笔录,(10)钟卓权的调查笔录,这两份笔录证实1986年成立马坡镇林果场,寻容塘山岭被大屋队提供给镇林果场用来种植荔枝、龙眼、湿地松等树,约定分成按3:1:6来分,即收益队里得三成,大队得一成,林果场得六成;(11)黄坚调查笔录,证实马坡镇林业站在1986年政府“消灭荒山”的号召下,对大屋队的寻容塘山岭进行过勘界、规划;(12)周惠芳调查笔录,(13)黄开祥调查笔录,这两份证据证实争议的寻容塘山岭在解放初期是没收地主的山岭,后因政府要在其祖上几兄弟共有的佛头冲茶山岭开办马坡中心小学、镇中、北安中学,经农会主席卢良祥主持,政府用没收地主的寻容塘山岭兑换其的佛头冲茶山岭,后由其带岭入队,由队集体管理使用;(14)钟惠化调查笔录,(15)黄开灼调查笔录,(16)王扬文调查笔录,(17)王家南调查笔录,(18)陈枢宜调查笔录,(19)王自成调查笔录,14至19号证据证实寻容塘山岭的权属是原告大屋队的,一直由大屋队管理使用;(20)马坡镇政府的证明,证实钟业龙、钟卓权是当时镇林果场的领导,黄坚是当时镇林业站的技术人员;(21)身份证,证实被调查人黄坚、周惠芳、黄开灼、王扬文、王家南的资历及分布在不同的村居住;(22)广西高峰林场承租原告寻容塘林地租金结算表,证实从2004年起,原告大屋队将寻容塘山岭发包给高峰林场造林,林地的租金就由原告收取的事实;(23)征用土地协议书、存折、身份证,证实2012年6月10日马坡镇政府征用大屋队所有的寻容塘山岭其中的15亩用作建设用地的事实;(24)黄宗、钟惠才、王家兴、钟贵彬、陈天龙、陈理奎、陈德荣的调查笔录,证明第三人提供的1952年《土地房产所有证》存根内的土地不在争议地范围内,与本案没有关联。
被告玉林市人民政府辩称,陆川县人民政府在调处本案过程中,没有对第三人边村村民提供的1952年《土地房产所有证》登记的内容进行调查核实的情况下,就认定该证登记的寻(覃)容塘不在争议的山岭范围内,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在2004年原告大屋村民小组将争议地发包给高峰林场种植速造生桉的过程中,第三人边村村民小组就提出的异议也不进行详细调查,就以承包经营管理事实作为主要依据进行确权属事实不清;对双方都主张有“四固定”档案时,陆川县人民政府以没有“四固定”档案材料情况下的确权依据来确定争议山岭的权属,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所以,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依据错误,依法应予以撤销,被告作出的52号复议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第三人边村村民小组述称,陆川县人民政府作出的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是错误的,玉林市人民政府作出的玉政复决字(2013)第52号行政复议决定是正确的。事实理由如下:现争议的寻容塘山岭在解放前是第三人农户的屋地和房前屋后的山岭,解放后土改时由陆川县人民政府分配给陈德志、陈成为、陈德明、陈德贵等农户所有,原告大屋村民小组称争议地是1951年县七小建校占用其土地由农会主持兑换而来,并无确凿证据,农会有权处分地主的土地,无权处分第三人贫雇农的房屋、土地,当时第三人边村队、原告大屋队分别属两个不同的乡,第三人属崇德乡农会,原告属马坡乡农会,没有马坡乡农会调整崇德乡农会的道理。合作化、四固定时,第三人所在的农户将山岭带进第三人所属的合作社,1961年冬又按“原耕为基础”固定归第三人集体所有,此后一直由第三人行使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1985年至2005年,通过与马坡镇林果场联营种植湿地松以及龙眼、荔枝等果树,并取得湿地松割脂分成所得收益,1995年至1996年陆川县第五水泥厂与第三人签订水井用地协议书,使用部份的山岭土地,2010年7月第三人的山岭承包户陈业光、陈业波与旺家陂队钟一源订了《租赁合同书》,将旺家陂至六平公路的山岭租给钟一源修建道路直至现在。2004年12月原告私自与广西高峰林场签订《林地承包合同》,第三人获悉后当即提出强烈抗议,并要求镇、村处理至今,2012年马坡镇建垃圾场,原告背着第三人私自与马坡镇政府签订使用争议山岭中的15亩地的合同,并领取了土地补偿款60万元,我方当即提出异议,之后经过协商,镇政府押了68000元给我方,我方才同意其开工建设。另外,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适用《广西壮族自治区稳定山权林权,完善林业生产责任制暂行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争议的山岭有土改、合作化、四固定后,归第三人管理使用的事实,应适用《国务院批转广西壮族自治区关于处理土地山林水利纠纷的情况报告》第三项第二款的规定处理该纠纷。综上所述,被告玉林市人民政府于2013年10月23日作出的52号复议决定是完全正确的,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维持。为证实其诉求的合理性,第三人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1)身份证、法定代表人证明,证实第三人主体资格合法;(2)玉林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3)陆川县人民政府陆政处字(2013)5号决定,这两份文件证实陆川县人民政府以陆政处字(2013)5号决定对争议地作出了确权,现已经被玉林市人民政府撤销;(4)陈德志土改证存根,(5)陈成为土改证存根,(6)陈德明土改证存根,(7)陈德贵土改证存根,这四份证据证实争议地在土改时是第三人的村民使用的土地;(8)陈武军调查笔录,证实争议地是第三人集体所有的土地,在2004年与原告发生过纠纷被调解过;(9)调解笔录,证实2012年7月5日第三人对争议地山岭提出了异议,被村、镇调解;(10)王名信调查笔录,马坡村委会老支书证实四固定是按原合作化为基础进行固定,寻容塘山岭权属是第三人的,在马坡镇林果场承包这片山岭时,第三人领过承包金;(11)陈枢宜调查笔录,马坡村委会老干部证明争议地与原告没有关系,是属于第三人的;(12)王家兴调查笔录,(13)吕福惠调查笔录,(14)陈昭武调查笔录,(15)陈兆勤调查笔录,(16)陈兆才调查笔录,(17)陈兆平调查笔录,(18)陈德清调查笔录,(19)陈德森调查笔录,12到19号证据证明寻容塘山岭是属于第三人集体所有的,并一直经营管理使用;(20)陈森荣调查笔录,马坡中心校原校长证明接任校长以来从未听说过兑换林地的情况;(21)王扬开调查笔录,马坡中心校址主要用地是七木塘队的,证明没有用地兑换的情况;(22)杨恭华调查笔录,马坡林果场元老证明林果场的办公场所用地是第三人的;(23)协议书,证实陆川县第五水泥厂与本村村民签订水井用地协议,是在争议地寻容塘;(24)租赁合同书,2010年7月8日钟一源与本村村民签订使用争议地的部分土地;(25)收款收据,2013年4月3日页红岩红砖厂老板钟一源租用第三人的部份土地开路所支付的款项;(26)陆川县马坡镇企业2001至2003年湿地松割脂分成表,证明各村提供割脂松树的株数及领款人的姓名;(27)黄礼斌,又名黄五的录音光碟一个,证明黄礼斌养鸡场使用场地均没有支付承包金的,其承认承包合同是补写的;(28)寻容塘山岭平面示意图,证明县第五水泥厂、旺家陂村钟一源用地均在争议地范围内;(29)马坡镇政府征用土地合同书,证明原告与马坡镇政府签订了争议地15亩地,用来建垃圾场;(30)户名黄明崇的银行存折,证实马坡镇政府支付了50万元土地补偿款给原告;(31)马坡村委会关于寻容塘山岭的说明,证实马坡村委会讲争议地有四固定材料是假的,讲争议地是原告的也是假的;(32)第三人与马坡政府签订的协议书,证实第三人对争议地提出了权属主张;(33)国发(80)135号文件,证明陆川县人民政府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适用法律错误;(34)王家兴调查笔录,证实晒帽岭与寻容塘(锑矿岭)连接,该矿口是1958年国家开采后于1983年前后废弃,零星矿脉由良厚、六平和马坡村群众开采,没有那个单位集体开发;(35)黄宗调查笔录,证实原告没有组织集体去开发过锑矿;(36)林朝勇调查笔录,金荣寺座落在界垌村叙塘队大岭脚,从未叫晒帽岭,第三人1952年土改时没有人分有土地在那里;(37)钟贵彬调查笔录,金荣寺建在界垌村叙塘队的山岭上,在晒帽岭的翻背,(38)马坡村下石九队“四固定”的样板,证实马坡村存在有“四固定”档案资料。
本院于2013年11月14日召集原告、被告、第三人到争议地进行现场勘察,并对争议地四至范围的地上附着物进行了拍照和制作现场笔录。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一、对被告提供的证据意见:原告大屋村民小组对被告的(1)至(6)、(8)、(11)、(12)、(19)至(28)号证据均没有异议,认为被告的处理程序是合法的。对被告的(7)、(9)、(10)、(13)至(18)号证据有异议:(7)号证据因认定事实不清,导致采用法律错误;(9)号证据五份《土地房产所有证》存根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从证据的角度来说也没有确定性,没有四至界址,不能确定在什么方位另外,从表面上看是一个人所写的,5个存根提到的地名名称有5个说法的,这个说明不是连在一起的地方,都不在争议地的范围内;(10)号证据租赁合同书讲的是覃远塘至黄福华边界的山岭,覃远塘是那里不知道,不是本案争议地寻容塘,与本案没有任何关联;(13)、(14)、(16)号证据里的证人都是第三人边村村民小组的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他们所讲的证言不可信;(15)、(17)、(18)号证据里的证人证言所讲的都不是事实,证人王家兴讲争议地是我们的。第三人边村村民小组对被告的(1)至(18)号证据均没有异议,认为被告的处理程序是合法的。对(19)至(28)号证据有异议,(19)至(28)号证据都是证人证言,其中大部分是原告方的人或者是他们的亲戚朋友,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缺乏证据的客观性和真实性,所以不可采信。二、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意见:被告对原告的(1)、(8)、(20)至(23)号证据没有异议,对其他证据有异议。(2)号证据明显是现在打印的,在1962年是没有“镇政府”这个称呼的,那时乡镇一级政府叫“人民公社”或“公社”,陆川县人民政府也没有对这份证据进行确认;(3)号证据村委会证明,这个村主任由于没有参加过“四固定”的经历,无资格出此证明;(4)号证据割脂分成表,只写到株数,没有说到是什么山岭的松脂,没有证据能证明他们有关联性,也不能证明是由原告来分成;(5)、(6)、(7)号证据都是在双方发生争议后,原告造出的有关证据,没有参考价值;(9)至(19)号证据调查笔录,都是原告的律师去调查的,没有经过质证,无法确认他们所讲的内容是否真实?再者证人的证言口径比较统一,也不符合事实;(24)号证据黄宗等七人的调查笔录,是原告的律师去调查的,其真实性值得怀疑,调查的内容大部分提到晒帽岭这一地名及位置,没有涉及本案争议地寻容塘,他们也没有资格来证明争议地的范围。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1)、(8)、(20)至(22)号证据无异议,对其他证据有异议。(2)号证据明显是假货,是造假的,高车岭是在马坡镇医院附近,不在争议地范围内;(3)号证据马坡村委会的证明是假证明,与事实不符;(4)号证据认为只有寻容塘种有湿地松,我队其他山岭都没有种湿地松,也是假的;(5)、(6)号证据是发生纠纷后,才划分的山界协议,当时只有几个人去划界,不是大家一起去划界;(7)号证据也是假的,我们去找过鸡场老板,鸡场老板说从来没有订过任何协议;(9)至(19)号证据调查笔录都是不真实的,证人证言所讲几乎同一口径,笔录应该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写好后叫其他人来签名的;(23)号证据是马坡镇政府把土地补偿款给了大屋队之后,才叫我们去打官司的,有站边的嫌疑;(24)号证据黄宗、王家兴、钟惠才、钟贵彬的证言也是不真实的,他们都是近亲属,陈天龙和陈理奎、陈德荣也都是亲戚关系,他们的证言不可信。三、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意见:原告对第三人的(1)、(3)、(29)至(33)号证据无异议,对其他的证据有异议。(2)号证据表明被告认定事实不清,采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4)至(7)号证据与现争议地没有关联性,不在争议地寻容塘山岭的范围内;(8)至(22)号证据都不能证明第三人的主张,首先(8)、(9)号证据调解笔录是没有事实证据的,如果是调解无效,第三人当时就应主张权利了,但实际并没有,马坡镇政府6月就把土地补偿款给了我们,第三人在2012年9月才提出异议,(10)、(11)号证据所说的也不是事实,(12)至(19)号证据都是其利害关系人的证人证言,所以不能采信,(20)号证据没有证实马坡中心校的土地来源是从那里来的,只讲提供线索让人去查找,(21)、(22)号证据并没有证明争议地是谁的;(23)至(25)号证据不能证实第三人的主张,经现场查证,这些地方是在寻容塘范围内,但不在争议地寻容塘山岭范围内,与本案没有任何关联;(26)号证据与我们举的是一样的,第三人说是假的,现在自己又拿出来了;(27)号证据视听资料不符合证据要件,证人没有出庭作证,不能证实是黄礼武的声音;(28)号证据是第三人自己绘制的,并且与实际不符,我们不予认可,但从图中标注可看出水泥厂抽水站是不在争议地寻容塘山岭范围内的;(34)至(38)号证据在开庭前我方并没有见到该证据,现在已经超过举证期限了,不同意质证,它们是否真实由法庭来认定。被告对第三人提供的(1)至(3)、(8)至(9)、(24)至(25)、(29)至(33)号证据没有异议,对其他的有异议。(4)至(7)号证据不能确定土地证里登记的寻容塘是否在争议的山岭范围内;(10)至(22)号证据的质证意见与刚才对原告提出的证据意见一样,这些都是第三人聘请的律师来调查的,可信度低;(23)号协议书不能确定是否在现争议地的范围内;(26)号证据割脂分成表,不能确定所割的松脂是争议地山岭的;(27)号证据调查笔录,要结合实际情况进行判断是否能作为证据使用;(28)号证据寻容塘山岭平面图是第三人自己绘制的,第五水泥厂是不在争议地范围内的;(34)至(38)号证据都是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后去收集的,不管它的效力如何,对本案的处理决定都没有影响。四、对本院拍摄的现场照片、制作的现场笔录及调查笔录的意见:原告、被告、第三人对本院制作的争议地现场笔录和现场照片均没有异议。原告对本院调查的问话笔录都没有异议,被告、第三人对本院调查王文、郭丽、王扬平等人的问话笔录有异议,认为这些村长、支书大年轻,没有参加“四固定”的经历,其证言的可信度低。
本院对当事人均没有异议的证据予以确认,可以作为本案定案的参考依据,对有异议的证据作如下确认:一、原告提供的(2)号证据四固定划分档案、(4)号证据林果场割脂分成表,(16)至(19)号证据证人证言的调查笔录,因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或证据反映的问题带有明显的偏向性,不客观真实,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提供的其他证据能反映本案的有关事实,或与本案有关联,可以作为认定本案的参考依据。二、被告提供的(9)、(10)号证据与本案争议地没有关联,本院不予采信。对被告提供的其他证据,由于与本案有关联,能反映案件的有关历史事实,可以作为认定本案的参考依据。三、第三人提供的(4)至(7)号陈德志等人的土改证存根与本案争议的寻容塘山岭没有关联,里面只表明当时分水田、分岭坡的情况,没有涉及分山岭的内容,也没有涉及本案争议地寻容塘山岭的划分问题,本院不予认定。(8)、(9)号证据能反映案件发生争议的事实,本案经马坡村委会调解无效,可以作为本案的参考依据使用。(10)至(28)、(34)至(38)号证据所反映的内容或与本案没有关联,或者互相予盾,不能客观地反映案件的基本事实,本院不予采信。四、本院对王文、郭丽、王扬平等人的调查笔录与本案争议的标的存在关联性,能反映案件争议的有关事实,可以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参考依据,应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寻容塘范围是从马坡镇至六平公路两边的地方,即从现在的马盘二级公路与六平公路交叉入口进去的范围,面积大约有200多亩左右,现双方发生争议的山岭称寻容塘山岭,座落在陆川县马坡镇马坡村马坡镇至六平公路路边,四至界址为:东以六平村糙米塘村民小组山岭分水为界,南以界垌村叙塘村民小组山岭岭岗天水为界,西以马坡村旺家陂村民小组鱼塘边为界,北以岭顶天水(与六平村糙米塘村民小组山岭分界及边村村民小组山岭相接)为界,从争议山岭穿过的马坡镇至六平村公路不在争议之列,面积约42.3亩,没有“四固定”档案材料。1986年,为响应县政府在全县范围内“消灭荒山”的号召,马坡公社成立林果场,在争议地寻容塘山岭上先后种上湿地松、荔枝、龙眼等树木,种树产生的收益按3:1:6比例分配,即生产队三成、大队一成、林果场六成,当时寻容塘山岭的收益分成是由原告大屋队领取的。2004年12月5日,大屋队将争议地寻容塘山岭中的34.5亩发包给广西高峰林场种植速生桉树,合同期限为18年,即从2004年12月5日至2022年12月5日止。2006年8月,大屋队将争议的山岭东部的部分山岭(与糙米塘队的逢鼻冲岭相接的部分)租给马坡镇清秀村荔枝塘队的黄礼武(又称黄五)开养鸡场,每年租金150元,租金由大屋队收取。2012年6月10日,马坡镇人民政府与原告大屋村民小组签订了征用土地协议书,征用争议地寻容塘山岭中的15亩地用作建设垃圾中转站,征地补偿费总额60万元,2012年6月14日马坡镇政府已付款50万元给原告大屋村民小组,随后第三人边村村民小组提出对争议地的权属异议。2012年7月5日马坡村委会主持对双方的争议进行过调解,但由于双方分歧大,调解未果。2012年9月8日,第三人边村村民小组向陆川县人民政府提出确权申请,在政府确权过程中,建设垃圾场的工程因急需动工,需使用已征用争议地15亩中的1.7亩作为进场施工使用,为了不受第三人边村村民的阻挠,2012年10月18日马坡镇人民政府与第三人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给第三人在马坡信用社押存了68000元,待权属确定后才能领取。陆川县人民政府于2013年5月9日作出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将争议地的山岭确权给原告大屋村民小组集体所有,第三人边村村民小组不服,于2013年8月26日向玉林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玉林市人民政府于2013年10月23日作出玉政复决字(2013)第5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陆川县人民政府的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原告大屋村民小组不服,于2013年11月1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被告的52号复议决定,维持陆川县人民政府的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
另查明,第三人的1952年土改证提到的晒帽岭等土地不在现争议地范围内,第三人的村民有两户人家在争议地寻容塘山岭西北面隔塘相望居住生活(第三人称屋背岭),第三人与陆川县第五水泥厂因水源地所订的协议书,协议里讲到1996年陆川县第五水泥厂征用属第三人的现争议地的土地作水源地,经现场查证,不在争议地寻容塘山岭范围内,而是在旺家陂水塘西面的山岭上,这是第三人的山岭(第三人称屋背岭),但不是本案的争议地。第三人与旺家坡队钟一源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书所使用的土地在寻容塘范围内,但不在争议地寻容塘山岭范围内,与本案没有关联。原告为了防止发生类似权属纠纷,在2012年9月分别与马坡镇六平村糙米塘村民小组(争议地东面相接的山岭)、界垌村叙塘村民小组(争议地南面相接的山岭)订立了山岭分界协议书,立了界桩,划清了界线。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山岭没有“四固定”档案资料,原告大屋村民小组对争议地寻容塘山岭一直进行有效管理,事实证据充分。第三人边村村民小组虽主张争议地寻容塘山岭是其祖宗山,“四固定”时就固定给其所有,并一直经营管理至今,但其提供不出对争议地拥有权属和进行有效管理的事实证据和依据,属举证不能。陆川县人民政府以现管事实为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第一款和《广西壮族自治区稳定山权林权、完善林业生产责任制暂行条例》第四条“集体的山权林权,应以1962年四固定时确定的权属为准,凡是权属清楚的,都要稳定下来。四固定后经有关方面协商同意或政府批准作了调整的,一律有效。四固定时未确定权属的,可参考合作化时的权属或现管范围,确定山权林权。”的规定作出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将争议的寻容塘山岭确权给原告大屋村民小组集体所有,并无不妥。被告52号复议决定认为原告、第三人均主张对本案争议地有“四固定”档案,就认定争议地是有“四固定”确定权属,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就应按“四固定”的规定来调处本案,不应以现管事实来确权,是对法律法规的错误理解和适用。经调查核实,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不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的情况。被告52号复议决定对陆川县人民政府作出的陆政处字(2013)5号处理决定予以撤销是错误的,依法应予以纠正。原告的诉求有理,本院依法予以支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玉林市人民政府于2013年10月23日作出的
玉政复决字(2013)第5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二、本案由被告玉林市人民政府重新作出复议决定。
本案依法收取受理费50元,由被告玉林市人民政府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或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范秀峰
代理审判员  陈 晟
人民陪审员  陈 剑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谭雪林
附录:上诉人应于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受理费户名:广西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费专户,帐号:20--405201012000407,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玉林城东支行),逾期不交也不提出免交、缓交申请的,则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