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江苏方强农场集团有限公司与武汉武大天源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0-2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鄂洪山民商初字第00454号
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大丰市一里河。
法定代表人:叶成忠,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玉民,江苏方强农场集团有限公司分场长。
委托代理人:沈强,江苏方强农场集团有限公司总法律顾问。
被告(反诉原告):武汉武大天源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市洪山区珞狮北路2号樱花大厦工农湾A座9楼。
法定代表人:李从朗,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胡程凌,该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邓昕,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方强农场)诉被告(反诉原告)武汉武大天源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源生物科技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5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郑萍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杨珊,人民陪审员邱斌组成合议庭,书记员胡晶晶担任法庭记录,于2015年7月16日、2016年8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的委托代理人王玉民、沈强,被告(反诉原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胡程凌、邓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诉称:原、被告于2013年4月17日签订《2013水稻杂交种定购合同》,原告为被告繁育水稻杂交种子,并按照约定交付了种子。根据原、被告双方的《结算协议》,被告应于2014年9月30日前付清全部款项1762029元。原告多次向被告追索,仍有款项1662029元未支付。原告认为,由于被告不遵守商业规则,缺乏诚信,不能全面履行合同规定的义务,有恶意拖欠款项的行为。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利,向法院提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被告立即向原告给付货款1662029元及利息(从2014年9月30日开始计算,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1、2013年杂交水稻订购合同,拟证明原、被告依约组织生产并进行交付。
证据2、2014结算协议,拟证明2013年的种子进行交付后,双方对最后价格进行协商确认。
证据3(补充证据)、杂交水稻种子纯度海南种植鉴定结果表(2014年4月23日),拟证明原告方提交给被告的种子是合格的,纯净度、青稞率都合格。
被告(反诉原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辩称:被告方确实下欠原告货款1662029元,不付款的原因是原告违反合同约定,原告的种子青稞率达到千分之四左右,导致被告库存产品无法销售,并赔偿客户20多万元。综上,请求法庭驳回原告对被告的诉请。
被告(反诉原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为支持其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1份补偿协议,拟证明由于原告提供的种子青稞率超标,导致被告方向农户赔偿了202000元。
反诉原告(本诉被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诉称:天源生物科技公司与江苏方强农场于2013年4月17日签订《2013水稻杂交种定购合同》,根据合同第一条第四款的约定:青稞率要低于0.1%,米粒率低于0.5%。天源生物科技公司天两优616、两优1193购销存情况为:两优1193购进22297公斤,销售10400公斤,库存11897公斤;天两优616购进81199公斤,销售23800公斤,库存57399公斤。两品种总计库存:11897+57399=69296公斤,折算总计金额69296×24=1663104元。导致天源生物科技公司这么多的库存的原因是:农户在2014年种植中,发现江苏方强农场的产品存在青稞率高于0.4%左右。农户于4月播种,在8月中下旬后,陆续发现田间有青稞。青稞为水稻杂株的一种,前期表现与种水稻一样,后期因为生育期长,在水稻成熟后,它仍在生长,所以它在后期长得特别高大和粗壮,比正常水稻要高15公分左右。水稻都黄了,它还是青的。在田间特别刺眼,并且不结稻谷,农户很反感这种杂株,只要青稞的比例稍大,即使在国标以内,农户也会到经销商处闹事、围攻,索要赔偿,一闹就是几天,经销商无法正常经营。如有欠款,就不还钱。经销商为能正常经营,一般都会给农户补偿。所以青稞比例稍大的品种都会造成损失,并且第二年经销商是决不会再销售该产品。天源生物科技公司为安抚农户,向经销商赔偿累计达20万元。综上所述,由于江苏方强农场提供的种子存在青稞率超标的问题,导致天源生物科技公司的库存种子无法销售,且给天源生物科技公司造成了重大损失,故天源生物科技公司有权拒付结算款,并要求江苏方强农场接受退货,赔偿损失。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特提起反诉,请求判令:1、被反诉人接受反诉人的退货69296公斤;2、被反诉人赔偿反诉人已发生的损失202000元;3、被反诉人承担本案的一切诉讼费用。
反诉原告(本诉被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为支持其反诉的主张,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
补充证据:海南鉴定报告,拟证明江苏方强农场提供给天源生物科技公司的种子青稞率超标、不合格。
反诉被告(本诉原告)江苏方强农场辩称:1、天源生物科技公司的反诉请求缺乏证据支持,应予驳回。依照双方签订的水稻订购合同第四部分第三点,江苏方强农场每次发货后天源生物科技公司均没有在30天内出具检验结果,应视为芽绿、进度、水分三项标准合格,合同中明确约定种子的质量以海南纯度鉴定是杂交水稻纯度权威检测结论为准,对青稞率等指标有详细准确的结论。农户的反应情况不是合同约定的标准,且天源生物科技公司没有将有关情况告知原告,也没有提交影印件。2、双方结算时,天源生物科技公司也没有提出种子的质量问题,天源生物科技公司的老总还在结算单据上签字确认了。
反诉被告(本诉原告)江苏方强农场为支持其抗辩主张,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
补充证据:杂交水稻种子纯度海南种植鉴定结果表(2014年4月23日),拟证明原告方提交给被告的种子是合格的,纯净度、青稞率都合格。
经庭审质证,在本诉中,被告(反诉原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对原告江苏方强农场(反诉被告)提交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合同第4条对种子的质量、标准进行了重要约定。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不应支付该款项。
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对被告(反诉原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提交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的真实性不清楚,无法证明被告向第三人赔偿的事实,即使存在赔偿的事实,被告是不是用的原告方提供的种子无法证明,也无法证明种植和发生青稞面积。也没有第三方的鉴定。证据单一没有形成证据链。
在反诉中,反诉被告(本诉原告)江苏方强农场对反诉原告(本诉被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提交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正好证明我方的种子合格。
反诉原告(本诉被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对反诉被告(本诉原告)江苏方强农场提交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该鉴定机构没有种子鉴定资质,不能做鉴定工作。上面也没有鉴定人员签字。
经过当庭举证、质证,对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被告(反诉原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双方提交的证据,本院经评议后认为,对上述双方提交的证据中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证据,符合证据的形式和实质要件且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采信;对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是否能实现原告(反诉被告)、被告(反诉原告)的证明目的,本院将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作综合评判。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系多年的业务关系。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乙方)、被告(反诉原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甲方)于2013年4月17日签订《2013年水稻杂交种定购合同》,一、合同定购标的约定为:1.定购的品种及数量:天两优616,数量30万公斤;两优1193,数量7.5万公斤;广两优0721,数量3.5万公斤。2.定购价格:18元/公斤。3.质量标准:纯度≥96.0%,净度≥98.0%,水份≤12.5%,发芽率≥80%。4.特别约定:青稞率要低于0.1%,米粒率低于0.5%。二、甲方的权利和义务约定为:1.甲方向乙方提供制种所需的亲本种子,且所提供的亲本种子达到国家良种标准,并提供亲本相关资料供乙方参考。甲方按父本5元/公斤,母本40元/公斤收取亲本款,若亲本纯度达不到国家标准,乙方配合搞好除杂工作,甲方负责由此产生的损失。2.在制种的过程中甲方可派人到乙方处检查,对没有按制种操作规程执行的田块有权报废。…三、乙方的权利和义务约定为:1.乙方于2013年3月31日前负责落实水稻杂交种生产面积3000亩,其中天两优616面积2200亩,两优1193面积500亩,广两优0721面积300亩。种子生产田块必须集中连片,隔离区要达到500米或者与其它水稻品种花期相差20天以上。2.在亲本种子发放前,乙方应向甲方提供详细准确的制种计划,并取得甲方的认可。3.乙方在收到甲方亲本种子后15天内对水份、发芽率、净度进行检测确认,逾期视为合格。4.乙方根据甲方提供的亲本相关资料,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制定适合本地的具体《水稻杂交制种技术操作规程》,报甲方备案。…四、种子的交货、扦样及检测:1.发货前双方先初步检验发芽率,有芽率争议的暂不发货。乙方发货时双方共同分批扦样、封样,每批种子不超过25000公斤。2.乙方必须于11月20日前将种子发送到甲方指定的仓库。3.芽率、水份、净度三项指标甲方在收获后三十天内出具检验结果,逾期视为合格。海南纯度鉴定在2014年4月30日前完成。双方如对种子检验结果存在异议,以湖北省种子管理站的鉴定结果为最终依据。…五、结算方式:1.亲本种子款作为合同定金,插秧结束甲方核实面积后再按100元/亩再支付生产预付款。2.甲方收到货后,该批种子按50%付款(含预付款),春节前再支付30%,余款作为质量风险金在2014年5月10日前付清。…六、违约责任:1.甲方如无故拒收乙方繁制的合格种子,应向乙方赔付该批种子货款总额20%的违约金;乙方要求甲方继续履行合同的,甲方应该继续履行。2.隔离或除杂达不到标准的制种地的种子要单独收获、单独存放、单独发运,此部分种子不作为合格种子结算,等纯度鉴定结果出来再结算。3.乙方如违反《水稻杂交制种技术操作规程》,甲方有权单方面解除合同,因此而造成的一切损失由乙方负责。…7.由于当事人单方面的过错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赔偿对方直接经济损失。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被告(反诉原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的经办人分别在合同上签字并加盖印章。合同签订后,原告(反诉被告)按照合同约定为被告(反诉原告)繁育水稻杂交种子,并按照约定交付了种子。2014年9月30日经过原告(反诉被告)(乙方)、被告(反诉原告)(甲方)协商,双方就《2013年水稻杂交种定购合同》的履行达成结算协议,签订了一份《结算协议》,约定:1.品种及数量:两优1193,实际数量22297公斤。天两优616,入库数量为84144公斤,因净度不合格按3.5%折重,扣除重量为2945公斤,实际结算数量为81199公斤。2.结算价格调整为24元/公斤。3.亲本种子折款(321875)父本:R0721,75公斤;XH-1,700公斤,合计775公斤,单价5元/公斤,折款3875元。母本:天源4S,1850公斤;天源6S,6100公斤,合计7950公斤,单价40元/公斤,折款318000元。4.实际余款(1762029元)种子总款:(22297+81199)公斤×24元/公斤=”2483904元,亲本款:321875元,已付400000元,甲方实际应付乙方余款为1762029元。5.本协议一式两份,双方各持一份,双方签字盖章后生效。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的经办人在乙方代表人处签字并加盖公章,被告(反诉原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从朗在甲方处签字并加盖公章,且李从朗在该协议上载明“2014年9月30日前结清货款”。尔后,被告(反诉原告)在约定的期限届满后未履行结清货款义务,原告(反诉被告)多次向被告(反诉原告)催要,被告(反诉原告)于”2015年2月4日支付原告(反诉被告)100000元,仍有1662029元款项未支付。为此,原告(反诉被告)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如所请。
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反诉原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提出“对原告提供水稻杂交种天两优616、两优1193的青稞率是否低于0.1%进行鉴定”的请求事项,根据被告(反诉原告)的申请,经本院与武汉光谷产权联合交易所联系,没有进行此类鉴定的机构。本院就鉴定事宜向原告(反诉被告)、被告(反诉原告)询问了意见,但双方就鉴定机构的事情未能达成一致,后本院决定由双方签订合同里约定的湖北省种子管理局为该司法鉴定机构,该局负责种子质量检验的部门负责人表示“青棵率的鉴定无法实验室取得,只能依据现场进行鉴定,在无现场的情况下无法接受委托”,故未接受本院的司法委托鉴定。
本案争议焦点是关于涉案种子是否存在青稞率超标的问题。天源生物科技公司以江苏方强农场违反合同约定,提供的种子存在青稞率超标的问题,导致天源生物科技公司的库存种子无法销售,造成了重大损失(赔偿客户20多万元)为由,拒付结算款,并反诉要求退货、赔偿损失。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天源生物科技公司应当举证证明种子存在青稞率超标的问题。本案中,天源生物科技公司提交的补偿协议,仅能证明其向农户赔偿了202000元,不能证明销售的种子就是江苏方强农场提供的种子。天源生物科技公司虽就种子青稞率超标问题申请鉴定,但湖北省种子管理局明确表示此种鉴定只能依据现场进行,在无现场的情况下无法接受鉴定委托,因天源生物科技公司无法提供种植现场,故鉴定无法进行,鉴定不能的法律后果依法应当由天源生物科技公司自行承担。因此,本案没有证据证明江苏方强农场销售的种子存在青稞率超标问题。综合天源生物科技公司在江苏方强农场每次发货后没有及时出具种子检验结果,在签署《结算协议》时也未提出青稞率问题等情节,本院认为天源生物科技公司的抗辩及反诉请求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与被告(反诉原告)天源生物科技公司于2013年4月17日签订《2013年水稻杂交种定购合同》及2014年9月30日签订《结算协议》均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双方应当根据约定全面履行。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约定已履行了合同义务。经双方于2014年9月30日合同履行达成结算协议,确认被告(反诉原告)欠原告(反诉被告)货款1662029元,双方债权债务关系明确,且双方分别在结算协议上签字确认,应视为是被告(反诉原告)欠原告(反诉被告)货款的真实意思表示。被告(反诉原告)理应按约向原告(反诉被告)支付剩余的款项,而被告(反诉原告)至今尚拖欠原告(反诉被告)货款,其应就此承担违约责任。故原告(反诉被告)该诉讼请求有理,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反诉被告)还主张被告(反诉原告)支付逾期付款1662029元的利息(从2014年9月30日开始计算,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诉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二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在履行义务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后,对方还有其他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的规定,故原告(反诉被告)的该诉讼请求有理,且原告(反诉被告)诉请利息的计算标准符合相关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但利息的起算时间应予调整,2014年8月14日双方在签署《结算协议》时,被告(反诉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李从朗在该协议上写明“2014年9月30日前结清货款”,故利息的起算时间应为2014年9月30日次日即2014年10月1日开始计算。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反诉原告)武汉武大天源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集团有限公司货款1662029元;
2、被告(反诉原告)武汉武大天源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以欠款1662029元为本金,自2014年10月1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向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利息;
3、驳回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方强农场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4、驳回被告(反诉原告)武汉武大天源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反诉诉讼请求。
案件本诉受理费19758元(原告已预交9879元),由本诉被告武汉武大天源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担;反诉费4300元(被告已预交2150元),由反诉原告武汉武大天源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收款单位全称: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7×××67;开户行:农行武汉民航东路支行。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郑 萍
审 判 员 杨 珊
人民陪审员 邱 斌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胡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