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中山市恒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恒茂公司)、谭卫东买卖合同纠纷执行审查类执行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0-1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北省松滋市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鄂1087执异12号
异议人:中山市恒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恒茂公司)。住所地:中山市石岐区岐关西路**号豪逸华庭*期B型*层8卡。
法定代表人:甘伟耀,该公司董事长。
申请执行人:谭卫东,男,1960年12月3日出生,汉族,松滋市人,住松滋市。
被执行人:广东新宏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新宏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黄村大道*号*********房。
法定代表人:王治中,该公司董事长。
本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谭卫东与被执行人新宏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异议人恒茂公司于2018年9月17日向本院提出书面异议,本院受理后依法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恒茂公司称,恒茂公司不承担履行(2016)鄂1087执508号《责令协助单位追款通知书》的义务。事实和理由:1、恒茂公司从未收到(2016)鄂1087执508号执行裁定书及(2016)鄂1087执508号之一协助执行通知书。《责令协助单位追款通知书》中称,松滋市人民法院曾于2017年1月19日向异议人发出(2016)鄂1087执508号执行裁定书、(2016)鄂1087执508号之一协助执行通知书。恒茂公司从未收到贵院的法律文书,也未授权任何人代为收取上述法律文书。2、《责令协助单位追款通知书》中所涉5262189元属于债权而非收入,应适用关于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规定,而不适用扣留、提取收入的执行措施,执行法院对款项定性及适用法律明显错误。《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三条规定所指扣留、提取收入的执行措施仅适用于被执行人为自然人的情形。而本案中,被执行人与异议人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而产生债权债务关系,如申请执行人主张对该债权强制执行,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执行规定》)中关于“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的规定,而不能适用扣留、提取收入的执行措施。因此,本案应适用《执行规定》第63条,而不能适用《执行规定》第37条。3、恒茂公司已于2018年6月19日对“到期债务”5262189元提出执行异议,执行法院不得对恒茂公司强制执行,否则即为程序违法。恒茂公司曾于2018年6月14日收到(2016)鄂1087执508号通知书。对此,恒茂公司已于2018年6月19日向执行法院提交《执行异议书》,主张新宏成公司对恒茂公司不享有债权,恒茂公司不承担协助执行义务。根据《执行规定》第63条规定,既然恒茂公司已提出异议,执行法院均不应进行实质性审查,更不得对恒茂公司予以强制执行。执行法院混淆债权与收入的本质区别,其程序严重违法。4、新宏成公司对恒茂公司无到期债权。①2885号判决所涉执行案件已裁定终结执行,新宏成公司对恒茂公司不享有任何债权。②恒茂公司已就新宏成公司逾期完工事实向新宏成公司索赔近8500万元,新宏成公司对恒茂公司不享有债权。
本院查明,本院在执行(2015)鄂松滋民初字第01799号民事判决过程中,于2016年10月25日作出(2016)鄂1087执508号执行裁定书:冻结、划拨被执行人新宏成公司银行存款5262189元;或扣留、提取被执行人新宏成公司收入5262189元;或者查封、扣押被执行人新宏成公司价值5262189元的财产。本院在执行中查明,新宏成公司与恒茂公司的建设施工合同中尚有工程款未结清,本院于2017年1月19日向恒茂公司发出(2016)鄂1087执508号之一协助执行通知书,冻结了恒茂公司应支付给新宏成公司的工程款5262189元,并责令恒茂公司在冻结期间不得擅自处理,恒茂公司工作人员在送达回证上签字。
2016年2月2日,新宏成公司与恒茂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经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审理,于同年10月8日作出(2016)粤2017民初2885号民事判决,由恒茂公司支付新宏成公司工程款及逾期付款利息14845445.92元。该案经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于2017年5月4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在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执行(2016)粤2017民初2885号民事判决过程中,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扣划了恒茂公司执行款15059793.23元。对此,恒茂公司于2017年7月5日提出执行异议,恒茂公司称,(2016)粤2017民初2885号民事判决生效后,恒茂公司根据新宏成公司的委托向案外人支付740万元,尚欠新宏成公司工程款7533060.92元,法院应将多扣划的740万元退回给恒茂公司。因新宏成公司与恒茂公司自行达成和解协议,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16日作出执行裁定书,终结该案的执行,但裁定书并未对该案执行标的作出认定。同时,新宏成公司向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申请撤销执行案件,并确认已收取恒茂公司执行案件的全部执行款,请求法院将已扣划的执行款全部退回恒茂公司。2018年3月31日,本院向恒茂公司发出(2016)鄂1087执508号之二协助执行通知书,对新宏成公司在恒茂公司的工程款6479820元予以冻结。2018年5月30日,恒茂公司将本院冻结的新宏成工程款350万元向案外人支付。
本院认为,本院在执行(2015)鄂松滋民初字第01799号民事判决过程中,依据生效的(2016)鄂1087执508号执行裁定书,向恒茂公司发出(2016)鄂1087执508号之一协助执行通知书,上述法律文书有恒茂公司工作人员签名,本院送达程序合法,恒茂公司称未收到上述法律文书不实,本院不予采信。关于本院冻结新宏成公司在恒茂公司款项的性质,本院(2016)鄂1087执508号之一协助执行通知书已明确冻结款项系新宏成公司在恒茂公司的工程款,对此,恒茂公司是明知的,本院执行裁定所称新宏成公司的收入为广义的收入,其中包括新宏成公司在恒茂公司的工程款即到期债权,恒茂公司以此为由拒不协助执行,理由不当。关于恒茂公司主张其已于2018年6月19日对“到期债务”5262189元提出执行异议,执行法院不得对恒茂公司强制执行,否则即为程序违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零一条第三款规定:“对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到期债权,该他人予以否认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新宏成公司对恒茂公司的到期债权已经(2016)粤2017民初2885号民事判决所确定为14845445.92元,恒茂公司对此提出异议,本院依据法律规定不予审查。
关于恒茂公司主张新宏成公司对其不享有到期债权,恒茂公司不承担协助执行义务。对此,恒茂公司于2017年7月5日向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称(2016)粤2017民初2885号民事判决生效后,恒茂公司根据新宏成公司的委托向案外人支付740万元,尚欠新宏成公司工程款7533060.92元,法院应将多扣划的740万元退回给恒茂公司。且新宏成公司在执行过程中与恒茂公司达成执行和解,并确认已收取恒茂公司执行案件的全部执行款,请求法院将已扣划的执行款全部退回恒茂公司。上述新宏成公司与恒茂公司的自述证明:其一,恒茂公司在本院对新宏成公司工程款冻结期间,恒茂公司擅自向新宏成公司支付工程款740万元;其二、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将扣划的恒茂公司执行款退回了恒茂公司;其三、新宏成公司在恒茂公司享有到期债权。同时,在本院对新宏成工程款冻结期间,恒茂公司于2018年5月30日将新宏成公司的工程款向案外人支付350万元。恒茂公司再次支付新宏成公司工程款的行为证明新宏成公司在恒茂公司仍存在到期债权,恒茂公司仍负有协助执行的义务。综上,恒茂公司的上述主张证据不足,其异议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予以驳回。恒茂公司主张其对新宏成公司享有8500万元到期债权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零一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诺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中山市恒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执行异议。
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本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审判长 胡 敏
审判员 郑军模
审判员 熊家芳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罗 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