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张家港华楷木业有限公司、张家港锦鑫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2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张商初字第0329号
原告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中路66号。
法定代表人王自忠,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郭丰雷,江苏颐华(张家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林,江苏颐华(张家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家港华楷木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张家港市金港镇港区蟠港南路。
法定代表人陈金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曹亚辉,上海市弘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家港锦鑫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住所地张家港市锦丰镇扬子江国际冶金工业园锦绣路3号。
法定代表人邬品华,该公司董事长。
被告邬品华。
被告卢进娣。
被告张家港锦鑫投资担保有限公司、邬品华、卢进娣共同委托代理人杨光磊,江苏联合-合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家港锦鑫投资担保有限公司、邬品华、卢进娣共同委托代理人许品兴,男,1953年2月3日生,汉族。
原告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与被告张家港华楷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楷公司)、张家港锦鑫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鑫公司)、邬品华、卢进娣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3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5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审理中,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申请追加陈金华、曾志伟、林亚龙作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后又撤回对被告陈金华、曾志伟、林亚龙的起诉。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的委托代理人陈林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华楷公司法定代表人陈金华、委托代理人曹亚辉、被告锦鑫公司、邬品华、卢进娣共同委托代理人杨光磊、许品兴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诉称:被告华楷公司因生产资金周转向原告申请贷款。2013年3月29日,双方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华楷公司发放流动资金借款1000万元,合同约定了利率、结息方式、逾期利息等事项。同日被告锦鑫公司、邬品华、卢进娣分别与原告签订《保证担保合同》,约定为被告华楷公司的上述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后原告向被告华楷公司实际发放贷款1000万元,月利率为7.504‰,贷款期限自2013年3月29日至2014年3月28日。现贷款即将到期,但被告华楷公司明确表示无力归还,且拖欠利息未付,被告锦鑫公司、邬品华、卢进娣作为担保人涉及多起重大不利诉讼未按约通知原告,故要求被告华楷公司立即清偿贷款。为此,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华楷公司归还原告借款本金1000万元、暂计至2014年3月20日的利息62676.87元,之后的利息、复利均按照月利率11.256‰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2.被告华楷公司赔偿原告律师费损失185038元;3.被告锦鑫公司、邬品华、卢进娣对被告华楷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被告华楷公司辩称: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认可,其实本案的实质是以第三方也就是以被告华楷公司参与金融借款的形式来达到被告锦鑫公司注册资本的变相抽逃,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及融资性担保公司暂行办法的规定,本案金融借款合同应该属于无效,即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应当追究实际借款人邬品华的还款责任。
被告锦鑫公司、邬品华、卢进娣辩称:本案银行贷款的用途是生产资金周转,根据原告与被告华楷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对外支付500万元以上应当采用受托支付的方式对外支付,我方认为银行没有尽到监管义务,所以不应当承担担保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3年3月29日,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贷款人)与被告华楷公司(借款人)签订编号为农商行流借字(2013)第(160040)号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一份,约定:贷款人同意向借款人发放借款1000万元,借款金额为短期借款,借款期限自2013年3月29日至2014年3月28日,借款用途为生产资金周转,利率为固定利率,执行月利率7.504‰,;经贷款人与借款人协商一致,对单笔金额超过人民币500万元的贷款资金支付采用贷款人受托支付方式支付;贷款人受托支付是指贷款人根据借款人的提款申请和支付委托,将贷款资金通过借款人的账户对外支付给符合本合同约定用途的借款人交易对象;为确保贷款人能有效加强对借款人贷后资金回笼款项的监管,借款人指定以下账户作为专门的资金回笼账户,户名:张家港华楷木业有限公司,开户行: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南沙支行,账号:80×××88;借款人违反合同约定的义务,贷款人有权停止发放贷款、宣布借款提前到期,要求借款人清偿所有未到期的借款本息、罚息、复利等应付款项;贷款人有权对借款人逾期的贷款(包括被宣布提前到期的贷款)按本合同贷款利率的150%计收逾期利息;借款人不按期付息(包括利息、逾期利息、罚息)的,贷款人有权就未付部分按本合同贷款利率的150%计收复利;合同项下借款借据记载的借款金额、发放日期、到期日等与本合同内容不相一致之处,以借款借据为准,借款借据为本合同的组成部分,与本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同日,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债权人)与锦鑫公司(保证人)签订编号为农商行保字(2013)第(160040)号《保证担保合同》,约定锦鑫公司为华楷木业向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的上述借款合同项下的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间为主合同约定的债务人履行债务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合同项下的债务本金、利息、逾期利息、罚息、复利、手续费、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债权人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执行费、保全费、鉴定费、律师代理费、差旅费等);本合同不因主合同之债务人违反约定融资用途而无效。同日,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债权人)与邬品华、卢进娣签订编号为农商行个保字(2013)第(160040)号《个人保证担保合同》,约定邬品华、卢进娣为华楷木业向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的上述借款合同项下的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间为主合同约定的债务人履行债务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合同项下的债务本金、利息、逾期利息、罚息、复利、手续费、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债权人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执行费、保全费、鉴定费、律师代理费、差旅费等);本合同不因主合同之债务人违反约定融资用途而无效。2013年3月29日,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向华楷木业的80×××88账号发放贷款1000万元,贷款用途为生产资金周转,贷款利率(月息)7.504‰,到期时间2014年3月28日。因华楷木业未能归还利息,引起本案纠纷。
被告华楷公司提供了四组证据:1.中国建设银行网上银行电子回单复印件,付款人为同城票据交换清算户、收款人为洪泽鑫港工贸有限公司,金额为1000万元,证明原告明知收款人是洪泽鑫港工贸有限公司;2.《税务登记证件失效公告》打印件,证明洪泽鑫港工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邬品华;3.2013年3月29日的两份《担保书》,其中一份担保书借款人为邬品华,担保人为张家港市怡景综合服务有限公司,内容为“借款人邬品华于2013年3月29日向华楷公司借款人民币1000万元,邬品华经与张家港市怡景综合服务有限公司协商,同意用其坐落于金港镇港区黄泗浦路的综合楼(房产证编号:张房权证金字第××号,综合楼建筑面积7869.06平方米)为该笔借款向华楷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另一份借款人为邬品华,担保单位是江苏华润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达公司),内容为“借款人邬品华于2013年3月29日向华楷公司借款人民币1000万元,邬品华经与华润达公司友好协商,华润达公司为该笔1000万元人民币借款向华楷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证明实际借款人为邬品华;4.2010年6月1日华楷公司与华润达公司签订的《租赁协议》,证明华楷公司是华润达公司的承租方,华润达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邬品华,华楷公司用应该支付给华润达的租金支付本案借款的银行利息,进一步证明实际借款人是邬品华。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对上述证据质证认为,对证据的真实性由法院认定,上述证据的内容均与本案无关。
审理中,被告华楷公司对1000万元是否进其公司的账户不清楚,但认可账号80×××88是其公司的,但具体操作不是其公司操作的,并对支付利息的事实予以确认,但认为利息是应当支付给邬品华的房屋租金。被告华楷公司认为其与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签订的借款合同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目的违法性表现在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明知借款资金的实际使用方与担保人是同一个人,并且担保公司根据银监会所出的规章,注册资金具有严格的规定,担保对象也由严格明确的规定,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明知实际借款人是担保人的实际控制人,仍然违法借贷,合同应为无效。
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则认为被告华楷公司作为借款人与其签订借款合同,其按约向被告华楷公司的账户发放了借款本金,被告华楷公司在借款借据上盖章予以确认,被告华楷公司在借款发放后,每月向原告支付利息,因此借款事实清楚,合法有效。
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确认被告华楷公司于2014年3月26日结清了截止到2014年3月20日的利息,在庭审中调整利息部分的诉讼请求为要求被告支付截止到2014年3月27日的利息10264.59元,自2014年3月28日起的利息、复利、罚息按照合同约定的计算方式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被告华楷公司对截止到2014年3月27日的利息10264.59元没有异议。
另查明,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与江苏颐华(张家港)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并支出律师费185038元。
上述事实,有《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保证担保合同》、《个人保证担保合同》、《借款借据》、《欠息情况说明表》、《委托代理合同》、律师费发票、进账单、银行电子回单、担保书、租赁协议等书证及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与被告华楷公司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与被告锦鑫公司签订的《保证担保合同》、与被告邬品华、卢进娣签订的《个人保证担保合同》均是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形式和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均属合法有效。合同订立后,各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合同义务,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依约向华楷公司发放了贷款1000万元,被告华楷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偿还本息,逾期还款构成违约的,应当承担逾期还款的违约责任。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要求被告华楷公司偿还借款本金1000万元,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因被告华楷公司结欠利息未付和被告邬品华、卢进娣、锦鑫公司作为担保人涉及多起重大不利诉讼于2014年3月25日提起本案诉讼,本案立案受理后,该笔贷款于2014年3月28日到期,被告华楷公司理应归还上述借款本金,对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要求被告支付截止到2014年3月27日的利息10264.59元,自2014年3月28日起的利息、复利、罚息按照合同约定的计算方式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主张的上述利息损失计算标准和计算方式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要求被告华楷公司承担律师费185038元,原告采取诉讼的方式实现债权,律师费已实际支出,数额未超过法律规定,并有合同依据,对于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要求被告锦鑫公司、邬品华、卢进娣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锦鑫公司、邬品华、卢进娣分别与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签订了保证合同,承诺为被告华楷公司与原告的本案借款合同项下的借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被告华楷公司未按约归还本案所涉借款本息,被告锦鑫公司、邬品华、卢进娣应当对被告华楷公司的本案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对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华楷公司提出的本案所涉借款合同系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被告华楷公司在庭审中确认与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签订了本案所涉《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且在《借款借据》上盖章确认,原告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向被告华楷公司的账户发放了本案所涉借款,被告华楷公司也归还了利息。被告华楷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其主张的该笔贷款的实际使用人是邬品华,其提供的中国建设银行网上银行电子回单无法看出付款人信息,也无法证实与本案的关联性,且即使实际使用人是邬品华,根据被告华楷公司提供担保书,只能证明被告华楷公司与被告邬品华之间存在另外的借贷关系,无法证明被告华楷公司主张的本案借款合同系无效合同,对被告华楷公司的该项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张家港华楷木业有限公司归还原告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借款本金1000万元及利息(截止到2014年3月27日的利息为10264.59元,自2014年3月28日起按合同约定的计算方式和计算标准计算至实际履行之日止)。
二、被告张家港华楷木业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律师费损失185038元。
上述第一、二项限被告张家港华楷木业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
三、被告张家港锦鑫投资担保有限公司、邬品华、卢进娣对被告张家港华楷木业有限公司的本案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案件受理费86251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91251元由被告张家港华楷木业有限公司、张家港锦鑫投资担保有限公司、邬品华、卢进娣负担,该款已由原告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预交本院,由上述被告在履行本判决时直接给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缴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及帐号:农业银行苏州工业园区支行营业部,10×××99。
审 判 长  肖建峰
代理审判员  吴 丹
人民陪审员  张惠良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日
书 记 员  钱丽芳
附录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支付利息。对支付利息的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借款期间不满一年的,应当在返还借款时一并支付;借款期间一年以上的,应当在每届满一年时支付,剩余期间不满一年的,应当在返还借款时一并支付。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七条:借款人未按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本法所称保证,是指保证人和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一条: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