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鲍永珍与何亚江、杭州世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3-0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浙01民终691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鲍永珍,女,1978年2月27日出生,汉族,住杭州市江干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朱民强、钱晓蔚,浙江援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何亚江,男,1991年7月1日出生,汉族,住杭州市余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何兰江,男,1984年6月14日出生,汉族,住杭州市余杭区,系何亚江哥哥。
原审被告:杭州世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江干区凯迪国际中心2304室。
法定代表人:王美斐,执行董事。
上诉人鲍永珍因与被上诉人何亚江,以及原审被告杭州世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颂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2016)浙0103民初711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何亚江(乙方、受让人)、鲍永珍(甲方、出让人)与世颂公司(丙方、保证人)(原公司名称为杭州盛世长城担保有限公司,于2016年10月10日更名为杭州世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之间订有《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一份,何亚江、鲍永珍在上述协议落款处签字,落款时间为2014年12月23日,世颂公司在原审庭审中表示对协议予以认可。协议约定:2014年8月5日,甲方与张**签订标的为人民币1600000元的借款合同,约定年化利率为**%,借款期限为3年,还款方式为按月付息,到期还本,预付利息;现甲方将以上债权中一部分,即金额为100000元的债权出让给乙方,乙方同意受让上述部分债权;上述债权转让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生效,债权转让期限180(天),转让年化利率12.05%,还款方式为按月付息到期还本,本协议签订之前的利息按原利率计算后归甲方所有,本协议签订之后的利息按转让利率计算后归乙方所有;甲方承诺将于2015年7月5日无条件从乙方处回购出让债权,在回购前,出让债权的转让利息归乙方所有;丙方为甲方向乙方回购债权承担不可撤销的保证责任,保证方式为连带保证,如甲方逾期未回购债权,在保证期间,丙方无条件从乙方处回购债权等。后何亚江通过杭州卡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趣公司)向鲍永珍支付债权转让款10万元。原审庭审中,何亚江自述2014年6月4日前的利息已收到。2015年8月27日,世颂公司作为甲方与何亚江作为乙方签订《债务担保偿还协议书》一份,约定:鉴于乙方与融资方通过卡趣平台(××)达成投融资协议,并由甲方为该协议提供担保;现该融资方违约,未及时归还借款,甲乙双方达成如下协议:逾期总金额高于1万元的,选择全部提现的,分期12个月偿还,按年化7.2%的利率计算利息,第一期、第二期偿还金额都为总额的5%,自协议签订之日起30个工作日支付(其余部分详见附件)等。该协议附件《偿还明细》约定:逾期总金额为100000元,逾期日期2015年7月5日,起息日为2015年7月5日,利率7.2%/年,第一、二期金额5000元,第一期日期2015年10月9日,第三期至最后一期每月偿还金额9000元,最终到期日2016年9月9日,分期方式按月付本金,到期一次性支付利息。协议签订后,世颂公司分别于2015年10月9日、11月9日各支付5000元,此后未再付款。
原审法院认为,何亚江与鲍永珍、世颂公司之间签订的《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债务担保偿还协议书》系各方当事人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协议约定鲍永珍承诺于2015年7月5日无条件从何亚江处回购出让的债权,现鲍永珍未按约履行回购债权的义务,已属违约,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世颂公司已经向何亚江支付1万元,按照《债务担保偿还协议书》附件的约定应当抵作回购款本金,故鲍永珍仍应支付回购款9万元。关于利息,《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未明确约定债权转让期间利息由鲍永珍支付,故何亚江主张鲍永珍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依据不足,不予支持。世颂公司自愿为《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项下鲍永珍所负回购债权义务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并于《债务担保偿还协议书》中另行约定由世颂公司向何亚江支付自2015年7月5日起按年利率7.2%计算的利息,故何亚江与世颂公司之间的保证担保范围按照《债务担保偿还协议书》的约定处理,即世颂公司对回购款9万元及以结欠的回购款为基数自2015年7月5日起按年利率7.2%计算的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何亚江诉讼请求中的超出部分,不予支持。鲍永珍未到庭应诉,视为放弃抗辩的权利,不影响本案的审理。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鲍永珍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何亚江回购款9万元;二、世颂公司对上述第一项判决确定的付款义务及利息8392元(暂计至2016年10月3日,此后以结欠回购款为基数按年利率7.2%继续计算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何亚江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601元(何亚江已预缴3313元),由何亚江负担341元,鲍永珍、世颂公司共同负担2050元,世颂公司负担210元。
鲍永珍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事实部分。(一)案涉主要证据《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上“鲍永珍”的签名是伪造的,非本人签署;且鲍永珍并不认识何亚江,也从未要求世颂公司提供过任何担保。因此,该份《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对鲍永珍不发生任何法律效力。(二)卡趣公司是世颂公司唯一的法人股东,何亚江应向卡趣公司主张权利。《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鲍永珍”签名处有“杭州卡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用印。据推测,何亚江真正应该主张的被告是卡趣公司。理由如下:第一,何亚江在原审中陈述,2014年6月4日的利息已经收到,支付利息的主体显然是该笔借款真正的债务人,但一定不是鲍永珍。第二,该案中的担保人世颂公司与何亚江在2015年08月27日达成投融资协议,也存在蹊跷,因为这份协议上没有鲍永珍的签名,但担保人世颂公司却还支付了5000元的款项。经由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查询,卡趣公司是世颂公司唯一的法人股东。卡趣公司的唯一法人股东是杭州中民力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民力集公司)。因此,据推测,原审案件真正的债务人是在签名处盖章的卡趣公司,而世颂公司是为卡趣公司提供了担保,而非为鲍永珍。本着“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在何亚江无法证明与鲍永珍存在债权转让关联的基础上,依法应驳回何亚江在原审中提出的各项诉讼请求。(三)鲍永珍曾收到过卡趣公司支付的款项,但该笔款项系因鲍永珍与卡趣公司的唯一法人股东中民力集公司存在经济往来,而由卡趣公司代中民力集公司支付的,与被上诉人的款项无关。二、程序部分。基于该《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对鲍永珍不发生法律效力,虽世颂公司自认作为鲍永珍的担保人,但因主合同不存在,从合同的效力亦不存在,故《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对管辖法院的约定,亦对鲍永珍、世颂公司均无任何约束。本案由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作出裁判系程序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后,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何亚江对鲍永珍在一审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诉讼费均由何亚江承担。
被上诉人何亚江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何亚江提交的《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书》,虽然鲍永珍的签名不是其本人所签,但是卡趣公司电脑所登记的内部档案当中,明确有该份债权转让协议书,当时已经明确了出让方是鲍永珍。一审判决是符合上述约定,请求驳回鲍永珍的上诉请求。
原审被告世颂公司未作答辩。
鲍永珍在二审中提交的证据有:1、投资服务委托协议书,用以证明:2012年鲍永珍委托杭州民代通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代通汇公司)对160万元自有资金向借款人张乃平出借。2、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2014)杭下商初字第82号民事判决书,用以证明:因张乃平未按约定归还借款本金160万元及支付利息,鲍永珍向法院提起诉讼,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支持了鲍永珍要求归还借款、支付利息、律师费的主张。3、债权转让委托协议书,用以证明:应民代通汇公司的要求,鲍永珍将判决书确认的本金160万元,转让给中民力集公司;债权受让人中民力集公司承诺支付对价160万元,但实际仅支付了10万元。3、企业公示信息,用以证明民代通汇公司、中民力集公司、卡趣公司、世颂公司均系关系密切的关联公司。5、委托服务协议,用以证明中民力集公司也认可受让鲍永珍的160万元债权。
上述证据,何亚江均无异议,世颂公司未发表质证意见。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何亚江、世颂公司在二审中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在二审中查明,何亚江向原审法院提交的《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中,“鲍永珍”的签名非其本人所写。
本院认为,合同是平等主体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本案在二审中,鲍永珍认为何亚江提交的《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中的“鲍永珍”签名非其本人所写,何亚江对此予以认可;此外,何亚江并无证据证明其已将合同所涉款项10万元支付给鲍永珍以及鲍永珍实际认可并履行该《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的事实存在。故何亚江主张其与鲍永珍之间存在合同关系,要求鲍永珍履行案涉《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中义务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鲍永珍的该节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因主债务不成立,世颂公司作为担保人出具的《债务担保偿还协议书》亦不具有法律效力。鲍永珍未在答辩期限内应诉答辩,且经法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原审法院依据《债权转让、回购及担保协议》中的管辖条款受理本案并进行审理,程序并无不当。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实体处理有误,本院予以变更,但改判系鲍永珍在原审中未到庭所造成,故二审案件受理费由鲍永珍负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2016)浙0103民初7114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何亚江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2601元,由何亚江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2050元,由鲍永珍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袁正茂
审判员  张 敏
审判员  夏文杰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记员  周 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