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姜海、田喜才诉艾继忠、于海龙、隋长富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3-2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蛟民再字第3号
原审原告姜海,男,52岁。
委托代理人伊桂英(系原告姜海妻子),女,51岁。
原审原告田喜才,男,48岁。
两名原审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徐桂华,吉林三保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艾继忠,男,59岁。
原审被告于海龙,男,45岁。
原审被告隋长富,男,48岁。
委托代理人伊秀英(系被告隋长富妻子),女,48岁。
委托代理人迟殿武,蛟河市民主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蛟河市新农街道法河沿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蛟河市新农街道法河沿村。
法定代表人盛录兴,村主任。
委托代理人刘青武,该村书记。
原审原告姜海、田喜才与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隋长富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11月7日作出(2011)蛟民二初字第388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经本院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本院于2013年6月8日作出(2013)蛟民监字第4号民事裁定,一、本案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二、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审原告姜海及其委托代理人伊桂英、徐桂华,原审原告田喜才(第二次到庭)及其委托代理人徐桂华,原审被告隋长富及其委托代理人伊秀英(第一次到庭)、迟殿武,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第一次到庭),追加被告蛟河市新农街道法河沿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法河沿村委会)的法定代表人盛录兴及其委托代理人刘青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1年4月10日,原审原告诉称,三名被告合伙承包村里回填自来水管道等工程。2009年8月,被告隋长富找姜海,协商砂石的运输事宜,约定运输费为5.00元每立方米,姜海同意。后因任务较多,短时间内无法完成,姜海找到田喜才协助其共同运输。工程完工后,三名被告未给付两名原告运输费,其中原告姜海运输费用为30,000.00元,原告田喜才运输费用为7,000.00元。现两名原告要求三名被告共同给付原告姜海运输费30,000.00元,原告田喜才运输费7,000.00元,三名被告互负连带责任,并由三名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辩称,2009年8至9月间,法河沿村修水泥路、回填自来水管线沟、建文化广场用隋长富承包砂场的河砂和砂场选漏的废砂料。我当时是村长。原告姜海、田喜才找到村里,要求拉河砂及废料挣运费,村里同意并言明:运费为每立方米5.00元,河砂由村与隋长富结算,两名原告同意。村里的上述公益事项完工后,村里为两名原告结算了部分运费,剩余运费写在了给被告隋长富出具的52,130.00元的欠据里,其中尚欠原告姜海运输费30,000.00元,原告田喜才运输费7,000.00元。我与于海龙是村委负责人,履行的是职务行为,与我们无关,是村里欠两名原告的运输费。村里至今未给付运费及河砂款。原审被告隋长富辩称,2009年8至9月间,法河沿村修水泥路、回填自来水管线沟、建文化广场用我承包砂场的河砂和砂场选漏的废砂料。原告姜海、田喜才找到村里,要求拉河砂及废料挣运费,村里同意并言明:运费为每立方米5.00元,河砂由村与我结算,两名原告同意。村里的上述公益事项完工后,村里为两名原告结算了部分运费,剩余运费写在了给我出具的52,130.00元的欠据里,其中尚欠原告姜海运输费30,000.00元,原告田喜才运输费7,000.00元。村里至今未给付运费及河砂款。我没有义务给两名原告运费。
原判认定,被告艾继忠在2009年是法河沿村村长。被告于海龙是法河沿村村书记。2009年8月,被告隋长富承包的砂石场供应法河沿村的建设工程所需的砂石土方。当时有若干运输车辆运输砂石土方,其中包括原告姜海、田喜才所驾驶的运输车辆,当时约定运输费为每立方米5.00元。每辆车司机由沙石场出发时,领取记载着车号及装载的立方米数的小票,运输到工程施工地时,由施工队负责收缴。工程完工后,经结算,原告姜海的运输费为30,000.00元,原告田喜才的运输费为7,000.00元。2011年1月17日,三名被告为两名原告出具证明一份,载明沙石土方运费欠37,000.00元,欠款人艾继忠、于海龙、隋长富、新农街法河沿村,其中新农街法河沿村未盖章。现两名原告起诉,要求三名被告共同给付原告姜海运输费30,000.00元,原告田喜才运输费7,000.00元,三名被告互负连带责任,并由三名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审认为,三名被告为两名原告出具证明,载明三名被告欠两名原告运输费共计37,000.00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八条“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或者货物从起运地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合同”的规定,原、被告之间产生的是运输合同关系,双方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两名原告把砂石土方从砂石场运输到施工地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一条“承运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或者通常的运输路线将旅客、货物运输到约定地点。”的规定,两名原告履行了运输合同约定的义务。三名被告未给付两名原告运输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二条“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应当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规定,两名原告要求三名被告给付运输费的主张,本院应予支持。三名被告均在欠款人处签名,是共同债务人,三人应共同偿还债务,并互负连带责任。关于三名被告称两名原告的债务人是法河沿村的主张,三名被告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三名被告为两名原告出具的证明上“欠款人:新农街法河沿村”,法河沿村并未盖章确认,故法河沿村民委员会非本案的债务人,三名被告的辩解,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被告隋长富称,其签名前无“欠款人”三个字,其非债务人而是证明人的主张,本院认为隋长富签名前虽无“欠款人”三个字,但也无“证明人”三字,不能认定是证明人。隋长富的签名在被告艾继忠、于海龙之下,两人签名前均有“欠款人”三个字,故应认定隋长富亦是“欠款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二百九十一条及第二百九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艾继忠、于海龙、隋长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给付原告姜海运输费30,000.00元,给付原告田喜才7,000.00元。二、三名被告互负连带责任。
本院再审过程中,原审原告诉称与原审一致。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辩称,一、我们与被告隋长富之间不存在法河沿村回填自来水管道、文化广场、水泥路建设等项公益事项的合伙承包关系。在2008年8-9月间,我们时任村主任、村书记职务,被告隋长富是承包砂场的个体老板。当时法河沿村用隋长富承包的砂场和砂场选漏的废砂料用于上述公益事项上。二、原告与法河沿村协商,要求拉砂石料挣运费。村里按5.00元/立方米给付运费并负责结算,原告同意。上述公益事项完成后,原告自己从法河沿村结算了水泥路运费,2009年9月10日结算自来水管道料款和运费时,原告没有到场,考虑原告和隋长富的亲属关系,法河沿村将原告的运费一起结算在被告隋长富的名下,并为被告隋长富出具了含原告运费在内的52,130.00元欠据。三、在2011年1月17日,原告找到被告艾继忠、于海龙索要回填自来水管道运费,就找到被告隋长富,为了能够证明法河沿村欠原告运费打在隋长富名下并出具了52,130.00元欠据里,就由姜海口述,其与隋长富又是连襟关系,没有多想具体数额,就根据姜海的口述由艾继忠执笔写下了证明,由于已经算完,结算清单保存在经管站就没有当场核对具体运费,三人就随便在证明下方签上名字和写上法河沿村的字样。四、经过隋长富起诉法河沿村索要砂石款时,在二审法院审理中,法河沿村提供的《法河沿村2009年修自来水和泵房回填砂石料明细表》,发现法河沿村一共发生砂石量为4687立方米、土方量1035立方米,砂石、土方量共计为5722立方米,按照5.00元/立方米计算,就算全部由原告运输完成,运费一共是28,610.00元,根本不是欠原告运费37,000.00元。如果按照原告持有的证明来给付运费,将使被告隋长富损失8,390.00元。五、基于上述事实,原告的运费款只能是28,610.00元,此款应当由法河沿村给付或由法河沿村给付被告隋长富全部欠款后由隋长富直接给付原告。我们不承担给付义务。综上,请人民法院依法裁决。原审被告隋长富辩称,我与被告艾继忠、于海龙之间不存在法河沿村回填自来水管道、文化广场、水泥路建设等项公益事项的合伙承包关系。被告艾继忠、于海龙在2009年8-9月间任村主任、村书记职务,我是承包砂场的个人。当时法河沿村用我承包的砂场和砂场选漏的废砂料用于回填自来水管道等公益事项上。二、原告与法河沿村协商,要求拉砂石料挣运费。村里按5.00元/立方米给付运费并负责结算,原告同意。上述公益事项完成后,原告自己从法河沿村结算了水泥路运费,2009年9月10日结算自来水管道料款和运费时,我给原告姜海打电话说一同到法河沿村算账,姜海说干活没时间去。当时为了省事,就将料款和运费一起结算,法河沿村以我为债权人出具了52,130.00元欠据。三、因我与原告姜海系连襟关系,在2011年1月17日,原告找到被告艾继忠、于海龙索要回填自来水管道运费款,他们又找到我,当时我生病。为了能够证明法河沿村欠原告运费打在以我为债权人出具了52,130.00元欠据里,就由姜海口述,艾继忠执笔写下了证明,由于已经算完,结算清单保存在经管站就没有当场核对具体运费,考虑是亲属关系,我就随便在艾继忠和于海龙名字的下方签上我的名字。四、经过我起诉法河沿村索要砂石款时,在二审法院审理中,法河沿村提供的《法河沿村2009年修自来水和泵房回填砂石料明细表》,发现法河沿村一共发生砂石量为4687立方米、土方量1035立方米,砂石、土方量共计为5722立方米,按照5.00元/立方米计算,就算全部由原告运输完成,运费一共是28,610.00元,根本不是欠原告运费37,000.00元。五、基于上述事实,原告的运费款只能是28,610.00元,此款应当由法河沿村给付或由法河沿村给付我全部欠款后由我给付。但决不能出现在法河沿村不给付我欠款的前提下由我给付原告运费的时间发生。综上,请人民法院依法裁决。被告法河沿村辩称,一、法河沿村泵房、三角地回填土、自来水回填沙子于2009年7月25日同隋长富签订了用料合同,回填用料包括运费。二、原告起诉三被告时,起诉理由也写明三被告共同承包了该水泥路的沙石,土方供应运费款。三、法河沿村修建水泥路和自来水两项移民工程,移民局都是通过招标方式发包给了吉林市鑫丰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梁××)和陕西金塔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蛟河分公司(张××)。两项移民工程包工包料,所需工程款均由移民资金支付。法河沿村除与隋长富签订了自来水、泵房、三角地回填用料合同外,没有同任何单位和个人签订工程承包合同。综上,该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与法河沿村村民委员会没有任何关系,追加法河沿村为被告没有任何法律事实依据。
再审中,原审原告姜海、田喜才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证明一份,证明砂石土方运费欠37,000.00元。欠款人艾继忠、于海龙、隋长富、新农街法河沿村。
原审被告艾继忠对上述证据质证后,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确实是我写的,证明钱包括在隋长富欠条上,本人签名是我们三人签的。
原审被告于海龙对上述证据质证后,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是证明条,不是欠款条。
原审被告隋长富对上述证据质证后,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数额有异议。
被告法河沿村委会对上述证据质证后,对证据无异议。
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原审被告隋长富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1、2009年法河沿村修自来水和泵房回填砂石料明细表一份,证明自来水沟回填使用4687立方米、土方1035立方米,合计5722立方米,按5.00元/立方米计算,合计运费28,610.00元,证明原审原告要求的37,000.00元运费不存在。
2、2009年9月10日法河沿村村委出具的52,130.00元欠据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审原告要求的运费包括在此份欠款内,应由被告村委会承担给付义务的事实。
两名原审原告对上述证据质证后,对证据1是复印件,明细中没有修水泥路的情况,是被告间的关系与原告没有关联性;对证据2欠据本身无异议,对证明问题有异议,该欠据没有标明运费款系两名原审原告的,更没有标明原审原告的数额是多少,与两名原审原告无关。
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法河沿村委会对上述证据质证后,对证据1有异议,东沟村用沙子是137立方米,不是173立方米,三角地与泵房自来水的土方量与实际有差距,自来水沟的沙子是69,000.00多元;对证据2无异议。
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被告法河沿村委会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2009年7月25日村委会与隋长富签订的合同一份,证明村委会与隋长富签订购买砂石,每立方米含运费16.00元。
原审原告对上述证据质证后,无异议,但认为与其没有直接关系。
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隋长富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依法当庭宣读依职权调取的证据:
1、证人张××证明材料复印件一份,载明2009年法河沿村自来水工程由我承包,主管线挖沟深2米,沟宽0.6米,主管线回填用料为混沙,直管线入户没用沙子回填,取原土回填土,主管线挖填为500多延长米,自来水工程挖沟回填由我承包,我同村里签订了合同,在施工时,于海龙、艾继忠说用村里自己的沙子回填,由村里干。
2、证人梁××证明材料复印件一份及收据复印件九张,载明2009年法河沿村水泥路移民工程一标段梁××承包,包工包料材料清砂、石子、部分混砂、材料费全部支付给艾继忠、于海龙,现有部分收条2009年11月23日、2009年8月31日、2009年9月11日、2009年10月1日、2009年9月27日、2009年10月2日、2009年11月3日、2009年9月25日、2009年10月5日各一张,共计九张,部分收条丢失。情况属实,特此说明。
3、蛟河市移民工作办公室情况说明二份,证明2009年法河沿村水泥路工程实际完成水泥路混凝土路面13690平方米,其中使用河沙约1206.5立方米;使用砾石约1996立方米。2009年法河沿村自来水工程管沟挖填实际完成6635.6米,其中主管线挖填2587.8米;直管线挖填4047.8米。
原审原告对上述证据经质证,对证据1、2有异议,认为该份证据系证人证言,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收据是原审被告与他人间的经济往来与本案无关,否定不了三名原审被告给原审原告出具的37,000.00元欠条的事实;对证据3有异议,数字是估计得来的不准确,不能否定三名原审被告给原审原告出具37,000.00元运输费字据,原审原告的运输费应当以原始小票为准。
原审被告隋长富、被告法河沿村委会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
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未到庭参加诉讼,放弃了对上述证据质证的权利。
本院对双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予以确认,对原审被告隋长富提交的证据1,两名原审原告及被告法河沿村均提出异议,该份结算明细中回填自来水沟用所用砂石量为4365立方米,但根据蛟河市移民工作办公室及自来水施工人提供的证据,自来水工程砂石量为3105.36立方米(2米×0.6米×2587.8米),结算明细中的数据与此数据差距较大,故本院对结算明细中的该数据不予确认。对本院调取的其他证据将在综合评判中加以论述。
经本院再审查明,原审被告艾继忠在2009年是法河沿村村长,原审被告于海龙是法河沿村村书记。2009年8月,原审被告隋长富承包的砂石场供应法河沿村的建设工程所需的砂石土方。当时有包括原审原告姜海、田喜才所驾驶的运输车辆运输砂石土方,当时约定运输费为每立方米5.00元。每辆车司机由沙石场出发时,领取记载着车号及装载的立方米数的小票,运输到工程施工地时,由施工队负责收缴。工程完工后,两名原审原告和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隋长富及其妻子进行了结算,并将运输小票交付原审被告。后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为两名原审原告结算了部分运费,给付了3,000.00元,剩余运费写在了法河沿村于2009年9月10日给原审被告隋长富出具的52,130.00元的欠据里,载明:上款系回填自来水沟用随(隋)长富砂子和运费款,2010年底付款,欠款人法河沿村,负责人艾继忠。其中尚欠原审原告姜海运输费为30,000.00元,原审原告田喜才运输费为7,000.00元。2011年1月17日,三名原审被告为两名原审原告出具证明一份,载明:沙石土方运费欠37,000.00元,欠款人新农街法河沿村、艾继忠、于海龙、隋长富,其中新农街法河沿村未盖公章。同时查明原审被告隋长富与被告法河沿村于2009年7月25日签订协议一份,约定因法河沿村为了保证水泥路按时完工,需要用混沙来回填自来水管线,甲方向乙方购买混沙大至五千立方米,以实际用料为准,每立方米拾陆元,包括运费,甲方负责提供料场,乙方负责把料拉到料场,并且保质保量,按时运到。结算方式在2010年末付清沙石款。另查明,法河沿村修建水泥路和自来水两项移民工程,移民局通过招标方式分别发包给了吉林市鑫丰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梁××)和陕西金塔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蛟河分公司(张××),梁××承包的水泥路工程中的清砂、石子、部分混砂材料费已全部支付给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本案在原审判决生效后,已进入执行程序,经工作,原审被告隋长富、于海龙分别给付原审原告姜海、田喜才13,000.00元和15,000.00元。原审被告隋长富与被告法河沿村委会运输合同纠纷一案,经本院审理已作出(2012)蛟民一初字第666号民事判决,该判决已发生了法律效力。
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1、三名原审被告的关系,应否承担民事责任。2、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否合理,应否予以支持。
根据认定的案件事实及焦点问题,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三名原审被告为两名原审原告出具证明,载明三名原审被告欠两名原审原告运输费共计37,000.00元。原审原告的运费含两部分,一部分为原审原告与原审被告隋长富为村里自来水工程运送砂石及土方运费,经计算为21,037.50元{【(52,130.00元-2,960.00元-1,370.00元)÷16元/立方米+1035立方米+185立方米】×5元/立方米},已为(2012)蛟民一初字第666号民事判决所确定;另一部分运费为原审原告为水泥路工程运送砂石,而法河沿村村民委员会已将此工程分包给吉林市鑫丰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梁××),该公司实际施工人已将砂石款全部支付给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故该部分运费15,962.50元(37,000.00元-21,037.50元)应由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承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八条:“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或者货物从起运地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合同。”的规定,原审原、被告之间产生的是运输合同关系,双方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两名原审原告把砂石土方从砂石场运输到施工地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一条“承运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或者通常的运输路线将旅客、货物运输到约定地点。”的规定,两名原审原告履行了运输合同约定的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二条“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应当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规定,两名原审原告要求给付运输费的主张,本院应予支持。三名原审被告均在欠款人处签名,因原审被告艾继忠、于海龙时任村长、村书记,虽然证明上“欠款人:新农街法河沿村”,法河沿村并未盖章确认,故法河沿村非本案的债务人。
关于原审原告主张三名原审被告系合伙承包关系,三名原审被告均予以否认,而原审原告未向本院提供充分证据加以证明,故本院对两名原审原告的上述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三名原审被告辩称欠两名原审原告运费28,610.00元,根本不是欠原审原告运费37,000.00元一节,因三名原审被告辩解的依据是根据隋长富与艾继忠之间做的法河沿村2009年修自来水和泵房回填沙石料明细表中总用沙量及土方量进行计算得出的28,610.00元,该份明细表是2009年9月10日做出的,而三名原审被告给原审原告出具的证明系2011年1月17日出具的,通过庭审调查,已明确37,000.00元是通过双方结算后形成的,且该明细表中仅为自来水工程,不包含水泥路工程,不能否定三名原审被告出具的证明,故本院对三名原审被告的上述辩解,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在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应予纠正。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二百九十一条、第二百九十二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2011)蛟民二初字第388号民事判决。
二、原审被告隋长富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审原告姜海、田喜才运输费21,037.50元。(已给付13,000.00元)
三、原审被告于海龙、艾继忠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共同给付原审原告姜海、田喜才运输费15,962.50元,并互负连带责任。(原审被告于海龙已给付15,000.00元)
四、被告蛟河市新农街道法河沿村村民委员会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责任。
案件受理费363.00元,由原审被告隋长富负担206.00元,由原审被告于海龙、艾继忠负担157.00元,并互负连带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长伟
人民陪审员  时洪雁
人民陪审员  查淑娟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王 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