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长沙市天心区金盆岭街道赤岭路社区卫生服务站因与刘玉申请撤销仲裁裁决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10-2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长中民四仲字第01997号
申请人长沙市天心区金盆岭街道赤岭路社区卫生服务站,住所地为长沙市天心区。
负责人陶立军。
委托代理人李小华,湖南红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刘玉。
委托代理人易亚江,湖南湘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人长沙市天心区金盆岭街道赤岭路社区卫生服务站(以下简称卫生服务站)因与被申请人刘玉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纠纷一案,不服长沙市天心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仲裁委员会)天劳人仲案字(2015)第191号裁决,向本院申请撤销该裁决。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卫生服务站申请称:一、刘玉向天心区仲裁委员会提交的聘书系其伪造,公章系刘玉私刻,与卫生服务站提交的公章不一致,仲裁委员会认定双方具有劳动关系明显错误。二、2009年5月6日刘玉进入卫生服务站处工作,双方合作经营,系合伙经营关系,刘玉按比例提成利润,非劳动关系,刘玉与其他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仲裁委员会作出的裁决书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下列劳动争议,除本法另有规定外,仲裁裁决为终局裁决:(一)追索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不超过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十二个月金额的争议”的规定,刘玉提成的仲裁请求数额已明显超出了该规定,本案明显不适用上述规定,仲裁裁决程序严重违法,侵害了卫生服务站的利益。综上,请求依法裁定撤销长沙市天心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天劳人仲案字(2015)第191号裁决书。
被申请人刘玉答辩称:一、卫生服务站没有证据证明公章是私刻的,卫生服务站没有在仲裁委员会指定的期限内申请公章的鉴定;二、提成工资也是工资的发放形式,仲裁裁决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正确;三、仲裁没有违反法定程序。
为支持其申请事项,卫生服务站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书,拟证明卫生服务站的主体适格;
证据2:湖南零陵金属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信息、刘玉的社保查询信息,拟证明刘玉为湖南零陵金属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在职职员,该公司为刘玉缴纳了保险金;
证据3:提成表、计算表,拟证明刘玉与卫生服务站不是劳动关系,是分成合作关系;
证据4:工资发放表,拟证明刘玉不是卫生服务站的员工;
证据5:印章模样,拟证明刘玉与卫生服务站不是劳动关系。
对卫生服务站提交的证据,刘玉质证如下:对证据1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没有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刘玉已经下岗了,不是湖南零陵金属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员工。对证据3的关联性有异议,提成也是发放工资的形式,该证据不能达到卫生服务站的证明目的。对证据4的关联性有异议,该证据不能证明刘玉不是卫生服务站的员工。对证据5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有异议,公章之前没有提出,无法核实。
本院对卫生服务站提交的上述证据经审查认为:证据1的内容真实,来源合法,与本案有关,本院予以采信。证据2的内容真实,来源合法,与本案有关,但不能达到卫生服务站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证据3的内容真实,来源合法,与本案有关,但不能达到卫生服务站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证据4的来源合法,本院无法核实其真实性,故不予采信。证据5的来源合法,该证据仅能证明卫生服务站所提供的印章的模样,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
刘玉为反驳对方的请求事项,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证据1:仲裁委员会的庭审笔录,拟证明卫生服务站没有在合法期限内提出公章鉴定申请;
证据2:聘书、失业证、工作牌、工作人员一览表和收入证明,拟证明刘玉在卫生服务站处工作,双方存在劳动关系;
证据3:社保证明,拟证明刘玉没有参加失业保险。
卫生服务站对刘玉提交的证据质证如下:证据1没有原件,对其真实性有异议。对于证据2中聘书、收入证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有异议,聘书系刘玉单方伪造,没有任何人的签字;对工作人员一览表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制作该表是为了让群众更好的了解卫生服务站,故该表与本案无关;对失业证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刘玉已在永州市购买了社保,且在有效期限内,退一万步来说,即使刘玉是卫生服务站的员工,其已在永州购买社保,在长沙就不能购买社保。证据3能证明刘玉在永州市购买了保险,失业保险不能单独购买,必须与养老保险一起购买,刘玉在长沙不能购买社保是刘玉自身的原因造成的。
本院对卫生服务站提交的上述证据经审查认为:证据1没有原件,无法核对,本院不予采信。证据2中的工作牌和工作人员一览表的来源合法,与本案有关,能证明刘玉曾在卫生服务站工作;卫生服务站对证据2中的聘书和收入证明上的印章的真实性有异议,本院对聘书和收入证明上的印章是否为卫生服务站的印章无法核实,故对该聘书和收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失业证的来源合法,与本案有关,本院予以采信。证据3的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有关,本院予以采信,能证明刘玉未在永州市参加失业保险。
经审理查明:刘玉原系湖南零陵金属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职工,2001年下岗,2009年5月6日刘玉进入卫生服务站上班,从事针灸、推拿工作。工作期间卫生服务站未与刘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也未给刘玉缴纳社会保险,刘玉的工资按双方约定的比例分配。刘玉在湖南省缴纳了养老保险,2014年6月时其养老保险账户仍在永州市,其未在永州市参加失业保险。2015年7月7日刘玉与卫生服务站发生争执后,双方的劳动关系终止。后刘玉向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请求裁决:卫生服务站支付刘玉赔偿金27658元、失业保险金损失17792元、代通知金1976元、二倍工资21731元。2015年11月16日仲裁委员会终局裁决:1、卫生服务站支付刘玉失业保险金损失15568元,2、驳回刘玉的其他仲裁请求。卫生服务站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另查明,长沙市2015年1月1日-2015年12月31日的最低工资标准为1390元/月。
本院认为,卫生服务站主张:刘玉的聘书系伪造,其与刘玉系合作关系,不是劳动关系。刘玉对此不予认可,辩称双方系劳动关系。刘玉从2009年5月6日起在卫生服务站上班,卫生服务站给刘玉发放工资,卫生服务站不能就其上述主张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本院认为刘玉与卫生服务站存在劳动关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下列劳动争议,除本法另有规定的外,仲裁裁决为终局裁决,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一)追索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不超过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十二个月金额的争议;(二)因执行国家的劳动标准在工作时间、休息休假、社会保险等方面发生的争议。”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三条“劳动者依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第(一)项规定,追索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如果仲裁裁决涉及数项,每项确定的数额均不超过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十二个月金额的,应当按照终局裁决处理。”的规定,仲裁委员会的终局裁决符合法律规定,卫生服务站有关“仲裁裁决违反法定程序”的诉称意见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刘玉在卫生服务站已工作六年,其可领取十四个月的失业保险金,仲裁裁决其失业保险金损失15568元符合法律规定。
对于卫生服务站提出的对聘书上“长沙市天心区金盆岭街道赤岭路社区卫生服务站”印章的真伪及聘书的形成时间进行鉴定的申请,第一、根据刘玉及卫生服务站的陈述,仲裁委员会在仲裁时已提醒卫生服务站是否就聘书上的“长沙市天心区金盆岭街道赤岭路社区卫生服务站”印章进行鉴定,卫生服务站未提出上述鉴定申请。第二、聘书系打印稿,落款时间为2009年5月6日,即使聘书形成于落款时间之后,也不排除书写人把落款时间提前的可能。第三、卫生服务站也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2009年5月6日时其使用的印章与诉讼期间的印章为同一枚。故对卫生服务站的上述鉴定申请本院不予准许。
综上,卫生服务站向本院申请撤销天劳人仲案字(2015)第191号裁决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长沙市天心区金盆岭街道赤岭路社区卫生服务站要求撤销长沙市天心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天劳人仲案字(2015)第191号裁决的申请。
案件受理费400元,由申请人长沙市天心区金盆岭街道赤岭路社区卫生服务站承担。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熊晓震
审 判 员  戴 莉
代理审判员  龙付送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刘璐莹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
第四十九条用人单位有证据证明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仲裁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
(一)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的;
(二)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无管辖权的;
(三)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
(五)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
(六)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索贿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
人民法院经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决有前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撤销。
仲裁裁决被人民法院裁定撤销的,当事人可以自收到裁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就该劳动争议事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