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黄燕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罗水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7-0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福建省连城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825民初1518号
原告:黄燕,女,1972年5月12日生,汉族,住福建省连城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旭辉,福建正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住所地福建省连城县莲峰镇北大西路18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50825858109437N。
负责人:翁元景,职务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仁俊,男,1987年3月29日生,汉族,住福建省连城县,系被告员工。
被告:罗水杰,男,1990年9月20日生,汉族,住福建省连城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钟舜,福建慧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黄燕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罗水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2月1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黄燕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旭辉、被告罗水杰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林钟舜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黄燕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黄燕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120000元;2.罗水杰赔偿黄燕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38823.25元;3.诉讼费用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黄水杰负担。事实与理由:2015年11月23日,罗水杰驾驶其本人所有的闽F×××××号二轮摩托车从揭乐往江坊方向行驶,途经观景路石门湖路口路段时,与黄燕驾驶的从石门湖路口驶出后由路左往路右横过道路的闽F×××××号二轮摩托车相碰撞,造成黄燕、罗水杰两人受伤和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2015年12月7日,连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连公交认字(2015)第F3009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黄燕、罗水杰各负本起交通事故同等责任。本次事故造成黄燕急性颅脑损伤(脑震荡、右额部头皮挫裂伤、右眼眶外止壁骨折)、右肱骨外髁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擦伤等。黄燕在连城县医院住院治疗13天,期间行左肱骨外髁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支出医疗费20927.88元,出院医嘱视骨折愈合情况适时拆除内固定等。2016年11月1日,黄燕因左肘关节僵硬到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治疗,行“左肘关节松解术+取内固定+尺神经松解术+副韧带修补术+外支架固定术”,住院14天,支出医疗费38931.61元。福建鼎力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闽鼎(2016)临鉴字第L134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评定黄燕为十级伤残、护理期为90日,黄燕支出鉴定费2100元。本次交通事故给黄燕造成了严重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害:(1)医疗费59859.49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1090元(13天×30元+14天×50元)、(3)营养费6000元、(4)护理费13500元(90天×150元)、(5)交通费2000元、(6)误工费39529(307天×128.76元/天)、(7)残疾赔偿金66550元(33275元×20年×lO%)、(8)被扶养人生活费4018元、(9)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10)鉴定费2100元,以上各项合计197646.49元。罗水杰驾驶的闽F×××××号二轮摩托车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处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及《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黄燕上述损失197646.49元,先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120000元;其余交强险赔偿不足部分由罗水杰承担50%偿责任,即(197646.49元-120000)×50%=38823.25元。黄燕现依法提起民事诉讼,望判如所请。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提供书面答辩,一、在被保险人、驾驶员提交合法有效的驾驶证、行驶证后,对黄燕合理合法的损失将按保险条款约定予以赔偿。二、黄燕的部分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部分项目及计算标准不合法也不合理,应当依法重新认定。1.医疗费:肇事车辆在我司单保交强险,交强险医疗费限额1万,且涵盖医疗、伙补、营养、后续、整容等费用,因此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内赔偿黄燕医疗、伙补、营养及后续等各项损失合计1万元。2.护理费:没有遗嘱意见标明出院后需要专人护理,护理天数原则按照住院天数计,纵使有90天护理期限的鉴定意见,该意见没有明确是完全还是部分依赖护理,结合伤者伤情,出院后为部分依赖护理。且主张150元/天的标准过高,参照龙岩地区通常标准,应酌定120-130元/日。3.残疾赔偿金:依据事故认定书等判断黄燕的经常居住地为莲峰镇南前村,根据国家统计局代码122,即属于镇乡结合部,非城镇中心区,残疾赔偿金应当按照农村标准计算。4.交通费主张过高且缺乏依据,应按普通交通工具酌情计算。5.精神损害抚慰金:黄燕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参照当地生活水平、伤残等级、责任划分等因素,应酌情不超过2000元。6.鉴定费和诉讼费: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十条第四项之规定。因交通事故产生的诉讼费用以及其他相关费用不属于保险责任赔偿范围,因此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不应承担该项费用。鉴定费按《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二条:“诉讼过程中因鉴定、公告、勘验、翻译、评估、拍卖、变卖、仓储、保管、运输、船舶监管等发生的依法应当由当事人负担的费用,人民法院根据谁主张、谁负担的原则,决定由当事人直接支付给有关机构或者单位,人民法院不得代收代付。”之规定,应由黄燕承担。7.误工费:黄燕主张定残前-天307天,明显超出司法鉴定对其类型伤情鉴定的时间(手术后3-4个月),临床经验表明,该类型的治疗终结时间一般也在3-4个月,黄燕有恶意推迟定残的嫌疑。黄燕合理的误工时间,请法庭依据伤情酌定。8.抚养费:黄燕十级伤残,主张抚养费缺乏依据,该伤情并不必然导致将来劳动能力的丧失,主张该费用没有依据。
罗水杰辩称,一、2015年12月6日黄燕在连城县医院治疗,经主治医师同意后给予出院,因没有医院转院医嘱,黄燕于2016年11月1日再次以受伤为由,在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再次住院治疗。罗水杰认为,黄燕后来在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的治疗行为属于其出院后的擅自就医行为,如果其不能出示必须再次治疗、必须到该医院治疗等方面的证据,是典型舍近求远的一种扩大治疗成本的行为,罗水杰认为,黄燕在上海医院所产生的所有费用都不属于黄燕因本次交通事故而产生的费用。二、黄燕诉请的以下赔偿项目数额过高,且没有证据支持:1.营养费6000元过高;2.护理费按150元/日计算没有依据;3.交通费2000元没有证据;4、误工费只能计至鉴定结论前一日,对期间上海住院的14日,因属于黄燕的擅自就医行为,罗水杰不予认可,且黄燕计算误工费的标准没有依据,只能按照125.38元/日计算。综上,罗水杰认为,黄燕在没有医嘱到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治疗的行为属于擅自就医行为,且诉讼中所主张的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误工费的数额过高,请法庭依法驳回黄燕不当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11月23日11时39分许,罗水杰驾驶闽F×××××号二轮摩托车从揭乐往江坊方向行驶,途经观景路石门湖路口事发路段与黄燕驾驶的从石门湖路口驶出后由路左往路右横过道路的未按规定安装号牌的闽F×××××号二轮摩托车相碰,造成两车损坏及罗水杰、黄燕受伤的交通事故。该起交通事故经连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于2015年12月7日作出的连公交认字(2015)第F3009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罗水杰驾驶机动车行经没有限速标志的交叉路口时未保持安全车速行驶,未注意观察路面交通情况的行为是造成本事故的原因;黄燕未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已达报废标准的机动车横过道路时未注意观察路面交通情况的行为也是造成本事故的原因,据此认定罗水杰、黄燕负本事故的同等责任。事故发生后,黄燕当日被送往连城县医院抢救治疗,经医生诊断黄燕的伤情为:1.急性颅脑损伤GCS=15分:(1)脑震荡、(2)右额部头皮挫裂伤、(3)右眼眶外上壁骨折;2.左肱骨外髁骨折;3.全身多处软组织挫擦伤。入院门诊治疗花去医疗费344.11元,住院13天,后于2015年12月6日出院,花去住院医疗费20583.77元。连城县医院出院医嘱:1.休息1个月,外伤后1、3个月复查头颅CT;门诊随诊、换药、术后12天拆线;2.左肘部石膏托固定6-8周,左上肢不持重功能锻炼3个月,术后1.3.6个月复查;3.术后12个月复查X线,视骨折愈合情况,适时拆除内固定;4.不适随诊。2016年9月12日,经福建鼎力司法鉴定中心评定,黄燕的伤残等级为十级,黄燕的护理期为90日,黄燕后续取内固物治疗费用约7000元,黄燕为此支付鉴定费2100元。2016年11月1日,黄燕以左肘外伤术后活动受限12月入住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治疗,住院14天,并已拆除内固定物,后于2016年11月14日出院,花去住院医疗费38931.61元。闽F×××××号二轮摩托车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本次交通事故在保险期限内发生。黄燕生活居住于连城县莲峰镇南前村罗家营下营3号,属于城区范围。黄燕女儿吴楚怡出生于2001年4月27日,也居住于连城县莲峰镇南前村罗家营下营3号。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为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黄燕所遭受的损失首先应由承保闽F×××××号二轮摩托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保险公司即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根据各自过错程度承担赔偿责任。在本案中黄燕、罗水杰负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因此本院酌定罗水杰对黄燕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外的损失承担50%的赔偿责任。关于黄燕在本起交通事故中所遭受的损失如何确定的问题:1.医疗费59859.49元,罗水杰认为黄燕在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治疗属擅自舍近求远就医行为,扩大就医成本。本院认为罗水杰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黄燕扩大就医成本,罗水杰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信。黄燕医疗费59859.49元有相应票据支持,本院予以确认;2.住院伙食补助费:黄燕主张1090元,被告方认为过高,本院认为应为住院天数27天*30元/天=810元;3.营养费:黄燕主张6000元,被告方认为过高。本院认为结合黄燕的伤情及治疗费的支出情况,给予适当的营养是必要的,本院酌情确定黄燕营养费为4500元;4.护理费:黄燕主张13500元(90天*150元/天),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对黄燕的出院后的护理依赖程度和标准有异议,罗水杰认为黄燕每天的护理费用要求150元计算过高。本院认为对于黄燕出院后是否仍需护理,已经由具有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评定,因鉴定机构对黄燕出院后的护理依赖程度未进行评定,而黄燕的伤残程度为十级伤残,因此其出院后的护理依赖程度必定低于其住院期间的护理依赖程度,本院酌情确定黄燕出院后的依赖护理程度为50%,因此黄燕的护理费为住院期间的护理费27天×125.38元/天+出院后的护理费63天×125.38元/天×50%=7334.73元;5.交通费:黄燕主张2000元,被告方认为过高。本院认为黄燕仅提供部分票据证实,黄燕因交通事故受伤必然产生交通费用的支出,本院酌定黄燕交通费为1500元;6.误工费:黄燕主张39529元(定残前一天为293天+上海住院14天),被告方对误工期限和标准有异议。本院认为虽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的规定,但结合黄燕治疗及伤情情况,黄燕存在人为延期定残嫌疑,本院酌定其误工期限为第一次住院时间13天及第一次出院后5个月和后续在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治疗14天,合计177天,因此黄燕误工损失为177天*125.38元/天=22192.26元;7.残疾赔偿金:黄燕主张66550元,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认为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13793元/年)计算。本院认为因黄燕居住于城区,收入和消费均来源于城镇,残疾赔偿金应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即33275元/年计算,黄燕主张本院予以支持;8.被扶养人生活费:黄燕主张4018元,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认为黄燕的伤残并不必然导致将来劳动能力的丧失,主张该费用没有依据。本院认为黄燕因本次事故造成十级伤残,必定导致丧失部分劳动能力,黄燕主张被抚养人吴楚怡生活费,本院予以认可,被抚养人吴楚怡居住城区,被扶养人生活费标准应按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3520元/年的标准计算,并且应从定残之日即2016年9月12日起计算,因此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3520元/年×31个月×10%÷2=3038元;9.精神损害抚慰金:黄燕主张3000元,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认为过高。本院认为因本起交通事故造成黄燕十级伤残,给黄燕带来较大的精神创伤,结合黄燕的伤情及过错程度,本院酌定黄燕精神损害抚慰金为3000元;10.鉴定费:黄燕主张2100元,有相应票据支持,本院予以确认。综上,黄燕因本案交通事故所遭受的损失为医疗费59859.4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10元、营养费4500元、护理费7334.73元、交通费1500元、误工费22192.26元、残疾赔偿金6655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303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鉴定费2100元,共计170884.48元。黄燕的上述损失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的赔偿项目有医疗费10000元、护理费7334.73元、交通费1500元、误工费22192.2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69588元,上述总计113614.99元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不足部分黄燕损失医疗费49859.4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10元、营养费4500元、鉴定费2100元,合计57269.49元的50%计28634.75元由罗水杰赔偿给黄燕。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属对其诉讼权利的处分,本院依法缺席审理。为维护道路交通事故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在承保闽F×××××号二轮摩托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黄燕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113614.99元。
二、罗水杰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赔偿黄燕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鉴定费合计28634.75元。
三、驳回黄燕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476.47元,减半收取1738.24元,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公司承担999.21元,由罗水杰承担251.83元、由黄燕承担487.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林 惠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日
代理书记员 姚丽娟
附注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十八条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权,不得让与或者继承。但赔偿义务人已经以书面方式承诺给予金钱赔偿,或者赔偿权利人已经向人民法院起诉的除外。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第二十五条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受害人因伤致残但实际收入没有减少,或者伤残等级较轻但造成职业妨害严重影响其劳动就业的,可以对残疾赔偿金作相应调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九条,即“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