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杨德金、谢光美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8-3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黔02民终163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杨德金,男,1978年10月23日生,白族,住贵州省盘县,
上诉人(原审被告):谢光美,女,1982年11月13日生,汉族,住贵州省盘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登云,男,彝族,1955年12月13日生,住贵州省盘县,系二上诉人的侄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应权,男,1943年9月6日生,白族,住贵州省盘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烨,系盘县中心法律事务所法律工作者,执业证号:32409012100966。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道美,女,1943年12月12日生,汉族,住贵州省盘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烨,系盘县中心法律事务所法律工作者,执业证号:32409012100966。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女,1977年1月2日生,汉族,住贵州省盘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烨,系盘县中心法律事务所法律工作者,执业证号:32409012100966。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某1(杨贤),男,1999年11月5日生,白族,住贵州省盘县,
法定代理人:王某,女,1977年1月2日生,汉族,住贵州省盘县,系杨某1之母。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某2,女,2004年3月24日生,白族,住贵州省盘县,
法定代理人:王某,女,1977年1月2日生,汉族,住贵州省盘县,系杨某2之母。
上诉人杨德金、谢光美因与被上诉人杨应权、王道美、王某、杨某1、杨某2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盘县人民法院(2016)黔0222民初275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0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杨德金、谢光美及委托诉讼代理人谢登云、被上诉人王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唐烨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杨德金、谢光美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其上诉的理由:1、上诉人与死者杨某3系家族的兄弟关系,2015年11月,上诉人与死者经协商,达成口头协议合伙在盘××××镇干沟桥筹建汽车修理铺,2015年12月开始边筹建边营业,具体作了分工,死者杨某3负责铺面业务和修理,上诉人杨德金负责办理各种证件。一审法院在被上诉人没有出示相关证据能够证明雇主与雇员关系的情况下,就认定为雇主与雇员的关系,违背了“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2、被上诉人在庭审前举证期限内,仅仅只提供了一份社区“证明”,到开庭审理时才又提供一份租房协议,在质证中上诉人向一审法院提出质疑,并当庭出示了“贵州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家庭档案卡”,卡上载明被上诉人流入到盘县红果居住的时间为2016年5月25日。3、一审法院认定死者杨某32011年起就到修理铺工作,与事实不符。4、一审法院所述“本地区并未普遍为流动人口办理暂住证,进行计划生育家庭人口登记也不是及时进行”的说法,与事实不符,实际情况是流入人口必须办理“暂住证”,以便公安机关进行管理,育龄夫妇流入新的管辖地,必须建立人口和计划生育家庭档案,并且每季度都要进行育龄妇女妇检,方便计划生育部门管理。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在本案的审理中不采信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和辩护意见,请求二审法院对本案进行重新审理。
被上诉人杨应权、王道美、王某、杨某1、杨某2二审答辩称,一、上诉人诉称死者杨某3与其系家族弟兄关系,属实。但是其诉称杨某3与其是合伙关系,这不是事实。二、一审认定王某夫妇及孩子在红果的居住的客观情况,并无不当,有依有据。三、上诉人提出一审认定死者杨某3从2011年起到上诉人修理铺工作,与事实不符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四、上诉人以答辩人没有办理暂住证等理由,认为一审法院的说法与事实不符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五、死者住院期间在病历上记载好转,但是医生已经向被上诉人交代死者已经是不能治好的,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一起将死者拉回家中的,并不存在死者有好转的情况。六、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没有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支持。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依法不能成立,请求判决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杨应权、王道美、王某、杨某1、杨某2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判令被告赔偿杨某3死亡给原告造成的损失648745.52元(抢救费99521.44元、误工费4458.57元、护理费4458.57元、死亡赔偿金491592.8元、丧葬费23733元、被抚养人生活费79285.42元、精神抚慰金30000元,合计733049.9元,扣除被告已经支付的84304.28元);二、本案的诉讼费用由二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杨某3是原告杨应权、王道美之子,原告王某之夫,原告杨某1、杨某2之父。被告杨德金、谢光美是夫妻关系,二被告共同在盘××××镇经营汽车修理铺(未办理工商登记),杨某3自2011年起到二被告经营的修理铺工作,从事车辆修理工作,二被告按月向杨某3支付报酬。2016年3月12日,杨某3在从事二被告承接的罐车修理业务过程中受伤,杨某3受伤后被二被告送到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医院进行抢救,花费医疗费3217.16元,后杨某3又被转院至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1、重度颅脑损伤,脑疝;2、多发脑挫伤;3、弥漫性轴索损伤;4、右额颞顶硬膜外血肿、硬膜下血肿;5、左额颞硬膜外血肿;6、蛛网膜下腔出血;7、多发颅骨骨折;8、头皮挫裂伤;9、创伤性湿肺、肺部感染;10、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擦伤。杨某3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自2016年3月12日住院至4月4日出院,产生了医疗费96304.28元。出院诊断为:1、重度颅脑损伤,脑疝;2、多发脑挫伤;3、弥漫性轴索损伤;4、右额颞顶硬膜外、硬膜下血肿;5、左额颞硬膜外血肿;6、蛛网膜下腔出血;7、多发颅骨骨折;8、头皮挫裂伤;9、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擦伤;10、右额颞顶开颅,去骨瓣减压,硬膜下血肿清除、左额颞硬膜外血肿清除术后;11、多发脑梗塞;12、创伤性湿肺、肺部感染,呼吸衰竭;13、电解质紊乱;14、低蛋白血症。出院医嘱为:建议继续积极救治。为救治杨某3合计产生的99521.44元医疗费中,二被告代为支付了60304.28元,其余医疗费用为原告方自行支付。杨某3自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出院后,于2016年4月9日在家中死亡,二被告为其支付了丧葬费24000元。另查明,原告杨应权、王道美为农业家庭户口,含杨某3在内,原告杨应权、王道美共同生育有八名子女。原告王某与死者杨某3系夫妻关系,其一家四口自2011年7月18日起至2016年7月18日止在盘××××镇地税局宿舍租赁华某、刘华喜的房屋居住,原告杨某2在红果上小学。2014年贵州省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48487元/年,2015年贵州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4579.64元/年,2015年贵州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16914.20元,2015年贵州省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为6644.93元/年。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杨某3受伤死亡造成的损失是否应当由二被告承担赔偿责任。2、原告主张的各项费用是否合理。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问题,原审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杨某3是为二被告提供劳务,因劳务造成了杨某3受伤,并最终因该伤死亡,被告杨德金、谢光美作为接受杨某3劳务的一方,应当为杨某3提供安全的工作环境和劳动条件,对车辆修理的专业性技术工作,二被告应当进行适当的培训或进行技能检验后再安排其工作,被告杨德金、谢光美未履行上述义务导致杨某3受伤存在过错,应当对杨某3的死亡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告杨德金、谢光美辩解是杨某3操作不当引发事故,但未提供证据证明杨某3存在过失,因此,对二被告的该辩解意见不予采纳。杨某3受伤后,为杨某3进行医疗救治是二被告的义务,原告虽在杨某3住院时签字自动出院,但二被告并未提供证据证实其及时为杨某3提供了积极救治的条件,因此,二被告辩解杨某3的家属自行让杨某3出院并带杨某3回家导致杨某3死亡,应当减轻二被告承担责任的份额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二被告虽辩解杨德金与杨某3是合伙关系,但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实,对此辩解理由不予采纳。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杨某3死亡后,其近亲属可向二被告主张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1、医疗费,杨某3因伤治疗产生的医疗费共计为99521.44元,二被告已经为杨某3支付了医疗费60304.28元,因此还应当向原告支付杨某3的医疗费39217.16元。2、丧葬费应当按照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计算六个月,即应当为24243.50元(48487元/年÷12个月×6个月),原告仅主张23733元是对自己权利的处分,不违反相关法律的规定,予以支持。二被告已经向原告支付了丧葬费24000元,根据原告的诉讼请求已经多支付了丧葬费267元,应当在二被告应当向五原告支付的总费用中予以扣减。3、被扶养人生活费,杨某3死亡时,其年老的父母及年幼的子女都是其扶养的对象,二被告应当赔偿被抚养人生活费。(1)原告杨应权、王道美是杨某3的父母,原告杨应权、王道美是农村户口性质,共有八名子女,二人均为73周岁,故杨应权、王道美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应当为11628.63元(6644.93元/年×7年÷8×2)。(2)原告杨某1现已经17岁,其户籍所在地虽在农村,但已经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应当按照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计算其被扶养人生活费,计算1年,应当为8457.10元(16914.20元÷2)。(3)原告杨某2现12岁,应当按照与杨某1相同的标准计算6年被扶养人生活费,即应当为50742.60元(16914.20元/年×6年÷2)。4、死亡赔偿金,由于杨某3生前在城镇居住工作一年以上,应当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其死亡赔偿金,即应当为491592.80元(24579.64元/年×20年)。5、精神损害抚慰金,杨某3因完成二被告交办的劳务受伤并最终死亡,给五原告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损害,原审根据本地区经济情况,酌情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原告主张3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超出部分不予支持。以上五项共计621371.29元。由于杨某3已经死亡,不应当再计算其误工损失,故原告主张杨某3的误工费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由于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对杨某3进行了护理并产生了损失,原告主张护理费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由被告杨德金、谢光美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十日内赔偿原告杨应权、王道美、王某、杨某1、杨某2因杨某3受伤死亡的各项损失共计621371.29元。二、驳回原告杨应权、王道美、王某、杨某1、杨某2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287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减半收取5143.5元,由被告杨德金、谢光美负担4926.5元,由原告杨应权、王道美、王某、杨某1、杨某2负担217元。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提交了以下证据:家庭人口档案卡一份,拟证明被上诉人未在城镇居住满一年;医院单据复印件一份,拟证明死者出院的时候病情有所好转,医院还在继续医疗,是死者家属擅自将死者接回家中,导致死者死亡,所以被上诉方应承担相应的责任。经庭审质证,被上诉人认为家庭人口档案卡一审时上诉人已经提交过,不予质证;医院单据复印件虽然有结账产生的依据,但是不影响死者死亡的事实,不能达到上诉方的证明目的。本院认为,上诉人提交的证据,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
为了查明案件事实,本院依职权调取了以下证据:1、证人华某的证言,证实王某一家从2011年7月至今一直租住其房屋;2、盘县亦资街道白岩社区居民委员会周萍、刘华杏的证言,证实王某一家从2011年开始租住华某家的房子。经本院组织双方质证,上诉人对以上证据不予认可,认为王某家并未在该处居住,被上诉人对本院调取的证据无异议。本院认为,上述证据与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家庭档案卡、证明、租赁合同等证据相互印证,证实王某一家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的事实,对以上证据,本院予以采信。
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基本一致,但本案根据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及陈述不能认定杨某3在2011年就到修理厂工作,并由杨德金按月发放工资的事实,故一审判决对该部分事实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本院对一审查明的其余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1、上诉人与杨某3之间是雇佣关系还是合伙关系:2、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杨某1、杨某2的被抚养人生活费应按什么标准进行计算。
关于上诉人与杨某3之间是否是合伙关系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及时提供证据,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上诉人杨德金、谢光美主张与杨某3是合伙关系,但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杨某3在二上诉人的修理铺中从事上诉人承接的修理劳务时受伤,故一审判决认定杨某3是在为上诉人杨德金、谢光美提供劳务的过程中受伤,并因该伤死亡并无不当,因此,对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对本案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杨某1、杨某2被抚养人生活费如何计算的问题,因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家庭档案卡、租赁协议、盘县亦资街道白岩居委会的证明及证人周萍、华某等人的证言相互印证,均证实死者杨学武及被抚养人杨某1、杨某2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故一审判决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杨某3的死亡赔偿金,以及按照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计算其被抚养人杨某1、杨某2的生活费并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杨德金、谢光美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287元,由上诉人杨德金、谢光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瞿继红
审判员  蒙彩虹
审判员  马功云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记员  葛永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