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焦作市中心支公司、孙艳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3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南省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豫02民终352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焦作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焦作市人民路1159号商务大厦第12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108005569453251(1-1)。
负责人:贺彦霄,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玉涛,河南苍穹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孙艳,女,1971年7月9日生,汉族,住安徽省利辛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晓雨,女,1992年8月5日生,汉族,住址同上。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龙宇,男,1996年7月13日生,汉族,住址同上。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侯氏,女,1924年6月18日生,汉族,住址同上。
孙艳、李晓雨、李龙宇、李侯氏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任彰,安徽文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上诉人才(原审被告):宝中利,男,1979年6月9日生,汉族,住河南省武陟县圪垱店乡宝村中二东街2号。身份证号410823197906097555。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陟县兴盛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武陟县龙源路中段。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108235843579186(1-1)。
法定代表人:王富强,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亮,该公司员工。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上诉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焦作市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财险焦作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孙艳、李晓雨、李龙宇、李侯氏、宝中利、武陟县兴盛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开封市通许县人民法院(2016)豫0222民初15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焦作市中心支公司上诉请求:1、请求依法撤销河南省通许县人民法院(2016)豫0222民初1545号民事判决书,将本案发回重审。2、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1、本案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纠纷属侵权责任纠纷,被上诉人所受损失应由侵权人承担,保险公司在事故中仅是依据与被保险人签订的保险合同约定的内容向受害人承担替代责任。保险公司承担的责任范围及金额应当依据保险合同约定。根据双方保险合同,对承保车辆驾驶人员“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符合的机动车”属于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免除赔偿责任的情形,且该条款内容与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立法内容及精神相一致。上诉人已经在投保时向投保人尽到了免责条款内容的提示和告知义务,应当支持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予以免责。2、本案系多车连撞事故,发生多次撞击,但只有一份事故认定书,不能因连续的碰撞将每次碰撞视为一次独立的事故。应将同时间段内连续发生的第一次至第五次撞击视为同一起事故,各受害人应当同时在上诉人公司一份交强险限额内分担,受害人的损失也应由其他车辆分担,由其他车辆及承保的保险公司参与分配。综上,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请二审法院将本案发回重审。
孙艳、李晓雨、李龙宇、李侯氏答辩称,免责条款属于上诉人单方出具的格式条款,对于免除己方责任的条款,上诉人没有作出足以引起向对方注意的提示,也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对免责条款进行明确说明,违反了合同法和保险法的相关规定,上诉人应当承担责任。公安机关的事故认定书对被上诉人亲属李伟民死亡的结果和责任划分作出了明确的认定,第三次事故造成了两名人员伤亡,一审已经在计算总损害后,将交强险和商业险对受害人分别按比例进行了分配,并没有超出保险限额。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于法无据,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武陟县兴盛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答辩称,上诉人人寿财险焦作公司的业务员在被上诉人公司投保时没有出示书面免责条款,也没有口头告知,其未就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条款内容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被上诉人受害者家属是第三方,保险公司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第三人。上诉人免责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宝中利未答辩。
孙艳、李晓雨、李龙宇、李侯氏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求赔偿医疗费1600元、死亡赔偿金538720元、丧葬费27569.5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43085元、精神抚慰金80000元、交通费1905元、住宿费2250元,合计695129.5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审理查明:2016年4月9日6时30分许,陈炬华驾驶粤B×××××重型半挂牵引车、粤A×××××重型集装箱半挂车,沿大广高速东半幅在超车道自南向北行驶至1980KM+100M处,发现前方事故,即将车停在超车道内。随后,时峰驾驶豫A×××××小型轿车追尾撞至陈炬华的车辆尾部,此为第一次碰撞;接着,夏传金驾驶皖S×××××重型仓栅式货车在行车道行驶至事故地点后,将车停在行车道内,该车前面约5、6米处王超领驾驶的赣F×××××重型半挂牵引车、赣F7328挂重型低平板挂车也在行车道内停放,之后,徐其超驾驶的豫P×××××小型普通客车追尾撞至夏传金的车辆尾部,此为第二次碰撞;此时,宝中利驾驶豫H×××××重型半挂牵引车、豫H966X挂重型仓栅式半挂车行驶至事故现场,在行车道内将豫P×××××小型普通客车(该车在第一次碰撞事故现场南边,未与其他车辆接触)驾驶员XX及夏传金所驾驶车辆乘车人李为民撞至西半幅车道,此为第三次碰撞;紧接着,宝中利所驾驶车辆在行车道内又与因碰撞联在一起的徐其超驾驶的车辆、夏传金驾驶的车辆碰撞向前推行,导致夏传金车辆又与王超领驾驶的车辆追尾相撞,此为第四次碰撞;之后,宝中利驾驶的车辆向左打方向进入超车道,追尾撞上第一次碰撞后已停驶的时峰、陈炬华驾驶的车辆,并将时峰驾驶的车辆碾压车下,后又与中心护栏相撞,造成挂车向右侧翻,将徐其超、夏传金驾驶的车辆砸压在挂车下,此为第五次碰撞。此后,该车冒烟起火,将陈炬华、时峰、徐其超、夏传金驾驶的车辆,以及停在超车道事故现场南边XX驾驶的车辆、停在应急道内蒋兴华驾驶的豫P×××××小型轿车(该车系被另一辆车追尾后推行至应急车道内)引燃,同时,导致在XX所驾驶车辆南边的豫A×××××大客车前部高温变形车辆受损。同年6月11日,经开封市公安局高速公路交通警察支队认定,宝中利准驾不符,超速驾驶机动车将XX、李为民从东半幅车道撞至西半幅车道,并导致其二人死亡,应负第三次碰撞事故的全部责任。宝中利所驾驶豫H×××××牵引车、豫H966X挂半挂车登记所有人为武陟兴盛汽运公司,两车系武陟兴盛汽运公司融资租赁给宝中利,又由宝中利挂靠在武陟兴盛汽运公司从事运输经营。豫H×××××牵引车在人寿财险焦作公司投保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称三责险)(责任限额1000000元)及不计免赔率,保险期间均为2016年1月30日起至2017年1月29日止;豫H966X挂半挂车在人寿财险焦作公司投保有三责险(责任限额500000元)及不计免赔,保险期间为2015年9月29日起至2016年9月28日止。孙艳系李为民之妻,李侯氏系李为民之母,李龙宇、李晓雨系李为民子女,李为民共兄弟二人。李为民原系事道路货物运输驾驶员,并在利辛县××疃镇中心街开办中国联通代办点,事故发生后在通许县人民医院因抢救支出医疗费1591.24元。宝中利已赔付10000元。2015年安徽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6936元,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17234元,河南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42670元。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赔偿各项损失共计695129.5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上述事实有当事人相关陈述、事故认定书、机动车信息查询单、交强险及三责险保险单复印件、李为民驾驶证、从业资格证、营业执照、死亡证明、望町居委会证明、医疗费发票、诊断证明、武陟兴盛汽运公司管理费收据、车辆融资租赁协议等证据及庭审笔录在卷证明。
一审法院认为,此次连环交通事故中第三次碰撞的发生,依交警部门的认定,宝中利应负全部责任,宝中利未在事故认定书指定的期间内提出异议,法院对责任划分予以认定。该次碰撞事故造成李为民、XX死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应先由承保肇事车辆交强险的人寿财险焦作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依照李为民、XX的损失比例对孙艳、李晓雨、李龙宇、李侯氏的合理合法损失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肇事车辆三责险的人寿财险焦作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事故造成李为民死亡,给其亲属精神上带来极大痛苦,根据过错程度、当地生活水平等原因,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法院酌定50000元为宜,过高要求部分不予支持。李为民生于1969年10月,其原住所地安徽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法院所在地标准,死亡赔偿金可按照其住所地的相关标准计算,应为538720元(26936元/年×20年),丧葬费应为21335元(42670元/年÷2)。李为民之母李侯氏因李为民死亡所损失部分生活费为43085元(17234元/年×5年÷2人)。对孙艳、李晓雨、李龙宇、李侯氏办理丧葬事宜所支出的相关费用法院酌定3000元为宜。综上,对孙艳、李晓雨、李龙宇、李侯氏主张的医疗费1591.24元、死亡赔偿金538720元、丧葬费2133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43085元、办理丧葬事宜费用3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计算与XX一方的损失比例后,应由人寿财险焦作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54968.80元。对超出交强险限额部分的损失602762.44元,再计算与李为民一方剩余损失的比例后,应由承保肇事车辆三责险人寿财险焦作公司在1050000元责任限额内赔偿477325.92元。对超出交强险和三责险限额部分的损失125436.52元,应由宝中利赔偿,扣除已赔偿的10000元,其仍应赔偿115436.52元。武陟兴盛汽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予以支持。对孙艳、李晓雨、李龙宇、李侯氏的其他超出部分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对人寿财险焦作公司辩称宝中利准驾不符属保险免赔事项的意见,因其未举证证明其已就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故法院不予采纳,其可在赔偿范围内另行向侵权人追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之规定,判决:一、宝中利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孙艳、李晓雨、李龙宇、李侯氏各项损失共计115436.52元,武陟县兴盛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负连带责任;二、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焦作市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孙艳、李晓雨、李龙宇、李侯氏各项损失共计532294.72元;三、驳回孙艳、李晓雨、李龙宇、李侯氏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款项汇入通许县人民法院账户(开户行:通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账号:03×××09)若未按本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10751元,由孙艳、李晓雨、李龙宇、李侯氏承担733元,宝中利承担10018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二审审理查明的基本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对于涉案的此次连环交通事故,开封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虽然对此出具一份交通事故认定书,但是交警部门根据其调查查明的事故发生经过,对五次碰撞中当事人导致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或意外原因均分别作出了认定。本案事故发生是宝中利驾驶豫车辆行驶至事故现场,撞到未与其他车辆接触的车辆驾驶员XX及另外事故车辆乘车人李为民,并导致其二人死亡,原因是宝中利准驾不符,超速驾驶机动车,其负第三次碰撞事故的全部责任。各方均未在事故认定书指定的期间内提出异议,一审法院对该事故认定予以采信并无不当。一审在该证据基础上,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对责任人承担民事赔偿比例进行划分亦无不妥,且根据本次事故造成伤亡人员总的损失,按比例分担保险限额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由承保商业性第三者责任保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就上诉人人寿财险焦作公司认为宝中利驾驶与准驾车型不符应免赔的上诉理由,未举证证明其已就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且因其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人寿财险焦作公司与投保人约定不能对抗受害人。人寿财险焦作公司应对受害人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其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另行向侵权人主张追偿。
综上所述,上诉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焦作市中心支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123元,由上诉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焦作市中心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 洁
审判员 李曼曼
审判员 周超举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李宣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