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莫某某、黎某才等与赖某、周某故意伤害二审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5-11-2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裁 定 书
(2013)粤高法刑四终字第338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茂名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莫某某,女,小学文化,系被害人黎某聪的母亲。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某才,男,系被害人黎某聪的父亲。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萍,女,系被害人黎某聪的妻子。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某童,女,系被害人黎某聪的女儿。
法定代理人张某萍,系黎某童的母亲。
诉讼代理人郑严防,广东法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代理人邓明毅。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赖某,男,绰号“阿赖”,中专文化,户籍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2010年6月22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广西崇左市江洲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2013年2月24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6日被逮捕。
辩护人黄小海,广西帮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周某,绰号“小贝”,男,中专文化,无业,户籍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市。2013年2月24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6日被逮捕。
辩护人黄志敏,广西帮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方某,绰号“小鸡”、“瘟鸡”,男,中专文化,户籍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2013年3月6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6日被逮捕。现押于茂名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郑学燕,广西帮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茂名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赖某、周某、方某犯故意伤害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3年9月10日作出(2013)茂中法刑一初字第2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
宣判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原审被告人赖某、周某、方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听取上诉人及辩护人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以不开庭的方式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被告人赖某、周某、方某是李某组建的歌舞团员工。2013年2月7日下午,赖某、周某、方某等人在茂名市茂南区黎和路36号的屋外进行排练。当天17时许,被害人黎某聪(男,殁年40岁)觉得排练的声音太吵,便到排练现场多次辱骂赖某等人。不久黎某聪与被告人赖某发生口角,黎某聪拉扯并想用拳脚打赖某,赖某躲闪开后,伙同周某、方某从路边拾起砖块,对黎某聪头部、背部、腿部等处实施殴打,将黎某聪打到头部流血倒地。后黎某聪被送医院抢救,于2013年2月18日经医院救治无效死亡。
另查明,被告人赖某、周某、方某的犯罪行为致被害人黎某聪死亡,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造成的经济损失为49323.96元。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书证、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鉴定意见、被告人供述等。
原判认为,被告人赖某、周某、方某无视国家法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造成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赖某、周某、方某均有投案自首情节,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赖某、周某、方某在被害人抢救治疗期间,曾共同雇请一人护理被害人;在一审审理期间又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悔罪表现明显,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赖某、周某、方某的犯罪行为致被害人黎某聪死亡,造成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的经济损失,依法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项、第四项、第五十六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之规定,作出判决:
一、被告人赖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二、被告人周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三、被告人方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四、被告人赖某、周某、方某共同赔偿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49323.96元,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上诉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上诉提出:1、原审判决对上诉人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抚养费、精神抚慰金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是错误判决,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被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共同连带赔偿死亡赔偿金80万元、抚养费5万元、精神抚慰金10万元给上诉人。2、请求二审法院改判被上诉人赖某是累犯,并从重处罚。3、原审判决仅判处被上诉人赖某有期徒刑十三年,被上诉人周某、方某有期徒刑十一年,量刑畸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被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较重的刑罚。
上诉人赖某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提出:1、根据医院死亡记录记载,被害人死亡的原因一是多脏器衰竭,二是重型颅脑损伤。被害人有18年吸毒史,不排除因吸毒时间长引起多脏器衰竭死亡。一审法院片面采集尸体鉴定报告而不依法调取相关证据,实际剥夺了赖某的权利。2、本案中被害人确有过错,一审法院对此不作认定不公。3、原审判决量刑过重。赖某有自首情节;被害人在医院治疗期间,曾与同案人共同雇请一人护理被害人;在一审审理期间积极全额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一审法院量刑时并未考虑到上述量刑情节。
上诉人周某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提出:1、本案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害人存在严重过错。2、《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报告》程序上存在瑕疵,不能作为定案依据。3、一审法院虽然认定周某有自首和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的情节,但在量刑上并未得以体现。
上诉人方某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提出:1、《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报告》不全面,不能作为定案依据。2、被害人在本案中存在严重过错。3、方某相对同案人,在本案中作用较轻,一审法院认定其为主犯不符合本案事实。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均系李某组建的歌舞团员工。2013年2月7日下午,赖某、周某、方某等人在茂名市茂南区黎和路36号屋外排练。当日17时许,被害人黎某聪(男,殁年40岁)以排练声音太吵为由,到排练现场辱骂赖某等人。期间,黎某聪与赖某发生口角,黎某聪拉扯并用拳脚打赖某。赖某躲开后,伙同周某、方某从路边拾起砖块,殴打黎某聪头部、背部、腿部等处。赖某、周某、方某将黎某聪打到头部流血倒地后即逃离现场。黎某聪被送医院抢救无效于同月18日死亡。经法医鉴定,黎某聪系被钝性暴力致头部挫裂创并颅骨骨折、硬膜外大量血肿,重度颅脑损伤死亡。
2013年2月23日,上诉人赖某、周某到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公安局投案自首。同年3月4日,上诉人方某也到崇左市公安局投案自首。被害人黎某聪在茂名市中医院治疗期间,赖某、周某、方某曾共同雇请一名护工对黎某聪进行护理。
另查明,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的犯罪行为致被害人黎某聪死亡,造成上诉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的经济损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规定,参照《广东省2012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结合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提出的诉讼请求,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的经济损失包括:1、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即56401(年)÷2=28200.5元。2、交通费3000元(酌情支持)。3、医疗费18123.46元。以上合计共49323.96元。
一审审理期间,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家属共支付50000元赔偿金给上诉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其中赖某家属支付17000元,周某家属支付17000元,方某家属支付16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一审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证实:
1、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分局出具的《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破案经过》,证实本案的立案及侦破情况。
2、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分局茂南公刑勘字(2013)020014号《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现场位于茂名市茂南区黎和路36号南侧道路,在南侧道路靠北侧路基边有两块断裂的砖头,砖头周围有数点滴状的血迹,在砖头的东南角有一片点滴状的血迹。公安机关从现场提取到两块断裂的砖头。
3、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茂南)公(司)鉴(法活)字(2013)0180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经检验,伤者黎某聪面部擦伤,右颧部挫擦伤1.5cm,顶部挫裂伤10cm,右颞顶部手术创16cm。结论:伤者黎某聪多处软组织损伤并颅骨骨折、硬膜处血肿,损伤程度达重伤。
4、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茂南)公(司)鉴(法尸)字(2013)022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报告》,证实检验所见,死者黎某聪面部擦伤,右颧部挫擦伤1.5cm,顶部挫裂伤10cm,已缝合,右颞顶部手术创16cm,已缝合。解剖见右侧颞顶部头皮下血肿8×5cm,右侧额骨骨折。双侧鼻骨骨折。分析:死者黎某聪所受损伤符合钝性暴力损伤特征,头部挫裂创并颅骨骨折、硬膜处大量血肿。结论:死者黎某聪系重度颅脑损伤死亡。
5、证人李某(歌舞团领队、目击证人)的证言:“小赖”(赖某)、“小贝”(周某)、“琴手”(方某)三人都是我们歌舞团的,都是广西人。2013年2月7日约16时,我在黎和路36号租住的地方调试音响,“小赖”、“小贝”、“琴手”三人在排练,黎某聪就过来骂他们,并抓住“小赖”的衣服作出要打“小赖”的动作,我见状将二人拉开,并对“小赖”说不要理他,他喝醉了,然后我又调试音响。但很快我见到“小赖”、“小贝”、“琴手”三人冲出屋追赶黎某聪,其中“小赖”从路边地上捡到一块砖头砸了一下黎某聪的头部,“小贝”、“琴手”二人也打黎某聪。事情很突然,黎某聪很快被打倒在地且脸部流了不少血。打架时间只有十几秒,打完后“小赖”、“小贝”、“琴手”三人往黎和路路口的方向逃跑了。
李某辨认出赖某就是小赖,周某就是“小贝”,方某就是“琴手”。
6、证人吕某(目击证人)的证言:我是在歌舞团做杂工的。2013年2月7日约17时,我到黎和路36号的时候,见到小赖(赖某)、“亚鸡”(方某)及一名不知名的广西男子(周某)在排练吉他,不久黎某聪就走出来对我和那三名广西男子乱骂。我们与黎某聪没有矛盾,不知为何黎某聪会骂大家。黎某聪骂了一会儿后就回家了。但很快,黎某聪又出来骂,并用手抓住小赖的衣服拉扯,小赖用手挡开。当时我正在地上拾音箱线,转身就见到小赖、“亚鸡”及那名不知姓名的广西男子用拳脚打黎某聪。小赖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打黎某聪的头部,我马上走过去将三名广西男子隔开。那三名广西男子就拿着吉他离开了。我见到黎某聪头部流了很多血,步行回家。于是我打120叫来救护车并带120的人员到黎某聪的家找黎,但黎将门反锁,我与李某及120的工作人劝黎某聪开门接受120治疗,但黎某聪不开门,120的人员就离开了。后来李某打电话给黎某聪的哥哥黎某辉,黎某辉及其家人将黎某聪送到医院治疗,我则收拾好歌舞团排练的物品离开。打架的时候我和李某都在现场看到。
黎某聪在茂名市中医院治疗期间我曾四次去看望过黎某聪,并与证人文某一起拿过钱交给雇请来护理黎某聪的工人。
吕某辨认出是赖某就是小赖,周某就是小贝,方某就是阿鸡,三人在案发时一起打黎某聪。
7、证人黎某辉(黎某聪哥哥)的证言:2013年2月7日18时许,我接到李某的电话,说我弟弟黎某聪被人打得很伤,走回房间不肯开门,救护车到了也不肯开门。我们叫人强行开门后将黎某聪送到茂名市中医院抢救治疗。当时我见到黎某聪被打伤头部,颅骨骨折、脑外膜充血。李某说是广西人打的,即李某歌舞团的员工,于是我打电话报警。警方在伤人现场提取了监控录像。次日,李某还向我提供了一名凶手姐姐的电话,我打电话过去后对方承认她弟弟伤害了黎某聪,她还提供了另外二名凶手家长的电话给我,我们通话时他们表示同意赔偿损失。
8、证人李某勇(茂名市中医院医生)的证言:2013年2月7日18时41分,我所在医院出动救护车到茂名市黎和路将伤者黎某聪运回中医院抢救,19时13分回到中医院,当时诊断为重型脑损伤。
9、证人苏某的证言:公安人员提取到我家门前的监控录像,录像能正常运行。
10、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及文字说明各一份,证实作案过程。
11、被害人黎某聪的病历资料,证实黎某聪于2013年2月7日19时22分进入茂名市中医院治疗,住院治疗11天,2013年2月18日宣告临床死亡。
12、证人文某的证言:黎某聪在茂名市中医院治疗期间我曾受赖某、周某、方某的委托三次去看望过黎某聪,并与吕某一起拿过钱交给雇请来护理黎某聪的工人。
13、辩护人黄小海提供的郑兴芳于2013年2月14日出具的《收据》,证实赖某、周某、方某共同雇请郑兴芳对正在茂名市中医院治疗的黎某聪进行护理,郑兴芳收到报酬1300元。
14、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分局提供的户籍资料,证实被害人黎某聪的身份情况。
15、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公安局江洲分局提供的户籍资料,证实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的身份情况。
16、《嫌疑人违法犯罪记录查询登记表》及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江洲区人民法院(2010)江刑初字第110号刑事判决书各一份,证实上诉人赖某曾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0年6月被崇左市江洲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17、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公安局江南派出所出具的《投案自首情况说明》二份,崇左市公安局太平派出所出具的《抓获经过》一份,证实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投案自首的经过。
18、上诉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提供的户口簿(复印件),证实被害人黎某聪与上诉人的亲属关系。
19、上诉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提供的医疗费单据,证实被害人黎某聪在抢救期间所花的医疗费用。
20、上诉人赖某所写的《收据》一份,证实在一审法院主持下,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的家属共支付赔偿金50000元给上诉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其中上诉人赖某的家属支付17000元,上诉人周某的家属支付17000元,上诉人方某的家属支付16000元)。
21、上诉人赖某的供述:2013年1月,我和周某、方某参加亚国为团长的歌舞团,我当吉他手,周某当贝斯手,方某当琴手。2月7日15时许,我和周某、方某等人在茂名市黎和路黎某辉家门前排练,约14时多,有一名男子过来骂我们,说我们是小角色,这么小就出来混,我们没理他。他继续骂我们也不理。一会儿,他又说“你们过来跟我打一下,快滚过来”。我当时小声说了一句“你过来再说”。那名男子就走过来拉住我的左手,我甩开并说“不要动手动脚的”,他还是拉着我不放,而周某和方某看着我们不敢出声。我小声问要不要做(打)他?周某叫方某去捡砖头,但方某没有去捡。这时那名男子举起拳头朝我打来。我闪开后迅速从路边的砖头堆里捡起砖头砸那名男子的头部,同时周某和方某也捡起砖头砸打那名男子,致那名男子跌倒在地,头部流血。看他没有反抗了,我们三个就离开现场。回宿舍途中,我们打电话给亚国问那名男子的伤情,亚国说伤者拒绝去医院治疗。我们便收拾行李逃到高州,次日回到家乡崇左市。之后我将此事告诉我母亲,并约周某及其家人商量此事。我家人叫我自首,于是过了农历新年,我就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了。我自首的当晚,周某也自首了。公安人员播放了当时现场监控的录像给我们看,那段视频是案发现场的真实记录。但鉴定部门称死者黎某聪是因重度颅脑损伤至死,我怀疑在抢救过程中有其他原因致伤者死亡。
赖某辨认出周某、方某和被害人黎某聪。
22、上诉人周某的供述:我于2012年8月开始在茂名市间“阿国”开的歌舞团当贝斯手。2013年2月7日下午15时许,“阿国”安排我与赖某、方某等人到黎和路黎某辉的家门口排练。因排练的声音影响到别人,很快就有一个男子过来骂我们,说我们“毛都没长全就出来捞”等。方某问我们是否继续排练,我们正收拾东西准备不再排练了,那名男子又走过来拉住赖某的手说“你们几个过来打我啊,试试看?”赖某问我,打不打他,我说“你打我就打”。赖某就挣脱那名男子并说“那你先打我”。刚说完,那名男子就挥手朝赖某打过来,赖某躲开后,我就和方某、赖某一起从路边的砖头堆里捡起砖头砸那名男子。我用砖头砸那名男子的头部,但被该男子用手挡开,没砸到。方某、赖某也用砖头砸那名男子的头部。那名男子跌倒后退了,我们又捡起砖头砸。打了一会儿,我见那名男子流血了,就劝方某和赖某不要再打了。后来我们便扔掉砖头,回宿舍了。途中我打电话给“阿国”问那名男子的情况,阿国说那名男子是黎某辉的弟弟,他已打120叫救护车了。我再次打电话问阿国,阿国说那名男子自己跑回屋并包扎好头部了,并且将门锁上。后来他哥哥回来才将他送到医院。我们三人听后就逃回家乡广西崇左市。我将事实告知父母。我父母叫我去自首。于是我就向崇左市公安部门投案自首。公安人员播放了当时现场监控的录像给我们看,那段视频是真实的。
周某辨认出赖某、方某和被害人黎某聪。
23、上诉人方某的供述:2013年2月7日1时许,我与赖某、周某、团长亚国、司机亚文等人到茂名市黎和路黎某辉的出租屋内调试音响排练音乐。3时许,进来一名男子,嘲笑我们人长得小也出来混,但我们不理会他。那个人骂了一会儿就回屋了,但几分钟之后又走出来骂,说我们排练影响他休息,然后又拿着水烟筒过来骂我们要拔掉我们音响的电线,还叫我们与他对打看看谁赢。我们调低了音响的音量,那名男子走过来抓住赖某的手,赖某甩开他并说“不要动手动脚的”,那名男子说你们这些小角色,打你又怎么样?那名男子又抓住赖某的手并用脚踢赖某,赖某甩开他并躲闪开了,然后赖某迅速跑到路边的砖堆捡起一块砖头砸向那名男子的前额,与此同时周某也迅速捡起一块砖头砸向那名男子。我也跑到路边的砖堆捡起一块砖头,由于路窄,赖某、周某在我前面打那名男子,我只能在后面。那名男子被击中后倒退了几步,我就在后面用砖头击了三四下那名男子的小腿。这时亚文跑过来说“不要打了,想打死人呀”。周某听后就停手了,我和赖某还打了几下才住手。我见到那名男子被打得头部流了很多血,坐在地上,丢掉砖头离开现场了。我们与伤者并没有什么仇恨,他骂我们也不恨他,只是怕他伤害我们。事后听说那名男子是黎某辉的弟弟。后来我们打电话问亚国以及我们同一室的一名女孩,问伤者的情况,亚国说已报120,但伤者不同意去医院。当天我们就逃跑到高州,第二天才坐车回到广西崇左。我将情况告知父母,后来父母叫我自首,我就到崇左市公安部门自首了。公安人员播放了当时现场监控的录像给我们看,那段视频是案发现场的真实记录。
方某辨认出赖某、周某和被害人黎某聪。
对于上诉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上诉所提意见,
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亦规定: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精神抚慰金不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审理范围;刑诉法司法解释在对物质损失的界定中也未包括被扶养人生活费及死亡赔偿金,原审判决对上诉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提出的上述三项费用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针对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所提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根据本案的事实、证据及相关法律规定,本院评判如下:
经查,本案茂名市茂南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茂南)公(司)鉴(法尸)字(2013)022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报告》证实被害人黎某聪系重度颅脑损伤死亡。该鉴定报告中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具有合法资质,鉴定程序合法,鉴定意见明确,鉴定认定的伤情与茂名市茂南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茂南)公(司)鉴(法活)字(2013)0180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及被害人黎某聪的病历资料吻合,可以作为定案依据。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及其辩护人所提《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报告》不全面,程序存在瑕疵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被害人黎某聪与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因歌舞排练声音问题产生争执,后黎某聪辱骂三上诉人,行为确有不当。但刑法意义上的被害人过错要求被害人行为必须受到社会的严厉否定性评价,如违反法律法规、严重违反社会道德规范等。本案中黎某聪行为尚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被害人过错,不能成为三上诉人伤害其的理由。赖某、周某、方某及其辩护人所提被害人存在严重过错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上诉人方某在本案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实施了持砖块击打被害人的行为,是致被害人死亡的直接凶手之一,在共同犯罪中起重要作用。方某及其辩护人所提应认定方某为从犯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及其辩护人所提三上诉人有自首情节,能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等意见,经查属实,但一审法院已予采纳并在量刑上得到体现。赖某、周某、方某及其辩护人请求二审法院再予从轻,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赖某、周某、方某无视国家法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赖某、周某、方某均有投案自首情节,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赖某、周某、方某在被害人治疗期间,曾共同雇请一人护理被害人;在一审审理期间其家属积极代为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悔罪表现明显,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赖某、周某、方某的犯罪行为致被害人黎某聪死亡,造成上诉人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经济损失49323.96元,依法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黎某才、莫某某、张某萍、黎某童上诉请求增加赔偿金额;赖某、周某、方某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提出改判的意见,均理据不足,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黄子奇
代理审判员  傅惟惟
代理审判员  连辉海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陈超娴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五十五条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
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调解、和解协议的,赔偿范围、数额不受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限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三十六条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第五十六条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应当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对于故意杀人、强奸、放火、爆炸、投毒、抢劫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剥夺政治权利。
独立适用剥夺政治权利的,依照本法分则的规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八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