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重庆市建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杨银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0-0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重庆市武隆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渝0156民初2939号
原告:重庆市建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武隆区巷口镇龙湖路59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232588047335T。
法定代表人:黄建松,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世刚,重庆剑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银明,男,1966年2月17日出生,住重庆市武隆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忠群,重庆市武隆区鸭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重庆市建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松建筑公司)诉被告杨银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8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因本案案情复杂,本院于2017年10月23日将本案转为适用普通程序进行审理,由审判员陈林敏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彭绪彬、人民陪审员何朝霞组成合议庭,共同负责对本案的审理,并于2017年8月30日和11月14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建松建筑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蔡世刚、被告杨银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忠群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建松建筑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被告支付原告工程款39199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于2015年4月20日签订《建筑施工承包合同》,约定由原告为被告建造房屋。2017年2月,原告为被告建造的房屋竣工,并经重庆市卓远环境影响评估有限公司安全检测达标。被告向原告支付部分款项后,对欠付工程款39199元进行了确认。之后,被告以各种理由要求原告减收工程款,现双方无法协商一致。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利,原告特提起诉讼。
被告杨银明辩称,第一,原、被告双方并未签订《建筑施工承包合同》,整个签约、施工等全部事项均是由庞丹丹以个人的名义在操作,建松建筑公司并未认可庞丹丹个人持有公司公章,故原告的主体不适格。第二,被告是经报批搬迁的滑坡拆迁灾民,对于房屋的修建国家注入了部分资金,施工图也是经过政府报送武隆县城乡规划建筑设计院设计,并由政府决定有施工资质的单位进行施工。对于该工程为什么由庞丹丹私人进行承建被告并不清楚。在施工过程中,庞丹丹私自更改了主体结构,将原40×40㎝的大型方柱改为40×20㎝的小扁柱,房屋基础的沉井没有按照设计的尺寸进行开挖,并将原房间的布置也作了更改,严重危及被告的安全。第三,庞丹丹所做工程中的顶层、楼梯间、门窗等尚未完工时,政府的工作人员就以扶贫验收为由要求被告接房,被告被迫于2017年3月20日接收钥匙,但因房屋的桩基孔深不到1米,未及稳定地层,房屋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第四,庞丹丹委托重庆市卓远环境影响评估公司所作的安全达标评估没有相关依据,因房屋检测并未提供竣工验收、施工图纸、地质资料等依据,故该检测结论缺乏依据。第五,原告所承建的房屋属于保修期内,现房屋顶楼出现漏水、墙体裂痕等现象,工程质量不合格。第六,原告在保修期内将被告的房屋门损坏。综上,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并要求原告赔偿被告的相关损失。
经审理查明,2015年,原告建松建筑公司承建了武隆区XX镇XX村XX组安居工程的房屋修建工程。2015年4月20日,被告杨银明(甲方)与原告建松建筑公司(乙方)签订了《建筑施工承包合同》,约定被告将其位于重庆市武隆区XX镇XX村的房屋以全额大包干的方式发包给原告修建,工程单价为730元/㎡,工期为8个月即从2015年4月14日起至2015年12月15日止。同时,双方在合同中对图纸中的部分内容进行了修改即将图纸中的门面四间改为六间,楼层由二楼一底修改为三楼一底。该合同第十条付款方式约定:“主体整体顶层浇筑平板后五天内付总工程造价的50%,余下部分工程款待工程总体竣工验收合格后15天内结清余下50%的总工程款。乙方将交付钥匙给甲方,与此同时,甲方将从乙方竣工后工程总造价留下5%作为质保金,直到一年内房屋无质量问题,不漏水后一次性返还给乙方。由乙方负责维修。”该合同第十二条约定:“……2.乙方必须按甲方提供的图纸进行施工(除修改以外)。如果出现质量问题由乙方自行负责。如果出现质量问题后乙方没有及时整改,甲方有权不予验收。”庞丹丹作为乙方代表在合同上签字予以确认,并加盖了原告建松建筑公司的公章。合同签订后,原告即组织材料、资金、人员进场施工。房屋施工完毕后,原告于2017年2月14日申请重庆市卓远环境影响评估有限公司对位于重庆市武隆区XX镇XX村安居工程A、B两栋住宅工程的房屋结构安全性进行检测。2017年2月16日,该公司作出检测鉴定报告,判定该两栋房屋结构安全性等级为无危险点房屋。2017年3月20日,原告将房屋交付给被告杨银明,被告杨银明便对房屋进行了装修入住。
另查明,被告于2014年预交建房保证金5000元。2015年12月9日,被告向原告预付房款30000元。2017年3月20日,被告又向原告预付房款23400元。同时,原告从武隆区XX镇人民政府领取了被告杨银明的建房补贴8500元。2017年7月7日,被告杨银明在《关于XX镇XX村XX组二队新农村住房建设情况说明》上签字予以确认,确认房屋竣工后承包方应发包方的要求邀请了重庆市卓远环境影响评估有限公司对房屋质量进行检测,经检测鉴定该项目房屋符合国家相关要求,现房屋已全部交付发包方使用,另确认其门面为2栋4号门面和房屋为2栋1-2,建房款为109499.50元。同日,庞丹丹给原告出具一份《风貌协议》,载明:“XX镇XX二队居民杨银明自愿放弃农房风貌所有权,其建房方不收取杨银明农房风貌钱”。原告同意被告杨银明放弃农房风貌的所有权,也认可在被告的建房款中扣除风貌款5000元。之后,原告多次向被告催收建房款,被告以房屋质量不合格、建筑材料不符合标准、施工过程未接受被告监督、房屋出现裂缝等为由拒绝支付。2017年7月,原告因被告拒绝支付房款而将被告房屋的锁芯捶坏,双方为此发生矛盾。庭审中,被告明确表示不申请对房屋质量进行鉴定。2017年8月9日,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提出前述诉讼请求。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交的《建筑施工承包合同》、检测鉴定报告、关于XX镇XX村XX组二队新农村住房建设情况说明、住房面积及金额明细确认表,被告提供的收条、收据、风貌协议、施工设计图、房屋照片等证据以及原、被告的当庭陈述在案相佐证,以上证据经庭审质证,本院在审查后对以上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予以采信。
原告提交的蔡某某的证明,因证人尚未出庭接受双方当事人的询问,本院无法核实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被告提交的诉求、装修协议等证据,因系复印件,且与本案无关,故本院在审查后对该部分证据不予采信。被告提交的沉井深度示意图,因无双方签字确认,且无其他证据相佐证,故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根据庭审及双方提供的证据材料,本案的争议焦点有如下四点:一是原告的主体是否适格;二是原告是否违反约定私自更改房屋结构;三是原告修建的房屋是否存在质量问题;四是被告欠付原告房款的具体数额。现就争议焦点问题,作如下评析:
一、关于原告是否适格问题。本案中,《建筑施工承包合同》所载明的承包方为原告建松建筑公司,庞丹丹仅作为原告方代表在合同中签字,原告也在该合同中加盖了公司公章,故原告才系合同相对人。被告将其房屋发包给原告修建,双方签订的《建筑施工承包合同》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合同签订后,该房屋虽由庞丹丹组织相关人员进行施工修建,并予以交付,但原告对庞丹丹的行为予以认可,故原告已经按照约定履行了合同中约定的义务,其有权要求被告支付建房款。现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的规定,被告认为原告主体不适格的辩解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原告是否私自更改房屋结构问题。被告辩称原告私自更改房屋结构,其违反合同约定,其有权拒绝支付房款。本案中,因原、被告在双方所签订合同中将图纸中的门面由四间修改为六间,楼层由二楼一底修改为三楼一底,由此可知双方在签订合同时明确知晓图纸内容。此后,原告按照更改后的方案修建房屋符合双方的约定,故原告并未构成违约。对于原告在施工过程中更改房屋厨房和客厅的位置是否经过被告同意问题。原告主张其系双方达成口头协议后按照被告的要求所进行的更改。本院认为,首先,被告在签订合同时已经明确知晓房屋户型结构,其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在对房屋进行监督和管理过程中对原告修改户型结构提出过异议;其次,被告系与该组的其他村民一起共同修建房屋,若原告未经发包方同意擅自更改房屋结构,被告及其他村民未阻止原告施工不符合常理;再次,被告在原告施工完毕后实际接收了房屋并予以装修入住,在此期间被告尚未提出异议,由此可推定双方对于该更改达成了口头协议。综上,被告辩称原告私自修改图纸,并以此为由拒绝支付房款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房屋是否存在质量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但是承包人应当在建设工程的合理使用寿命内对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质量承担民事责任”之规定,结合本案,被告杨银明在房屋未竣工验收的情况下接收房屋并装修入住,应视为已接收了房屋,现被告又以房屋质量不合格及存在安全隐患为由拒绝支付建房款,不应予以支持。此外,被告虽然对房屋质量提出异议,但其并未提起反诉,也未对房屋质量问题申请相关部门鉴定,如被告认为房屋依然存在质量问题或安全隐患,可另行主张。对于被告提到房屋存在漏水、墙体裂痕等现象,其可以要求原告进行整改,且原告也愿意对存在的该类问题进行维修,但被告不能以此作为其拒绝支付房款的理由。综上,本院认为,被告提出的抗辩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四、关于被告欠付房款的具体数额问题。原告按照约定为被告修建房屋后,被告也应该按照约定向原告支付相应的建房款。因双方共同确认的建房款为109499.50元,而原告认可被告已支付房款66900元,并同意扣除农房风貌款5000元,故被告还应向原告支付房款37599.50元。然而,原、被告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工程总造价中余留5%作为质保金,直到房屋竣工验收后一年内无任何质量问题,不漏水后一次性予以支付。按照建房款104499.50元的5%计算,质保金为5224.98元。本案中,原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该房屋竣工验收的具体时间,因被告认可其于2017年3月20日接收房屋钥匙,故本院推定此时为房屋竣工时间。现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因尚未超过一年的保质期,双方约定该款的支付条件尚未成就,故原告无权要求被告支付该部分款项。对于原告将被告房屋的锁芯捶坏,因系另一法律关系,本案不予处理,当事人可另行主张。现被告以此作为理由拒绝向原告支付房款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综上,被告还应向原告支付建房款32374.52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七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杨银明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重庆市建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房款32374.52元;
二、驳回原告重庆市建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杨银明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78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杨银明负担609元,由原告重庆市建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171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审 判 长  陈林敏
人民陪审员  何朝霞
人民陪审员  彭绪彬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秦培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