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周卓省与范方水、范高文盗窃罪2016刑终1693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11-1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6)粤01刑终1693号
原公诉机关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周某甲,出生地广东省英德市,户籍住址广东省英德市。因本案于2015年6月30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7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范某甲,绰号“阿水”,出生地广东省英德市,户籍住址广东省英德市。2009年5月27日因犯盗窃罪被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2011年4月13日因犯盗窃罪被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十个月,2015年2月22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5年6月30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7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范某乙,出生地广东省英德市,户籍住址广东省英德市。2011年3月23日因犯盗窃罪被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2011年4月14日刑满释放;2014年4月25日因犯盗窃罪被山东省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因本案于2015年6月30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7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审理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周某甲、范某甲、范某乙犯盗窃罪一案,于2016年7月29日作出(2015)穗天法刑初字第2258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周某甲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一、2010年7月16日,被告人范某甲在佛山市盐步雍景豪园荟景台8座302房,通过撬开阳台铁门的方式进入房间,盗走被害人方某放在房内的手提电脑1台、手表3块、黄金手链1条、钻石戒指1枚、黄金戒指1枚。
二、2010年9月13日,被告人范某甲在本市花都区新华街锦尚民苑20栋104房,通过撬门的方式进入房间,企图盗窃被害人麦某放在房内的财物,但因故未果。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告人范某甲在开庭审理时均无异议,并有被害人方某、麦某的报案陈述、现场照片,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手印鉴定书,受理报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以及被告人范某甲的供述等。
三、2015年5月18日,被告人周某甲在东莞市东城区怡丰都市广场丰润阁D座406房,通过撬窗的方式进入房间,盗走被害人周某丙放在房内的现金人民币3000元,黄金戒指2枚、铂金戒指1枚、钻石戒指1枚、黄金项链1条和玉石1套。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周某丙的报案陈述:2015年5月18日10时许,我离开位于东莞市东城区怡丰都市广场丰润阁D座406房的住处去上班。到21时许,我回来发现家中物品被翻乱,一个房间的窗户被剪断。经清点发现被盗的物品包括现金人民币3000元,黄金戒指2枚、铂金戒指1枚、钻石戒指1枚、黄金项链1条和玉石1套,于是我就报警了。
2.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情况。
3.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证实中心现场位于东莞市东城区怡丰都市广场丰润阁D座406房,为两房一厅结构,进入大门为客厅,厅内物品摆放自然。厅的西侧有两间卧室,位于南侧的卧室房门附近地面有大量凌乱衣物和一处血迹,用棉签提取其中一处血迹。北侧卧室内摆放着一张双人床,床旁边木柜抽屉呈拉开状态,抽屉内物品凌乱。在床上蚊帐上和旁边地面发现有血迹,用棉签提取其中一处血迹。
4.法医物证检验鉴定书,证实上述南侧的卧室地面血迹、北侧卧室内地面血迹为周某甲所留的可能性是其他无关个体所留可能性的5.2425143×1021倍。
5.受理报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受理报警及立案的情况。
四、2015年6月7日晚上,被告人周某甲在本市海珠区宝岗大道江南花园E栋902房,通过撬开阳台铁闸门的方式进入房间,盗走被害人黄某甲放在房内的现金人民币600元、18K黄金手表1块、白金钻石首饰6件、黄金项链5条、水晶耳环1对、吊坠3个、黄金戒指8只、白金戒指2只、银筷子1双等物品。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黄某甲的报案陈述:2015年6月7日,我在位于本市海珠区宝岗大道江南花园E栋902房,我女儿朱某的住处打扫卫生,大约17时许离开。到6月8日中午13时许,我回到上述地址后发现门被反锁,之后找开锁公司将门撬开,进屋后发现阳台铁闸门被剪烂,房间物品都被翻乱,我女儿的首饰、手表等物品被盗了。
2.证人马某的证言:我是本市海珠区宝岗大道江南花园E栋902房房主朱某的朋友,她人在美国,其母亲身体不便,让我来向公安机关补报被盗财物,包括现金人民币600元、18K黄金手表1块、白金钻石首饰6件、黄金项链连吊坠5条、水晶耳环1对、黄金戒指8只、白金戒指2只、银筷子1双等物品。
3.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情况。
4.现场勘验笔录,证实现场中心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宝岗大道江南花园E栋902房,大门锁被反锁,进入大厅,对向北边阳台里不锈钢拉闸外边闸上提取手掌痕迹提取DNA;东北卧房内被翻抄混乱,物品扔在地上,在地上一纸盒上提取指纹,在床上遗留有多个被撕烂的“利是封”,已提取;东南边卧房被翻抄,一铁饼盒内物品被翻抄并被扔在地下,已提取指纹。
5.痕迹检验鉴定书,证实在上述铁饼盒上提取到的指印与被告人周某甲的指印样本是同一人所留。
6.受理报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受理报警及立案的情况。
五、2015年6月9日,被告人范某甲在本市白云区永平街岭南新世界B21栋103房,通过剪断防盗网的方式进入房间,盗走被害人罗某放在房内的现金人民币121元、钻石戒指1枚、钻石耳环1对、珍珠手链、黄金耳环、珍珠耳环等物品。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告人范某甲在庭审时不持异议,被害人罗某的报案陈述,现场照片,现场勘验笔录,法医物证鉴定意见书法医物证检验报告,受理报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以及被告人范某甲的供述等。
六、2015年6月10日晚上,被告人周某甲在本市天河区广州大道北530-1号云山翠苑小区雅翠轩205房,通过攀爬外墙的方式进入房间,盗走被害人黄某乙放在房内的现金人民币1200元、笔记本电脑1台、苹果IPAD2台、黄金戒指2只、黄金项链1条、翡翠玉石2个、手表1块。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黄某乙的报案陈述:2015年6月10日早上7时许,我离开位于本市天河区云山翠苑小区雅翠轩205房的住处。9时许,我老婆也离开了。到了晚上12时许,我老婆回家发现大门打不开,被里面反锁,后来叫了开锁师傅将门打开,进屋后发现被翻的很乱,知道家中被盗,于是报警。经清点,被盗财物包括放在门口鞋柜里的信封袋里的现金1200元、联想手提电脑1台、苹果IPAD2台、黄金戒指2只、黄金项链1条、翡翠玉石1个、手表1块。
2.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情况。
3.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证实现场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广州大道北530-1号205房,进入大门为客厅,客厅的南侧摆放1个储物柜、1个鞋柜,储物柜抽屉呈打开状态,柜内物品散落在客厅地面上,鞋柜顶着大门,鞋柜表面发现手印并提取。客厅的西北角有1张椅子,在椅子上有1个玻璃柜,玻璃柜表面发现手印并提取。客厅的北侧为阳台,在阳台的东北角围墙表面发现擦蹭痕迹。南卧室内的南侧摆放1张桌子,桌子上有多个储物盒,其中1个铁盒呈打开状态,铁盒表面发现手印并提取,1个黑色铁盒表面发现手印并提取。
4.手印鉴定书,证实在上述客厅西南角鞋柜表面提取到的手印与被告人周某甲的样本手印是同一人所遗留。
5.受理报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受理报警及立案的情况。
七、2015年6月14日19时许,被告人范某甲伙同同案人范某冠(另案处理)在本市天河区华景北路34号华景新城翠安侬苑A栋2楼2C房,通过攀爬外墙水管、撬烂防盗网的方式进入房间,盗走被害人吴某甲放在房内的现金人民币1600多元、三星NOTE2手机1部(经鉴定,价值人民币795元)、联想X230型笔记本电脑1台(经鉴定,价值人民币3033元)及苹果IPAD1台、吊坠、等物品。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告人范某甲在庭审时不持异议,被害人吴某甲的报案陈述,同案人范某丙冠的供述及辨认笔录,现场照片,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手印鉴定书,受理报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以及被告人范某甲的供述等。
八、2015年6月14日20时许,被告人范某乙在本市天河区华景路72号华景新城泽晖苑F座305房,通过剪烂防盗网的方式进入房间,盗走被害人李某乙放在房里的现金人民币6000元、三星牌N2型手机1台(经鉴定,价值人民币947元)及苹果笔记本电脑1台、苹果平板电脑1台、索尼摄像机1台、索尼相机1台、浪琴手表1块等物品。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李某乙的陈述:2015年6月14日19时许,我离开位于天河区华景路72号华景新城泽晖苑F座305房的住处。20时许,我回来时发现家中被盗,经清点,被盗财物包括银白色笔记本电脑1台、黑色摄影机1台、银白色平板电脑1台、玫红色相机1台、白色手表1个、黑色手机1台以及现金6000元。
2.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情况。
3.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证实现场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华景路72号华景新城泽晖苑F座305房,从大门进入为过道,从过道进入为客厅,厨房西侧有两扇拉窗被拉开,北侧拉窗在该窗户玻璃表面发现有两枚手印。主卧室西侧摆放有张床,床上及床尾处地面散乱的堆放着纸盒、首饰盒、纸袋及一个白色塑料盒等物品,在床上的白色塑料盒表面发现一枚手印。
4.手印鉴定书,证实在上述厨房西侧窗户北侧拉窗玻璃表面上提取到的手印与被告人范某乙的手印样本为同一人所遗留。
5.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被盗财物的价值。
6.受理报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受理报警及立案的情况。
九、2015年6月25日晚上,被告人周某甲在本市荔湾区浣南东街康乃馨花园首层自编A1-5铺的广州市小天使康复训练中心,通过剪烂防盗网的方式进入中心,盗走该中心办公台抽屉里的现金人民币946.2元。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彭某的陈述:2015年6月26日7时许,我单位广州市小天使康复训练中心的负责人曾凡峰打电话让我回位于广州市荔湾区浣南东街康乃馨首层自编A1-5铺的单位。到达后我发现房内被翻乱,靠近大门口的办公台的三个抽屉被撬开,右上方的第一个抽屉内的946.2元被盗走。
2.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情况。
3.现场勘验检查记录,证实现场位于广州市荔湾区浣南东街西侧一栋9层商住楼的一楼商铺,为一家康复中心。办公室木门及球形锁未见明显损坏,屋内靠南侧墙边放有一张木桌和一台冰箱,靠北侧墙边放有一个木柜。木柜门暗锁被撬开,锁零件掉在地上,柜门被打开,三块抽屉面板脱落掉在地上,抽屉面板上有0.7厘米的扁平撬压痕(在抽屉面板上粉显、拍照提取指印5枚,拍照提取压痕1个)。房间东侧铝合金窗的二根不锈钢窗枝被破坏,向屋内方向弯折,断口不整齐(在窗枝断口处拍照提取断口痕迹4个),窗枝和窗玻璃上有灰色手印(在铝合金窗外侧玻璃上拍照提取指纹3枚;在不锈钢窗枝上拍照提取掌印1枚),地面上有残缺的踩踏痕迹(拍照提取踩踏痕迹3个)。
4.手印鉴定书,证实在上述办公室地面抽屉面板上提取到的手印是被告人周某甲右手拇指所遗留。
5.受理报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受理报警及立案的情况。
十、2015年6月29日21时许,被告人范某甲、范某乙在本市天河区华景路62号306房,通过撬烂防盗网的方式进入房间,盗走被害人吴某乙放在房内的索尼E11115型笔记本电脑1台(经鉴定,价值人民币1144元)、ipadmini2平板电脑1台(经鉴定,价值人民币1645元)及项链、戒指、耳环、小金条等物品。后被告人范某甲、范某乙将上述物品销赃,范某甲分得赃款人民币700元。
2015年6月30日,公安机关将被告人周某甲、范某甲、范某乙抓获归案,并缴获上述赃款现金人民币700元及作案工具手提袋1个。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告人范某甲、范某乙在庭审时均不持异议,被害人吴某乙的报案陈述,现场照片,现场勘验笔录,手印鉴定书,价格鉴定结论书,受理报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刑事判决书、刑满释放证明书,抓获经过,户籍资料,以及被告人范某甲、范某乙的供述及辨认笔录等。
综上,被告人周某甲参与盗窃4宗,盗窃金额共计人民币5746.2元;被告人范某甲参与盗窃5宗,盗窃金额共计人民币8338元;被告人范某乙参与盗窃2宗,盗窃金额共计人民币9736元。
原判认为:被告人周某甲、范某甲、范某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或单独入户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依法应对其适用“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的量刑幅度予以处罚。在第二宗盗窃犯罪中,被告人范某甲已着手实施盗窃行为,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对该宗犯罪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被告人范某甲、范某乙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范某甲庭审时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范某乙承认基本犯罪事实,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缴获的赃款人民币700元发还被害人吴某乙,并继续追缴三名被告人的违法所得发还各名被害人;缴获的作案工具手提袋1个,依法予以没收。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周某甲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二、被告人范某甲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三、被告人范某乙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四、缴获的作案工具手提袋1个予以没收,缴获的赃款人民币700元发还被害人吴某乙;继续追缴被告人周某甲、范某甲、范某乙的违法所得,发还各被害人。
一审宣判后,周某甲上诉提出:其没有到现场实施盗窃,原判量刑过重。
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二审期间,上诉人周某甲、原审被告人范某甲、范某乙及原公诉机关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关于上诉人周某甲所提的其没有到现场实施盗窃的意见,原审判决已作出充分的阐述和说明,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依法予以认可,不再赘述。
本院认为,上诉人周某甲、原审被告人范某甲、范某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或单独入户盗窃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在第二宗盗窃犯罪中,原审被告人范某甲已着手实施盗窃行为,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对该宗犯罪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范某甲、范某乙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罚。原审被告人范某甲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范某乙承认基本犯罪事实,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赵 俊
审 判 员  幸 福
代理审判员  温晓雅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日
书 记 员  赵泽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