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刘仰才与沭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撤销、行政批准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4-12-2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4)宿中行终字第0005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仰才。
委托代理人夏建设、刘景岚,江苏禾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沭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沭阳县苏州东路广文大厦。
法定代表人胡捷,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刘彦龙。
委托代理人葛志田。
上诉人刘仰才因与被上诉人沭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称沭阳人社局)要求撤销离岗养老金行政审批一案,不服沭阳县人民法院(2014)沭行初字第00029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1月1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仰才及其委托代理人夏建设、刘景岚,被上诉人沭阳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刘彦龙、葛志田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庭审举证质证认定,刘仰才于1946年2月16日出生,1972年8月到沭阳县公路管理站工作,工种为养护工,性质为”建勤代表工”。2001年2月1日,沭阳县机关事业社会保险管理处审批同意刘仰才离岗后月养老金为每月408元,从2001年2月起执行。刘仰才退休后即领取了退休证,并逐月领取养老金。2006年11月,沭阳人社局根据宿路发(2005)150号文规定,将刘仰才的养老保险关系由机关事业保险转移到企业保险,月养老保险金由沭阳县社会劳动保险管理处发放。后经过历次调整,目前刘仰才养老金为月1311.43元。2014年3月,刘仰才向沭阳人社局申请公开养老金核算标准,刘仰才在收到沭阳人社局提交的行政复议答复书后,认为沭阳人社局于2001年2月按”临时性岗位用工身份”核发其退休养老金待遇错误,依法应予以撤销,因而成讼。
原审法院认为,沭阳县机关事业社会保险管理处于2001年2月对刘仰才作出临时性岗位用工离岗领取养老金的审批决定,因沭阳县机关事业社会保险管理处为沭阳人社局养老保险的经办机构,其行为后果应由该局承担。起诉期限是指行政相对人对具体行政行为不服,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法定期限。如果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行政相对人即丧失了对具体行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刘仰才认可退休后于2001年2月开始领取核定的养老金,如刘仰才对此不服,应当在知晓该审批决定内容之日起两年内提起诉讼,退一步讲,即便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若干解释》)第四十二条规定的5年最长起诉期限计算,从2001年2月沭阳人社局对刘仰才作出临时性岗位用工离岗领取养老金审批决定时起至原告提起行政诉讼时,也已明显超过了法定5年的最长起诉期限,依法应驳回起诉。刘仰才称其2014年4月从沭阳人社局提交的信息公开行政复议答复书中才知道沭阳人社局对其作出临时性岗位用工离岗领取养老金审批,且该审批行为一直延续至今,不应当受到起诉期限限制,该主张缺乏法律依据,不予采信。因刘仰才起诉已明显超过法定起诉期限,对沭阳人社局作出的刘仰才为临时性岗位用工离岗领取养老金的审批决定是否合法,不予审查。原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刘仰才的起诉。
上诉人刘仰才上诉称,原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原审裁定,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主要理由是:1、上诉人并不知晓被上诉人于2001年2月所作的《宿迁市公路系统临时性岗位用工离岗领取养老金审批表》(下称《审批表》),该《审批表》也没有告知上诉人诉权或者起诉期限,故不应当从2001年2月计算本案的起诉期限。上诉人通过信息公开申请方式于2014年4月才知道《审批表》,故应当从此时计算本案的起诉期限。同时,被上诉人所作《审批表》给上诉人造成经济损失,该行为处于持续状态,不应受起诉期限限制;2、原审裁定没有审查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错误。上诉人退休审批前的工资标准为480元/月,该工资是否低于当时法定最低工资标准,原审法院没有要求被上诉人对此提供证据,被上诉人以”临时性岗位用工”为上诉人办理离岗养老金行政审批是否违反当时政策规定,原审法院对此也没有审查,明显不当。
被上诉人沭阳人社局辩称,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其所作退休审批决定并无不当,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主要理由是:1、上诉人于2001年2月退休,退休次月就享受退休待遇,上诉人当时对其退休待遇的审定是了解和知晓的。无论根据《若干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的2年起诉期限还是第四十二条规定的最长5年起诉期限,其于2014年向人民法院提起本案诉讼均已超过了起诉期限;2、原审从程序上驳回了上诉人的起诉,无需对本案被诉《审批表》的内容进行审查。被上诉人依据当时的政策规定给上诉人核定退休待遇正确。
各方当事人一审中提交的证据均已随案移送本院。一审对证据的分析认证正确。
本案二审审理过程中,上诉人刘仰才新提供了2份证据材料:1、劳动部2005年5月23日给”章仪德”的告知单,告知其反映的农民建勤代表工的待遇问题应当向有关部门反映;2、2013年2月19日江苏省交通厅群众来访转办单,该转办单要求宿迁市交通局”就仲伟中等5同志反映的要求提高‘建勤工’的生活待遇等问题,请你局视情处理”。上诉人认为,上述证据材料能够证明上诉人一直通过信访方式就其离岗待遇问题向有关部门主张权利,应当构成起诉期限扣除或者延长的正当事由。
被上诉人沭阳人社局认可上诉人的信访过程,但认为信访并非扣除或者延长起诉期限的正当理由。
本院认为,该两份证据材料反映了上诉人等于2005年、2013年分别向原劳动部和江苏省交通厅就农民建勤代表工的待遇问题进行了信访,不具有本案起诉期限扣除或者延长的证明效力。
本院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基本一致。
二审补充查明,上诉人等曾于2005年5月、2013年2月向原劳动部、江苏省交通厅信访反映农民建勤代表工的待遇问题。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上诉人刘仰才于2014年6月23日起诉要求撤销被上诉人于2001年2月1日作出的《审批表》具体行政行为是否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原审裁定驳回其起诉是否正确。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了行政诉讼的起诉期限,据此,当事人提起行政诉讼应当在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内提出。本案中,被上诉人于2001年2月1日对上诉人作出《审批表》,随后上诉人领取了退休证,并于退休次月起按标准领取了养老金,其在此时即已经知道了《审批表》的主要内容,其如对退休待遇不服,应当按照《若干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2年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而上诉人于2014年6月才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距该《审批表》作出之日已逾13年之久,明显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即便按照上诉人陈述的其并不知道《审批表》的主要内容来看,其也超过了《若干解释》第四十二条规定的不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从具体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5年的起诉期限。上诉人称在2014年4月通过信息公开的方式才知道《审批表》的具体内容,该审批行为处于持续状态,应当从2014年4月计算起诉期限,该主张与《若干解释》第四十二条规定的从具体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计算起诉期限不符,故该主张不能成立。上诉人虽然因农民建勤代表工的待遇问题多次向有关部门进行信访,但其并未提供相关证据证实有关部门已对其反映问题进行实质处理,故其提供的信访证据材料不构成本案起诉期限延长或者扣除的条件。《若干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起诉超过法定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据此,原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人起诉并无不当。因本案并未进入实体审查程序,故原审法院没有对《审批表》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并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提起的起诉超过了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原审裁定驳回起诉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合计100元,退还上诉人刘仰才。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刘国超
代理审判员  徐 宁
代理审判员  于元祝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赵桐艺
第页/共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