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葛蕴川与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经贸行政管理(内贸、外贸)一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9-0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安徽省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皖0191行初85号
原告:葛蕴川,男,汉族,1955年10月15日出生,住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
委托代理人:赵新科,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
法定代表人:杨伟,主任。
委托代理人:尹国周,管委会干部。
委托代理人:肖承颖,安徽奥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葛蕴川因要求确认被告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行政行为违法纠纷,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11月6日立案后,于2017年11月8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2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葛蕴川的委托代理人赵新科,被告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尹国周、肖承颖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葛蕴川诉称,自2017年初,被告以”棚户区改造”为名在相关区域实施房屋征收,具体征收实施单位为海恒社区管理委员会。海恒社区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口头宣称原告的涉案房屋在征收范围内,属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因此次征收原告未见到任何政府征收部门下发的有关房屋征收的书面文件,加之海恒社区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口头告知的补偿标准过低,故原告未与其就征收补偿安置事宜达成一致。2017年9月30日晚上8、9点钟,海恒社区管理委员会组织上百人开动钩机(挖掘机)等大型机械设备对涉案房屋实施了强拆。家用物品被砸在屋内。原告家人与海恒社区管理委员会相关工作人员进行交涉,其表示海恒社区管理委员会愿意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认为,依据《合肥市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暂行办法》第三条第二款关于”各区人民政府(包括受市政府委托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新站综合开发试验区管委会,下同)负责辖区内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区人民政府组织本级有关部门和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开发区社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称征收房屋实施单位),具体实施辖区内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的规定,被告应为涉案强拆行为承担法律后果。为维护自身重大合法权益,原告依据《行政诉讼法》等相关规定向贵院起诉,请求判令:1、确认被告于2017年9月30日对原告位于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海恒社区习友小区面积为291.4元平方米的砖混结构房屋强制拆除的行政行为违法。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证据1、宅基地使用证;证据2、强拆现场图片四张;证据3、光盘一份(当庭提交)。
被告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辩称,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并未作出葛蕴川所诉的强制拆除其位于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海恒社区习友小区面积为291.4平方米的砖混结构房屋的行为,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及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等规定,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作为本案诉讼主体不适格,因此依法应驳回原告的起诉。其二,从举证责任角度,行政诉讼法规定的举证责任倒置,适用前提是行政机关作出了案涉行政行为,然本案被告并没有作出原告所述的行政行为,根据行政诉讼法相关规定,原告负有证明案涉具体行政行为存在的举证责任,从本案原告的举证看,其没有相关证据能证明原告所述的具体行政行为存在。其三,原告在诉状中自认案涉房屋系海恒社区委拆除,而海恒社区委系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行政主体。综上所述,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起诉。
被告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告诉状中自称,2017年初,被告以”棚户区改造”为名在相关区域实施房屋征收,具体征收实施单位为海恒社区管理委员会。原告认为其与海恒社区管理委员未就征收补偿安置事宜达成一致,导致其位于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海恒社区习友小区面积为291.4元平方米的砖混结构房屋被拆除。为此,原告诉至本院,请求判如所请。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其符合起诉条件的相应的证据材料。根据该规定确立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原告在提起诉讼时,应当负有证明被诉行政行为存在以及该行为由被告作出等基本事实的责任,否则将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本案中,原告诉称案涉房屋系被告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拆除,然其提交的证据并不能证明上述行为系由被告实施,且原告在诉状中自述其案涉房屋系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海恒社区管理委员会拆除。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海恒社区管理委员会系被告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下属单位,具有独立的行政诉讼主体资格。故原告以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作为本案的被告,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十)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葛蕴川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50元,不予收取。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毕守国
人民陪审员  袁新洲
人民陪审员  李章伦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谢 文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的;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