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中投建设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与盛化龙、上海金幕建筑科技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京0115民初10918号
原告(反诉被告):中投建设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黄埔路2-2号。
法定代表人:顾强,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纪敏,女,1978年4月12日出生,中投建设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职员,住江苏省南京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崟,国浩律师(南京)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上海金幕建筑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金山区张堰镇花贤路69号1幢A2392室。
法定代表人:游迎松,经理。
被告:盛化龙,男,1970年8月26日出生,上海金幕建筑科技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住上海市杨浦区。
二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永志,北京市墨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沈飞飞,北京市墨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中投建设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投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上海金幕建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幕公司)、被告盛化龙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渠阳振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中投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纪敏、赵崟,被告(反诉原告)金幕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永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中投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金幕公司返还中投公司多支付的工程款3430857.12元;2、请求判令金幕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承担违约金150万元;3、请求判令金幕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向中投公司提供以金幕公司名义出具的3669142.87元等额且真实合法有效的发票;4、请求判令盛化龙对第1、2项诉讼请求承担连带责任;5、请求判令金幕公司提供正品的“TOTO”牌洁具(包括台上盆11个,台下盆117个,蹲坑201个,小便斗(含感应器)87个,坐便器16个,花洒12个,龙头134个),并支付洁具的更换费用1032483.13元;6、本案诉讼费用由二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中投公司与金幕公司签订的《晶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先进半导体集成电路研发及业务中心大楼公共区域/11-13层装饰装修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约定,金幕公司承包晶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先进半导体集成电路研发及业务中心大楼公共区域/11-13层装饰装修安装、施工及相关工作。盛化龙是金幕公司本合同项下的项目总负责人。
一、按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中投公司多支付金幕公司工程款共计3430857.123元。合同第36.1.6其他约定:1、公共区域/11-13层装饰装修全部安装结束,业主、总包单位和监理单位初步验收合格,并获得竣工验收合格证明后(确保接到开工令96天内完成),支付经甲方审计部、风控部15天内审核确认的审核价95%的劳务施工款给乙方;5%的质保金在验收合格并获得合格使用证明文件后2年质保期到期,无质量问题7个工作日内一次性支付。2、在甲方付款前,乙方必须提供甲方认可的发票。
合同总价为3862255.66元,95%合同价款应为3669142.877元,合同履行过程中,盛化龙以工期紧为由,多次向中投公司申请付款“用于北京晶门科技大厦项目”,中投公司为保证工程不受影响,在金幕公司未取得竣工验收合格证明,未提供经中投公司审核确认的结算资料,也未提供中投公司认可的发票的情况下,超出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向作为金幕公司指定的合同项目总负责人的盛化龙提前支付了工程款共计710万元,共计多支付3430857.123元。
二、金幕公司存在多项违约,应当承担合同约定的违约责任。合同第五条约定的工程质量标准:合格标准,并符合现行国家及北京市各专业主管部门(包括但不限于建设单位、总包单位、监理单位、消防部门及北京质检站)验收规范和标准。
合同补充条款23条约定:如因雇员的工资发放和劳动保障制度不健全而引发纠纷,甲方有权终止合同。若因乙方原因引发3人以上的群体上访、闹事事件,每发生一起处乙方5万元罚款。
合同补充条款28条约定:工程质量不符合合同要求和设计要求的,应予以返工或修理,并承担其费用,给甲方造成损失的予以赔偿。因乙方施工质量、工期、安全等原因导致监理单位下达《监理工程师通知书》的,每出现一例处乙方1万元罚款。乙方的其他违约行为导致甲方损失的,应按合同法等相关建筑类法律规定赔偿损失。
合同其他约定17.3条约定:工期每延误一天,劳务分包人应当向发包人赔偿10000元/天。
本合同履行过程中,金幕公司施工质量一直存在问题,监理单位为此下发4次工程暂停令,并在监理例会上多次要求金幕公司限期整改违规施工内容。中投公司也多次以工作联系单的形式要求金幕公司整改工程质量,但是金幕公司整改措施始终不到位,导致装修现场出现墙砖空鼓严重、地毯地胶鼓起、天花板脱落等严重质量问题,至今不但未通过竣工验收,还存在重大的安全隐患,致使无法正常使用。且金幕公司疏于施工管理,因工资结算不及时导致工人群体闹事3次,影响项目现场施工。且施工严重超期,2015年3月16日开工,约定工期为96天,应当在2015年6月22日前完工,实际金幕公司直到11月1日尚未完工,工期超期至少131天。金幕公司应按合同约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合计150万元。
三、金幕公司应当出具合法有效真实且中投公司认可的发票。合同约定的合同价为含税价,且约定在中投公司付款前,金幕公司必须提供中投公司认可的发票。据此金幕公司应当立即向中投公司提供以金幕公司名义出具的3669142.877元等额发票,否则应当按中投公司已支付金额承担相应的税金合计1041727.6元。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因发现涉案工程使用的“TOTO”牌洁具系由金幕公司供货并安装,而中投公司此前已经与生产厂家取得联系,得知该批洁具全部为假冒商标产品,因此要求金幕公司重新提供全新正品洁具。
综上所述,金幕公司施工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且整改不到位,至今未能通过验收,且存在工期超期、工人闹事等违约行为,除应当返还中投公司多支付的3430857.123元工程款,还应当按合同约定向中投公司承担违约责任合计150万元,盛化龙应当对此承担连带责任。故诉至法院。
被告(反诉原告)金幕公司辩称,我公司承接了中投公司的工程,完全是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合同义务,中投公司并未支付施工该款项,所以中投公司要求返还工程款的事实没有依据;中投公司所述的罚款与我公司无关,也不存在因我公司的原因导致工期延误,所以中投公司要求支付违约金的请求没有依据;若我公司收到中投公司支付的施工款项后会向中投公司提供合法的票据;盛化龙本人是金幕公司的指定项目负责人,其在项目中实施的是我公司的行为,不应成为本案的被告,所以不同意中投公司要求盛化龙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洁具我公司认为是由我公司收取了,但是该请求中投公司已经在南京法院审理的案件中向另外一个公司主张了,中投公司对该请求没有撤回的情况下,重复提出没有法律依据。
被告盛化龙辩称,我认为因该项目所作出的签字等行为均是代表金幕公司,并非是个人行为,我不应承担任何责任,应由金幕公司承担责任。
被告(反诉原告)金幕公司提出反诉请求:1、请求中投公司给付金幕公司装修工程款3862255元;2、请求判令中投公司给付金幕公司工程洽商增项款480万元;3、反诉费用由中投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我公司与中投公司于2015年3月签订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约定由我公司劳务分包晶门科技大楼/11-13层工程。我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了所约定的工程装饰建设,双方合同款3862255元,工程洽商增项480万元,中投公司已实际使用了装修工程,但是一直拖欠工程款,不向我公司支付。因中投公司不能支付金幕公司劳务款项,致使我公司无法向施工工人发放工资,给我公司造成了极大损失,故我公司要求中投公司支付相应的款项。
原告(反诉被告)中投公司针对反诉请求辩称,我公司认为工程款全部支付的条件尚未成就,所以只应支付95%,剩下的款项我公司已经全额并超额,故不支付了;洽商增项款项,因为双方没有进行结算,该数额是金幕公司单方陈述的,我公司不认可。
中投公司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以下证据:1、施工劳务分包合同;2、工作联系单、监理通知;3、工作联系单;4、收条、承兑汇票复印件;5、借条、承兑汇票复印件;6、借条、承兑汇票复印件;7、情况说明、招商银行付款回单、招商银行转账汇款电子回单;8、情况说明、理财金账户历史明细清单、工商银行业务回单;9、鉴定书;10、不是原厂品牌确认书。金幕公司依法提交了如下证据:1、起诉书、诉讼通知书、合同;2、工程洽商单;3、洽商记录;4、会议纪要。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中投公司提交的证据,金幕公司和盛化龙一并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的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我公司已经完成了工程,是因为中投公司不支付款项,所以才产生的争议;证据2、证据3真实性不认可,我公司没有收到中投公司提交的工作联系单;证据4真实性认可,也认可是盛化龙取走了,但是我公司认为是中投公司支付给上海赢实五金制品有限公司的采购款;证据5、证据6的质证意见同上;证据7、证据8真实性认可,但是与本案的工程没有关系,张庆妹收到了戚云的转账,但是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证据9的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不能证明是我公司在涉案工程中所购买的洁具;对证据10的真实性认可,但是双方约定据实结算。对金幕公司提交的证据,中投公司发表如下质证意见:认可金幕公司提交的起诉书等证据材料,确实存在另外一个案件,但是本案与赢实公司没有关系;洽商记录中有龚广选签字的均认可其真实性,无龚广选签字的均不认可真实性,但是不认可工作联系单上金幕公司所提供的需要增加的费用。根据金幕公司提供的证据目录我公司认为其中第3、6、22、33、36、42、43、44、45、47、50、55、56、59、60、61、62、63、64、70、71、74、77、79、84、85、102号是属于原合同之内就有的部分,所以不属于分项,比如第3项产品保护与合同中的措施费有所重合,措施费包括了产品保护的部分,其余的认可是增项,但是不认可金幕公司单方提供的数额;我公司认为确实属于增项的部分中,但是后来没有进行相应的工程,或提供的工程是虚假的,所以我公司应不支付任何的款项;会议纪要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对当事人无争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本院经审查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3月14日,中投公司(甲方,发包人)与金幕公司(乙方,劳务分包人)签订《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约定由金幕公司承包晶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先进半导体集成电路研发及业务中心大楼公共区域/11-13层装饰装修安装、施工及验收(以下简称涉案工程),(备注:主材甲供)明细报价(含税)及合同有效期内的前期报审工作、施工辅材、安装、调试、报验(确保建设单位/消防部门及亦庄质监站验收通过)、竣工图审、系统维护等;包括劳务分包人对图纸二次设计、优化修改,其产生的材料调整须符合主管部门的要求,产生设计费用包括在施工报价中。
关于合同价款,双方约定本合同价款含税金额3862255.66元,本合同价款为固定总价包死价,图纸和清单互为补充,审计原则为多退少不补,即在施工范围内没有施工的,审计结算时予以扣除。如有甲方要求增加的工作内容,由现场项目部发指令单报集团工程项目管理中心3天内确认后,乙方方可实施,最终增加的价格以补充合同的方式执行。关于合同工期,乙方承诺96日历天内竣工验收。关于质量标准,合格标准,并符合现行国家及北京市各专业主管部门(包括但不限于:建设单位、总包单位、监理单位、消防部门及北京市质监站)验收规范和标准。关于工期延误的违约处理,工期每延误一天,劳务分包人应当向发包人赔偿10000元/天,不足一天按一天计,误期违约金的最高限额是合同总价。合同还约定,公共区域/11-13层装饰装修全部安装结束,业主、总包单位和监理单位初步验收合格,并获得竣工验收合格证明后(确保接到开工令96天内完成),支付经甲方审计部、风控部15天内审核确认的审核价95%的劳务施工款给乙方;5%的质保金在验收合格并获得合格使用证明文件后2年质保期到期,无质量问题7个工作日内一次性支付。甲方要求增加的工作内容,以补充合同的付款方式执行;由于甲方要求乙方停工的,甲方需按乙方实际完成量支付乙方工程款;在甲方付款前,乙方必须提供甲方认可的发票。若因乙方原因引发3人以上的群体上访、闹事事件,每发生一起处乙方5万元罚款;工程质量不符合合同和设计要求的,应予以返工或修理,并承担其费用,给甲方造成损失的予以赔偿;因乙方施工质量、工期、安全等原因导致监理单位下达《监理工程师通知书》的,每出现一例处乙方1万元罚款。
上述合同签订后,金幕公司履行合同义务对涉案工程开始施工。2015年3月27日,监理单位向中投公司发送工作联系单,因地砖质量问题要求暂停施工;2015年3月29日,监理单位再次向中投公司发送工作联系单,因给水管材使用非确认的品牌材料要求停止施工;2015年4月2日,监理单位向中投公司发送工程暂停令,因楼梯防护拆除后未采取安全措施进行防护处理等问题要求暂停施工;2015年3月30日,监理单位向中投公司发送监理通知,要求中投公司对工程中所存在的各项问题进行整改;2015年7月3日,中投公司向金幕公司发送工作联系单,针对工地两次发生的讨薪事件对金幕公司作出处罚决定,金幕公司表示未收到该工作联系单。
2015年4月至8月期间,金幕公司多次向中投公司发送施工现场零工签证和工作联系单,洽商工程增项事宜,中投公司对于其中部分作出回复和确认。
2015年8月28日,盛化龙向中投公司出具收条,其上载明:“今收到中投建设集团公司(由上海昱江钢铁股份公司)银行承兑24640506、24640507、24640508、24640509、24640510、24640511共6张合计300万元整”。
2015年9月2日,盛化龙向中投公司出具借条,其上载明:“本人盛化龙今借到中投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人民币贰佰万元整(2000000.00元)。用于北京晶门科技大厦项目。特立此据”。
2015年12月31日,盛化龙再次向中投公司出具借条,其上载明:“今借到中投建设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人民币伍拾万元整(¥500000)。特立此据”。
2015年5月30日和2015年7月8日,案外人戚云先后代盛化龙收到中投公司共计100万元款项,并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将其中50万元支付给案外人周粉喜、50万元支付给盛化龙之妻张庆妹;2016年2月4日和2016年2月6日,案外人戚云先后代盛化龙收到中投公司共计60万元款项,并将其中40万元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支付给盛化龙之妻张庆妹。
2016年4月11日,金幕公司确认用于涉案工程的TOTO洁具确实不是原TOTO工厂制造,属于公司内部采购环节出现重大问题才导致涉案工程所有TOTO洁具及附件假冒产品出现,并表示愿意承担洁具及附件损失。2016年8月5日,东陶(中国)有限公司出具鉴定书,确认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海六路3号晶门科技大厦公共区域及11-13层样板间区安装的带有“TOTO”标识的洁具均为假冒TOTO品牌产品。
2016年6月23日,中投公司在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起诉上海赢实五金制品有限公司,要求上海赢实五金制品有限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提供符合品牌和质量要求的材料产品,并承担更换不合格材料产品所需的费用和违约金。
另查明,盛化龙系金幕公司涉案工程项目总负责人,周粉喜系上海赢实五金制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涉案工程已整体进行了竣工验收,但双方并未就分包工程进行结算。
庭审中,金幕公司提交洽商记录欲证明工程增项的金额,中投公司仅认可有龚广选签字的洽商记录的真实性,且认为金幕公司提交的证据中含合同内的项目,而非工程增项。
关于金幕公司是否收到了中投公司的710万元款项,中投公司认为金幕公司已自认了盛化龙的行为是代表金幕公司,因此盛化龙签字确认收到550万元及戚云将160万元支付给盛化龙指定的人,其中包括盛化龙的妻子,这一事实足以证明金幕公司确实收到了710万元工程款。关于违约金,金幕公司认为中投公司主张违约金没有相应的依据,中投公司提供关于违约金的证据并不是用证据本身来证明发包方对中投公司的罚款数额,而是为了证明金幕公司有违约行为,应承担违约责任;中投公司确实未提供项目竣工的具体证据,但是金幕公司提交的证据中可以证明项目至少到2015年8月底仍未竣工,中投公司算至10月底得出的违约期限,实际违约期限是超过中投公司计算的日期的。关于洁具,金幕公司称中投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相应的洁具是其公司提供的,但是中投公司已经举证证明盛化龙承认金幕公司提供的所有洁具都是假冒产品,并表示同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中投公司要求金幕公司重新提供洁具并承担相应的更换费用。金幕公司主张中投公司和上海赢实五金制品有限公司签订了涉案工程材料采购合同,合同总价款是501万左右,盛化龙是该公司的股东,负责项目的采购,盛化龙收到的承兑发票是代表上海赢实五金制品有限公司收取的采购款,与中投公司现主张的合同无关;金幕公司严格履行了双方签订的合同,进行了施工,并按照中投公司的要求完成了增项部分的采购和安装,现中投公司未就金幕公司的装修及工程增项支付费用,该工程已经完工,但是中投公司迟迟不予验收,责任应由中投公司承担。关于工程洽商,金幕公司认为中投公司一直不予结算是怠于行使其权利,金幕公司要求按照洽商的材料支付费用。中投公司主张同意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相应工程款,但主张因双方未进行结算,不同意支付增项部分的工程款。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生效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照约定全面履行合同权利和义务。中投公司和金幕公司签订的《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合同义务。现涉案工程已整体验收完毕,中投公司亦认可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3669142.877元,对此本院不持异议。同时,金幕公司在收到上述款项后理应向中投公司出具等额发票。关于工程增项,合同约定增项应以补充合同的方式执行。现双方并未签订补充合同以执行增项部分,亦未就增项部分进行结算,故对于增项部分,本院暂不予处理,待双方进行结算后可另行解决。关于中投公司支付的工程款金额,因金幕公司认可盛化龙收到了上述款项、盛化龙亦系金幕公司的项目负责人,且中投公司系付款义务人,故本院认可中投公司关于支付的款项系支付给金幕公司的工程款的主张。但对于其主张的710万元款项中由戚云代收的160万元,因盛化龙并非直接收款人、盛化龙亦否认该款项与本案的关联性,且该160万元款项的支付方式与双方的支付习惯不一致,故对于该160万元款项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可,中投公司可就该款项另案解决。故本案确认中投公司向金幕公司支付的工程款金额为550万元,金幕公司应向中投公司返还多支付的工程款1830857.123元。故对于金幕公司要求中投公司支付工程款的反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应当指出的是,因中投公司与上海赢实五金制品有限公司有另案诉讼,中投公司在本案中的陈述亦应与中投公司和上海赢实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一案一致。关于中投公司主张的违约金,因涉案工程存在工程增量,故工期的延长应考虑洽商变更的具体情形,因双方并未就增量部分进行结算,故本院对于中投公司主张的延期违约金暂不予处理,中投公司可待增量结算后再行主张。中投公司就因监理单位发出监理通知而主张的违约金4万元有合同依据,对此本院予以支持。因金幕公司提供的洁具均非正品,故金幕公司应向中投公司重新提供全新正品“TOTO”牌洁具(包括台上盆11个,台下盆117个,蹲坑201个,小便斗(含感应器)87个,坐便器16个,花洒12个,龙头134个),并自行支付更换费用。盛化龙系金幕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其系受金幕公司指派履行职务行为,故中投公司要求盛化龙承担连带责任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反诉原告)上海金幕建筑科技有限公司返还原告(反诉被告)中投建设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多支付的工程款1830857.123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
二、被告(反诉原告)上海金幕建筑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反诉被告)中投建设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4万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
三、被告(反诉原告)上海金幕建筑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反诉被告)中投建设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出具3669142.877元的等额发票(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
四、被告(反诉原告)上海金幕建筑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反诉被告)中投建设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重新提供全新正品“TOTO”牌洁具(包括台上盆11个,台下盆117个,蹲坑201个,小便斗(含感应器)87个,坐便器16个,花洒12个,龙头134个),并自行支付更换费用(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
五、驳回原告(反诉被告)中投建设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驳回被告(反诉原告)上海金幕建筑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23123元,由原告(反诉被告)中投建设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负担14352元(已交纳),由被告(反诉原告)上海金幕建筑科技有限公司负担8771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反诉案件受理费,由被告(反诉原告)上海金幕建筑科技有限公司负担18849元(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渠阳振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梁丽男
-1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