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上诉人长沙雨田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为与被上诉人沈阳重型冶矿电站设备销售公司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8-2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长沙雨田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
法定代表人:张雷,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殷玉民,男,系公司员工,住址:抚顺市顺城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沈阳重型冶矿电站设备销售公司,住所地:沈阳市铁西区。
法定代表人:金海,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学,系辽宁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长沙雨田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田运输公司)为与被上诉人沈阳重型冶矿电站设备销售公司(以下简称沈阳冶矿公司)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于洪区人民法院(2015)于民三初字第0005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由本院审判员徐扬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关长春(主审)、代理审判员何阳共同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3月20日,沈阳冶矿公司与案外人长安益阳发电有限公司签订合同书一份,合同约定长安益阳发电有限公司购买沈阳冶矿公司生产的螺旋输送器螺旋片两套,每套价格为83,200元,合同价款共计166,400元。合同对于交货时间、地点、违约责任、付款方式等事项进行了约定。
2014年3月28日,沈阳冶矿公司委托雨田运输公司将上述螺旋输送器螺旋片承运至益阳。双方约定运费共计2,100元,沈阳冶矿公司现付1,600元,回单后再付5,00元。沈阳冶矿公司依约支付1,600元承运费后,雨田运输公司即为沈阳冶矿公司承运。2014年3月30日2时38分,承运车辆行至商周高速公路37公里处,因第四轴右侧轮轮毂轴承损坏,造成制动鼓与制动蹄片之间摩擦产生高温发生火灾,致沈阳冶矿公司托运的螺旋片损坏。
另查明:火灾发生后,雨田运输公司按照沈阳冶矿公司的要求将承运的螺旋片运回沈阳,雨田运输公司为此支付运费共计13,100元。
再查明:受损螺旋片现存放在沈阳冶矿公司单位厂区内。本案审理过程中,该院依法委托辽宁华诚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涉案螺旋片的损失进行鉴定。该评估公司于2015年4月3日,对评估标的物进行现场查勘,由于雨田运输公司对现场标的物不予认可,致鉴定无法进行。辽宁华诚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将鉴定卷宗予以退回。
原审法院认为:沈阳冶矿公司将货物交给雨田运输公司运输,双方之间即形成货物运输合同关系。雨田运输公司作为承运人,应当按约定将货物安全运送至约定地点。雨田运输公司承运的螺旋片在运输过程中因火灾损坏,应对沈阳冶矿公司的损失承担直接的赔偿责任。关于赔偿的数额,雨田运输公司庭审时表示同意赔偿修复费用,但沈阳冶矿公司诉称经其检验,螺旋片已无法修复,雨田运输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螺旋片可以修复。该院委托鉴定机构对螺旋片的损失进行司法鉴定,并于2015年4月3日,在鉴定机构及原、被告的参与下,共同对鉴定标的物进行了现场查勘,由于雨田运输公司对鉴定标的不认可,致使鉴定无法进行。但雨田运输公司又未提供证据证明现场标的非其运输。鉴于此,该院依据沈阳冶矿公司与第三方长安益阳发电有限公司签订的供货合同,确认涉案螺旋片的损失为166,400元。雨田运输公司庭审中虽对此数额虽提出异议,但未提出相应的反驳证据。事故发生后,因沈阳冶矿公司要求雨田运输公司将货物运回,由此产生的承运费13,100元应由沈阳冶矿公司自行承担,故该院认定雨田运输公司最终赔偿金额为153,300元(166,400元-13,100元)。雨田运输公司赔偿上述款项后,涉案螺旋片的残值归雨田运输公司所有。
综上所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二百九十条、第三百一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长沙雨田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沈阳重型冶矿电站设备销售公司货物损失人民币153,300元;二、在被告长沙雨田运输服务有限公司履行完本判决第一项确定的给付义务之后,涉案螺旋输送器螺旋片的残值归被告所有;三、驳回原告沈阳重型冶矿电站设备销售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628元,由被告长沙雨田运输服务有限公司承担并直接给付原告。
宣判后,雨田运输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承运车辆只是因制动鼓与制动蹄片摩擦产生高温将右侧轮胎引爆燃烧,过火橡胶烟雾将被上诉人二件钢质叶片熏黑,其叶片大部分粘附了橡胶颗粒。事故发生后,被上诉人告知上诉人:“叶片是钢质的不会影响什么质量,你们把叶片运回沈阳,我们清除橡胶烟雾和粘附的橡胶颗粒后,你们在给运至益阳,来回运费由你们承担”。客观事实是涉案螺旋片并没有损坏,而是可维护修复的,如果螺旋片损坏被上诉人就没有必要运回沈阳进行维护修复。在原审法院第一次庭审,被上诉人举证“所谓被烧毁的螺旋片”证据照片时,上诉人当即否定举证的照片是涉案承运的螺旋片。因为涉案螺旋叶片是“螺旋式桶状”的,根据提供的《承运货单》上明确注明的是“两件叶片、重量为2000公斤”,而绝不是“两组、每一组为四件叶片”。“因待鉴定的螺旋叶片”不是上诉人承运的涉案物品,而原审法院“由于被告对现场标的物不予认可,致鉴定无法进行”的认定,与事实不符,实属错误的事实认定。二、原审判决采信证据违法。根据原审法院已经查明的事实,涉案螺旋片证明是可以修复或维修的,否则如是废铁被上诉人是不会让上诉人运回沈阳的。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若要证明螺旋叶片无法修复,是应该经专业机关鉴定的,未经鉴定,仅凭被上诉人的“称其检验已无法修复”是无法律效力的。另外,被上诉人“人为扩大损失”诉讼请求赔偿,是没有任何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支持的。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沈阳冶矿公司辩称:因上诉人的原因导致火灾的发生最终导致涉案货物的烧毁,上述事实有河南省消防总队雎阳区中队的火灾扑救证明和货物烧毁后被上诉人提供的照片为证。被上诉人在得知火灾发生后为防止损失的扩大,要求将烧损的货物运回沈阳,只有货物返厂后才能判断货物烧损的程度。上诉人对涉案货物烧毁后的状态不予认可,但又无法举证货物烧损后的具体状态应当怎样,应由上诉人自己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上诉人作为承运人无论是按照合同约定还是法定都有将涉案货物安全运至指定地点的义务,现由于上诉人原因发生火灾导致货物烧损,理应赔偿。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对一审法院已经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沈阳冶矿公司提供的供货合同、货运单等证据,雨田运输公司提供的责任认定书、运输协议书、运输合同书等证据,在卷佐证并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公路运输合同纠纷,二审诉争焦点是:一,在被上诉人保管存放的螺旋叶片是否就是涉案托运的烧损货物;二,如果是涉案货物,责任如何承担,损失如何计算。
本案中,上诉人雨田运输公司主张现在被上诉人现场存放的实物与交付给该公司的涉案货物不一致,其承运的叶片是螺旋状的并且是两件,涉案螺旋片并没有损坏而是可维护修复的,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对此,被上诉人沈阳冶矿公司抗辩主张涉案货物经火烧后失去原有硬度,变形后的螺旋片没有修复价值也无法修复,涉案货物运回后其多次与上诉人协商解决此事均被拒绝。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事故车辆轮胎自燃造成运载的米其林轮胎燃烧导致承运的螺旋片烧损,根据河南省消防总队雎阳区中队出具的火灾证明记载:蒙冀398**货车着火,火势燃烧猛烈,经过中队全体官兵的奋力扑救最终将火势扑灭。涉案货物为螺旋输送器,其中螺旋片A组4套每套4片,B组4套每套4片,共计为两组8套16片,这与现存放在被上诉人沈阳冶矿公司场地的螺旋片呈现的情形相一致,上诉人雨田运输公司在规定期限内未能提供证明火灾事故现场及涉案货物受损现状的相应证据,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对其该项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由于涉案运输车辆发生事故的原因系承运车辆的轮胎自燃导致车载易燃货物燃烧,上诉人雨田运输公司作为承运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审法院“依据沈阳冶矿公司与第三方长安益阳发电有限公司签订的供货合同,确认涉案螺旋片的损失价值为166,400元,因沈阳冶矿公司要求雨田运输公司将货物运回,故运费应由沈阳冶矿公司承担”的处理结果公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628元,由上诉人长沙雨田运输服务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徐 扬
审 判 员  关长春
代理审判员  何 阳

二〇一五年八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卢智慧
本案判决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