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上海维固工程实业有限公司诉上海闳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2-0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沪01民终1185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维固工程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元江路5500号第1幢5766室。
法定代表人:陈明中,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曙光,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闳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新建路203号底层5060室。
法定代表人:戈永强,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谢诗,上海沪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仙辉,上海沪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维固工程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固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上海闳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闳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17)沪0112民初979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1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同年10月3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维固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曙光、被上诉人闳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韩谢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维固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闳成公司一审诉讼请求。
事实和理由:第一、维固公司与闳成公司员工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维固公司与闳成公司之间系劳务分包合同关系,而受伤工人和闳成公司存在劳动合同关系,该工人在工作中工伤,应由闳成公司承担工伤赔偿责任,且闳成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受伤工人是在维固公司工地受伤的,故不应由维固公司承担工伤赔偿责任。第二、系争《结算补充协议》是因闳成公司员工在施工工地闹事,维固公司被胁迫情况下签订的,不是维固公司真实意思表示,属无效的协议。第三、闳成公司已通过工伤保险渠道取得了相关的工伤补偿金,不能再次向维固公司重复主张工伤补偿。第四、在签订系争补充协议时,总包方向维固公司承诺会在支付工程结算款时将系争款项支付给维固公司,但至今未予支付。
被上诉人闳成公司不同意维固公司的上诉请求并辩称:维固公司是将劳动合同关系与本案双方的劳务分包合同关系混淆理解,双方均是用工单位,并非是劳动者与用工单位的劳动合同关系。本案纠纷是基于双方签订的劳务分包合同产生的。维固公司又称受伤工人已通过工伤保险渠道报销得到工伤赔偿,也是无事实依据的,实际上该工人发生事故时仅入职三天,闳成公司还未来得及为其缴纳工伤保险,该工人受伤后的医疗费等损失均是闳成公司自行承担的。另外,维固公司在系争协议中确定赔偿的部分款项是在发生事故后经政府部门协调后其自愿与闳成公司分担的部分,故不存在受胁迫签订协议的情形。还有,维固公司与案外人工程总包方就系争款项签订的结算协议对闳成公司并无约束力。综上,应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闳成公司原审诉讼请求:维固公司支付闳成公司工伤补助费用70,000元。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维固公司因“江南宴花园加固项目”,劳务分包给闳成公司。后双方因劳务、工伤等事宜,在工程总包方浙江XX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市长宁区安全监督检查站的见证、协调下,于2015年12月1日签订《上海宏成劳务分包结算补充协议》(以下简称《结算补充协议》)1份,确认维固公司应于2016年1月31日前向闳成公司支付50,000元劳务费和70,000元工伤补助费用。但协议签订后,维固公司至今尚余70,000元工伤补助费用未予支付。该款经闳成公司多次催讨无果。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闳成公司与维固公司双方的庭审陈述及双方签订的《结算补充协议》约定的内容,该《结算补充协议》是双方对“江南宴花园加固项目”劳务分包所涉工程款及工人受伤费用分担问题进行协商后对债权债务进行的最终确认和结算,该结算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具有约束力,维固公司应按协议约定于2016年1月31日前将120,000元支付给闳成公司。但维固公司仅向闳成公司支付了50,000元,剩余70,000元至今未付。闳成公司关于受伤人员并非维固公司的员工、总包方未将70,000元支付给维固公司、维固公司未收到受伤人员医疗费原件以及闳成公司已通过其他渠道报销了医疗费的抗辩意见,因协议并未约定上述情况可作为维固公司不履行付款义务的事由,故维固公司无权以此为由拒绝支付协议约定的款项。闳成公司要求维固公司支付该协议约定的70,000元,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综上所述,原审法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维固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闳成公司支付70,000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775元,由维固公司负担。
双方当事人在本院二审中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据双方当事人的上述诉辩主张,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维固公司是否可以上述上诉理由拒绝承担向闳成公司支付系争款项的责任。对此,对上述所列各项上诉理由逐一分析如下:第一、关于双方是否可基于劳动合同关系处理本案纠纷的问题。确实,双方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因为双方中任何一方均不是受伤的个体劳动者,双方之间是签订系争合同的相对方,闳成公司是基于双方签订的系争劳务分包合同和补充协议向维固公司主张交付系争工伤补偿款的。即便受伤工人已通过劳动合同获得了工伤补偿,作为系争工程的用工单位即维固公司和闳成公司就工伤补偿款另行达成协议分担补偿款的行为并无违法之处。并且系争补充协议是在第三方系争工程总包方的见证下,维固公司自愿补助闳成公司工伤费用70,000元而签订,故维固公司现称是在工人闹事受胁迫下签订的也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且依照我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等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的合同无效。据此可见,判定合同无效如属以胁迫手段签订合同的同时须具备损害国家利益的条件,故维固公司签订系争协议即使存在受胁迫情形,因未达到损害国家利益的程度,也不足以认定为无效。第二、关于维固公司认为受伤工人已通过工伤保险赔偿的渠道得到工伤赔偿,而闳成公司不应再从维固公司得到补偿的问题。首先,应明确维固公司所称受伤工人已通过工伤保险渠道得到工伤赔偿的事实,维固公司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次如上所述,即使工人得到了补偿,现向维固公司主张补偿的并不是工人而是用工单位之一的闳成公司,故不存在工人得到重复赔偿的问题,闳成公司现主张的款项是对受伤工人赔偿后再向维固公司追偿的部分,且此追偿行为并无违法之处,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第三、即使系争工程的总包方与作为分包方的维固公司达成协议愿意向维固公司支付系争补偿款,但由于闳成公司作为一审原告向维固公司诉请支付系争款项的依据是其与闳成公司双方间所签的协议中约定由闳成公司应享受的权利和维固公司应履行的义务,且双方并未将总包方先予支付维固公司系争款项约定为维固公司向闳成公司履行支付该款义务的所附条件,故维固公司与案外人就系争钱款达成的支付协议,因案外人总包方并非系争补充协议的权利义务人而不能限制和约束闳成公司主张合同权利。
综上所述,上诉人维固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50元,由上诉人上海维固工程实业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顾克强
审判员  刘丽园
审判员  孙 歆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日
书记员  张 庆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