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杨某某、蒋某某与蒋某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9-2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雨法响民初字第407号
原告(反诉被告)杨某某,女,汉族,湖南省湘潭县人,住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响水乡。
原告(反诉被告)蒋某某,男,汉族,湖南省湘潭县人,住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
两原告委托代理人张国强,湘潭市潭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反诉原告)蒋某,男,汉族,湖南省湘潭县人,住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
委托代理人周辉,湘潭市雨湖区弘道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杨某某、蒋某某与被告蒋某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原告杨某某、蒋某某于2015年6月1日向本院起诉,被告蒋某于2015年6月29日提起反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李育君担任审判长,审判员陈璐璐、人民陪审员潘红艳参加的合议庭于2015年7月29日合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代理书记员冯钊担任记录。原告杨某某、蒋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国强、被告蒋某委托代理人周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杨某某、蒋某某诉称:2013年7月26日晚,被告蒋某与死者蒋XX因为抽水灌溉农田发生纠纷进而发展到肢体冲突,造成蒋XX头部受伤,当即入院治疗,后经医院诊断蒋XX头部存在脑血管动脉瘤被打破,于2013年7月29日下午实施开颅手术,后于2013年8月6日救治无效死亡。后经湘潭市雨湖区响水乡毛家村村民委员会书记、村主任等领导组织双方家属调解并达成《关于蒋某和蒋XX兄弟纠纷和解协议》,由蒋某支付死者蒋XX医疗费67651.76,死亡丧事安排经费100000元,支付杨某某安抚经费50000元,除以上费用外,被告自愿支付500000元作为蒋XX的死亡经济补偿。现蒋某家已被征收,但500000元被告仍未支付。为维护被告合法权益,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立即支付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0000元,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蒋某辩称:蒋某与蒋XX家属签订的调解协议不是被告的真实意思表达。首先,原告隐瞒了死者蒋XX的死因,蒋XX第一次手术成功,后在8月5日蒋XX因咽痰、排痰困难,做了切开气管的手术,但在用药后到晚上病情加重,致使不能自主呼吸,原告方家属在明知撤掉呼吸机蒋XX就会死亡的情形下,强行出院,致使蒋XX出院后造成呼吸衰竭死亡。其次,根据原告陈述蒋XX的死亡时间为2013年8月6日晚8点多钟,但原告于当日下午在蒋XX未死亡时就声称其已死亡要求赔偿。且蒋XX死亡后,原告一方面威胁要将尸体抬到被告家中不下葬,另一方面提出不让被告承担刑罚,在此情形下同被告签订了赔偿协议。因此该份调解协议是在被告受胁迫和欺骗的情况下签订的,应属无效协议。再次,被告与蒋XX生前打架,当时两人都动了手,应各承担责任,对于医疗费应按照各自承担责任比例分摊。另在调解协议中,蒋XX的医疗费为67651.76元中大部分药费并不是受伤用药,但却要原告全额承担,这明显不公平。蒋XX为农村户口,但在调解协议中约定丧葬费等等费用高达10万元,其他约定的精神赔偿等费用均超出标准。
反诉原告蒋某反诉称:2013年7月26日,蒋某和蒋XX因抽水灌溉发生纠纷后,蒋XX被送入院治疗,经诊断是其头部的瘤子被打破,后医院实施了瘤夹术,手术很成功。同年8月6日,杨某某、蒋某某及其家属声称蒋XX已死亡,要求蒋某承担赔偿责任,并扬言如不同意签字就将尸体抬到儿子蒋湘伟家中不下葬。蒋某被逼无奈报警,同时报警的还有蒋XX的孙女蒋X。在僵持了两天之后,到8月8日下午,蒋某在无奈之下只得签订调解协议。综上所述,蒋某和死者当时是打架,两人都有责任,但是虽然死者受了伤,但伤不致死,故对于已用的医疗费用17651.76元,本人同意承担,但其余的5万元医药费、丧事安排费10万元、杨某某安抚费5万元共计20万元是在被迫签订协议后由蒋某的两个儿子支付的,这已侵害了蒋某的合法权益。现诉至法院,请求反诉被告返还人民币20万元整,由反诉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反诉被告杨某某、蒋某某辩称:反诉请求不成立,应当依法驳回。和解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应收到法律保护。死者蒋XX生前身体健康,如未与蒋XX发生冲突,其也不会死亡。故应当由反诉原告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杨某某、蒋某某为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1、原、被告双方身份资料,拟证明双方身份情况;
2、2013年7月26日入院记录,拟证明蒋XX当日被打伤入院治疗以及伤后情况;
3、出院诊断书及出院记录,拟证明死者蒋XX治疗经过。蒋XX自主呼吸停止,并不是被告称系死者家属掐了呼吸机导致的死亡;
4、火化证明,拟证明蒋XX于2013年8月6日死亡,8月15日火化;
5、关于蒋某与蒋XX兄弟纠纷和解协议,拟证明被告对蒋XX的死亡负有责任,除被告已赔偿的费用,还应赔偿蒋XX家属50万元;
6、九华公安分局响水派出所报警案件登记表,拟证明蒋XX与被告发生纠纷受伤较多送医治疗的事实;
7、毛家村杉林组征地补偿送达回执及明细,拟证明原、被告所在地于2013年10月21日开始征收的事实。
被告对以上证据质证如下:1、对证据1无异议;2、对证据2、3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医院的诊断是单方面的,是医生的个人观点不具有绝对性。入院及出院记录不是不能作为医疗鉴定结论,不可认定为定案依据。该证据另可证明死者的死亡与外伤无关,死者在住院期间做了两次手术,与被告打架外伤手术恢复很好,第二次手术才是死者死亡的起因,死者的死亡是人为出院后造成的。3、对证据4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有异议,死亡时间为8月6日,火化时间为8月15日,其中9天时候说明原告方是在被告同意履行赔偿协议的前提下才同意火化的,具有胁迫性;4、对证据5有异议,在此协议中明显掩盖第二次手术的真实情况,具有欺骗性;协议中第5条不追究被告法律责任并无依据;原、被告打架各有责任,不应全部由被告承担。丧葬费、安抚费的数额过高,原告的要求不合法,赔偿的数额计算也是显失公平;5、对证据6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该案被定性为行政案件,被告与蒋XX应各自承担责任。6、对证7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被告是无房征收,故仅获得基本款项补偿。
被告为支持其答辩理由,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2013年7月26日报警案件登记表,拟证明当日处警派出所将案件定性为行政案件,确认为两兄弟打架,各自都负有责任;
2、2013年7月27日报警登记表,同证据1证明目的一致;
3、响水派出所处警登记表,拟证明蒋XX于2013年8月6日死亡双方因赔偿无法达成协议,发生纠纷,派出所出警仍无法解决。和解协议并非被告自愿签订;
4、蒋某的询问笔录一份,拟证明因原、被告打架派出所出警,双方无法就赔偿达成一致意见;
5、潭州司法鉴定所的书证鉴定意见书,拟证明⑴、该鉴定意见书的依据是死者生前在市中心医院的病例,故作出的结论可能只是一个片面诊断,没有排除死者死亡的其他诱发因素;⑵、该鉴定不是法医尸检报告,不能作为刑事定案依据;⑶、鉴定确认死者未发现颅骨骨折、脑损伤,死者死亡与头部被打伤无关,与外伤不具有因果关系。
6、毛家村村长谢国云、会计蒋立强、村民蒋铁均、万秋英、蒋湘奇、蒋湘伟谈话笔录,拟证明原告故意隐瞒蒋XX第二次手术的过程及死因,且原告是以威胁被告如不赔偿就将尸体抬到被告家中、并实施蒙骗的手段才签订的协议,不是原告真实意思表示。协议内容显示公平,应予以撤销。
原告对以上证据质证如下:原告杨某某、蒋某某对被告提交的证据经质证后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蒋某未受伤,被告未提交其受伤医药发票;对证据2的质证意见同证据一一致;对证据3有异议,无法达到其证明目的;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足以证实蒋某愿意承担赔偿责任;对证据5有异议,该证据系公安局推卸责任而做的鉴定;对证据6的真实性有异议,调查人黄小毛当时并不在场。
反诉原告蒋某为支持其诉求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
1、开庭笔录,拟证明(1)原告在第一次开庭时陈述死者死亡的具体时间是2013年8月6日晚上8点多;(2)协议是8月8日签订的,被告及家属系被迫签订的事实;(3)死者是人为出院后死亡,不是被告蒋某造成的;(4)协议是在原告的要求下提出来的;
2死者蒋XX住院期间用药明细,拟证明死者生前住院用药只有小部分是致伤用药;
3、证人谢国云、蒋立强的证言,拟证明签订协议的情况。
反诉被告对以上证据质证如下:对证据1的关联性有异议,根据本地习俗,咽气要在家中,在外死亡是不能进家门的,死者是在医院告知没有救的情况下,才接出院的;对证据2有异议,证据2上的用药是被告将死者打伤后所造成后果的用药;对证据3无异议。
反诉被告对反诉原告提起的反诉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综合认定如下:证据1、4、6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依法予以认定;对证据2、3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定,该证据仅能够证明死者蒋XX伤后入院的治疗情况;证据5的和解协议上有原、被告及村干部等人的签名,虽被告称系在被胁迫的情形下达成,但被告未提交充足的证据证明,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对证据7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定,该证据能够证明被告所在村组毛家村已被征收。
本院对被告提交的证据综合认定如下:对证据1、3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定,该证据能够证明死者蒋XX与被告发生纠纷后的报警情况,但无法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证据2同证据1系同一报警记录;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定,该证据可证明被告同死者发生纠纷及被告用手中手电击打死者蒋XX的具体过程,但无法证明双方是否就赔偿达成一致,故无法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证据5的鉴定结论系以蒋XX的病历为依据在死者火化后进行的鉴定,违反法定程序,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对证据6的谈话笔录,其中被谈话人蒋铁钧未出庭,另被谈话人蒋湘奇、蒋湘伟、万秋英均系蒋某之亲属,有利害关系,故不予认定;
本院对反诉原告提交的证据综合认定如下:对证据1的关联性不予认定,庭审笔录系双方当事人对事实的阐述,死者在8月6日死亡之后,双方家属于8月8日签订协议不能当然推断协议是被告被胁迫签订,故该证据无法达到反诉原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2的关联性不予认定,该证据直接反映蒋XX的住院用药情况,但无法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证据3中证人蒋立强、谢国云的证言证实蒋XX家属并未对被告进行胁迫予以采信,两证人均是原、被告所在村的村干部,在事发后参与了协调工作,能够客观反映事实,故对证人证言予以采信。
根据本院已采信的证据和当事人的庭审陈述,本院查明以下事实:死者蒋XX与原告杨某某系夫妻关系,与原告蒋某某系父子关系,与被告蒋某系亲兄弟关系。2013年7月26日,蒋某与蒋XX因农田灌溉一事发生纠纷而扭打在一起,蒋XX被蒋某用手电击中头部及额部致流血,受伤后蒋XX被送入湘潭市中心医院治疗,后于7月29日下午实施动脉瘤夹闭手术,2013年8月5日再次进行气管切开术手术。2013年8月6日,蒋XX经家属签字出院,同日死亡。同年8月8日,被告蒋某同原告蒋某某签订和解协议,约定被告蒋某赔偿蒋XX住院医疗费67651.76元、死亡丧事安排100000元及给蒋XX妻子杨某某安抚费50000元(共计217651.76元,已支付)。其中第4条约定:“除已支付的三项费用之外蒋某自愿再支付50万元整,但此50万元是在蒋某有生之年内遇征收时再一次性支付,………。”第5条约定:“蒋XX的儿子蒋某某以及全家亲属自愿谅解蒋某的过失,并且自愿配合司法部门,同意不追究蒋某的法律责任,如若蒋某在此事中受到法律惩罚,以法院判决为准。”协议后附有双方亲属及村干部的签字,并加盖响水乡毛家村村民委员会公章。同年8月15日死者蒋XX火化。2014年1月,被告蒋某所在的毛家村土地已被九华经济示范区征收。另本院认为该案涉嫌刑事犯罪,故将该案移送湘潭市公安局九华分局审查。该局于2015年4月22日向本院回复决定对该案不予立案。
本院认为:被告蒋某将死者蒋XX打伤住院是实。蒋XX死亡后,蒋某与杨某某、蒋某某就赔偿数额及附条件的后续赔偿达成了和解协议,且和解协议上有村干部和原、被告及家属签字并加盖毛家村村委会公章。蒋某辩称蒋XX家属威胁不赔偿就将尸体抬至其家中,及蒋XX住院期间实施两次手术死亡原因不明,以此认为和解协议系在胁迫和被欺骗的情形下达成。庭审中查明,杨某某、蒋某某并未实施上述的胁迫行为,蒋XX住院期间实施两次手术系医院对其受伤的救治,并不能否定蒋XX的死亡结果与蒋某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现蒋某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和解协议的达成存在其他胁迫或欺诈情形。故本院认为和解协议中约定的赔偿数额是双方自愿协商后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具有约束力,未显失公平且未违反法律规定。本院对原告主张被告支付50万元赔偿款的诉求予以支持,对反诉原告要求返还已支付20万元赔偿款的反诉请求依法予以驳回。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六款、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一、三款之规定及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蒋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原告杨某某、蒋某某人民币500000元整;
二、驳回反诉原告蒋某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本诉受理费8800元,财产保全申请费3020元,反诉受理费4300元,共计16120元,由本诉被告蒋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育君
审 判 员  陈璐璐
人民陪审员  潘红艳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代理书记员  冯 钊
附相关法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五条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
(二)排除妨碍;
(三)消除危险;
(四)返还财产;
(五)恢复原状;
(六)赔偿损失;
(七)赔礼道歉;
(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十八条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为单位,该单位分立、合并的,承继权利的单位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被侵权人死亡的,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人有权请求侵权人赔偿费用,但侵权人已支付该费用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