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重庆慈济护理院、许勇芳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3-1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鄂0105民初4769号
原告: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龙阳大道特*号。
法定代表人:刘宝林,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龚汝嵩,男,系该公司员工。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重庆慈济护理院。住所地:重庆市九龙坡区锦龙路***号*栋*****号。
法定代表人:扶益山。
被告:许勇芳,男,1984年2月10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九龙坡区。
被告:重庆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南岸区长江工业园江桥路*号。
法定代表人:徐金涛,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丁,男,系该公司员工。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州通集团)与被告重庆慈济护理院(以下简称慈济护理院)、许勇芳、重庆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九州通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2月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九州通集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龚汝嵩,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方丁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慈济护理院、许勇芳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九州通集团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慈济护理院向原告履行到期债务352,858.45元;2、判令被告慈济护理院按合同约定支付违约金,即以欠款金额为基数,按每日万分之五计算,直至全部款项付清为止;3、判令被告许勇芳、重庆九州通公司对被告慈济护理院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4、判令本案的一切诉讼费及实际支出费用由三被告共同承担。事实和理由: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与被告慈济护理院系业务往来单位,双方签订有产品购销合同,自然人许勇芳自愿对慈济护理院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截止2015年11月30日,慈济护理院共欠重庆九州通公司货款467,313.2元。2015年12月23日,原告九州通集团和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达成债权转让协议,该协议约定,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将其对被告慈济护理院享有的到期主债权467,313.2元及各项从债权一并转让给原告。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慈济护理院通过向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支付部分款偿还了部分债务外,余款各被告至今未付,故诉至法院。
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辩称,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与被告慈济护理院有业务往来关系,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与原告进行了债权转让并签订了协议,并已将此事及时通知了被告慈济护理院、许勇芳,故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不应当承担责任。
被告慈济护理院、许勇芳未到庭答辩,也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经审理认定的事实如下:2015年1月1日,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合同甲方)与被告慈济护理院(合同乙方)签订《2015年度购销合同》,合同约定:本合同自双方签字或盖章之日起生效,至2015年12月31日止失效;乙方授权魏子容作为业务代表,其权限包括产品购销、货物验收、代收发票及往来结算对账事宜,其签字确认的收货确认单即为甲方向乙方结款的有效凭据;甲方送货到乙方仓库,运输费用由甲方承担;付款方式:乙方以电汇方式向甲方付款,不得向甲方业务代表支付现金;付款时间:第三个月的25号付清第一个月的全额货款(即3月的25号付清1月的全额货款,依此类推),若乙方超过本条约定的付款期限,甲方有权停止供货,并按欠款总额的日万之五向乙方收取违约金,但违约金总额不能超过欠款总额,若因此给甲方造成的损失全部由乙方承担,双方同意,若乙方未及时结清货款、支付违约金或赔偿损失的,甲方可随时无条件取回乙方收到的甲方《销售(出库)复核单》上所列库存产品,以冲抵乙方对甲方所负债务;乙方法定代表人或企业负责人许勇芳同意,其自愿对乙方欠甲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甲、乙双方在履行合同中若乙方未按本协议或欠款单之约定支付欠款和赔偿损失,甲方有权选择任一时间将甲方对乙方享有的所有债权及相关一切从权利转让给九州通集团享有,转让的具体数额以甲方向乙方出具的债权转让通知为准;乙方在向债权受让方九州通集团履行清偿义务过程中发生争议,无法协商解决时,甲、乙双方同意提交九州通集团所在地人民法院诉讼解决。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在该合同上加盖了合同专用章,被告慈济护理院在该合同上加盖了公章及负责人许勇芳的私章。合同签订后,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与被告慈济护理院开展业务往来。2015年12月7日,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向被告慈济护理院发出对账函,该对账函载明:截止2015年11月30日,重庆九州通公司应收余额467,313.2元,被告慈济护理院应付余额467,225.2元,差额88元;被告慈济护理院在对账函上备注退9月26日药品,12月11日已退回,并加盖公章,工作人员魏子容签字确认。2015年12月23日,重庆九州通公司(甲方)与九州通集团(乙方)签订一份《债权转让协议书》,协议约定:甲方将享有的对慈济护理院到期债权467,313.2元及其从权利一并转让给乙方,用于冲抵甲方对乙方所负债务,乙方同意受让此项债权;本协议签订后,甲方向乙方提供其对慈济护理院形成债权467,313.2元的书面凭证,并以书面形式通知慈济护理院债权转让的事实,告知其向乙方履行467,313.2元债务;本协议签订后,甲方应积极协助乙方通过各种途径实现其依本协议约定转让的债权,并对上述债权的清偿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协议双方应按本协议约定履行义务,任何一方未按本协议履行义务的,应向守约方承担违约责任;双方在履行本协议过程中如发生争议应先协商解决,协商不成,任何一方可向本协议签订地法院提起诉讼,本协议签订地为: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龙阳大道特8号。2015年12月24日,重庆九州通公司将债权转让通知书以邮政快递方式送达慈济护理院,该院于2015年12月26日签收了该邮件。2016年9月5日,被告慈济护理院向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支付了24,406.1元、50,000元、39,960.65元三笔货款(原告认可是对其履行了债务),尚余352,858.45元一直未履行。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2015年度购销合同、往来对账函、债权转让协议书、债权转让通知书、EMS快递单、EMS运单详情单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与被告慈济护理院签订的《2015年度购销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有效。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依合同约定履行了供货义务,而被告慈济护理院未能按合同约定履行付款义务,截至2015年11月30日止,被告慈济护理院欠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货款467,225.2元,应承担付清货款并支付违约金的民事责任。原告九州通集团与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经协商一致后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将其对被告慈济护理院的债权及各项从权利依法转让给原告,并已将该债权转让的事实通知了债务人慈济护理院,该债权转让行为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债权转让后,慈济护理院又于2016年9月5日向重庆九州通公司支付了三笔货款计114,366.75元,原告认可该付款是对其履行了债务,故欠款金额认定为352,858.45元。故原告诉请判令被告慈济护理院支付欠款352,858.45元及违约金的诉讼请求,符合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被告许勇芳作为慈济护理院的负责人在购销合同中承诺对慈济护理院在双方业务往来中所欠全部货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故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许勇芳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符合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因债权转让协议中约定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对转让的债权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故原告诉请被告重庆九州通公司对被告慈济护理院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符合协议约定及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九条、第八十条第一款、第八十一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被告重庆慈济护理院向原告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支付欠款352,858.45元,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二、被告重庆慈济护理院向原告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以467,225.2元为基数,按日万分之五标准,从2016年1月26日起计算至2016年9月4日止;以352,858.45元为基数,按日万分之五标准计算,从2016年9月5日起计付至欠款本金付清之日止;
三、被告许勇芳、重庆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对被告重庆慈济护理院的上述两项付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3,296元(已减半收取),此款原告已预交,由被告重庆慈济护理院、许勇芳、重庆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连带负担,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直接支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何俊杰

二〇一七年二月十日
书记员  罗曼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