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杨某、项某犯聚众斗殴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4-10-1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n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 n 刑 事 判 决 书
\n(2014)合刑终字第00268号\n原公诉机关安徽省巢湖市人民检察院。\n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杨某,安徽省无为县某置业有限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3年7月27日被巢湖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30日被巢湖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4年5月20日被巢湖市人民法院决定逮捕,次日被巢湖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巢湖市看守所。\n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项某,绰号“二宝”,个体经商。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3年7月27日被巢湖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30日被巢湖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4年5月20日被巢湖市人民法院决定逮捕,次日被巢湖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巢湖市看守所。\n辩护人徐业良,安徽天辰律师事务所律师。\n巢湖市人民法院审理巢湖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杨某、项某犯聚众斗殴罪一案,于2014年7月1日作出(2014)巢刑初字第00210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杨某、项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合肥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刘刚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杨某、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项某及其辩护人徐业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n原判认定:2013年7月24日,孙佑勤(另案处理)因故将被告人杨某的女朋友打伤。之后,被告人杨某、项某与孙佑勤就杨某女朋友被打伤后医药费赔偿事宜多次电话协商未果。2013年7月26日,被告人杨某、项某再次与孙佑勤电话联系时发生争吵,之后双方约定当日下午“谈判”。被告人杨某、项某邀集刘某、李某、黄某、樊某、童某等十余人携刀、棍于当日14时驾车至巢湖市亚夏汽车城雪佛兰汽车4S店附近,同孙佑勤等4人见面后,被告人杨某、项某及黄某等人空手走到孙佑勤等人车旁,孙佑勤等人在双方见面未进行过多对话的情况下即持刀具将黄某捅伤、砍伤,后被告人杨某、项某等人持刀、棍追打孙佑勤等人,但被孙佑勤等人逃脱。后经法医鉴定,黄某伤情构成轻伤。案发当日,被告人杨某主动报警,被告人项某知晓该情况,二人在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巢湖医院等候民警到来,后被到场的民警带回调查。\n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接警单、受案登记表、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到案经过、户籍证明、视听资料、证人刘某、童某、樊某、李某的证言,被害人黄某的陈述、被告人杨某、项某的供述等。\n原判认为:被告人杨某、项某邀集他人,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聚众斗殴罪。被告人杨某、项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杨某虽为自动到案,却未能如实供述其所知的同案犯的犯罪事实,不应认定为自首。但被告人杨某能当庭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项某能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属自首,依法可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杨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被告人项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九个月。\n原审被告人杨某上诉的请求和理由为: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n原审被告人项某上诉的请求和理由为: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正确,量刑过重,其系自首,且犯罪较轻,社会危害较小,应当对其适用缓刑。其辩护人辩护意见同上。\n合肥市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认为:原判认定上诉人杨某、项某犯聚众斗殴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上诉人杨某虽为自动到案,却未能如实供述其所知的同案犯的犯罪事实,不应认定为自首。一审法院对上诉人杨某量刑适当,建议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上诉人项某具有自首等多项从轻、减轻情节,一审量刑偏重,考虑其主观恶性、案件起因、经过、后果,建议二审法院依法处理。\n经审理查明:2013年7月24日,上诉人杨某的女朋友因故被孙佑勤(另案处理)打伤,之后,上诉人杨某、项某与孙佑勤就上诉人杨某女朋友的医药费赔偿事宜协商未果。2013年7月26日,上诉人杨某与孙佑勤约定当日下午见面商谈,上诉人杨某告知上诉人项某后,两人邀集刘某、李某、黄某、樊某、童某等人于当日14时许驾车驶至巢湖市亚夏汽车城雪佛兰汽车4S店附近,见孙佑勤等人驾车到来,上诉人杨某、项某及被害人黄某等人即空手走到对方车旁,双方未言几句,孙佑勤等人即持刀捅、砍被害人黄某,上诉人杨某、项某跑回自己车旁,手持刀、棍等物返回追打孙佑勤一伙,孙佑勤一伙四散逃走。上诉人杨某、项某随即将被害人黄某送到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巢湖医院治疗,拨打电话报警并在医院等候,后被到场的民警带回调查。经法医鉴定,被害人黄某的损伤程度属轻伤。\n上述事实,巢湖市人民法院在一审判决书中列举了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所列证据业经一审、二审当庭示证、质证,合法有效。本院审理中,上诉人未提出新的证据。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确认。\n关于上诉人杨某称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的上诉理由和二审出庭检察员认为上诉人杨某未能如实供述其所知的同案犯的犯罪事实,不应认定为自首的检察意见,经查,上诉人杨某、项某的供述,证人刘某、童某、樊某、李某的证言,被害人黄某的陈述等证据相互印证,证实,上诉人杨某犯罪后拨打电话报警,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和同案犯聚众斗殴的主要犯罪事实,其仅在案发当日第一次接受公安机关询问时对刘某是否在场有前后不一的回答,其他供述均如实、稳定。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杨某聚众斗殴犯罪的主要犯罪事实,上诉人杨某并未否认,故应认定上诉人杨某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上诉人杨某的上诉理由本院予以支持,二审出庭检察员的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n关于上诉人项某及其辩护人、二审出庭检察员均认为原判对上诉人项某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及检察意见,经查,上诉人项某、杨某的供述,证人刘某、李某等的证言,被害人黄某的陈述,接警单等证据相互印证,证实,上诉人项某受上诉人杨某相约,陪同上诉人杨某找孙佑勤商谈上诉人杨某女朋友的医药费赔偿事宜,后参与聚众斗殴犯罪。其案发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根据其犯罪情节、悔罪表现、危害程度等方面综合裁量,原判认定上诉人项某犯聚众斗殴罪的事实清楚,唯量刑不当,应予纠正,故上诉人项某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出庭检察员的检察意见,本院均予以支持。\n本院认为:上诉人杨某、项某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依法应予惩处。上诉人杨某、项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上诉人杨某、项某案发后主动拨打电话报警,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均可以减轻处罚。原判未认定上诉人杨某构成自首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上诉人杨某、项某均系初犯,当庭认罪,有悔罪表现,依法均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n一、撤销巢湖市人民法院(2014)巢刑初字第00210号刑事判决;\n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杨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n(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5月21日起至2015年4月15日止。)\n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项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n(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5月21日起至2014年12月16日止。)\n本判决为终审判决。\n审判长陆文波\n审判员陈秀琴\n代理审判员董雪美\n二〇一四年十月十一日\n书记员黄圣全\n附:本案适用相关法律条文\n第二百九十二条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n(一)多次聚众斗殴的;\n(二)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的;\n(三)在公共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的;\n(四)持械聚众斗殴的。\n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n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n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n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n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n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n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n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n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n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n《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n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