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福建省南安市石井供水有限公司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市分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安支公司保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0-2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丰民初字第78号
原告福建省南安市石井供水有限公司,住所地南安市。
法定代表人洪思婷,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伟良、黄东南,福建致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市分公司,住所地泉州市。
负责人伍朝晖。
委托代理人张艳、陈小贞,福建立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安支公司,住所地南安市。
负责人陈文俊。
原告福建省南安市石井供水有限公司(下称石井供水公司)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市分公司(下称人保泉州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安支公司(下称人保南安公司)保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2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石井供水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伟良、黄东南、被告人保泉州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艳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人保南安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石井供水公司诉称,原告为其所有的位于南安市石井镇苏内水库内设的爱水游泳池向被告投保公众责任险,原告依约缴纳了相应的保险费,保险期限自2011年7月27日起至2012年7月26日止。2011年12月17日,李小旦到爱水游泳池游泳后死亡,死者家属向原告进行索赔,原告与死者家属进行调解,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35万元。本次事故是发生在保险期内,属于被告的保险责任范围,原告已经向死者家属支付相关人身伤亡款项,被告应向原告进行赔偿,但被告却拒绝理赔。请求判令两被告在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保险赔偿金20万,并支付自2011年12月18日起至实际理赔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的利息。
被告人保泉州公司辩称,一、爱水游泳馆的营业执照及卫生许可证上体现,爱水游泳馆的性质是个体工商户,其负责人为洪维明,与原告无关。爱水游泳馆与原告之间实际不存在任何关系,应是一个独立的民事主体,其负责人应对自己在经营过程中所产生的事故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显然不承担责任,现原告依据其与答辩人之间的保险合同要求答辩人承担与其毫无关系的游泳馆内发生的应由其他经营者所承担的赔偿责任,显然不符合保险合同条款的约定。另支付赔偿款的郑永彬与原告及爱水游泳馆之间是何关系,不能单凭郑永彬的陈述予以认定。二、李小旦在爱水游泳馆内死亡的事件系其自身原因导致,游泳池的经营者对李小旦的死亡不承担任何责任。原告要求答辩人承担保险责任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依照《公众责任保险条款》的约定,答辩人承担保险责任应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发生意外事故,二是被保险人应承担赔偿责任。本案证据材料体现李小旦系死于其自身的疾病,并不属于意外事故,游泳池的经营者不应承担任何责任,且原告也非爱水游泳馆的经营者,故李小旦在爱水游泳馆中死亡并非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事故,答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
被告人保南安公司未作答辩。
经审理查明,一、原告石井供水公司与案外人洪维明、郑永彬签订《游泳馆股份协议书》一份,约定三方共同入股出资位于石井镇成功国际城边石井供水有限公司所属土地的石井游泳馆,原告以所属土地租金及现金出资折合720万元入股占股60%,并按60%分取利润或分担亏损;二、洪维明于2012年2月20日取得南安市石井爱水游泳馆的营业执照及卫生许可证;三、原告石井供水公司于2011年7月22日向被告人保南安公司投保公众责任保险附加游泳池责任条款一份,被保险人为原告,营业处所地址为南安市石井镇中星小区,承包区域范围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期限自2011年7月27日起至2012年7月26日止,每次事故赔偿限额50万元,其中每人赔偿限额20万元,累计赔偿限额100万元,保险费2万元。2011年7月26日,原告依约缴纳了2万元保险费;四、2011年12月17日,李小旦到爱水游泳馆游泳时在馆内的蒸汽房中晕倒,并于2011年12月17日18时40分被送至南安市海都医院进行抢救,经抢救确认李小旦为院外死亡,原因待查,疑似心源性猝死;五、李小旦在爱水游泳馆内晕倒并送医后,原告工作人员于2011年12月17日当日21时左右报警,于2011年12月18日向保险公司报险。公安机关的接警单上显示李小旦死亡次日公安部门的技术人员反馈死者家属拒绝尸检;六、2011年12月18日,郑永彬以爱水游泳馆负责人的身份与李小旦的家属在石井镇溪东村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达成调解协议,郑永彬一次性当面支付给李小旦的家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费用35万元。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保险单、保险费发票、人民调解协议书、户口注销证明、《游泳馆股份协议书》、被告人保泉州公司提供的《投保单》、公众责任保险条款、附加游泳池责任条款、接警单、报险录音、死亡通知书、南安市石井边防派出所于2014年12月16日向本院出具的工作说明以及本院依法到南安市石井爱水游泳馆现场勘查所拍摄的照片五张及本院依法对郑永彬及南安市海都医院急诊科洪天培医师所作调查笔录为证。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人保泉州公司对原告提供的《游泳馆股份协议书》的形成时间存在异议,根据被告人保泉州公司申请,本院依法委托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泉州分所对该份股份协议书的形成时间与2011年7月9日加盖原告公司公章的《投保单》的形成时间进行对比。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书倾向认为《游泳馆股份协议书》与2011年7月9日的《投保单》上的原告公司印章为同期印文。
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1、原告对爱水游泳馆的损失是否具有保险利益。2、李小旦的死亡是否属于保险事故,保险公司是否应予以理赔。
关于焦点1,本院认为,保险利益是指投保人、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具有法律承认的利益。责任利益是保险利益的主要种类之一,是指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对具有利害关系的财产的损失负有责任的责任利益,具体指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因违约、侵权行为、意外事件或其他外来原因而造成财产的损毁,对此应负赔偿责任。原告石井供水公司与洪维明、郑永彬三人签订的《游泳馆股份协议书》体现,上述三方共同入股出资经营位于石井镇成功国际城边石井供水有限公司所属土地上的游泳馆,原告以公司所属土地租金及现金出资占60%的股份,按60%分取利润或分担亏损。原告曾于2011年7月29日前后填写投保单一份,向被告人保南安公司投保公众责任保险,《投保单》载明投保区域范围为游泳池,被保险人为原告,保险费为2万,附加游泳池责任条款。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泉州分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倾向认为讼争《游泳馆股份协议书》与标称日期为“2011年7月29日”的《投保单》上“福建省南安市石井供水有限公司”的印章为同期印文。据此,根据《游泳馆股份协议书》、《投保单》成立的时间、爱水游泳馆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的颁布时间、地址及所约定游泳池的地理方位,可以认定原告投保的游泳池系《游泳馆股份协议书》中约定的三方共同经营的游泳池,即爱水游泳馆。原告作为该游泳馆60%的出资方,按60%分担亏损,对爱水游泳馆具有保险利益。
关于焦点2,本院认为,原告石井供水公司作为投保人及被保险人为爱水游泳馆的公众责任损失向被告人保南安公司投保依法有据。被告人保南安公司根据原告的投保开具了保险单,原告依约缴纳保险费,双方之间的保险合同成立生效,双方均应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行使权利、履行义务。讼争公众责任保险所依据的保险条款中第三条约定,在本保险有效期内,被保险人在本保险单明细表中列明的地点范围内依法从事生产、经营等活动以及由于意外事故造成下列损失或费用,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保险人负责赔偿。具体到讼争的保险合同,李小旦的死亡应当属于保险事故,理由如下:第一,关于保险的时间期限。讼争保险合同约定保险期限自2011年7月27日起至2012年7月26日止,死者李小旦晕倒及死亡的事故发生在2011年12月17日,系发生在双方约定的保险期限内。另事故发生时爱水游泳馆虽未取得营业执照,但保险公司在承保时应履行订立合同的审慎义务,原告就游泳池进行投保时就未取得营业执照,保险公司未提出异议并仍予承保,那么无论发生保险事故时爱水游泳馆是否取得营业执照,保险公司均应对保险期限内爱水游泳馆正常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发生的意外事故承担理赔责任;第二,关于保险的地理范围。被告主张讼争公众责任险的承保范围仅含游泳池,而不包含李小旦晕倒的蒸汽房。原告则主张不管李小旦是死于蒸汽房内还是死于游泳池中,都应属被告的承保范围,讼争公众责任保险单中承保区域范围载明“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含港澳)”,并未对原告所投保的承保区域进行明确。对此,本院认为,根据公众责任险保险条款及附加游泳池责任条款中对保险责任的约定来看,原告所投的公众责任保险附加游泳池责任条款应分为两部分:一是主险公众责任险部分,承保区域涵盖了双方保险合同中所载的原告营业地点;二是附加游泳池责任险部分,承保区域包含在保险合同中所载的原告营业地点中被保险人拥有、使用或经营的游泳池及其应有的保管柜等配套设施所及范围。至于保险合同中约定的原告营业地点,根据投保单及保险单上的记载,原告所投保的营业处所地址位于南安市石井镇镇区中星小区,经本院现场勘查及查找第三方地图软件高德地图,该“中星小区”与原告营业执照上所载的住所南安市石井镇苏内水库并不处于同一位置,反而与爱水游泳馆一样位于石井镇成功国际城边上。且本案中被告对该份保险合同中所投的游泳池系爱水游泳馆内的游泳池并无异议。据此,应当认定原告所投保的公众责任险范围及于整个爱水游泳馆,并且针对公众责任保险条款中第八条第一款约定的游泳池意外事故免责一事另投保了附加游泳池责任条款。经出警单位南安市石井边防派出所证实,李小旦系在爱水游泳馆内的蒸汽房中晕倒。该蒸汽房位于爱水游泳馆内,依照双方合同约定属于被告承保的原告的营业地点;第三,关于死亡原因。被告主张李小旦的死亡系其自身原因导致,不属于意外事故,且死者李小旦的家属拒绝警方的尸检要求,造成死因无法查明,被告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对此,本院认为,南安市海都医院于事故当日出具的死亡通知书证明死者李小旦系于当日下午18时40分送至该院,并已在院外死亡,死亡时并发症为心源性猝死,死亡原因待查。根据相关医学可知“心源性猝死”属于死亡的一种临床表现形式,并非死亡原因,保险公司只有提供证据证明死者的死亡原因可以排除意外事故才能免除责任。本案李小旦在被保险人投保的经营地点内晕倒并最终死亡后,原告的工作人员及时将事故情况通知了保险公司,履行了及时通知义务。但保险公司接到被保险人的通知后,理应积极协助、指导被保险人收集和固定证据,但保险公司于事故发生次日接到报案后,虽然到医院进行了询问调查,但没有要求和指导被保险人协助查明死者死因,通知死者家属进行尸检,更没有就死因调查采取必要的措施,导致李小旦的死因无法查明。虽然死者李小旦的家属拒绝了警方的尸检要求,但并不能排除保险公司要求被保险人协助进行事故调查的义务。因此,保险公司在确定保险事故发生的原因和性质的过程中存在过错,在最终不能排除李小旦是由于意外事故死亡,保险公司应对李小旦的死亡是否属于意外事故无法查明承担责任;第四、关于被保险人是否已经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李小旦死亡后,郑永彬作为爱水游泳馆的负责人与李小旦家属在石井镇溪东村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见证下签订人民调解协议书一份,并依照协议约定支付了35万元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款项给李小旦家属。郑永彬在接受本院调查时表示该笔款项系代表原告支付给死者家属。据此,应认定被保险人已经承担了民事赔偿责任,在此情况下,保险公司应承担支付保险金的理赔责任。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告石井供水公司与被告人保南安公司签订的公众责任保险单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是成立有效的。保险期限内,李小旦到承保区域内原告参股经营的爱水游泳馆内游泳并在蒸汽房内晕倒最终死亡。被保险人及时保险后,保险公司未能履行协助调查事故原因的义务导致李小旦的死亡无法排除意外事故的原因,保险公司在确定保险事故发生的原因和性质的过程中存在过错,应对李小旦的死亡是否属于意外事故无法查明承担责任。在爱水游泳馆已经向死者家属履行了35万元的民事赔偿责任后,原告作为爱水游泳馆60%的出资方,实际已承担了21万元的损失,保险公司应依法依约进行理赔。根据保险合同约定,每人赔偿限额为20万余,原告请求被告支付保险理赔金20万元,符合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应予支持。本案事故于2011年12月17日发生后,原告于2011年12月18日报险并与死者家属达成调解支付了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理赔款项,应视为原告于2011年12月18日向保险公司提出了赔偿请求。依照公众责任保险条款约定,保险公司应在收到赔偿请求后三十日内就是否属于保险责任作出核定,对属于保险责任的,在与被保险人达成有关赔偿金额的协议后十日内履行赔偿义务。本案中,保险公司未能在被保险人提出赔偿请求后四十日内,即2012年1月27日前履行赔偿义务,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自2012年1月28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的资金占用损失。根据保险合同体现,本案的保险人系被告人保南安公司,而非被告人保泉州公司。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被告人保南安公司应当承担本案的理赔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六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安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福建省南安市石井供水有限公司支付理赔款20万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自2012年1月28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的资金占用损失;
二、驳回原告福建省南安市石井供水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4676元,鉴定费10000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安支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伟坤
代理审判员  郑丹红
人民陪审员  王少红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张振兴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十三条投保人提出保险要求,经保险人同意承保,保险合同成立。保险人应当及时向投保人签发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
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应当载明当事人双方约定的合同内容。当事人也可以约定采用其他书面形式载明合同内容。
依法成立的保险合同,自成立时生效。投保人和保险人可以对合同的效力约定附条件或者附期限。
第十四条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按照约定交付保险费,保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
第十六条第六款保险人在合同订立时已经知道投保人未如实告知的情况的,保险人不得解除合同;发生保险事故的,保险人应当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
保险事故是指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责任范围内的事故。
第二十二条保险事故发生后,按照保险合同请求保险人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时,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应当向保险人提供其所能提供的与确认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等有关的证明和资料。
保险人按照合同的约定,认为有关的证明和资料不完整的,应当及时一次性通知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补充提供。
第二十三条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后,应当及时作出核定;情形复杂的,应当在三十日内作出核定,但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保险人应当将核定结果通知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属于保险责任的,在与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达成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协议后十日内,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义务。保险合同对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期限有约定的,保险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义务。
保险人未及时履行前款规定义务的,除支付保险金外,应当赔偿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因此受到的损失。
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一十五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