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与刘天洪、孙成均等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9-02-1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文书内容
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渝0106民初6885号
原告(申请执行人):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住所地重庆市沙坪坝区凤天大道117号附6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65905443496。
负责人:李洁莲,该行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娟,重庆坤源衡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冉怡君,重庆坤源衡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案外人):刘天洪,男,1965年7月21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九龙坡区。
被告(被执行人):重庆奥韵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九龙坡区朝田村200号A—7—7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7202824104M。
法定代表人:孙成惠,职务不详。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某某,男,重庆奥韵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营销总监,住重庆市北碚区。
被告(被执行人):重庆鑫奥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九龙坡区朝田村100号(帝豪名都29—2),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7745324982U。
法定代表人:熊雪娇,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某某,男,重庆鑫奥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营销总监,住重庆市北碚区。
被告(被执行人):重庆金博德建材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九龙坡区科园一路6号17—1号,组织机构代码73982849—8。
法定代表人:孙成均,职务不详。
被告(被执行人):重庆金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九龙坡区石桥铺朝田村218号29—2号,组织机构代码75925753—0。
法定代表人:叶青,职务不详。
被告(被执行人):重庆家博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永川区汇龙大道532号(奥韵.天居8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8790713944J。
法定代表人:岳帅兵,职务不详。
被告(被执行人):孙成惠,女,1973年8月27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九龙坡区。
被告(被执行人):孙成均,男,1974年4月17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九龙坡区。
被告(被执行人):叶青,女,1977年1月12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九龙坡区。
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与被告刘天洪、重庆奥韵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鑫奥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重庆金博德建材有限公司、重庆金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重庆家博商贸有限公司、孙成惠、孙成均、叶青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本院于2018年5月9日立案受理,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娟、冉怡君,被告刘天洪,被告重庆奥韵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鑫奥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某某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重庆金博德建材有限公司、重庆金矗科技发展有限、重庆家博商贸有限公司、孙成惠、孙成均、叶青经本院公告传唤,公告期满仍未到庭参加诉讼,本庭将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准予执行被告重庆奥韵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名下、位于对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房屋(产权证为房地证2010字第H10****号)继续执行;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5年1月23日,原告与重庆金博德建材有限公司签署《最高额融资合同》,合同约定:在2015年1月21日至2016年1月20日期间向重庆金博德建材有限公司提供最高限额为2000万元的融资额度,同日原告与重庆奥韵集团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奥韵公司用其名下的多套房屋,其中包括位于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的房屋作为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后原告向金博德建材有限公司承兑汇票2857万元,故本案的借款人实际为金博德公司,重庆鑫奥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重庆奥韵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为担保人;借款总额为2857万元,但金博德公司至今未归还,其中质保金857.1万元在承兑汇票到期后原告已经扣划,用于清偿借款总额,2015年6月金博德归还本金600万元,故实际剩余借款本金总额为1399.9万元,至今未归还;原告于2016年6月29日向沙区法院起诉借款合同纠纷一案,2016年10月18日沙区法院作出(2016)渝0106民初929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金博德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偿还原告贷款1399.9万元,即罚息等。并判决原告对被告奥韵名下的位于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等三套房屋在判决的债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重庆奥韵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鑫奥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重庆金矗科技发展有限、重庆家博商贸有限公司、孙成惠、孙成均、叶青七被告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判决双方均未上诉,已生效。涉案房屋办理抵押登记的时间为2015年1月21日,在2015年1月23日签订合同,但合同约定融资期限是从2015年1月21日至2016年1月20日,重庆奥韵公司将其所有的涉案房屋交由原、被告双方进行了抵押登记。根据刘天洪提供的证据,其商品房买卖合同没有合同签订的时间,而刘天洪自己陈述签订合同时间是2015年4月28日,我们认为该合同签订时间是在房屋抵押之后,但具体时间不详,但也是在抵押之后。最高人民法院和市高院对刘天洪购买抵押房屋有明确的规定,因刘天洪购买房屋其可以通过公开的渠道,或者要求开发商提供该房屋的抵押、或者查封信息,其在购买前应当审查房屋的具体状况,而其没有进行审查,所以认定刘天洪没有尽到审查义务,存在过错。刘天洪未提供支付合同价款2121736元相应的转帐凭证,不能证明刘天洪已全额支付涉案房屋的款项。刘天洪与被告奥韵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刘天洪据此享有的是债权,而非物权,可以请求奥韵公司办理产权证,而原告对涉案房屋享有具有物权性质的抵押请求权。根据物权优于债权原则,刘天洪的请求也不应该得到支持。2016年7月27日,沙坪坝区法院作出(2015)沙法民执字第02739-02741号执行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查封了登记在被告重庆奥韵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鑫奥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名下的位于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房屋。该院于2017年8月17日作出(2017)渝0106执异194号执行异议裁定,中止对上述房屋的执行。原告认为被告提出的异议申请事实理由不真实不充分,对执行标的依法不享有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故起诉来院,要求判如所请。
被告刘天洪辩称,本被告在法院查封之前,即2015年3月13日就位于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房屋与被告重庆奥韵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鑫奥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并依约支付了全部购房款,且该房屋系本被告仅有的一套住房。故本被告就涉案房屋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重庆奥韵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韵公司)、重庆鑫奥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奥陶公司)辩称,同意刘天洪的意见。涉案房屋虽然登记在奥韵公司名下,但是涉案房屋是鑫奥陶和奥韵公司联建的,故二被告对涉案房屋都有处置权,所以在《商品房买卖合同上》出现了两个公司的章。对刘天洪庭审中所做的全部答辩和陈述均予以认可。刘天洪所提供的商品房买卖合同、银行流水、委托出租及管理协议书也是我们买卖和租赁的证据。关于刘天洪与二被告之间借贷的证据,在庭后一周内提交。没有其他的证据提交了。
被告重庆金博德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博德公司)、重庆金矗科技发展有限、重庆家博商贸有限公司、孙成惠、孙成均、叶青未作答辩。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5年1月23日,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与重庆金博德建材有限公司签署《最高额融资合同》,合同约定:在2015年1月21日至2016年1月20日期间向重庆金博德建材有限公司提供最高限额为2000万元的融资额度,同日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与奥韵公司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奥韵公司用其名下的多套房屋,其中包括位于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的房屋作为抵押担保,并于2015年1月21日办理了抵押登记,2015年6月18日,由重庆市永川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颁发的抵押权证载明,涉案房屋的抵押权设定日期为自2015年1月21日起至2016年1月20日。后原告向金博德公司承兑汇票2857万元,故本案的借款人为金博德公司,鑫奥陶公司与奥韵公司为担保人;借款总额为2857万元,但金博德公司至今未归还,其中质保金857.1万元在承兑汇票到期后原告已经扣划,用于清偿借款总额,2015年6月金博德归还本金600万元,故实际剩余借款本金总额为1399.9万元,至今未归还;原告于2016年6月29日向沙区法院起诉。2016年10月18日沙区法院作出(2016)渝0106民初929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金博德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偿还原告贷款1399.9万元,以及罚息等;并判决原告对被告奥韵公司名下的位于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等三套房屋在判决的债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奥韵公司和鑫奥陶公司等七被告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判决双方均未上诉,已生效。
还查明,坐落于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房屋用途为商业用房,建筑面积为48.65平方米,系房地产权证号为永川区房地证2010字第H10****号的商铺,该产权证于2010年5月26日初始登记在被告重庆奥韵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名下。于2015年1月21日办理了抵押登记,2015年6月18日,由重庆市永川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颁发的抵押权证载明,涉案房屋的抵押权设定日期为自2015年1月21日起至2016年1月20日,抵押权人为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
2017年4月,原告向沙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中,依法对已办理抵押登记的合同抵押物即位于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的房屋进行评估拍卖中,被告刘天洪提出书面异议,认为其在查封前已实际出资购买并占有抵押物,本院于2018年4月16日作出(2018)渝0106执异125号执行裁定书,裁定书载明:首先根据案外人提供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可以认定案外人刘天洪在本案查封涉案房屋之前,就与被执行人奥韵公司签订了合法有效的书面买卖合同;其次根据案外人刘天洪出具的收条,可以认定案外人已按合同约定支付全部价款;再次根据案外人提供的证据可以认定案外人已实际占有涉案房屋;最后涉案房屋并非因买售人自身原因未办理过户登记;综上,刘天洪的执行异议成立,据此裁定中止对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房屋的执行。
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遂于2018年5月9日向本院提起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要求判如所请。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是否享有足以排除案外人提出的排除执行异议的民事权利。原告与被告各自主张并举证质证如下:
原告主张其对涉案房屋有抵押权,享有足以排除案外人提出的排除执行异议的民事权利。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举示了如下证据:1、提交最高额融资合同(2015年南粤重庆融字第0027号。2、提交银行承兑协议(2015年南粤重庆银承字第0367号)及银行承兑汇票签收确认书;3、提交最高额低压合同(2015年南粤重庆最高抵字第0032号);4、205房地证(押)2015字第04881号抵押权证;5、提交永川区房地证2010字第H0****号《房地产权证》;1—5组证据证明:原告在2015年1月21日至2016年1月20日期间向重庆金博德建材有限公司提供最高限额为2000万元的融资额度,原告于2015年4月27日为重庆金博德建材有限公司开具了金额为2857万元的银行承担汇票,为保证上述债权的实现,原告与被告奥韵实业实际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2015年南粤重庆最高抵字第0032号),约定被告奥韵公司以其所有的商业用房(永川区房地证2010字第H00000号)提供抵押担保,并于2015年1月21日办理了抵押登记。6、提交(2016)渝0106民初9293号民事判决书;证明2016年10月18日,经重庆市沙坪坝区法院审理,判决被告金博公司偿原告贷款13999000元及相应的罚息,原告对被告奥韵公司名下位于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房屋在本判决第一、二项确定的债权范围内享有有限受偿的权利。7、提交受理案件通知书(2017)渝0106执2222号;证明2017年3月14日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受理了原告申请被告等金融借款就强制执行案。8、提交(2018)渝0106执异125号执行裁定书;证明2018年4月16日,重庆市沙坪坝法院认为被告刘天洪的执行异议成立,裁定中止对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房屋的执行。9、提交送达回证及授权委托书,证明2018年4月27日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杨娟领取了(2018)渝0106执异125号执行裁定书。
被告刘天洪质证意见如下:1、对上述第4组证据,抵押权证显示抵押权的设定时间虽然是从2015年1月21日到2016年1月20日,但该证的办证盖章时间是2015年6月18日。所以我认为抵押权设置时间应该是以发证时间为准2015年6月18日,是在我购买房屋之后。2、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补充质证意见如下:我是有买卖合同,我有收款凭证,我实际占有涉案房屋,请求法院公证判决。
被告奥韵公司、鑫奥陶公司质证意见如下:同意被告刘天洪的质证意见,补充意见如下:刘天洪与二被告之间的借贷行(无论是奥韵的债务还是鑫奥陶的债务都视为共同债务,因为二公司是母子公司关系),刘天洪与二被告之间的债务是真实可靠,也有据可依,由于刘天洪与二被告之间的借款合同,以债务购买涉案房屋的时候,刘天洪的合同交由本公司财务部,故刘天洪所陈述的以债务购房二被告予以认可;至于被告奥韵公司、鑫奥陶公司现在是否保留了与刘天洪之间的借款合同,以庭后一周内的书面意见,如果有证据提供书面的合同原件及复印件交由法庭。
庭审后,被告奥韵公司、鑫奥陶公司未提交书面意见,本院对其制作的电话联系笔录中,被告奥韵公司、鑫奥陶公司明确表示,没有找到公司与刘天洪之间的借款合同。
被告刘天洪主张,其作为案外人基于与奥韵公司、鑫奥陶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关系,依法享有排除执行的民事权益。关于涉案房屋的来由以及支付合同价款情况,被告刘天洪陈述奥韵公司找到我融资,从2013年1月开始到2015年4月这期间,我共向奥韵公司融资400万元,每次都是以现金的方式支付给母公司的,每次大概是30—50万元左右,利息是2分,年息24%,到了2015年4年,因为融资期限到期了,我喊公司还钱,奥韵公司说困难,就卖永川的门市给我抵债,我就买了两个门市的门牌号分别是****和****号;对于第一次庭审中我陈述的是以现金200万元来支付的合同价款,与我现在所述的意思相同,可以等同于就是现金支付了。
被告刘天洪为证明其主张,举示了如下证据:1、提交刘天洪与奥韵公司于2015年4月28日所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合同约定售买的商品房为现房,房地产权证为:房地证2010字第H10****号,建筑面积48.65平方米,单间,商品房用途:属于非住宅门面,总成交价2121736元,建筑面积单价43612.25元/平方米,套内单价50577.74元/平方米;2015年4月28日支付购房定金21万元,同日支付购房款1911736元,即一次性付款2121736元;奥韵公司以及孙成均加盖了公章及个人签字。证明签订买卖合同的事实。2、提交2015年4月28日由鑫奥陶公司财务专用章所出具的收据,证明收款金额2212440元;证明200多万元是一次性现金支付给鑫奥陶公司的财务。3、提交承诺书,2016年10月19日由奥韵集团签章、在承诺人处孙成惠签字出具的承诺书载明:我司于2015年4月28日全款卖给刘天洪房地产权证为:房地证2010字第H10****号和字第H0****号,因我司原因未能办理产权证,我司承诺于2018年4月28日之前产权过户,如未按时办理,按照国家相关法律处罚。4、提交中国建设银行个人活期流水,时间从2015年4月25日到2015年10月30日半年的银行流水,证明我购买涉案房屋之后,将涉案房屋交给商贸公司租赁,商贸公司给我支付租金的事实。5、提交《委托出租及管理协议书》,证明我购买涉案房屋之后,将涉案房屋交由商贸公司出租的事实。6.庭审后,刘天洪补充提交二年的银行流水。
原告质证意见如下: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有异议;1、商品房买卖合同被告刘天洪提供的复印件;2、在合同尾部签章处无法签章单位其真实性;3、商品房买卖合同载明的标底物前后存在矛盾,在第1条载明:证书为:房地产权证为:将房地证2010字第H10****号划掉,手写为第H0****;在第2条载明:现房的产权证为第H10****号,此外在手写处加盖章公章为圆形,而尾部加盖的公章为椭圆形字迹不清晰。4、其单价远远高于市场价格。5、一次性以现金方式支付大额全部款项,不符合一般的交易规则。6、且该合同约定合同当日即交付房屋,也与交易习惯不符。7、此外该合同并未载明具体签订的日期。8、该收据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该金额与购房合同金额不一致,对鑫奥陶公司签章真实性无法核实,且与房屋买卖合同不具有关联性。9、因此原告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合同及收据系虚假制作的。10、对承诺书真实性不予认可,理由是:系复印件,且合理怀疑三被告串对出具承诺书,且出具时间为2016年10月19日。11、涉案房屋已经经沙区法院判决,原告对涉案房屋享有抵押权。12、对刘天洪提交中国建设银行流水,真实性予以认可,对于刘天洪补充提交二年的银行流水,以原告提交的书面意见为准,不需再开庭质证。银行流水根据这半年时间记载,刘天洪和家博公司有两笔往来,该往来无法显示是租金,确实是家博公司向刘天洪打了两笔钱,两笔金额也存在较大差异,不能达到证明目的。13、对《委托出租及管理协议书》真实性无法核实。14.刘天洪补充提交二年的银行流水真实性无异议,不能达到证明目的。
被告奥韵公司、鑫奥陶公司质证意见如下:全部证据真实有效,无异议。刘天洪和奥韵集团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具体的借款时间、金额要问被告刘天洪。也就是说刘天洪与奥韵有了借贷关系之后,因为奥韵公司无法偿还刘天洪的借款,所以用涉案房屋进行置换,偿还向刘天洪的借款金额。该买卖合同真实合法有效,因为涉案房屋有抵押的状态,当时无法进行网签,这个情况告知了被告刘天洪的,所以就签了一个买卖合同,但此合同未备案,但是其真实的目的就是想把涉案房屋卖给刘天洪,就是为了抵债。奥韵公司将涉案房屋卖给刘天洪是合法、真实有效的,而不是原告陈述的虚假的销售信息,同时因为门面是现房销售,刘天洪签订了买卖合同之后,奥韵公司当日就将涉案房屋交付给刘天洪,当日享受涉案房屋的租赁收益,租金收取情况可以询问刘天洪。另对合同进行补充:合同首页是被告鑫奥陶公司公司盖章的,对于房地产权证号在办理过程中误笔,手写进行调整,并盖公章进行确认,106255号应该更改,但没有更改到,是由于工作人员粗心没有改到,被告奥韵公司当时要了两个门面245号和251号,同时都办理了接房,重庆嘉和商贸有限公司每季度向被告刘天洪支付了租金,也有银行流水,每月租金按48.65平方米×187元/平方米计算,是每季度支付给被告刘天洪;对于合同尾页的章是:重庆鑫奥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被告奥韵公司和被告鑫奥陶公司是母、子公司关系,永川天居8号C栋物业是子母两公司联建,所以就出现了两个章。
被告奥韵公司和被告鑫奥陶公司同意被告刘天洪主张,未举示证据。
本院认为,本案为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零六条规定:“申请执行人提起执行异议之诉,除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外,还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依案外人执行异议申请,人民法院裁定中止执行;(二)有明确的对执行标的继续执行的诉讼请求,且诉讼请求与原判决、裁定无关;(三)自执行异议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起诉状之日起十五日内决定是否立案。”本院受理本案符合前述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一条规定:“案外人或者申请执行人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案外人应当就其对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申请执行人对执行标的依法享有对抗案外人的担保物权等优先受偿权,人民法院对案外人提出的排除执行异议不予支持,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七条之规定:“抵押存续期间,抵押人转让抵押物未通知抵押权人或未告知受让人的,如抵押物已登记的,抵押权人仍可以行使抵押权。”
本案中,首先,案外人刘天洪陈述在2015年4月28日购买涉案房屋,系在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享有涉案房屋的抵押权存续期间;抵押人奥韵公司转让抵押物时,未通知作为抵押权人的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且抵押物已登记,抵押权人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仍可以行使抵押权。故即使案外人刘天洪与被告奥韵公司、鑫奥陶公司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真实有效,原告仍享有对抗案外人刘天洪的抵押权优先受偿权。被告刘天洪与被告奥韵公司、鑫奥陶公司抗辩认为,抵押权期间以发证时间即2015年6月18日为起始时间,于法无据,不予采信。其次,被告刘天洪提供的证据,亦不能证明其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规定:“金钱债权执行中,买受人对登记在被执行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名下的商品房提出异议,符合下列情形且其权利能够排除执行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签订合法有效的书面买卖合同;(二)所购商品房系用于居住且买受人名下无其他用于居住的房屋;(三)已支付的价款超过合同约定总价款的百分之五十。”
综上所述,本案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已举证证明本案涉案房屋具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的情形,其对涉案房屋享有足以排除案外人刘天洪提出的排除执行异议的民事权利,故本院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被告重庆金博德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博德公司)、重庆金矗科技发展有限、重庆家博商贸有限公司、孙成惠、孙成均、叶青经本院公告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可依法缺席判决。
据此,本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二百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零六条、第三百一十条、第三百一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三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对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号房屋(产权证为房地证2010字第H10****号)继续执行。
案件受理费80元(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已预交),由被告刘天洪负担。限被告刘天洪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向原告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支行支付8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同时,直接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递交上诉状后上诉期满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又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审 判 长  王竞悦
人民陪审员  唐金玉
人民陪审员  肖莉萍
二〇一九年一月十日
(院印)
书 记 员  杨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