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浙江威力士机械有限公司与朱晓亮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0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浙江省缙云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浙1122民初3531号
原告:浙江威力士机械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缙云县壶镇镇工业园区。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1122757084517L。
法定代表人:卢益南,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胡建昌,浙江民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朱晓亮,男,1967年2月11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缙云县。
委托代理人:吕正卫,缙云县政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浙江威力士机械有限公司与被告朱晓亮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9月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10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浙江威力士机械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胡建昌、被告朱晓亮的委托代理人吕正卫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浙江威力士机械有限公司诉请:判令被告支付给原告锯床款50910元,并从起诉之日起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给原告利息损失至锯床款付清为止。
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之间先前有锯床供应业务关系,被告以赊购的方式从原告处购买锯床。2011年1月31日经结算,被告尚欠原告锯床款124000元,双方约定减1000元,实际欠款123000元,结算后被告出具欠条一份给原告法定代表人卢益南,确认欠款,所欠款项被告陆续支付了72090元,尚有50910元未付。本案原告曾以法定代表人卢益南名义提起诉讼,但法院审理后认定系被告与原告进行结算,并裁定驳回卢益南名义提起的诉讼。
原告浙江威力士机械有限公司提供了以下证据:
1、原告营业执照复印件一份、被告身份信息一份,待证原、被告诉讼主体适格的事实;
2、欠条一份,待证被告拖欠原告锯床款的事实;
3、(2018)浙1122民初2512号民事裁定书一份,待证本案曾以原告法定代表人卢益南名义提起诉讼,但法院审理后认定系被告与原告进行结算,并裁定驳回卢益南名义提起的诉讼的事实;
4、原告当庭申请调取(2018)浙1122民初2512号庭审录像,待证被告承认是从原告处以出厂价提货并销售,销售价格被告自行确定等事实。
被告朱晓亮答辩称:一、关于案件事实经过的补充和异议。1、原告诉称“原告与被告之间先前有锯床供应业务关系,被告以赊购的方式从原告处购买锯床”不是事实,因为被告是原告公司的业务员。在上一次卢益南起诉被告的诉讼中,被告提供了“三份购销合同”用以证明被告代表原告公司销售锯床的事实,法庭也是认可的,故支付货款的主体应是三家公司,被告并不是买卖合同的买受人,而且事实上款项的支付和结算、发票的开具也都是三家公司,法庭可以依法核查原告公司的财务、税务开票等状况。2、被告是兢兢业业的工作,为原告在江苏无锡地区打拼、开拓市场,代表原告销售机床、治谈合同、维修机床等等,原告不仅不予支付有关成本和费用支出(详见情况说明),最后还过河拆桥,实在是让被告心寒,现在还以莫须有的货款债务起诉被告,原告真是实在无聊至极。关于前述的成本和费用支出,被告保留起诉的权利。3、关于欠条出具的原因和背景,在上次案件中,被告就已经说明是原告以优势地位胁迫被告出具的,习惯上原告公司都是要求经办业务员帮助公司催讨货款,被告为了能继续工作、也表明听公司安排服从的一个态度,只好写下了欠条,因此,该欠条意思表示不真实,不具有法律效力。二、被告与原告之间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被告只是原告的业务代理人,不是买卖合同的买受人,依据《三份购销合同》就可以证实,且三份合同的签订时间是2009年11月7日、2010年12月10日、2010年3月29日,对比欠条出具的时间2011年1月31日,时间顺序上是能相互印证的,明显具有先后承继关系,即欠条的款项是前述三份合同价款扣去支付的款项结算出来。三、欠条载明的款项早已超过诉讼时效。本案欠条载明的时间是2011年1月31日,到上次起诉已经过7年多了,在此期间原告未向被告主张过权利,早已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被告享有合法的诉讼时效抗辩权利,法庭理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朱晓亮提供了以下证据:
1、浙江威力士机械有限公司购销合同复印件三份,待证被告为原告代理销售该公司锯床产品的事实;
2、无锡市博鑫机械配件有限公司出具的通知书一份、吕建伟出具的证明两份、胡琪楠出具的证明两份、真实情况一份、情况说明三份,待证被告代理原告进行销售的产品存在产品质量问题等事实。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被告无异议;证据2,被告对形式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欠条是原告利用优势地位要求被告写的,不是真实意思表示,不具有法律效力;证据3,对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但认为该裁定书是对程序性事项的处理,不能待证本案的实体事实;证据4,录音录像提到原告最后一次收到款项是2014年,到上次起诉也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了。对被告朱晓亮提供的证据1,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据2,被告认为证明、真实情况是证人证言,证据形式不合法;情况说明系当事人陈述,不属于证据。本院对原、被告提供的证据进行审查后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1、2、4,来源和形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作有效证据认定;证据2,系本院对程序性事项做出的裁定,不能待证实体事实,不作有效证据认定;被告提供的证据1,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能够待证被告代理销售锯床的事实,作有效证据认定;证据2,证据形式不合法,不作有效证据认定。
本院经审理认定本案事实如下:原、被告之间有锯床供应业务关系。于2009年至2011年间,被告以原告业务员身份对外开展锯床销售业务。对内,原、被告双方于2011年1月31日结算,并由被告出具欠条一份,载明“欠卢益南锯床款壹拾贰万肆仟元正”,双方约定减1000元并记载于欠条。后被告支付原告部分货款,截至2018年9月5日,被告尚欠原告锯床款50910元。
本院认为:被告朱晓亮向原告赊购锯床并经结算出具欠条,但未及时支付,系违约,应承担支付货款并赔偿利息损失的法律责任。被告关于其是原告业务员,原、被告之间不构成买卖合同关系的辩称意见,根据查明的事实,被告对外以业务员身份代理销售,构成委托代理关系;在原、被告内部,被告销售定价由其自己决定,且对货款结算向原告出具欠条,构成买卖合同关系,故被告的上述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关于原告销售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的辩称意见,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关于本案债权已过诉讼时效的辩称意见,本院认为,欠条未约定支付货款的时间,且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原告向其主张货款的时间,诉讼时效应从起诉之日起计算,故被告的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原告之诉,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朱晓亮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即支付原告浙江威力士机械有限公司货款50910元,并从2018年9月5日起至款还清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另行计付利息损失;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72元,减半收取536元,由被告朱晓亮负担。该费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即向本院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王    灯    辉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 廖愉山代书记员梅碧恋
附:裁判文书适用法律条文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一百五十九条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数额支付价款。对价款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二项的规定。
第一百六十一条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支付价款。对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或者提取标的物单证的同时支付。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