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吕华雄与开远市联众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保证合同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3-1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红中民一终字第49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吕华雄,男,汉族,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人,住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xx镇xx村委会xx村xx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开远市联众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地址:开远市xx村。
法定代表人陆建华,该公司总经理。
上诉人吕华雄因与被上诉人开远市联众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保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开远市人民法院(2014)开民二初字第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0月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是:原告吕华雄与曲靖市方盛汽车商贸有限公司于2011年3月16日签订汽车订货合同,约定原告吕华雄向曲靖市方盛汽车商贸有限公司订购乘龙牌LZ301QEHL四桥自卸大货车一辆,价格338000元。2011年3月27日,原告吕华雄向曲靖市方盛汽车商贸有限公交付了购车首付款人民币130000元,由于资金不足,曲靖市方盛汽车商贸有限公司转由开远市康弘汽车经贸有限公司与原告吕华雄通过汽车消费贷款进行汽车买卖。2011年4月5日原、被告签订了《担保贷款购车服务合同》,合同约定由被告为原告提供担保向银行贷款购车,担保贷款所购的乘龙牌LZ301QEHL型,车牌号云G47131,原告吕华雄自愿被告方的名称登记,吕华雄如在担保贷款期限内累计两个月未按期履行还款义务的,被告享有对车辆的扣留权和处置权,处置车辆所得款项首先支付银行的贷款,合同还就其他条款进行了约定。同日,原告吕华雄向被告出具承诺书并签署车辆管理规定,承诺连续三个月未还款,被告方有权扣车,扣车之日七个工作日内未到公司办理相关手续的公司可不通知车主自行处置车辆。2011年5月6日原告吕华雄与开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签订了《借款合同》,约定原告吕华雄向开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借款311000元用于购车,月利率千分之9.3866,每月等额还本8700元,结清应收利息,贷款期限为2011年5月6日至2014年5月6日,合同还就其他条款进行约定。同日,被告方与开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签订了《抵押合同》及《保证合同》,明确被告为原告借款提供保证担保并用乘龙牌LZ301QEHL四桥自卸大货车,车牌号云G47131的车辆进行抵押反担保。合同签订后,原告吕华雄按约将乘龙牌LZ301QEHL四桥自卸大货车,车牌号云G47131的车辆登记落户在被告联众公司名下,挂靠被告联众公司进行运输经营。开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按约将借款311000发放给原告。原告借款后未按合同约定返还借款到开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专户上,履行还款义务。而是自2011年5月至2012年9月分十三次付给被告共计149200元,被告每月按原告吕华雄与开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约定代原告每月还本付息给开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共计为吕华雄垫付借款本息366566元。原告尚欠被告为其垫付保险费、税费及服务费等债务。2012年9月16日,被告依约将原告所有的车辆进行扣留,原告未按约定期间结清债务,被告方为减少损失依约将车辆处置,车辆价款223000元。2013年12月18日,吕华雄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令解除与被告签订的《担保贷款购车服务合同》,判令被告返还原告三项购车费用200000元(包括实际支付的购车首付款、分期付款及改装费用共计325396元,扣减原告使用一年的各种费用125396元,还应返还原告200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保证合同是保证人和债务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人债务时,保证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承担责任的合同。原告吕华雄与开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签订的《借款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原告吕华雄理应按合同约定每月等额还本付息返还借款,原告没有按合同约定完全履行返还借款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原告吕华雄与被告签订的《担保贷款购车服务合同》,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该合同属于担保合同与汽车挂靠服务合同,被告每月按原告吕华雄与开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约定代原告每月还本付息给开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履行还款义务。被告已为原告吕华雄返还借款本息共计366566元,扣除原告吕华雄已支付给被告149200元,差额217366元。原告吕华雄理应按合同约定向被告支付其代返还的借款本息差额217366元,被告履行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原告追偿;被告为原告吕华雄垫付保险费、税费及欠的服务费数额较大。被告依约将原告所有的车辆进行扣留,是被告在履行保证抵押合同中对抵押物进行质押的行为,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原告未按约定期间结清债务,被告方为避免长期质押造成损失依约将车辆处置,车辆价款223000元。虽然被告未与原告吕华雄商议情况下处置车辆不妥,但处置价款与市场价格相近;超过原告吕华雄应偿付被告为其支付借款本息差额、垫付的保险费、税费及服务费等债务。车辆价款223000元理应与原告吕华雄欠被告的债务抵扣。双方未就被告为原告代返还的借款本息、垫付保险费、税费及欠的服务费等结算达成协议,原告吕华雄主张解除《担保贷款购车服务合同》,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原告吕华雄主张被告返还原告各项购车费用200000元(包括实际支付的购车首付款、分期付款及改装费用共计325396元,扣减原告使用一年的各种费用125396元,还应返还元原告200000元)。原告的主张属于买卖合同无效、撤销、解除等合同终止后的法律关系。原告吕华雄与开远市康弘汽车经贸有限公司进行汽车买卖合同,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均应全面履行合同的约定,原告吕华雄与开远市康弘汽车经贸有限公司进行汽车买卖合同双方已全面履行。原告的诉讼主张主体不适格。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吕华雄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300元,减半收取2150元,由原告吕华雄负担。
宣判后,原告吕华雄不服,向本院上诉称:1、一审判决片面使用证据,认定事实错误。对双方口头协议履行内容变更、车辆扣留后的收益及何时处置、扣留车辆造成的经营损失、扣留车辆时实际欠交的贷款本息及服务费等未予认定。2、一审判决认定“原告的诉讼主张主体不适格”属于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开远市联众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未作上诉答辩。
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均未提供新证据。
二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双方签订的《担保贷款购车服务合同》是否需要解除。
本院认为,原判紧扣双方签订的《担保贷款购车服务合同》的核心条款,认定合同的性质属于担保与汽车挂靠服务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正确。合同签订后,双方必须遵守,适当履行,不得擅自解除。合同解除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被上诉人依照约定履行了合同,并不存在解除合同的情形,故上诉人要求解除合同的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正确。被上诉人签订合同后未按约定期间清偿债务,被上诉人为避免损失依约定行使车辆扣留权和处置权,抵扣上诉人欠被上诉人的债务适当,一审法院不支持上诉人要求返还各项购车费用20万元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及判决结果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上诉人吕华雄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判决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原审法院申请执行。
审 判 长  吴俊培
审 判 员  王宏伟
代理审判员  焦 艳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刘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