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张军、张臣辉与王作坤、王玉梁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苏03民终426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作坤,男,1958年10月7日出生,汉族,住宿迁市宿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倪宿宁,江苏剑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玉梁,男,1990年8月30日生,汉族,住北省邯郸市丛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倪宿宁,江苏剑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军,男,1972年11月20日生,汉族,住宿迁市宿豫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史德生,睢宁县城关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臣辉,男,1992年8月14日生,汉族,住宿迁市宿豫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史德生,睢宁县城关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王作坤、王玉梁因与被上诉人张军、张臣辉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睢宁县人民法院(2016)苏0324民初662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王作坤、王玉梁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倪宿宁、被上诉人张军及被上诉人张军、张臣辉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史德生到庭接受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作坤、王玉梁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依法改判王作坤给付被上诉人钢材款164万元(最终以决算为准)。2、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张军、张臣辉一审诉状提供地址错误,导致王作坤、王玉梁未能参加一审诉讼。一、一审判决认定的钢材款欠款数额及确定的利息错误。2014年6月24日出具欠条后,王作坤给付张军钢材款29万元,张亚转付9万元,以车抵款22万元。现王作坤尚欠钢材款164万元。2015年2月17日,张军与王作坤(王玉梁代签)签订协议,约定欠付钢材款以最后决算为准,协议约定签约之日起10个月进行决算。双方欠条数额有待决算,一审以未经决算的数额进行判决错误。无论2014年6月24日欠据还是2015年2月17日协议,均未约定利息,也未约定付款时间,一审法院判决王作坤承担利息错误。二、王玉梁不是本案适格被告,不应对钢材款及利息承担付款责任。王作坤、王玉梁虽系父子关系,但未共同生活。睢宁县恒华新都汇工程为王作坤以江苏时代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身份承建,王玉梁受雇从事收发材料工作,王玉梁未出具欠条,王玉梁仅仅作为收货人签收单据,不应承担付款责任。
王作坤、王玉梁当庭补充上诉理由称:根据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张军自认在2015年2月17日车辆抵债22万元之后,又收到王作坤给付的13万元。故应从王作坤上诉状主张的164万元欠款数额中再减去13万元,即本案王作坤最终欠款金额应是151万元。
被上诉人张军、张臣辉二审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1、一审法院依法送达传票,因王作坤、王玉梁均未接收,后经过公告送达后缺席判决;2、一审法院认定的王作坤、王玉梁所写欠条、协议书,均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一审判决按照年利率6%计息,符合法律规定;3、一审法院判决王作坤、王玉梁共同偿还该笔欠款,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王玉梁以房抵债,以车抵债,偿还张军欠款,王作坤、王玉梁在协议书共同签名的事实,足以证明王作坤、王玉梁对该笔欠款应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综上,王作坤、王玉梁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针对王作坤、王玉梁补充上诉理由中涉及的自认付款13万元问题,张军、张臣辉辩称:一审中张军是以其书写的收条为准计算已付款,因时间较长,张军自认的13万元数额表述不准确,付款时间表述也不准确。
张军、张臣辉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王作坤、王玉梁支付货款180万元及利息(由以下两部分组成:以224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6月24日计算至2015年2月17日;以180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5年2月18日计算至王作坤、王玉梁实际履行之日);2、王作坤、王玉梁负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王作坤、王玉梁系父子关系,在承包睢宁县恒华新都汇工程期间,在张军、张臣辉处购买钢材,2014年6月24日经双方结算,王作坤为张军出具欠条一份,载明所欠的具体货款。2015年2月17日,在河北省,张军、张臣辉与王作坤、王玉梁就货款签订协议一份。后王作坤、王玉梁经张军、张臣辉同意,用车冲抵部分货款,现王作坤、王玉梁尚欠货款180万元,经多次催要未果,因此为维护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请求依法支持张军、张臣辉的诉讼请求。
王作坤、王玉梁一审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及证据材料。
一审法院查明:王作坤、王玉梁在承建睢宁县恒华新都汇工程期间,从张军、张臣辉处购买钢材,2014年6月24日经双方结算,王作坤、王玉梁共欠张军、张臣辉钢材款224万元(其中注明:除张亚手玖万元有效外,以前所有欠条收条均无效)。2015年2月17日,张军、张臣辉、王作坤、王玉梁双方又签订一份协议,约定王作坤、王玉梁用其所有的苏N×××××号奥迪轿车以22万元的价格折抵部分钢材款。在以车抵债之后,张军表示王作坤又支付其13万元,在扣除张亚给付的9万元之后,王作坤、王玉梁尚欠180万元(224万-9万-13万-22万)钢材款未付,遂使成讼。
一审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张军、张臣辉出售钢材并已经交付给王作坤、王玉梁,王作坤、王玉梁应当按照约定的数额支付价款,王作坤向张军出具了欠条,在给付部分欠款之后,还剩180万元钢材款未付,对欠付的价款应当及时履行,因此张军、张臣辉要求王作坤、王玉梁给付货款180万元及相应利息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依法予以支持。王作坤、王玉梁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放弃自己的诉讼权利。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王作坤、王玉梁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张军、张臣辉给付欠款180万元及利息(由以下两部分组成:以224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6月24日计算至2015年2月17日;以180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5年2月18日计算至王作坤、王玉梁实际履行之日)。如果义务人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1000元、公告费600元,共计21600元,由王作坤、王玉梁负担。鉴于张军、张臣辉已预交,王作坤、王玉梁于履行义务时一并支付张军、张臣辉。
经双方当事人确认,本案二审审理焦点为:1、本案欠款数额如何认定;2、未付款利息如何计算;3、王玉梁应否承担还款责任。
二审中,上诉人王作坤、王玉梁提供如下证据:
1、张军2014年1月27日、2014年1月29日出具给张亚的借条和欠条,合计金额9万元。证明王作坤、王玉梁代为清偿张亚款项,用于抵偿所欠张军的欠款。
2、张军2014年9月6日5万元收条、2014年9月25日14万元收条、2014年10月3日3万元收条、2014年10月14日2万元收条、2014年10月9日3万元收条、2014年11月30日2万元收条。张军出具的上述收条共计6张,合计29万元。证明王作坤给付张军29万元钢材款,该款项给付主体是王作坤。
3、张军2015年2月17日出具的收条一份,注明“今收到王作坤车牌号为苏N×××××号奥迪轿车,折价为22万元”。该收条与协议书均为2015年2月17日出具,证明2015年2月17日协议的履行主体为王作坤。
4、王玉梁户口簿、结婚证,证明王玉梁居住地址等情形,证明王玉梁已独立生活,王玉梁与王作坤父子之间不存在共同生活的情形。
被上诉人张军、张臣辉质证意见:对证据1-2真实性无异议,收条有出具给王作坤的,也有出具给王玉梁的。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车牌号为苏N×××××号奥迪轿车的原登记车主是王玉梁;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与本案无关联性。
二审中,张军、张臣辉未提供新证据。
本院对王作坤、王玉梁二审提交的证据1-4真实性予以认定。
本案经审理查明:
王作坤、王玉梁在承建睢宁县恒华新都汇工程期间,从张军、张臣辉处购买钢材。2014年6月24日经双方结算,王作坤、王玉梁共欠张军、张臣辉钢材款224万元(其中注明:除张亚手玖万元有效外,以前所有欠条收条均无效)。
另查明:2014年1月,王作坤代张军付张亚款项9万元。
2014年6月24日224万元欠条出具后,王作坤付款情况如下:2014年9月6日支付5万元、2014年9月25日支付14万元、2014年10月3日支付3万元、2014年10月9日支付3万元、2014年10月14日支付2万元、2014年11月30日支付2万元,上述张军出具的收条共6张,合计29万元。
2015年2月17日,张军、张臣辉、王作坤、王玉梁双方又签订一份协议,约定王作坤、王玉梁用其所有的苏N×××××号奥迪轿车以22万元的价格折抵部分钢材款。
本院认为:
(一)关于欠款数额问题
王作坤已付款情况如下:2014年1月,王作坤代付张亚9万元。2014年6月24日224万元欠条出具后,王作坤分六次合计付款29万元。2015年2月17日签订协议当日,张军出具收条,证明以车抵款22万元款项的支付。王作坤、王玉梁主张2015年2月17日后又付款13万元,但并无证据予以证明。
综上,在王作坤2014年6月24日出具欠条时,该欠条注明欠款数额224万元,但欠条中注明“张亚手9万元有效”字样。故扣除2014年1月王作坤代付张亚9万元后,至2014年6月24日,王作坤实际欠张军、张臣辉215万元(224万-9万)。至2015年2月17日双方签订协议及张军收条出具之日,王作坤实际欠张军、张臣辉164万元(215万-29万-22万)。
(二)关于利息计算问题
2014年6月24日出具的条,确认欠付张军、张臣辉215万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之规定,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
本案中,结合王作坤、王玉梁一审主张的利息起算时点,本院认定王玉梁逾期付款利息计算方式如下:
以215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6月25日计算至2014年9月6日;以210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9月7日计算至2014年9月25日;以196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9月26日计算至2014年10月3日;以193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10月4日计算至2014年10月9日;以190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10月10日计算至2014年10月14日;以188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10月15日计算至2014年10月30日;以186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12月1日计算至2015年2月17日;以164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5年2月18日计算至实际履行之日。
(三)关于王玉梁在本案中应否承担还款责任问题
王玉梁与王作坤系父子关系,王玉梁参与涉案项目管理工作,且2015年2月17日还款协议上也有王玉梁签字,涉案以房抵款、以车抵款等财产曾登记在王玉梁名下,故本案应由王作坤、王玉梁承担共同还款责任。
关于王作坤、王玉梁主张的2015年2月17日协议约定的“款项最终决算”问题。首先,王作坤2014年6月24日在先出具的欠条明确记载欠款224万元,并无“待决算”字样。其次,双方因付款问题发生纠纷后,在派出所民警调解下达成2015年2月17日的协议,该协议上有“以决算为准”字样。但考虑到张军一审提交了王玉梁签字的原始收货单据和原始结算资料佐证了相关欠款数额,在王作坤、王玉梁未提交相关证据推翻2014年6月24日欠条所载数额情况下,应以2014年6月24日欠条载明的数额认定欠付钢材款项。再次,2015年2月17日协议虽约定10个月决算期限,但双方并未在此期限内进行决算。综上,根据现有证据,王作坤、王玉梁以2015年2月17日协议上“最终决算”的约定主张付款条件未成就的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本案二审出现新证据,本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款项及利息计算方式予以调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江苏省睢宁县人民法院(2016)苏0324民初6623号民事判决;
二、王作坤、王玉梁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张军、张臣辉给付钢材欠款164万元;
三、王作坤、王玉梁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张军、张臣辉给付逾期付款利息,该逾期利息计算方式如下:
以215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6月25日计算至2014年9月6日;以210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9月7日计算至2014年9月25日;以196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9月26日计算至2014年10月3日;以193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10月4日计算至2014年10月9日;以190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10月10日计算至2014年10月14日;以188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10月15日计算至2014年10月30日;以186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4年12月1日计算至2015年2月17日;以164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6%自2015年2月18日计算至实际履行之日。
四、驳回张军、张臣辉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义务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1000元、公告费600元,共计21600元,由王作坤、王玉梁负担20000元,张军、张臣辉负担1600元。
二审案件受理费3500元,由上诉人王作坤、王玉梁负担3000元;被上诉人张军、张臣辉负担5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魏志名
审判员  苏 团
审判员  单德水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日
书记员  张 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