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杨庆德与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开鲁县人民政府行政征用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12-3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内行终22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庆德,男,1953年6月24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开鲁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开鲁县人民政府,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开鲁县开鲁镇。
法定代表人刘兴涛,县长。
委托代理人邢佳欣,男,1969年9月7日出生,汉族,该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住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开鲁县开鲁镇。
委托代理人张文利,内蒙古义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杨庆德因诉被上诉人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开鲁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开鲁县政府)《征地告知书》一案,不服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内05行初18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原审法院查明,开鲁县政府于2017年1月1日作出开政告字【2017】第1号征地告知书,原告杨庆德认为告知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格执行有关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法律和政策的通知》,以棚户区改造项目为由对无关棚户区改造的承包土地进行征收用于其他项目的行为违法,于2017年1月6日向开鲁县国土资源局提出听证申请,开鲁县国土资源局没有答复。也向通辽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通辽市人民政府于2017年2月14日以申请人提出的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受案范围为由作出了通政复不字【2017】第1号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
原审法院认为,开鲁县政府于2017年1月1日作出开政告字【2017】第1号征地告知书只是一个过程性告知行为,不是具体的行政行为,对原告杨庆德的权利和义务没有产生实际影响。故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杨庆德的起诉。
上诉人杨庆德向本院上诉称,一、被诉行政行为是开鲁县政府于2017年1月1日作出的开政告字〔2017〕第1号《征地告知书》。上诉人在原审中已提供证据证明告知书就是征地决定通知书。上诉人在本上诉中提供一个新证据:开鲁县政府于2017年5月11日作出的《通知》(见文证三),是原审庭审后《告知书》确定范围内的征地补偿金决定。开鲁县政府至今也没作出相关《告知书》的征地决定公告,因此原审认定《告知书》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不能成立(征地补偿金的大部分已发放到村民手里)。二、开鲁县政府不敢作出相关《告知书》的征地决定公告,但实际进行征地活动,侵犯了上诉人的合法权利,上诉人的宅基地及周边土地已被开鲁政府征收并准备出让给开发商进行商业开发。三、开鲁县政府在原审庭审中未提供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请求依法撤销原审裁定,直接受理本案,支持上诉人提出的全部诉求。
被上诉人开鲁县政府答辩称,告知书涉及开鲁镇南关村部分集体土地是按照自治区党委政府棚户区改造的要求,依法拟对相关土地进行征收时发出的征地告知书,是在依法征地过程中的一个程序性告知行为,不是征地决定行为,对上诉人的权益和义务没有产生实际影响。请求二审驳回其上诉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被诉《征地告知书》属征收土地过程中的程序性告知行为,对上诉人杨庆德的权利和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原审裁定驳回上诉人杨庆德的起诉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陈立斌
审 判 员  赵卫红
代理审判员  张亚军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包鸣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