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李红、徐后凤等与合肥市人民政府一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皖01行初256号
原告:李红,女,汉族,1967年9月13日出生,住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
原告:徐后凤,女,1974年2月20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
原告:杨昌胜,男,1969年11月21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宣城市,
原告:汪传江,男,汉族,1957年9月17日生,住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
被告:合肥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合肥市东流路100号。
法定代表人:凌云,市长。
原告李红等人诉合肥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市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红等人诉称:原告因不服合肥市交警支队2017年6月20日作出的没有文号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函》,依法向被告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被告认定行政复议的被申请人应当是合肥市交警支队,而不是合肥市公安局,作出合复不(2017)143号《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复议决定行为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合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具有作为被申请人的主体资格。请求判决:一、确认被告作出的合复不(2017)143号《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的行为违法;二、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市政府辩称:一、被告作出合复不(2017)143号《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的程序合法。二、被告作出合复不(2017)143号《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的实体合法。原告请求确认合肥市公安局下辖单位合肥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包河大队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函》行为违法,合肥市公安局不是适格的被申请人。被告也不是适格的复议机关。原告应当以合肥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包河大队为被申请人向合肥市交警支队申请行政复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2017年6月20日,合肥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包河大队分别向李红、徐后凤、杨昌胜、汪传江作出了“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函”,内容均为:你申请的信息公开的合肥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包河大队民警张昊与陈劲松2017年1月16日上午11时许的执法视频,已经被宣城市公安局宣州分局相关人员作为证据材料调取走,包河交警大队网盘内视频被覆盖已无法查到。你可以至宣城市公安局宣州分局调取相关视频资料。因认为答复函违背事实,同时也违背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及《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的有关规定,2017年7月30日,原告向合肥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请求:1、确认合肥市公安局下辖单位交警支队包河大队于2017年6月20日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函”未依法答复的行为违法;2、责令合肥市公安局限期要求下辖单位准确答复申请人申请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2017年8月4日,被告作出合复不(2017)143号《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
本院认为:保障当事人正当诉权与制约恶意诉讼、无理缠诉,均是审判权应有之义。对于个别当事人反复多次提起轻率、相同或者类似诉讼,法院对其起诉,应严格依法审查。纵观本案原告,均因对补偿问题不服在本院以及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城市宣州区人民法院等法院以各种诉讼理由提起过多次诉讼。本案中,原告向合肥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包河大队申请获取所谓政府信息,与其在本院审理的(2017)皖01行初256号案中向合肥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申请获取的信息基本相同。其申请的真实目的并非为了获取和了解所申请信息,而是借此表达不满情绪,并为今后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创造条件。在合肥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答复或不予答复后,再提起行政诉讼或行政复议,以此向政府及其相关部门施加答复、行政复议和诉讼的压力,以实现其背后个人利益。原告的申请信息公开行为和诉讼行为,已使有限的公共资源在维护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之间有所失衡,超越了权利行使的界限,失去了权利行使的正当性。原告的起诉行为已构成对诉权的滥用。为维护法律严肃性,根据审判权应有之义和立法精神,对原告滥用获取政府信息权利和滥用诉讼权利的,应依法予以限制,不作实体审理,裁定驳回起诉。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十)项、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李红等人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黄 成
审判员 李进学
审判员 应道荣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日
书记员 胡 健
附:相关法律依据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的;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

相关公司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