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张湖某与蒋建某种植、养殖回收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1-0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西壮族自治区临桂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临民初字第1115号
原告张湖某。
委托代理人梁武灵,广西象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蒋建某。
原告张湖某诉被告蒋建某种植养殖回收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10月15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唐良保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于2012年11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湖某的委托代理人梁武灵、被告蒋建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湖某诉称,2011年6月原、被告经协商一致,就种鸭饲养事宜签订了《种鸭饲养合同》。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提供樱桃谷种鸭苗、饲料和兽药,由被告饲养种鸭,所产(种)鸭蛋由原告收购,原告投入的资金分3批收回。合同还就种蛋价格、质量、风险承担、违约责任等作了约定,合同签订后,被告交纳押金36760元,不久双方协商补充了合同条款。原告于2011年10月9日依约向被告提供了7个单元的种鸭苗,并陆续向被告提供饲料和兽药、2012年4月14日被告确认原告提供的种苗、饲料和兽药等款项累计为101557元,抵扣被告已交押金,被告尚欠原告64797元。2012年5月28日被告确认:原告的饲料、兽药等项款抵扣被告的蛋款后,被告累计欠原告68925.70元。2012年6月29日被告确认:原告的饲料、兽药等款项抵扣被告的蛋款后,被告累计欠原告64650元。此后至2012年8月1日止,原告饲料、兽药等款项累计为23691.20元,被告蛋款累计为16729.86元,两项相抵后被告累计欠原告71611.34元。此后,被告便拒绝接收饲料、兽药,也不向原告交付鸭蛋,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欠款也遭到被告拒绝。原告认为,双方签订的《种鸭饲料合同》是合法有效的,对双方均有约定束力,被告拒不交付种鸭蛋违反了合同的约定,致使原告签订合同的目的无法实现,依法双方合同应予解除,被告应给付欠款,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诉请法院:1、解除原、被告签订的《种鸭饲料合同》;2、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鸭苗、饲料、兽药等欠款计人民币71611.34元;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张湖某为其陈述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供证据有:1、种鸭饲料合同1份,证明原、被告就种鸭饲养成立合同关系;2、商品销售结算清单9张,证明原告提供种鸭苗7个单元,收取被告押金36760元,至2012年6月29日止被告欠款64650元;3、出库单11张,证明2012年7月2日至2012年8月1日原告提供饲料、兽药款项累计23691.20元;4、入库单10张,证明2012年7月2日至2012年7月29日被告蛋款累计16729.86元。
被告蒋建某辩称,1、原告起诉本人说拒绝接收饲料、兽药,也不交种蛋,完全与事实相反而且出具的证据不完全;2、原告于2011年5月24日与本人签约时曾经说产蛋期间的菜蛋款返还被告作为生活费用也不履行;3、由于鸭苗市场不景气,原告于2012年8月1日上午驱车到蒋某贵的鸭场,召集我等6人(蒋某贵、蒋清贵、蒋连付、蒋连青、蒋芳成、蒋建某)协商:他便提出淘汰种鸭,又不愿出资补偿,如不淘汰种鸭,就要我等再筹每羽50元的资金交给他,他才供应饲料,于是协商不成,他就叫蒋某贵个人去商谈,蒋某贵下午返回时说“张湖某不愿供应饲料了”。之后于2012年8月4日蒋某(专门帮我等拉料和运蛋的司机)送蛋到位一无入库单,二无饲料返回;4、原告断绝供应饲料违约在先,致使本人无法再继续饲养而被迫卖掉种鸭遭受十几万元的损失。现请法律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要求原告赔偿本人十几万元的损失,并解除签订的《种鸭饲养合同》。
被告蒋建某为其辩解在举证期限内没有证据提交法庭。
本案诉讼中,被告向本院申请证人蒋某当庭陈述:蒋某出庭作证,2012年8月4日帮被告及其他人共拉了约20箱左右的种鸭蛋(每箱约250个蛋)给原告张湖某后,问张湖某有没有料,张湖某讲没有料,就付了100元作空车费补给我(被告蒋建某和蒋建某、蒋芳成、蒋连付四人送蛋拉料拿出入库单都是我操办的,以前每次送蛋去都要拉饲料回来,运费都是上述四人支付的,出入库单都是今天拿昨天前天的,后天拿昨天的,照此类推)。自8月4日后我没再帮原、被告拉过料或送过蛋,也没有拿过出入库单。
经过开庭举证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4认为都是真实的,没有异议,但没有将证据提供完全。被告对证人蒋某证词表示认可。原告对证人蒋某证词未提出异议。由于原、被告对上述证据及证人证言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本案中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1年6月原、被告经协商一致后,签订了一份《种鸭饲养合同》,该合同约定:“甲方:张湖某,乙方:蒋建某,经双方商定:饲养樱桃谷种鸭羽由乙方饲料,甲方张湖某回收种蛋。一、资金投入,甲方预收乙方种鸭投资款,每羽50元,从种苗到产蛋期之间的饲料、种苗全由甲方负责供应,甲方投的资金种鸭产蛋高峰期间分批收回,每批回收多少由双方协商为定。二、种蛋价格:种蛋保低价格为1.30元/羽,涨幅按市场鸭苗销售价来计算,以鸭苗每羽2.3元为基础价格开始浮动,每羽鸭苗上涨1角,种蛋上涨5分,如鸭苗每羽2.4元种蛋为1.35元以此来推。三、种蛋质量:种蛋质量每枚在80克以上算正品蛋,80克以下破蛋、畸形蛋、水皮蛋、双黄蛋都属于不合格种蛋;受精率:夏季为83%以上,其他季节为86%以上,低于标准每百分点按一枚种蛋数来补足。四、风险承担:种鸭饲养为产蛋期十个月,种鸭在饲养期间出现任何情况由乙方负责,甲方不承担责任,种鸭在产蛋期间,鸭苗市场行情出现长时间低迷,如鸭苗价格在几角钱/羽时,甲方在无法坚持情况下,可以向乙方提出种蛋适当降价或淘汰种鸭,降价多少由双方协商解决,种鸭淘汰由甲方出资补偿:如产蛋期6个月淘汰每羽补12元,7个月每羽补8元,8个月每羽补5元,9个月每羽补2元,之后一律不补。五、饲料供应:饲料厂家的开票价格为准。六、法律责任:双方必须遵守以上合同的内容,不许甲方在没有充分理由下拒收种蛋,不许乙方自卖种蛋,如有一方违反合同,另一方有权向法院提起诉讼。本合同一式两份,双方各执一份,从种苗进场后开始生效。甲方:张湖某(签名并盖了私章),乙方:蒋建某(签名并盖有指印)。年月日”。此后被告蒋建某与案外人蒋连付、蒋明红、蒋芳成、蒋顺桂在原告张湖某与蒋建某签订的《种鸭饲养合同》上签名认可补充协议,补充协议内容为:“7、补充:种鸭饲养合同未到期,乙方不能自己偷卖种鸭,如卖一个种鸭,赔偿50元押金一只种鸭(残次鸭除外)。8、补充:饲养期间,甲方投资全部回收完,乙方余下的赢利资金可以批批结清。9、饲养期间,如果饲料涨到每包135元,甲方给乙方每枚种蛋加5分钱”。合同签订后,被告按合同约定向原告交了押金36760元,原告亦按合同约定陆续提供种鸭鸭苗和饲料及兽药给被告,被告饲养的种鸭产蛋后亦陆续交鸭蛋给原告,双方都按其签订的合同及补充协议履行各自义务,并按期结算供货、交蛋的数额及价款,截至2012年6月29日原、被告经核算后确认:原告提供的鸭苗款、饲料款、兽药款抵扣被告的押金款和交蛋蛋款后,被告累计尚欠原告货款64650元。此后,从2012年7月至8月1日止,原告提供饲料、兽药给原告折款累计为23691.20元,被告交蛋给原告折款累计为16729.86元,两项相抵后被告尚欠原告71611.34元。2012年8月4日被告蒋建某的送蛋拉饲料人蒋某送蛋给原告张湖某后,原告没有饲料让蒋某拉回给被告,此后原告张湖某没再提供饲料和兽药给被告,被告也没送种鸭蛋给原告,双方没再履行合同义务。2012年10月15日原告诉至本院,要求解除原、被告签订的《种鸭饲养合同》;判令被告支付鸭苗、饲料、兽药等欠款共计人民币71611.34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被告在庭审中主张因原告断绝供应饲料违约在先,致使其无法再继续饲养种鸭而被迫卖掉种鸭遭受十几万元的损失,要求原告赔偿十几万元损失,但未提供其具体损失数额,也未提出反诉。原告在庭审后于2012年12月4日提供了一份被告蒋建某于2012年8月4日交种鸭蛋给原告的入库单、蛋款为698.55元,原告表示同意在诉请中扣除698.55元。
本院认为,原告张湖某与被告蒋建某签订的《种鸭饲养合同》双方意思表示真实,且已履行合同达10个月双方正常合作未产生矛盾和异议,因此该合同是合法有效的。原、被告在履行合同期间,当被告2012年8月4日送种鸭给原告后,原告未按常规及时提供饲养给被告,此后也不再提供饲料和兽药给被告,其行为已构成违约,当原告违约情况下,被告未主张其权利,而是采取不送蛋,将其饲养的种鸭处理掉,其行为亦构成违约。在原、被告签订的《种鸭饲养合同》届满之前,原告违约在先,被告违约在后,双方的行为表明不愿再履行合同,继续履行合同已无现实意义,同时本案庭审中被告亦表示同意解除原、被告签订的《种鸭饲养合同》,因此,本院准许原、被告解除双方签订的《种鸭饲养合同》。对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的鸭苗、饲料、兽药款71611.34元,因此款是原告依照合同提供给被告饲养种鸭的货款,被告对此货款亦未提出异议,因此,被告尚欠原告货款71611.34元事实清楚,其债权债务关系明确,依法被告应承担清偿尚欠原告货款的民事责任,同时原告在庭审后查实被告在2012年8月4日交了蛋,原告漏交了一份入库单价款698.55元给被告,原告表示同意在诉请的欠款中扣减,因此扣除698.55元,被告实际尚欠原告货款70912.79元。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尚欠货款70912.79元,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至于被告主张原告断绝供应饲料,违约在先,致使被告无法再继续饲养种鸭而被迫卖掉种鸭遭受十几万元的损失,要求原告张湖某赔偿被告十几万元并解除签订的《种鸭饲养合同》的抗辩理由。因原、被告双方签订的《种鸭饲养合同》均已同意解除,本院在前面已作阐述,此处不再赘述,同时由于原、被告在《种鸭饲养合同》及补充条款中未有违约责任的约定,且被告对其要求原告赔偿的损失,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故其主张,亦未就此向本院提供反诉,因此其上述抗辩时由,除解除《种鸭饲养合同》符合本案解除以外,其余均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可在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限内另行就损失问题主张其权利。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第六十条、第九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予原告张湖某与被告蒋建某解除双方签订的《种鸭饲养合同》;
二、被告蒋建某支付尚欠的货款70912.79元给原告张湖某。
案件受理费1590元,依法减半收取795元,由原告张湖某承担。
上述义务,义务人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履行完毕,逾期则应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或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1590元(收款单位: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帐号:20×××16,开户行:农行桂林高新支行),上诉于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后七天内未预交上诉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
审判员  唐良保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记员  唐敏红
第8页共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