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沈阳苏艺建筑劳务派遣有限公司诉被告朱万华劳动争议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1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沈和民四初字第00692号
原告:沈阳苏艺建筑劳务派遣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码:69199750-7),住所地沈阳市和平区市府大路168-1号(1-5-3)。
法定代表人:郭永勤,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金玉强,系辽宁万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朱万华,男,汉族,住江苏省宝应县。
委托代理人:赵喜婷,系辽宁开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沈阳苏艺建筑劳务派遣有限公司诉被告朱万华劳动争议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由审判员张苏阳担任审判长,审判员鄂淼主审,人民陪审员韩皓宇参加评议,于2014年10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沈阳苏艺建筑劳务派遣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金玉强,被告朱万华及其委托代理人赵喜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被告于2014年2月14日向沈阳市和平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称其2009年2月入职原告单位工作,2013年11月30日解除劳动关系。月工资10,000元。原告提出的证据是“工资收入证明”。该证明是2013年12月,被告找到原告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永勤(郭永勤是朱万华的小舅子的连襟),请郭帮忙开一个证明,说是在北京找到工作需要这个证明。朱万华将电子文本以电子邮件的形式邮寄给申请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由于是亲属关系,同时郭永勤介绍朱万华市征集团工作,由于朱万华个人能力限制被辞退了,朱万华也确实是在找工作,于是郭永勤为被告开具了“工资收入证明”。事实上,被告从未在原告公司工作过,原告公司成立于2009年10月21日,并于2012年11月停止经营,主要经营活动是建筑劳务派遣,但是由于不善经营并未实际开展任何工作,期间从未聘用过被告朱万华及其他任何工作人员。2013年1月朱万华找到郭永勤请他帮忙介绍工作,郭将其介绍到市政集团从事现场负责人工作。朱万华2013年10月被辞退时找郭永勤帮助说情,由于是市政集团的决定,郭永勤也是无能为力。当朱万华找到郭永勤请求他帮忙开具“工资收入证明”时,看在是老乡同时又是亲戚的面子上,经不住朱万华再三哀求,郭永勤为其提供了上述“工资收入证明”,目的是帮助他到北京找到好的工作。万万没想到的是朱万华竟然依次作为证据提出劳动仲裁。仲裁存在如下错误:1、原告公司成立于2009年10月21日,被告称2009年2月入职,明显是虚构事实。2、被告除提供上述“工资收入证明”外,未提供其他任何证明其在原告公司工作过的证据,也没有提供工资收入的证明。“工资收入证明”写的是月工资10,000元,朱万华在庭审及诉状中又说2009年至2012年每月工资都是5,000元,可见被告的证据是相互矛盾的。3、被告是否为原告公司提供了劳动,被告也没有提供证据。4、由于原告法定代表人不懂得仲裁程序,因开庭当日恰逢出差就没有参加庭审,但仅仅凭一纸证明就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未免过于偏颇。对于劳动纠纷首先应当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虽然有“工资收入证明”这样的证据,但是从证据的形式及内容均可看出该证明主要内容均不符合常理,即使被告给原告公司工作过,并且被辞退了,恐怕也没有哪个公司会为其出具这样的证明来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并注明工资多少。对于这样违背生活常识的证据,如果没有其他证据加以作证的话,是不能单独作为定案的依据的。5、原告经过多方查找从市政集团找到了2013年朱万华参加集团周例会的签到记录,足以证明被告是市政集团工作而非在原告公司工作。综上,原告认为仲裁裁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因此提出起诉,请求法院查明事实做出公正判决,以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诉讼请求:1、请求撤销沈阳市和平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沈和劳人字(2014)86号仲裁裁决书第一、二项判决内容,判决不支付被告双倍工资55,000元,不支付被告赔偿金100,000元;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庭审中,原告明确第一项诉讼请求为:不同意沈阳市和平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沈和劳人字(2014)86号仲裁裁决书第一、二项判决内容,判决不支付被告双倍工资55,000元,不支付被告赔偿金100,000元。
被告辩称:同意86号仲裁裁决书的内容。
经审理查明:被告于2009年2月1日起到原告处工作,双方之间未签订劳动合同。被告2009年2月至2012年10月期间的月工资为5,000元,2012年11月至2013年11月期间月工资为1万元。2013年11月30日,原告无故与被告解除劳动关系,并于当日为被告出具了工资收入证明一份,载明“兹证明朱万华原是我单位员工,身份证号码:321023196904295436,在我单位工作5年,解除劳动合同前岗位为工程项目现场经理,月基本工资收入壹万元(人民币)”,该证明由原告法定代表人郭永勤签字确认。
被告于2014年2月14日以原告为被申请人向沈阳市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事项为:1、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2013年2月份工资10,000元及拖延支付工资的经济补偿金2,500元;2、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110,000元;3、裁决被申请人给申请人补缴2009年2月至2012年12月期间的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4、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50,000元;5、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50,000元;6、裁决被申请人支付未额外经济补偿金25,000元。该委于2014年3月21日分别作出沈和劳人仲字(2014)39号、沈和劳人仲字(2014)86号仲裁裁决。其中,沈和劳人仲字(2014)39号仲裁裁决裁决“一、苏艺公司在本裁决书生效后10日内一次性支付朱万华工资及补偿金人民币12,500元整(10,000元/月+10,000元×25%)。二、苏艺公司在本裁决书生效后30日内为朱万华补缴2009年2月至2012年12月期间的养老、医疗、工伤、失业及生育保险(具体金额以社会保险经办部门的核定为准,朱万华承担个人应缴部分,由此产生的滞纳金由苏艺公司负担)。三、驳回朱万华其他仲裁请求。本案涉及的其他请求事项(朱万华请求的双倍工资、赔偿金)见沈和劳人仲字(2014)86号裁决书。本裁决为终局裁决。”裁决同时确认“朱万华于2009年2月1日到苏艺公司任工程项目现场经理。双方之间未签订劳动合同,朱万华未参加社会保险。申请人2009年2月至2012年10月期间的月工资为5,000元,2012年11月至2013年11月期间月工资为1万元(其中包含保险费)。朱万华在苏艺公司工作到2013年11月30日,苏艺公司支付朱万华工资到2013年11月30日,其中拖欠2013年2月份工资1万元。2013年11月30日苏艺公司无故与朱万华解除劳动关系。”原告对该仲裁裁决不服,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6月3日作出(2014)沈中民五特字第52号民事裁定,认为“苏艺公司对工资收入证明真实性没有异议,另朱万华提供了企业资质证书载明技术部朱万华、合同书载明市府广场地铁段负责人朱万华,验资报告有朱万华的签字和苏艺公司公章。上述证据能证明朱万华在苏艺公司工作。”裁定驳回原告撤销沈阳市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沈和劳人仲字(2014)39号仲裁裁决的申请。另,沈和劳人仲字(2014)86号仲裁裁决裁决“一、被申请人沈阳苏艺建筑劳务派遣有限公司在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10日内一次性支付申请人朱万华双倍工资差额人民币55,000元整(5,000元/月×11个月)。二、被申请人沈阳苏艺建筑劳务派遣有限公司在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10日内一次性支付申请人朱万华赔偿金人民币100,000元整(10,000元/月×5年×2)。三、驳回申请人朱万华其他仲裁请求。本仲裁裁决涉及到支付工资、补缴社会保险费的仲裁请求,属于终局裁决,见沈和劳人仲字(2014)39号裁决书。”原告对该仲裁裁决不服,诉至本院。
另查明:原告于2009年10月21日经工商部门核准登记成立并取得营业执照。
再查明:原告主张其与被告不存在劳动关系、工资收入证明系郭永勤出于帮助原告找工作的原因为其出具的,并为此当庭提供了证人李昀昕的证人证言,但证人李昀昕自称系沈阳宏森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与原、被告均不认识。
上述事实,有原告向法庭提供的沈阳市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沈和劳人仲字(2014)86号仲裁裁决书、营业执照、庭审笔录、证人证言,被告向法庭提供的工资收入证明、沈阳市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沈和劳人仲字(2014)39号仲裁裁决书、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沈中民五特字第52号民事裁定书及原、被告当庭陈述笔录等证据在卷佐证,已经开庭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四)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本案中,原告虽主张与被告不存在劳动关系、工资收入证明系郭永勤出于帮助原告找工作的原因为其出具的,并为此当庭提供了证人李昀昕的证人证言,但证人李昀昕自称系沈阳宏森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与原、被告均不认识,且业已生效的沈阳市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沈和劳人仲字(2014)39号仲裁裁决及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沈中民五特字第52号民事裁定均已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原告亦未能提供其他相反证据足以推翻上述事实,故对原告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被告的入职时间。被告于2009年2月1日起到原告处工作,原告于2009年10月21日经工商部门核准登记成立并取得营业执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组织(以下称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订立、履行、变更、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适用本法。”本案中,原告系于2009年10月21日经工商部门核准登记成立并取得法律意义上的用人单位主体资格,故2009年2月1日至2009年10月20日期间,因原告在该期间尚未取得用人主体资格,双方系劳务关系,2009年10月21日至2013年11月30日,双方存在劳动关系。
关于被告申请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的仲裁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本案中,被告自2009年10月21日起与原告建立劳动关系,原告未依法与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故原告应支付被告2009年11月21日至2010年10月20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55,000元(5,000元×11个月)。
关于被告申请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仲裁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劳动者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继续履行;劳动者不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合同已经不能继续履行的,用人单位应当依照本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支付赔偿金。”本案中,原告于2013年11月30日无故解除了与被告的劳动关系,故原告应向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90,000元[(10,000元×4.5个月×2倍]。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二条、第八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沈阳苏艺建筑劳务派遣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原告沈阳苏艺建筑劳务派遣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被告朱万华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55,000元;
三、原告沈阳苏艺建筑劳务派遣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被告朱万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90,000元;
如果原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沈阳苏艺建筑劳务派遣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7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张苏阳
审 判 员  鄂 淼
人民陪审员  韩皓宇

二〇一四年十月××日
书 记 员  祝瑞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