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宏亿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厦门监管局金融行政管理(金融)一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6-1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闽0203行初433号
原告宏亿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6号院5号楼8层815室。
法定代表人孙建斌,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经纬,公司职员。
被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厦门监管局,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湖滨南路388号国贸大厦6楼。
法定代表人李永春,局长。
委托代理人杨燕秋、卢海,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厦门监管局工作人员。
原告宏亿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不服被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厦门监管局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案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12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经纬,被告委托代理人杨燕秋、卢海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宏亿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诉称,原告向被告寄交了《控告书暨要求履行法定职责的申请》一份,就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周莉、王斌红等被控告人故意隐瞒重大信息不及时披露以及虚假记载披露信息等严重违法行为向负有法定监管职责的被告提出控告,并请求被告履行监管、查处等法定职责。2017年9月11日,原告向被告申请公开被告在履行上述监管、查处法定职责过程中,制作并以书面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即被告于2017年6月1日对被控告人王斌红所作的询问笔录。被告以上述信息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为由不予公开,明显违法,故请求法院判令:1、确认被告对原告在2017年9月11日申请的信息,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为由不予依法公开的行政行为违法;2、撤销被告于2017年9月20日作出的厦证监信息公开(2017)第5号-告监管信息公开告知书,并判令被告对原告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进行公开。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
1.原告营业执照、被告网站信息;
证据1证明,原、被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2.控告书暨要求履行法定职责的申请、中国证券会证券期货监督管理信息公开申请表、厦证监信息公开(2017)第5号-告监管信息公开告知书;
证据2证明,原告就王斌红等被控告人的违法事实向被告提出控告并请求其履行监管查处等法定职责;原告于2017年9月11日向被告申请公开被告于2017年6月1日对被控告人王斌红所作的询问笔录,被告不予公开行为明显违法。
3.被告于2017年6月1日制作的询问王斌红笔录信息的首页;
证据3证明,被告在他案中将案涉询问笔录首页作为证据提交,但拒绝向原告公开完整的案涉询问笔录,其行为违法。
4.厦证监信息公开(2017)第3号-告监管信息公开告知书,及被告于2017年7月14日制作的询问王斌红的完整笔录信息;
证据4证明,案涉询问笔录与2017年7月14日的询问笔录均属于被告在履行监管查处的法定职责过程中制作的并应当依申请予以公开的政府信息。
被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厦门监管局辩称,被告收到原告寄交的《控告书暨要求履行法定职责的申请》后,采取要求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提供有关情况说明、约谈该公司董事会秘书王斌红了解具体情况等多项措施进行调查,并于2017年7月18日将该举报件的处理情况反馈原告。2017年9月11日,原告申请公开被告于2017年6月1日对王斌红所作的询问笔录内容。一、根据法律规定,行政机关向申请人提供的政府信息应当是正式、准确、完整的。行政机关在日常工作中制作或者获取的内部管理信息以及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一般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案涉询问笔录系案件调查过程中制作的谈话记录,仅为调查内容的一部分,具有过程性特征,反映的是案情的某个片段;笔录中当事人的陈述内容是待证明的事实,具有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因此,案涉询问笔录属于《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中所指的”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二、上述过程性信息不属于应公开的政府信息。首先,作为过程性记录,案涉询问笔录没有设定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也没有对案件性质进行定性,不公开并不影响原告的知情权,对原告其他合法权利也未构成影响。其次,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具有隐蔽性、复杂性等特点,证券监管部门在进行举报线索和案件调查时,需要被调查对象积极配合,坦诚回答问题,如实提供资料。调查人员会要求其不得向其他人透露谈话内容,也会承诺为其谈话内容保密。询问笔录隐含着调查思路、调查策略乃至办案技巧,属于内部敏感信息。如果对外公开,相当于将案件侦破技术公之于众,不利于今后此类案件的侦破。基于证券市场案件的隐蔽性、复杂性和巨大经济利益后果,公开谈话笔录,亦将置被询问人(当事人、证人等)于不利境地,甚至可能招致打击报复。再者,被告针对原告的上述举报件,综合案涉询问笔录和其他证据得出行政调查结论,已将处理结果告知原告。被调查对象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也已对有关内容进行了信息披露,满足了原告的维权需要。行政机关的职责是保护原告作为举报人的信息知情权,而非帮助原告进行民事诉讼取证。综上,原告申请公开的信息属于过程性信息且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指的应公开政府信息,被告不予公开的行为合法合理,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其作出被诉行政行为合法性的证据:
1、厦门证监局举报事项办理回复单;
证据1证明,被告已向原告反馈举报件的处理情况,原告的知情权得到了充分保障。
2、监管信息公开告知书;
证据2证明,对原告的信息公开申请,被告依法进行处理并将不予告知的处理结果和理由告知原告。
经庭审质证,各方对于在案证据的表面真实性均无异议。
本院经分析认证如下:原告提交的证据4厦证监信息公开(2017)第3号-告监管信息公开告知书及2017年7月14日制作的询问笔录,所涉及的询问主要内容为告知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王斌红该公司存在的不规范之处并对其提出要求,与本案询问笔录的内容性质不同,亦与本案无关联,对该证据予以排除。对于在案其他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
原告向被告递交一份落款日期为2017年4月27日的《控告书暨要求履行法定职责的申请》,针对非上市公众公司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王斌红等人故意隐瞒重大涉诉信息不予依法披露等违法行为提出控告并要求被告履行监管、查处等法定职责。
2017年6月1日,被告就原告举报的”有关海洋股份诉讼相关事项”向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王斌红进行调查询问并制作笔录。
2017年7月18日,被告审查后就原告的上述申请作出(2017)厦证监复字第3号举报事项办理回复单,告知原告:经查,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存在未及时披露重大诉讼的情形,被告已对该公司采取了下发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2017年9月11日,原告向被告提交中国证监会证券期货监督管理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公开被告在履行上述监管、查处法定职责过程中于2017年6月1日对被控告人王斌红所作的询问笔录。该申请表还载明原告申请公开监管信息的用途为维权举证,申请人与所申请信息相关性的描述为上述笔录内容与原告控告内容相关。
2017年9月20日,被告作出厦证监信息公开(2017)第5号-告监管信息公开告知书,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第十四条、第二十一条,《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第二条等规定,答复如下:被告对原告举报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有关问题进行了核查,并于2017年7月18日将处理结果向原告进行了回复;被告在上述举报事项核查过程中所作的询问笔录对原告没有约束力,亦不对原告的权利义务产生直接影响,属于行政机关在日常工作中制作或获取的内部管理信息以及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不属于应公开的政府信息。原告不服该告知书,于2017年10月20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三条规定,除了行政机关依法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向国务院部门、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部门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就政府信息公开而言,《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作出了一般性规定,若其他法律法规对于信息公开范围、方式及途径等有特别规定的,基于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原则,应适用特别法的规定。就证券行政管理领域而言,《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设立了信息披露制度,对于依法必须披露的证券信息公开范围、方式及途径进行了规定。该信息披露制度旨在保障所有的证券投资者公平获得信息的权利,并维护证券市场的正常秩序。
如果个人可以通过政府信息公开申请途径获得独立于其他投资者可获取的与非上市公众公司有关的信息,就会破坏证券市场的信息公平,进而可能扰乱证券市场的正常秩序。证券法虽规定信息披露的主体为公司,但是政府信息公开涉及证券法调整项下公司相关信息的,亦应当契合证券法的立法目的。基于此,对于与证券法调整项下的公司有关信息的公开,应循证券法的公开途径获悉,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依申请公开制度的调整范畴。
具言之,本案被告在对非上市公众公司厦门海洋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履行监管职责过程中制作的询问笔录,不可避免地包含与该非上市公众公司有关的内容。如若投诉举报人通过提出投诉举报,后又申请公开证券监管机关调查过程中形成的信息,则会导致举报成为个人单独获取非上市公众公司信息的渠道,与证券法规定的公平公开原则显然相悖。实际上,被告已经就原告的控告作出处理,并告知原告处理结果。对于被告在监管执法过程中获取的非上市公众公司相关信息,原告不具有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申请公开的请求权。被告作出的案涉监管信息公开告知书,属于对原告的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告知行为。原告提起本案诉讼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依法应予驳回。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宏亿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于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曹 玲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
代书记员  温庭馨
附:本案所适用的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