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绍兴柯桥第一丝织有限公司与周旭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3-2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浙0603民初12064号
原告:绍兴柯桥第一丝织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华舍街道前庙,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621716183340J。
法定代表人:钱勇征,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旭红、章剑勇,浙江鉴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旭,男,1971年8月3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绩溪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丁士聚,浙江金柯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绍兴柯桥第一丝织有限公司(原名绍兴县第一丝织印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第一丝织公司)与被告周旭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2月1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旭红,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丁士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第一丝织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原告无须支付被告经济补偿、2015年度2016年度带薪年休假工资等共计76253.85元。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经济补偿、带薪年休假工资等劳动争议纠纷一案,绍兴市柯桥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已作出绍柯劳仲案字〔2016〕第697-2号仲裁裁决书。原告不服该仲裁裁决,认为裁决原告支付被告经济补偿、2015年度2016年度带薪年休假工资共计76253.85元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首先,关于经济补偿问题。仲裁委对原、被告解除劳动关系的原因认定错误。第一,原告没有辞退被告的行为,原告于2016年2月15日被责令停产整顿,这是政府行为,属于不可抗力。原告被责令停产整顿后,并没有辞退被告,包括被告在内的全体员工均在家休息待业,待原告恢复生产再通知上班。第二,原告出具《解除(终止)劳动合同及失业登记证明书》的原因,是被告等人到华舍街道反映,要求政府解决停产期间的工资问题,在政府出面协调的情况下,原告同意向被告等人出具上述证明书,目的是在帮助被告等人领取原告停产期间的失业金,以解决被告等人的生活问题。第三,仅凭《解除(终止)劳动合同及失业登记证明书》无法证明原告辞退被告的事实。双方系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关系,该证明书无法证明是哪方先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的要求,事实上确实系被告向原告提出的。
其次,关于带薪年休假工资的问题。第一,仲裁委对于被告是否享受2015年度2016年度年休假的事实没有审查清楚。第二,即使被告没有享受2015年度2016年度的年休假,但错不在原告。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规定,单位安排年休假可以根据生产、工作需要跨1个年度安排,然原告在2016年2月15日被停产整顿,客观上已无法安排年休假,故原告无须向被告支付2015年度2016年度的带薪年休假工资。
综上,原告无须支付被告经济补偿、2015年度2016年度带薪年休假工资,望法院依法审理。
被告周旭辩称,被告于2001年8月1日进入原告处,任脱水工,月工资保底3500元。因原告生意好,每天上班,没有放假。2016年2月15日,原告以停产整顿为由将被告辞退。2016年2月22日,原告出具了一份《解除(终止)劳动合同及失业登记证明书》,与被告解除了劳动关系,但未支付经济补偿、2015年度和2016年度带薪年休假工资、2015年高温补贴,原告应予支付。被告在仲裁庭审时均提交了由原告出具的《解除(终止)劳动合同及失业登记证明书》一份,证明双方是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故原告应支付经济补偿,金额以仲裁裁决为准。被告要求原告支付带薪年休假工资、高温补贴有相关法律法规依据。原告起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依法支持被告的请求。被告对仲裁裁决没有异议。
本院经审理查明,被告周旭于2008年1月进入原告第一丝织公司处工作,原告为被告缴纳了社会保险。原告因在安全生产、废气废水排放、违章搭建、消费通道堵塞、现场管理等方面存在重大隐患与问题,被相关管理部门要求自2016年2月7日起实施停产整治。2016年3月15日,原告向被告出具解除(终止)劳动合同及失业登记证明书,解除了劳动关系。被告离职前正常工作期间月平均工资为5763.58元。
2016年8月2日,周旭向绍兴市柯桥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第一丝织公司支付经济补偿、带薪年休假工资、高温补贴等。2016年10月15日,该委作出仲裁裁决:第一丝织公司支付周旭经济补偿71028.75元、2015年度带薪年休假工资4354.25元、2016年度带薪年休假工资870.85元、高温补贴720元。第一丝织公司对裁决不服,遂起诉来院。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供的仲裁裁决书、送达证明、停产整治函,被告提供的劳动争议仲裁申请书、解除(终止)劳动合同及失业登记证明书、分户明细对账单、社会保险参保缴费明细、仲裁庭审笔录复印件、录音资料,本院调取的仲裁庭审笔录及当事人在诉讼中的陈述等证据予以证明。
本院认为,劳动者敬业,用人单位守诚,双方互相尊重,平等合作,才能构建和谐、稳定的用工环境,为人们生活的富裕、经济社会的发展、国家的富强做出贡献。原、被告存在劳动关系的事实清楚,对被告的入职时间本院根据社保缴纳时间予以认定为2008年1月。
根据原告提供的停产整治函及双方在庭审中的陈述,可以认定原告因在安全生产、废气废水排放、违章搭建、消费通道堵塞、现场管理等方面存在重大隐患与问题,被相关管理部门要求自2016年2月7日起实施停产整治,从而导致被告无法继续工作,故原、被告劳动关系解除的原因在于原告。原告因自身经营不符合相关规定、存在重大隐患与问题,导致被要求停产整治,却将停产的原因归于相关管理部门,认为属不可抗力,其不予支付经济补偿的理由显然不能成立。被告要求原告支付经济补偿,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被告于2008年1月至2016年3月间在原告处工作,工作已超过八年而不满八年六个月,原告应支付被告8.5个月工资标准的经济补偿,结合被告自认存在加班的事实,原告应支付被告经济补偿5763.58元/月×70%×8.5个月=34293.30元。
单位的职工连续工作1年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职工累计工作已满1年不满10年的,年休假5天。原、被告于2008年1月起建立劳动关系,被告应享受带薪年休假。原告未举证证明已安排原告年休假或已发放带薪年休假工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2015年、2016年被告可享受年休假合计6天,原告应付年休假工资差额为5763.58元/月×70%÷21.75天/月×6天×200%=2225.93元。被告对裁决无异议,本院对其他年度带薪年休假工资不再支持。
双方对支付2015年度高温补贴720元不持异议,本院据此予以认定。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绍兴柯桥第一丝织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原告绍兴柯桥第一丝织有限公司支付被告周旭经济补偿、带薪年休假工资、高温补贴合计37239.23元,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三、驳回被告周旭的其他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缓交),减半收取5元,由原告绍兴柯桥第一丝织有限公司负担,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任高翔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日
书记员  骆俊斌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七条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用人单位应当建立职工名册备查。
第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
(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二)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向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
(三)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四)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五)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
(六)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第五项规定终止劳动合同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四十七条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
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
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
第六条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