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黄旭鹏、黄剑科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12-1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粤01民特1141号
申请人(仲裁申请人):黄旭鹏,男,汉族,1990年6月27日出生。
申请人(仲裁申请人):黄剑科,男,汉族,1963年10月28日出生。
申请人(仲裁申请人):杨秀娟,女,汉族,1963年3月15日出生。
上述三申请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孙军,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仲裁被申请人):陈玉兰,女,汉族,1969年2月3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卞连兵,广东比拓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人黄旭鹏、黄剑科、杨秀娟因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广州仲裁委)作出的(2016)穗仲案字第4048号仲裁裁决,向本院申请予以撤销。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申请人黄旭鹏、黄剑科、杨秀娟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理由:案涉仲裁裁决所依据的《合同书》经鉴定是伪造的。黄旭鹏等三申请人是亲属关系。2003年11月20日,黄剑科、杨秀娟与案外人梁某甲就“广州市海珠区土华×路×”的农村宅基地房签订买卖合同,后梁某甲将该房屋转让给梁某乙,黄剑科等三申请人对此并不知情。2014年,黄剑科等三申请人将梁某甲及梁某乙起诉到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要求其返还房屋。梁某甲在该案中否认与黄剑科等三申请人存在房屋买卖合同关系,并述称虽签订了《房屋转让协议》,但实际并未履行,梁某乙拒不出庭,后黄剑科等撤回了起诉。由于案涉房屋现由案外人曾某承租使用,黄剑科等三申请人又于2015年9月起诉要求曾某腾空并搬出房屋。曾某在该案中出示了由黄剑科等三申请人与陈玉兰签订的有关案涉房屋买卖的《合同书》及租房合同,后黄剑科等三申请人又撤诉。2015年12月,黄剑科等三申请人起诉陈玉兰、曾某,陈玉兰辩称案涉合同有仲裁条款,法院据此裁定驳回了黄剑科等的起诉。黄剑科等三申请人于2016年4月向广州仲裁委提起仲裁申请,请求确认有关“广州市海珠区土华×路×”的买卖合同为虚假、无效合同。因黄剑科等从未签订该合同,其在仲裁过程中申请对案涉《合同书》进行司法鉴定。广东明鉴文书司法鉴定所于2017年3月12日出具《鉴定意见书》,经显微检验,发现检材纸张表面上有大量纤维断裂、翘起现象,有明显的刮擦痕迹,纸张被刮擦处有大量的残留文字笔画,落款处的部分手写字迹有重描现象,认定检材的内容字迹是将原有内容字迹刮擦、消退后重新制作的,落款处经过重描的手写笔迹墨水荧光反应不一致,说明书写该手写字迹先后使用的书写工具不同,该《合同书》是变造形成的。但仲裁裁决却认定该《合同书》有效,严重违背了事实和法律。另外,黄剑科等在2016年7月申请鉴定,直到2017年3月才收到《司法鉴定意见书》,仲裁庭于2017年8月31日才出具裁决书,却是不顾客观事实及法律规定的枉法裁判。黄剑科等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又补充称,陈玉兰在仲裁过程中的委托代理人卞连兵是广州仲裁委的仲裁员,这是仲裁案裁决不公的一个原因。
被申请人陈玉兰辩称:同意广州仲裁委的仲裁裁决。
经审理查明:广州仲裁委根据黄剑科等三申请人与陈玉兰签订的《合同书》中的仲裁条款,于2016年5月5日受理了黄剑科等提起的关于房屋买卖合同纠纷的仲裁申请。在仲裁案审理过程中,黄剑科等申请对案涉《合同书》上黄剑科的签名真伪及该《合同书》是否变造进行鉴定。仲裁庭同意了黄剑科等的鉴定申请,经讼争双方委托,指定广东明鉴文书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广东明鉴文书司法鉴定所于2017年3月13日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合同书》中黄剑科的签名与其提供的签名样本为同一人所写;2.《合同书》是变造形成。对此,仲裁庭在裁决书第四部分仲裁庭意见中认为:首先,根据《合同书》第五条约定,《合同书》自双方签名之日起生效。《合同书》上黄剑科的签名,根据《鉴定意见书》显示,该签名为黄剑科本人所写,陈玉兰对其签名也未提出异议。至于黄旭鹏、杨秀娟的签名,黄剑科等虽提出异议,但对此并未提出鉴定申请,也未向仲裁庭提出反证予以证明,因此仲裁庭对黄剑科等三申请人以及陈玉兰在《合同书》上签名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应视为双方当事人对《合同书》的认可。其次,《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显示《合同书》中的内容为变造形成,但同时双方均签字表示认可,据此无法确认双方签字认可的是变造前或者变造后的《合同书》,现黄剑科等三申请人未向仲裁庭提交证据予以证明,且其该主张也与实际履行情况不符。最后,《合同书》约定合同一式两份,由双方各执一份,但在庭审中黄剑科等三申请人仅出具复印件,未能出具《合同书》的原件进行核对,未能履行其相应的举证责任。另根据《合同书》的履行情况及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仲裁庭认为案涉《合同书》属双方意思表示真实,签约主体适格,内容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均应依约履行。黄剑科等要求确认《合同书》为无效合同的仲裁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仲裁庭不予支持。现黄剑科等以裁决所依据的证据即案涉《合同书》是伪造的为由向本院申请撤销上述仲裁裁决。
本院经审查认为:黄剑科等主张案涉《合同书》存在伪造签名及变造的情况,已在仲裁过程中向仲裁庭申请进行了司法鉴定,仲裁庭也已组织案涉双方对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书》进行了质证。仲裁庭根据《鉴定意见书》认定黄剑科在案涉《合同书》上的签名属实,虽然《合同书》存在变造情况,因无法确认诉争双方签字认可的是变造前还是变造后的《合同书》,结合合同的履行情况,最终认定案涉《合同书》是诉争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不支持黄剑科等关于确认案涉《合同书》为虚假、无效的主张。鉴此,针对有争议的案涉《合同书》,在依法经过司法鉴定程序作出鉴定结论并经过质证后,是否采信该《合同书》作为裁决依据,是仲裁庭依法行使仲裁权的范畴。现黄剑科等以裁决所依据的《合同书》是伪造的为由申请撤销仲裁裁决,实际是其对仲裁庭认定的案件实体问题不服,这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可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法定事由,本院依法不予支持。至于陈玉兰在仲裁阶段的代理人卞连兵为广州仲裁委仲裁员的问题,因无证据证明广州仲裁委仲裁员担任仲裁案的代理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或《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的规定,该事实也不能成为可撤销仲裁裁决的法定事由。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申请人黄旭鹏、黄剑科、杨秀娟关于撤销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2016)穗仲案字第4048号仲裁裁决的申请。
案件申请费400元,由申请人黄旭鹏、黄剑科、杨秀娟共同负担。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陈舒舒
审判员  徐玉宝
审判员  王碧玉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
书记员  丁涵璐
王嘉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