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谭某某诉杨某某变更抚养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4-1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大民初字第1341号
原告:谭某某,女,
委托代理人:何某某,云南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陈某某,云南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杨某某,男,
委托代理人:吴某某,云南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谭某某诉被告杨某某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1月4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孙灿熙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谭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何某某、陈某某,被告杨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吴某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谭某某诉称:原、被告于1994年7月8日登记结婚。1995年1月2日生育长子杨某乙(现患有脑瘫),2002年11月20日生育次子杨某某某。2006年3月17日双方协议离婚。2007年12月10日双方复婚。2009年7月13日原告向法院起诉要求与被告离婚。法院作出(2009)大民初字第341号民事调解书,协议如下:“一、原告谭某某与被告杨某某自愿离婚;二、婚生长子杨某乙由被告杨某某抚养,次子杨某某某由原告谭某某抚养,双方相互不负担子女抚养费。……”双方离婚后原告请护工在家护理杨某乙,在护工难请的情况下,被告就将杨某乙送到南山敬老院寄养,原告不同意,理由是杨某乙患有严重脑瘫并发癫痫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同时双方离婚时原告放弃房产分割给被告作为杨某乙的抚养费。后来得知杨某乙在敬老院长期得不到正常护理,全身长了褥疮,加上敬老院拒绝接收杨某乙,被告不得已才将杨某乙接回家中。因被告无时间专门看护杨某乙,经被告主动与原告母亲联系协商,由原告母亲代被告照顾杨某乙,被告每月支付给原告母亲各项费用3000元,双方办理了公证。为此,原告还专门租了一套房屋用于母亲照顾杨某乙。此后双方一直按协议履行。2015年9月7日,被告将杨某乙从我母亲处领走,当晚打电话给我表示愿意一次性出30万元买断杨某乙的抚养权,我没答应。9号,我主动打电话给被告要求协商杨某乙的抚养权,被告不同意,并表明其决定将杨某乙送敬老院。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杨某乙送到夕阳红敬老院。原告得知后赶去看望,发现杨某乙已愈合的褥疮又开始溃烂,得不到正常护理。在双方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原告认为,不希望儿子在没有亲人、没有温暖的环境下生活,且杨某乙急需医治,夕阳红敬老院不具体条件。诉请:1、判令原、被告婚生子杨某乙由原告抚养,由被告每月支付抚养费4000元。2016年前按月结清,2016年后每年于1月1日按年支付;3、杨某乙生病住院费用超过1万元时,由被告承担一半;3、本案的诉讼费用由原、被告各承担一半。。
被告杨某某辩称:1、原告要求变更抚养关系无法定事由,被告一直在尽抚养责任与义务。原、被告离婚后,被告一直请护工护理杨某乙,但随着杨某乙体重和身高的增长,护工不敢带其外出,只能呆在家里。原告要上班,不到节假日,不能保证其每天有户外活动时间。2012年底将其送到南山敬老院,是考虑让其活动空间大一点,让其逐渐融入社会,有利于其身心健康。后由于其不是老年人,不符合南山敬老院的收养条件,被告将其按回家中并与其外婆达成协议,由其外婆陪护。但随着杨某乙体重和身高的增长,其外婆年纪增大,杨某乙的户外与社会接触活动越来越少。2、考虑到上述情况,被告才于今年9月将杨某乙送到夕阳红敬老院。在敬老院不可能向父母一样提供无微不至的关怀。但总体上更有利于杨某乙的成长,有利于心智的发育。同时,在杨某乙的抚养问题上,原、被告观念上存在差异。3、原告方的抚养条件没有发生变化。原、被告2006年离婚时,两个小孩均由被告抚养,复婚后,双方又于2009年离婚,原告只愿意抚养次子,被告考虑到长子逐渐长大及原告的实际困难,承担了长子的抚养责任。现原告的各方面条件没有发生变化,也只有能力抚养和照顾次子。没有能力和条件再抚养杨某乙。出于做为一个父亲的责任,被告坚持杨某乙由自己抚养,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1994年7月8日登记结婚。1995年1月2日生育长子杨某乙(现患有脑瘫),2002年11月20日生育次子杨谭仲益。2006年3月17日双方协议离婚。协议约定:婚生二子均由原告抚养。2007年12月10日双方复婚。2009年7月13日原告向本院起诉要求与被告离婚。经调解,本院作出(2009)大民初字第341号民事调解书,“一、原告谭某某与被告杨某某自愿离婚;二、婚生长子杨某乙由被告杨某某抚养,次子杨某某某由原告谭某某抚养,双方相互不负担子女抚养费。……”后被告再抚养杨某乙的过程中将杨某乙送到夕阳红敬老院寄养,至双方产生纠纷。原告遂诉至本院要求变更杨某乙的抚养关系。
本院认为:父母对子女均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对子女的抚养应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处理。本案中,双方离婚时,已确定婚生长子杨某乙由被告杨某某抚养,次子杨谭仲益由原告谭某某抚养,并实际一直长期由被告抚养。现原告要求变更抚养关系,仅因双方的抚养观念不同,不能举证证明变更抚养关系的法定事由。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的若干意见》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谭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00元,减半收取100元,由原告谭某某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孙灿熙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记员  李 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