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谢林与遂宁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卫生行政管理(卫生)一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11-0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6)川0903行初44号
原告谢林,男,汉族,生于1977年7月29日,住遂宁市船山区,
委托代理人周凤鸣,四川矩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遂宁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住所地遂宁市船山区西山北路276号。
法定代表人李道丕,该委员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阳孟,该委员会干部。
委托代理人方运桂,四川川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住所地成都市青羊区上汪家拐街39号。
法定代表人沈骥,该委员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李臻,该委员会干部。
委托代理人李晓蓉,四川思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谢林诉遂宁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下称市卫计委)、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下称省卫计委)卫生行政管理行政不作为一案,本院于2016年6月15日立案后,于2016年6月17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9月7日在本院第四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谢林的委托代理人周凤鸣,被告市卫计委的委托代理人方运桂、阳孟,被告省卫计委的授权委托代理人李臻、李晓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报经本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并作出决定。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6年2月4日原告谢林向被告市卫计委举报遂宁市中心医院病保存不完整,要求市卫计委予以调查并作出决定。2016年4月29日被告市卫计委作出《关于谢林举报问题的复函》,复函称谢林的举报不符合立案条件,决定不予立案。原告谢林认为市卫计委对其举报的内容未予以办理,遂于2016年4月7日向省卫计委申请复议,请求确认市卫计委行政不作为违法,及时履行行政职责,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2016年5月30日省卫计委作出《四川省卫生计生委行政复议决定书》,驳回原告谢林的复议申请。
原告谢林诉称,2016年2月4日,原告在获知遂宁市中心医院存在违法行为后,依法要求被告市卫计委对遂宁市中心医院“胎监记录原始电子档案未完整保存”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并作出符合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决定,但被告市卫计委一直行政不作为。原告向被告省卫计委提起行政复议,要求追究被告市卫计委的行政不作为责任,被告省卫计委未予支持原告的复议请求,而是做出了川卫复决[2016]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驳回原告的复议申请。鉴于此,原告特提起行政诉讼,主要理由如下:被告市卫计委不履行行政职责,对举报线索不进行认真调查,被告省卫计委未尽到全面审查义务,亦属于行政违法。被告市卫计委未尽到行政职责,在有明确线索的情况下,怠于行使职责。遂宁市中心医院已经明确承认其存在孕妇胎监记录电子数据未完整保存的情况,对此线索被告市卫计委向遂宁市中心医院核实或者调查其病例数据即可完成其监管职责,核实清楚遂宁市中心医院是否存在违法情况,但是被告市卫计委却舍近求远在行政复议答复中推脱责任,指责原告拒不配合调查,在此行政调查案件中,原告既不是被调查人,又不是证据的持有人,原告提供了违法事实的线索,被告市卫计委应当去履行其监管职责,而不是为难原告。被告市卫计委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在行政复议程序开始前依法履行其行政职责的证据,依据行政复议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被告省卫计委在行政复议过程中应当依据现有证据,不得在行政复议程序中调取新的证据,证明被告市卫计委的具体行政行为合法,被告省卫计委对市卫计委行政不作为的行为包庇袒护,复议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结论违法。请求法院判令:撤销被告省卫计委作出的川卫复决[2016]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确认被告市卫计委不作为行为违法;二被告共同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市卫计委辩称,原告于2016年2月4日向我委提交《关于对遂宁市中心医院病历保存不完整行为实施行政处罚等具体行政行为的要求》。答辩人收件后于2016年2月6日以《关于转办谢林举报的函》,要求遂宁市卫生执法监督支队(下称市卫监支队)依据《卫生行政处罚程序》的相关规定依法查处本案,转办程序合法适当。市卫监支队收到答辩人的转办函后,于2016年2月14日依据《卫生行政处罚程序》第十四条相关规定受理了本案。受理原告举报后,根据《信访条例》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市卫监支队多次电话告知原告到支队配合调查,但原告一直未到支队配合调查,致使支队无法通过实名举报人核实举报的具体内容及相关事实依据。根据《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涉及违法举报投诉办理工作制度》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鉴于原告同意到支队配合调查又未到,延误调查时间并加大调查难度,市卫监支队于2016年4月5日向答辩人请示,申请本案办理时间延长至90日。答辩人经研究于当天批复同意将本案办理时间延长至90天。市卫监支队查阅了2014年7月与市中心医院有关的卫生执法全部卷宗,在2014年7月谢林向遂宁市卫生局提交《关于调查遂宁市中心医院隐匿、销毁病历资料等违法行为的要求》一案中,有《遂宁市中心医院关于临床使用胎心监护仪的情况说明》与举报相关联,该《情况说明》依法提交给遂宁市政府法制办公室,经过了上级行政执法监督机关对相关情况是否违法进行了监督审查。市卫监支队依据《信访条例》、《卫生行政处罚程序》和《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涉及违法行为举报投诉办理工作制度》相关规定进行了调查取证,将调查报告及相关证据材料提交答辩人依法审核。答辩人依据相关的法律对市卫监支队提交的调查报告及相关证据材料进行了全面审核,根据查明事实,答辩人认为原告举报问题不符合立案条件,决定不予立案,2016年4月29日答辩人作出《遂宁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谢林举报问题的复函》,并送达给原告。综上所述,本案被告已依法履行职责的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告的请求不成立,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省卫计委辩称,按照我国《行政复议法》及其实施条例,答辩人履行本案所涉及的行政复议职责。被答辩人认为其提交《关于遂宁市中心医院病历保存不完整行为实施行政处罚等具体行政行为的要求》给被告市卫计委后,其行政不作为,并于2016年4月13日向我委提起行政复议申请。请求依法确认被申请人行政不作为行为违法;责令被申请人期限履行法定职责;依法追究被申请人负责人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行政执法责任。答辩人在收到被答辩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书后,及时进行了审核,明确书面告知被答辩人受理其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同时通知被告市卫计委依法答复并提交证据。答辩人复议查明:2016年2月4日,被答辩人即申请人谢林向被申请人被告市卫计委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遂宁市中心医院病历保存不完整行为实施行政处罚等具体行政行为的要求》的纸质申请。2016年2月6日,被申请人向遂宁市卫监支队转办了该申请。2016年2月14日被申请人依法受理该案。2016年2月16日9时42分、2016年2月16日9时45分、2016年3月9日15时5分,市卫监支队办案人员三次致电申请人,请求申请人到单位配合调查。至2016年4月5日,申请人未到支队配合调查。因无法核实清楚举报人具体的举报内容,被申请人根据《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涉及违法行为举报投诉办理工作制度》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作出了将回复举报人时间延长至90日的决定。被告市卫计委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对案件进行转办、受理、调查、延期等,程序合法适当。在该复议申请受理时,该案仍处于依法审核程序、尚未结案。因此,被答辩人申请复议要求认定被告市卫计委行政不作为不能成立。综上,答辩人作出的川卫复决(2016)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符合法定程序、证据确凿、合法适当。请求法院根据客观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依法作出支持答辩人川卫复决[2016]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公正裁判。
经审理查明,原告谢林于2016年2月4日向被告市卫计委提交了《关于对遂宁市中心医院病历保存不完整行为实施行政处罚等具体行政行为的要求》,对遂宁市中心医院存在部分产妇的胎监记录原始电子数据未完整保存的情况,要求被告市卫计委对该违法行为立案调查并作出符合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决定。2016年2月6日被告市卫计委向市卫监支队作出《关于转办谢林举报案件的函》,将原告谢林举报的案件责成市卫监支队办理。市卫监支队接收案件后,分别于2016年2月16日、2016年3月9日三次联系谢林,通知原告谢林到市卫监支队核实对其举报情况,原告谢林一直未予配合。2016年4月5日市卫监支队向被告市卫计委作出《关于谢林要求对遂宁市中心医院病历保存不完整行为实施行政处罚等具体行政行为延期的请示》,同日,被告市卫计委作出《关于延长谢林举报遂宁市中心医院病历保存不完整一案书面回复时间的决定》,决定该案书面回复时间延长至90日。市卫监支队根据原告谢林的举报,调查了2014年7月3日谢林关于调查遂宁市中心医院隐匿、销毁病历资料等违法行为一案的案卷材料,在该案中遂宁市中心医院作出的《遂宁市中心医院关于临床使用胎心监护仪的情况说明》,该说明中表述:“徐桃及其子谢梓恒医疗争议发生后,我院调查了在徐桃同期住院并经阴道分娩的其他产妇胎心监护数据,发现存在部分产妇的胎监记录原始数据未完整保存的情况”。2016年4月13日遂宁市中心医院向是市卫监支队提交了《关于胎监电子数据保存的说明》以及两本中央监护系统的使用说明书。市卫监支队在调查涉及原告所举报内容的过程中未发现遂宁市中心医院有违法行为,市卫监支队向被告市卫计委作出《关于谢林举报遂宁市中心医院病历保存不完整行为违法的调查报告》。2016年4月29日被告市卫计委根据是卫监支队的调查报告作出了遂卫函(2016)40号《关于谢林举报问题的复函》,以未发现遂宁市中心医院在本案中存在违法行为,根据《卫生行政处罚程序》第十五条规定,举报不符合立案条件,决定不予立案。2016年4月13日原告谢林向省卫计委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请求确认被告市卫计委行政不作为;责令被告市卫计委限期履行法定职责;依法追究市卫计委负责人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行政执法责任。省卫计委收到复议申请后,于2016年4月14日向原告谢林作出《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决定予以受理原告谢林的复议,并于2016年4月14日向被告市卫计委发出《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2016年4月26日被告市卫计委向省卫计委提交了《行政复议答复书》和相关的证据材料。2016年5月30日省卫计委作出川卫复[2016]4号《四川省卫生计生委行政复议决定书》,以被申请人行政不作为不成立,根据《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决定驳回谢林的行政复议申请。
上述事实,有原告起诉状、被告答辩状、及庭审中双方举证质证意见在卷为证。
本院认为,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行使下列监督管理职权:…(二)对医疗机构的执业活动进行检查指导。被告市卫计委作为遂宁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对医疗机构的执业活动具有检查指导的法定主体资格及职权。本案中,原告谢林向被告市卫计委举报对遂宁市中心医院病历保存不完整行为实施行政处罚等要求,被告市卫计委的市卫监支队,在多次联系谢林核实举报情况,并调查了谢林对遂宁市中心医院举报投诉的其他资料及遂宁市中心医院向是市卫监支队提交材料后,被告市卫计委作出了《遂宁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谢林举报问题的复函》,被告市卫计委不存在不依法履行职责的情形,原告谢林认为被告市卫计委行政不作为违法理由不成立,且原告的举报,对其自身的合法权益并不产生实际影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如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同时根据《行政复议法》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对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由申请人选择,可以向该部门的本级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向上一级主管部门申请行政复议。省卫计委系市卫计委的上一级主管部门,具有受理原告的复议申请的职责。省卫计委收到原告谢林的复议申请后,按照法定程序进行了受理,并作出《四川省卫生计生委行政复议决定书》(川卫复决[2016]04号),以被申请人不存在行政不作为为由驳回了申请人谢林的行政复议申请并无不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谢林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林凤富
人民陪审员  李爱萍
人民陪审员  邓小华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唐 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