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北大荒绿洲米业有限公司与延寿县三禾米业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3-2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黑龙江省绥化农垦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绥商初字第212号
原告北大荒绿洲米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唐永德,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文,男,1964年3月19日出生,汉族,绿洲米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被告延寿县三禾米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孟宪利,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春鹏,黑龙江鹏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北大荒绿洲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告)与被告延寿县三禾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告)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原告于2014年6月4日向本院起诉。同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在给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后,被告于2014年7月1日向本院提出延期举证申请书,要求延期举证两个半月,本院于2014年7月7日向原、被告双方下达了(2014)绥商初字第212号通知书,准许延长本案举证期限至2014年8月6日,期间原告于2014年5月5日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对被告的银行存款、房地产、车辆等财产进行查询并财产保全,并已提供担保。经查询被告银行无存款,房地产均抵押银行,车辆属于个人所有权。本院于2014年7月16日对被告所有的黄水稻370吨进行查封,并下达了(2014)绥商初字第212-1号民事裁定书。本案于2014年8月12日、9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刘文,被告法定代表人孟宪利及委托代理人张春鹏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1年6月23日,原、被告签署了编号为BDHLZ-007的《水稻销售合同》(以下简称水稻销售合同),水稻合同签订后,2011年6月25日之2011年7月1日期间,原告向被告销售水稻751680吨,被告应付原告货款总金额为人民币2255040.00元。2012年1月20日,原、被告双方签署《结算证明》,确认被告以“扣款”(即在其他原告应付被告的业务款项中扣款冲抵)的方式向原告偿还525000.00元,被告以“扣款”的方式向原告还款525000.00元后,被告尚欠原告1730040.00元。经原告多次催要,2013年6月30日,原、被告双方签署了《水稻销售合同还款协议书》,但被告未按约定还款。根据《水稻销售合同还款协议书》第三条关于“因《水稻销售合同》本协议或甲乙双方之间的其他事发生争议,有甲乙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由原告所在地法院管辖解决”等的约定。故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给付原告欠款1730040.00元;请求判令被告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给付原告2011年7月1日至2014年5月5日期间的欠款利息31258.16元(其中2011年7月1日至2012年1月19日期间按欠款2255040.00元计算;2012年1月20日至2014年5月5日期间按欠款1730040.00元计算),共计1761298.16元,并判令被告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给付原告2014年5月6日至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期限届满日期间的欠款利息;并负担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被告公司不欠原告欠款,该款被告公司已经全部还清。2011年6月23日,双方签订了水稻销售合同,被告公司总共拉粮金额2255040.00元。拉粮后,被告公司已于2011年7月5日,孟宪利转会计张盈(农行)20万元;2011年7月6日,孟宪利转会计张盈(邮政)25万元;2011年7月10日,孟宪利转会计张盈(邮政)30万元;2011年7月20日,孟宪利转会计张盈(农行)20万元;2011年7月20日,孟宪利转会计张盈(农行)20万元;2011年8月5日,孟宪利转会计张盈(邮政)50万元;2011年8月11日,孟宪利转会计张盈(农行)8万元;合计还款173万元人民币。2012年1月20日,被告公司又与原告双方签订结算证明:因被告公司总共拉粮金额2255040.00元减去已还款1730000.00=525040.00元。因原告尚欠被告公司水稻1992475.60元,所以,1992475.60元减去2011年有机肥款176000.00元再减去525000.00元(抵扣我公司的水稻欠余款525000.00元)=1291475.60元。原告又给被告公司打款1291475.60元(2012年1月20日工商银行打款)。以上可见,截止2012年1月20日,被告公司欠原告的水稻款已全部结算还清,因原告尚欠被告公司款项,所以还另给被告公司帐户打款1291475.60元。如果说被告公司没还清原告款项,原告怎么可能还给被告公司打款呢?所以,原告要求被告公司还款的主张依法不能成立,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在庭审中,原告提供了如下证据:
1、水稻销售合同一份。证明原、被告之间买卖关系。被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的问题均无异议,但未实际按照合同履行,买卖合同约定是925吨,但实际拉货751.68吨,合计货款总额2255040.00元。
2、孟宪利亲笔签的欠据七份。证明被告孟宪利欠原告水稻款2255040.00元。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该款已经还清。
3、应收款项确认函一份。证明截止2013年5月31日,被告共欠原告公司1730040.00元的事实。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一、这份确认函,原告经理找被告说是应付上面查账,写的确认函。二、该《收账款确认函》和《还款协议书》内容与原告提交的结算证明、工商银行打款凭证相矛盾,从该结算证明和打款凭证已证明,被告至2012年1月20日前已经不欠原告钱,原告因尚欠被告钱还给被告打了款。所以该还款协议内容矛盾,不真实。
4、还款协议书。证明被告欠原告的欠款1730040.00元。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一、这份确认函,原告经理找被告说是应付上面查账,写的确认函。二、该应《收账款确认函》和《还款协议书》内容与原告提交的结算证明、工商银行打款凭证相矛盾,从该结算证明和打款凭证已证明,被告至2012年1月20日前已经不欠原告钱,原告因尚欠被告钱还给被告打了款。所以该还款协议内容矛盾,不真实。
5、结算证明及中国工商银行原告给被告打款凭证。证明被告欠原告水稻款1730040.00元。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的内容有异议,这份结算证明原、被告双方对2012年1月20日之前所有业务往来及债权债务所做的全部结算。经双方结算,被告已经不欠原告货款。原告尚欠被告1291475.60元。
庭审中,被告为其辩称和理由提供如下证据:
1、原、被告签订的水稻销售合同一份。证明原、被告之间签订水稻销售合同,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原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的问题均无异议。
2、被告给原告银行打款回执共7张。证明被告拉粮后分七次给原告公司出纳员张盈打款,合计173万元人民币。原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的问题有异议。此证据只能证明被告向原告公司汇款了,不能证明汇的款是被告偿还合同的欠款1730040.00元的事实。
3、6001502600010764047邮政储蓄帐号户名查询。证明被告邮政储蓄转入款帐号6001502600010764047户名为原告公司出纳张盈。原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的问题均有异议。认为被告只是向原告公司汇款了,不能证明汇的款是被告所欠的该笔水稻欠款。
4、结算证明一份。证明2012年1月20日,经原、被告结算,去掉被告已还款173万元,被告尚欠原告粮款525000.00元。该款从原告应付被告款中扣除,原告将余款1291475.60元打入被告帐户,双方款已经结清。原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的问题有异议。
5、工商银行打款记录一份。证明2012年1月20日,经原、被告结算,去掉被告已还款173万元,被告尚欠原告粮款525000.00元。该款从原告应付被告款中扣除,原告将余款1291475.60元打入被告帐户,双方款已经结清。原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的问题有异议。被告说整个往来全部结算不存在,没有结清的字样,结算证明第三项说明不了被告不欠原告公司钱。被告应拿出还款的证据。
本院根据原告的申请,依法调取了原、被告双方所有买卖水稻往来帐目及被告在庭审中出示的七份汇款单均是哪笔款项。1、原、被告所有买卖水稻往来账目及应收账款各一份。原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的问题均无异议。被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的问题均有异议。对原告帐本的质证意见一、从证据形成来看,该帐本是原告方自己制作的。其性质应属于原告的书面主张,原告应当提供其他证据加以印证,否则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二、从证据来源看,该证据是法院调取的,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主动调取的证据为涉及可能有损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利益,以及需要追加当事人中止诉讼、终结诉讼、回避等与实体争议无关的程序事项。但本案并不符合该条规定的法院主动调取证据的情形。并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16条规定,除了十五条规定外,人民法院搜集证据应当依当事人申请进行。但是本案的双方当事人并没有申请法院调取该证据,可见法院调取的证据不符合法律规定,该证据来源不具有合法性,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三、从证据调取时间看,该证据是法庭辩论终结后调取的,而证据的调取应在开庭前至法庭辩论终结前的法庭调查阶段。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从该规定可以看出,法庭辩论终结后,只能调解或及时判决,不能再调取或提交证据。可见,该证据调取时间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四、从证据内容上看:首先,原告交的帐本记载2011年7月20日收68万,与被告提供的银行转帐凭证两次各20万,合计40万元,数额相矛盾。可见,该账本内容不能证明实际的打款情况。其次,原告帐本记载:2012年1月1日,孟宪利欠款2255040.00元。2012年1月20日,欠3786515.60元。2012年3月5日还2056475.60元,尚欠1730040.00元。这与原告起诉状上所主张的2012年1月20日,被告以扣款的方式向原告还款525000.00元后尚欠1730040.00元相矛盾。起诉状主张,2012年1月20日经结算,被告尚欠原告1730040.00元,而帐本上记载却是3786515.60元。原告起诉主张尚欠的1730040.00元是用2255040.00元减去扣款525000.00元而得来的数额。而帐本记载是3786515.60元减去3月5日还款2056475.60元,剩余1730040.00元。以上可见,原告提交的帐本内容与原告起诉内容自相矛盾。四、从证据的效力看,该帐本不能直接证明被告的打款情况,属于间接证据。而被告所提供的《银行打款凭证》属于直接证据,能直接证明被告的打款情况。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7条第四项规定,直接证据的证明力大于间接证据。所以,应当以被告提供的打款凭证为准。五、从证明对象看,本案被告提交的《银行打款凭证》和《结算证明》,已充分证明,截止到2012年1月20日,经原、被告结算,原告尚欠被告1291475.60元,已打入被告帐户,双方款项已经结清,被告不欠原告钱。否则原告也不可能给被告打钱,原告这次提供的帐本并不能证明被告尚欠原告钱。
2、永兴粮库水稻出货单及加信粮库水稻出货单各一份。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的问题均无异议。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的问题均有异议,质证意见与第一份证据的质证意见1、2、3、5、6一样。补充一点:虽然证据标有出货单,但是也属于原告自己所记载的账单,并不是实质意义上的出货单,这是典型的账本。真正的出货单应有被告签字的。出货单所标明的数额是应付数额,是拉货日期所应付的货款金额,不是被告当天在银行向原告支付这些款项,具体是哪天打款不一定。
综上,原告提供的证据1,被告提供的证据1,原、被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的问题均无异议,本院予以彩信。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3,4,5,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只对证明的问题有异议,对证据2,认为该款已经还清,对证据3认为原告找被告说是应付上面查帐,写的确认书;该《收账款确认函》和《还款协议书》内容与原告提交的结算证明、工商银行打款凭证相矛盾,从该结算证明和打款凭证已证明被告至2012年1月20日前已经不欠原告钱,原告因尚欠被告钱还给被告打了款。所以该还款协议内容矛盾,不真实;对证据4观点与证据3相符,对证据5认为该份结算证明原、被告双方对于2012年1月20日之前所有业务往来及债权债务所做的全部结算。经双方结算,被告已经不欠原告货款,原告尚欠被告公司1291475.60元。虽然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3、4、5对所证明的问题提出异议,但未能提供出反驳的相反证据,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2、3、4、5,彼此之间能够相互印证,予以采信。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2、3、4、5,原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的问题有异议,对证据2认为该证据只能证明被告向原告公司汇款了,不能证明汇的款是被告偿还该合同的欠款,张冠李戴。对证据3认为,此证据只能证明被告向原告公司汇款了,不能证明汇的款是被告偿还该合同的欠款。对于证据4,对证明的问题有异议。对于证据5认为被告说整个往来全部结算不存在,没有结清的字样,结算证明第三项说明不了被告不欠原告公司钱,被告应拿出还款的证据。对于被告提供的2、3、5证据,从被告提供证据2的七张汇款单来看,通过农行2011年7月20日两张汇款400000.00元,2011年8月11日汇出80000.00元,2011年7月5日汇出200000.00元,共计680000.00元是汇的永兴粮库和加信粮库的这笔款。通过邮政银行2011年8月5日汇出500000.00元,2011年7月6日汇出250000.00元,2011年7月10日汇出300000.00元,共计1050000.00元均是永兴粮库和加信粮库的这笔款,共计1730000.00元,上述款项均已结清。按常理被告公司尚欠原告公司1730040.00元,不可能只偿还1730000.00元,尚差40元不还。完全不符合事实。如被告已于2011年7、8月间偿还货款1730000.00元,为何又于2013年5月31日应收账款确认函和还款协议书上签字盖章予以承认还款。只能证明被告给原告汇款是加信粮库和永兴粮库的款项,彼此业务往来已经全部结清,不能证明被告偿还的就是该诉争的这笔欠款。之所以对被告提供证据2、3、5不能彼此之间相互印证,不予采信。原告与被告提供的证据4,有双方签字盖章确认结算证明证据相佐证,并且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予以采信。本院根据原告的申请,依职权调取原、被告所有买卖水稻业务往来帐目及应收账款明细表及加信粮库和永兴粮库等水稻出货单,原告对此无异议。虽然被告提出异议,但未能提供相反的证据予以反驳,应以事实为主,故予以采信。
根据原告的举证及庭审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从2011年5月开始原、被告共发生业务往来20361518.00元,其中加信粮库8572078.00元,永兴粮库4950031.00元,安山粮库4584369.00元,共合计18106478.00元,上述三笔款项均已全部结清。18106478.00元加诉争2255040.00元=20361518.00元,2255040.00元减去已付525000.00元=1730040.00元。2011年6月23日,原、被告双方又签署了编号为BDHLZ-007的《水稻销售合同》,2011年6月25日至2011年7月1日期间,原告向被告销售水稻751680吨,被告应付原告货款总金额为人民币2255040.00元。被告当时给原告出具七份欠据,2012年1月20日,原、被告双方签订《结算证明》,确认被告以“扣款”(即在其他原告应付被告的业务款项中扣款冲抵)的方式向原告还款525000.00元,被告以“扣款”的方式向原告还款525000.00元后,被告尚欠原告1730040.00元,2013年5月31日双方又签订了应收帐款确认函。证明截止2013年5月31日被告尚欠原告水稻款1730040.00元后,经原告多次催要,双方又于2013年6月30日签订了《水稻销售合同还款协议书》,并承诺2013年6月末前,被告给付原告人民币300000.00元,2014年6月末前偿还580040.00元,2014年12月末前偿还580000.00元,2015年3月末前偿还500000.00元。协议第三项约定无论何种原因,如乙方未按本协议第一条约定的任一还款期限及金额向甲方还款,甲方有权要求乙方立即给付甲方全部欠款金额,同时,甲方有权要求乙方按货款中金额及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标准向甲方支付利息。第四项本协议为甲乙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一经生效即对甲乙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欠款到期后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推拖至今未。
本院认为,原告北大荒绿洲米业有限公司与延寿县三禾米业有限公司2011年6月23日签订的《水稻销售合同》合同有效,被告承认原告向被告销售水稻751680吨,尚欠原告货款2255000.00元,并给原告出具七份欠据,并于2011年1月20日抵扣了525000.00元,尚欠原告1730040.00元,双方于2012年1月20日进行结算,又于2013年5月31日对该欠款签字进行了确认,于2013年6月30日双方又进行《水稻销售合同还款协议书》,约定分四期偿还1730040.00元贷款。因此结算证明、应收帐款确认函、还款协议书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双方签字盖章认可,应以此为凭据来确定被告尚欠原告贷款1730040.00元。被告未按约定给付欠款,属违约行为,应承担违约责任,现原告要求被告立即给付货款1730040.00元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在诉请中要求判令被告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给付原告利息31258.16元,因原告计算有误,在庭审中原告增加了利息请求282619.54元,并补交了诉讼费。利率按6%计算,(从2011年7月11日至2012年1月19日,2255040.00元6%÷360天193天=72537.12元,2012年1月20日至2014年5月5日,1730040.00元6%÷360天837天=241340.58元,共计313877.70元,并判令被告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给付原告2014年5月6日至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期限届满日期间的欠款利息的问题,因双方在还款协议书第二项中约定,如乙方未按本协议第一条约定的任一还款期限及金额向甲方还款,甲方有权要求乙方立即给付甲方全部欠款金额,同时,甲方有权要求乙方按货款总额金额及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标准向甲方支付利息。现原告的请求没有超过同期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利率,被告应从2014年5月6日开始计付,按同期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所确定的自动履行期内的实际给付之日的请求,应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一十二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延寿县三禾米业有限公司偿还原告北大荒绿洲米业有限公司水稻款1730040.00元;逾期利息313877.70元,共合计2043917.70元;利息以1730040.00元为本金,自2014年5月6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此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给付义务。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日期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3151.00元,保全费5000.00元,共计28151.00元,由被告延寿县三禾米业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
审 判 长  孙成福
代理审判员  常立国
人民陪审员  冷承浩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四日
书 记 员  王晓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