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原告涂瑞兰、朱忠见、朱凡球、朱细凡与被告王秋旭、渤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宜春中心支公司、丰城市龙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彭超、彭武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1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南省汝城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湘1026民初1302号
原告:涂瑞兰,女,1965年5月2日生,汉族,住湖南省汝城县。
原告:朱忠见,男,1986年4月19日生,汉族,住湖南省汝城县。
原告:朱凡球,女,1988年8月4日生,汉族,住湖南省汝城县。
原告:朱细凡,女,1991年2月3日生,汉族,住湖南省汝城县。
四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何学文,湖南扬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秋旭,男,1984年8月22日生,汉族,住湖南省宜章县。
被告:渤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宜春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文体路129号二楼西侧。
负责人:彭剑磊,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军军,男,1993年6月28日生,汉族,住江西省吉安市吉水县,系该公司员工。
被告:丰城市龙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西省丰城市石江乡集镇278号。
法定代表人:邹根云,系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彭超,男,1991年4月8日生,汉族,住湖南省宜章县。
被告:彭武,男,1988年7月18日生,汉族,住湖南省宜章县。
原告涂瑞兰、朱忠见、朱凡球、朱细凡与被告王秋旭、渤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宜春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渤海保险公司)、丰城市龙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云公司)、彭超、彭武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2月1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1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在审理过程中发现该案件不宜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2月23日依法转为普通程序,并于2018年3月20日再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忠见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何学文、被告渤海保险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军军、被告彭超、彭武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王秋旭、龙云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判令被告赔偿因交通事故造成原告亲属朱满林受伤致死的损失557284.54元;二、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7年9月21日11时10分许,被告王秋旭驾驶赣C×××××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赣C×××××重型平板自卸半挂车)由汝城县城方向沿S324线方向行驶前往马桥碎石场,当被告王秋旭驾车行驶至路口路段从对向车道超越前方同向行驶由朱满林驾驶的湘L×××××号牌二轮摩托车时,赣C×××××重型半挂牵引车右后轮及右侧护栏与摩托车左侧发生碰撞,造成湘L×××××号牌二轮摩托车受损,朱满林受伤致死的道路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王秋旭承担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朱满林承担本起事故的次要责任。本起事故造成原告的损失有:1、医疗费:25339.4+1010+7+755.8
=27112.2元;2、误工费:165元/天×4天=660元;3、护理费:165元/天×4天=660元;4、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天×4天=400元;5、死亡赔偿金:31284元/年×20年=625680元;6、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7、丧葬费60160元/年÷12×6月=30080元;8、尸检费:1200元;9、近亲属处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3000+950元=3950元,误工费:165元/天×10天×3人=4950元,以上合计744692.2元。交强险赔偿部分:1、医疗费赔偿限额项下:10000元;2、死亡赔偿金限额项下:110000元,交强险应赔偿10000+110000=120000元,超过交强险的责任部分:(744692.2-120000)×70%=437284.54元,被告渤海保险公司应赔偿的损失为120000+437284.54=557284.54元。被告王秋旭驾驶的赣C×××××重型半挂牵引车已在被告渤海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本案交通事故出险在保险责任期间。被告王秋旭违章驾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原告亲属朱满林受伤致死,承保交强险的被告渤海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按被告王秋旭的过错比例划分后由被告渤海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
被告王秋旭未到庭、未答辩。
被告渤海保险公司辩称:本起交通事故属实,事故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公司只在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诉请的死亡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计算,住院天数计算有误,应该按一天计算,医疗费应扣减医保用药10%,精神损害抚慰金应考虑双方的过错,鉴定费、诉讼费不属于保险理赔范围,原告诉请的各项费用过高,请求法院依法核实。
被告龙云公司书面答辩称:一、赣C×××××车实际所有人为彭超、彭武,王秋旭与彭超、彭武之间的关系请求法院依法核实,司机王秋旭与龙云公司没有劳动关系,龙云公司无需为其侵权行为承担民事责任。二、赣C×××××车在渤海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一份和商业三者险一份(保险金额100万元,不计免赔)。本次事故在保险期限内。根据最高院司法解释规定,应由保险公司先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再在商业三者险保险限额进行赔偿,不足部分,才由侵权人进行赔偿。三、本案交通事故所涉车辆赣C×××××车虽然车辆登记所有人为龙云公司,但是该车系融资租赁车辆,是由彭超、彭武在龙云公司融资租赁、分期付款购买的。由于在本案事故发生时彭超、彭武尚未付清车款,故该车仍登记在龙云公司的名下。在购买方使用车辆过程中,云龙公司既不能实际控制车辆,也不能支配车辆的运营,更没从车辆运营中获利,是不应该承担营运风险的。本案中龙云公司没有过错,承担赔偿责任的一方应是作为车辆实际所有人的彭超、彭武。四、原告诉请损失过高,请求法院按其提供的有效证据依法认定。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对龙云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彭超、彭武辨称发生事故属实,我俩与龙云公司是签订了《汽车融资租赁合同》,但该车的实际所有人仍是龙云公司,且该车已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原告的各项损失应按农村标准由被告渤海保险公司赔偿。
原告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供了如下证据:1、交通事故认定书;2、住院费发票;3、司法鉴定书、户口注销证明、收据;4、交通费票据;5、证明;6、商品房买卖合同、收房款发票、水电费缴费单、证明;7、保险单两份。被告渤海保险公司向本院提供通话录音光盘一份。被告龙云公司向本院提供租赁合同一份、保单两份、借条一张。被告王秋旭、彭超、彭武未向本院提供证据。本院组织双方进行质证并已记录在卷。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本院认证如下:原告提供的证据1、2、3、5、7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证据4中的汝城县人民医院开具的救护车费票据,本院予以采信;其中手写的非正式票据无具体日期,无法核实其真实性,本院不予采信;证据6中的证明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商品房买卖合同、收房款发票、水电费缴费单与本案无关联性,不予认定。被告渤海保险公司提供的通话录音光盘无法核实其真实性,本院不予采信。被告龙云公司提供的保单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租赁合同及借条因是复印件且无法核实其真实性,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7年9月21日11时10分许,宜章县城南乡廖家湾村第8村民小组村民王秋旭驾驶赣C×××××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赣C×××××重型平板自卸半挂车),由汝城县城方向沿S324线行驶前往马桥碎石场,当行驶至路口路段时,从对向车道超越前方同向行驶由朱满林驾驶的湘L×××××号牌二轮摩托车时,赣C×××××重型半挂牵引车右后轮及右侧护栏与摩托车左侧发生碰撞,造成湘L×××××号牌二轮摩托车受损、朱满林重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朱满林于2017年9月22日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汝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于2017年11月6日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秋旭承担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朱满林承担本起事故的次要责任。朱满林受伤后到汝城县人民医院抢救后转至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于2017年9月22日在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其户口于2017年11月23日被注销。原告涂瑞兰系朱满林的妻子,原告朱忠见、朱凡球、朱细凡、系朱满林的儿女。被告王秋旭事发时驾驶的车辆登记所有人是被告龙云公司,被告龙云公司在被告渤海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100万元不计免赔的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被告龙云公司虽然将涉案车辆租赁给被告彭超、彭武,但该车辆的实际所有人为被告龙云公司。
到庭当事人对发生交通事故应予赔偿无异议,争议焦点是受害人与驾驶人的责任划分、受害人住院时间及按农村标准还是城镇标准进行赔偿。
本院认为,本案属于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发生的道路交通事故,根据《机动车类型术语和定义》的规定,机动车是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包括汽车及汽车列车、摩托车、轮式专用机械车、挂车、有轨电车、特型机动车和上道路行驶的拖拉机,故本案中发生事故的赣C×××××重型半挂车牵引赣C×××××重型平板自卸半挂车,属于机动车。经汝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王秋旭承担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朱满林承担本起事故的次要责任。被告王秋旭事发时驾驶的车辆登记所有人是被告龙云公司,被告龙云公司在被告渤海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100万元不计免赔的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被告渤海保险公司应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内予以赔偿,超过交强险限额部分的经济损失由事故责任人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承担责任,本案中,结合朱满林与被告王秋旭的责任划分,超过交强险责任限额部分的经济损失由朱满林自负30%,被告王秋旭承担70%的责任,因车辆所有人被告龙云公司在被告渤海保险公司投保了100万元不计免赔的商业三者险,应由王秋旭承担责任部分由被告渤海保险公司在商业保险的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关于原告主张的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要求按住院天数4天来计算,经庭审查明及尸检报告显示朱满林的死亡时间是事故发生的次日,因此原告的该项主张应该按照实际住院一天计算。关于原告主张的近亲属处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3950元,对汝城县人民医院出具的950元救护车发票本院予以认定,另3000元为非正式票据,但考虑本案原告处理尸体的客观需要,本院酌情认定950元,故总计认定交通费为1900元。关于原告主张处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关于原告主张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的问题,因原告提供的汝城县马桥镇霞留村村民委员会、汝城县卢阳镇文塔社区居民委员会、汝城县公安局马桥派出所共同出具的证明,证实朱满林从2015年10月起随原告朱忠见在县城居住、生活,故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依据本院认定的事实,参照2017-2018年度湖南省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原告的损失核定为:1.医疗费27112.2元;2.误工费60160/年÷365天×1天=165元;3.护理费60160/年÷365天×1天=165元;4.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1天=100元;5.死亡赔偿金31284元/年×20年=625680元;6.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7.丧葬费60160元/年÷2=30080元;8.尸检费1200元;9.办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950元+950元=1900元,以上合计736402.2元。被告渤海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先予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20000元,超过交强险限额范围内的经济损失616402.2元,根据被告王秋旭与朱满林在该起事故中的责任划分,被告王秋旭应承担70%的责任,即616402.2元×70%=431481.54元,其余的30%即616402.2×30%=184920.66元由朱满林自行承担。被告王秋旭所承担的部分在被告渤海保险公司投保的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因此该王秋旭承担的431481.54元也应由被告渤海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综上,被告渤海保险公司应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为:120000+431481.54元=551481.54元。被告王秋旭、龙云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自行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经调解,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渤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宜春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20000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原告431481.54元,合计赔偿原告涂瑞兰、朱忠见、朱凡球、朱细凡经济损失551481.54元,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
二、驳回原告涂瑞兰、朱忠见、朱凡球、朱细凡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9373元,由原告承担93元,被告渤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宜春中心支公司承担928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付小波
人民陪审员  曹普权
人民陪审员  朱智慧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陈 柳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