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罗萍与滁州市人民政府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1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8)皖11行初57号
原告罗萍,女,1968年5月18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定远县。
委托代理人朱月华,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滁州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安徽省滁州市龙蟠大道99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411000032050529。
法定代表人许继伟,该市市长。
委托代理人张李明,滁州市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方洁会,滁州市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
原告罗萍诉被告滁州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一案,本院于2018年8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和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罗萍,被告滁州市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张李明、方洁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滁州市人民政府于2018年7月24日作出滁复字﹝2018﹞29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以定建征补字﹝2018﹞9号《定远县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征收集体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并非最终方案,未对被征收人的补偿安置利益产生影响,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复议受案范围为由,决定驳回申请人罗萍的行政复议申请。
原告罗萍诉称,其为安徽省定远县连江镇郭集村大许组村民,在该村拥有承包地、宅基地及地上房屋两处(安徽省定远县连江镇郭集村大许组村民28号、31号)。因定远县江巷水库枢纽工程项目建设,其房屋及承包地所在区域被列入上述建设项目的征迁范围。该区域现面临征收拆迁,因补偿安置标准不合理,其未与相关征收部门及工作人员就拆迁补偿问题达成一致,暂时还未与征收部门签订补偿安置协议。其于2018年4月10日见到张贴的《公告》,其认为该《公告》虽名为公告,但内容涉及包括其在内被征地农民土地、地上物、地上附着物如何补偿等内容,按照法律规定需经定远县人民政府批准方可对外公布实施,是针对农民的补偿方案。其认为经定远县人民政府批准的以公告形式作出的征收集体土地补偿安置方案的行政行为无论实体还是程序上均违法,侵害其合法权益,其依法向滁州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2018年6月7日,其收到了滁州市人民政府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其认为该复议决定认定违法,存在事实、法律适用及违反法定程序的错误等问题,侵犯其合法权益,故提起本案行政诉讼,请求依法撤销滁州市人民政府作出的驳回复议申请决定,责令滁州市人民政府重新作出复议决定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罗萍提供的证据有:1、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房屋转让合同复印件各一份,证明涉案补偿方案包括其土地及房屋与其有相关利害关系;2、集体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定建征补字(2018)9号)复印件一份,证明涉案补偿方案的存在;3、滁州市人民政府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及快递单复印件各一份,证明其在法定期限内提起本案诉讼;4、定远县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信息公开申请表、回复函、定远县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征收集体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复印件各一份,证明其所申请复议撤销的诉讼请求与所批准的补偿方案为同一方案。
被告滁州市人民政府辩称,2018年4月9日,定远县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作出的《公告》中载明了征地的主要内容,规定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有不同意见或要求举行听证的,应当在本公告发布之日起,以村(社区)为单位书面送达所在地的辖区国土房产所。该《公告》目的是听取被征收地的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并非最终方案,未对被征收人的补偿安置利益产生影响,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复议的受案范围。其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驳回罗萍的诉讼请求。
滁州市人民政府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证据有:1、行政复议申请书;2、被申请人答复通知书;3、行政复议答复书;4、行政复议决定书;5、送达回证及相关材料。证明其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罗萍对滁州市人民政府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2、5无异议;对证据3、4真实性无异议,但合法性及证明目的不认可。2018年4月9日,定远县国土资源和房厂管理局发布了定建征补字(2018)9号文件,该文件以公告的形式载明了征收包括其土地以及房屋在内的被征收人的补偿内容,内容清楚,符合补偿方案的要求,基于此其于听证过后针对涉案的经定远县人民政府批准的以公告形式作出的征收集体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向滁州市人民政府依法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其是针对经批准的补偿方案提出复议,并非公告本身。因此证据3、4存在事实认定错误,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
滁州市人民政府对罗萍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2、3无异议,但罗萍提交的证据不能达到要求撤销复议决定的目的;对证据4证明目的不认可,因为罗萍在复议阶段申请的复议审查的对象是针对2018年4月9日定远县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作出的公告,该公告明显不是具体行政行为。
根据庭审质证、当事人陈述,对双方所举证据认证如下:对罗萍、滁州市人民政府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罗萍系安徽省定远县连江镇郭集村大许组村民。定远县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根据《国土资源部关于定远县江巷水库工程建设用地的批复》(国土资函〔2018〕72号)和安徽省人民政府《关于定远县江巷水库工程建设用地的批复》(皖政地〔2018〕185号),同意定远县人民政府征收连江镇路陈村、连江村、三甲村、郭集村、红旗村、高庙村、李集村、江巷村农村集体土地1434.6976公顷用于江巷水库工程建设,于2018年4月9日将本次征地土地补偿安置方案进行公告,即定建征补字〔2018〕9号《公告》。罗萍认为该《公告》是经定远县人民政府批准的补偿安置方案,无论是程序还是实体均违法,于2018年6月9日以定远县人民政府为被申请人向滁州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要求依法撤销定远县人民政府批准的以公告形式作出的征收集体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定建征补字〔2018〕9号)的行政行为。滁州市人民政府受理后,审查认为《公告》的目的是听取被征收地的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并非最终方案,未对被征收人的补偿安置利益产生影响,不属于行政复议受理范围,于2018年7月24日作出滁复字〔2018〕29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决定驳回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罗萍不服,在法定期限内提起本案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滁州市人民政府于2018年7月24日作出的滁复字〔2018〕29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是否合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三款规定,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根据经批准的征收土地方案,会同有关部门拟订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在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告,听取被征收土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报市、县人民政府批准后,由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组织实施。对补偿标准有争议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的,由批准征收土地的人民政府裁决。征地补偿、安置争议不影响征收土地方案的实施。《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关于依法做好征地补偿安置争议行政复议工作的通知》(国法〔2011〕35号)规定,被征地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对有关市、县人民政府批准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不服要求裁决的,应当依照行政复议法律、法规的规定向上一级地方人民政府提出申请。据此,对市、县人民政府批准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不服的救济途径,应当先向行政机关申请裁决。经审查,罗萍申请行政复议的事项是撤销经定远县人民政府批准的以公告形式作出的征收集体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定建征补字〔2018〕9号),而定建征补字〔2018〕9号文件系征求意见阶段的拟定方案,非最终补偿安置方案。滁州市人民政府结合罗萍的复议请求及理由,以罗萍所不服的补偿安置方案并非最终方案,未对被征收人的补偿安置利益产生影响,不属于行政复议受理范围,并以此驳回其行政复议申请并无不当。罗萍如对涉案土地的补偿安置方案不服,可以对定远县人民政府批准后补偿安置方案,依法向滁州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据此,罗萍要求撤销滁州市人民政府于2018年7月24日作出滁复字〔2018〕29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并判令滁州市人民政府受理该复议申请诉讼请求和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罗萍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罗萍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忠良
审 判 员  苏春琴
人民陪审员  宫如珍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周 杨
附: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