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黄福友与温昌高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5-02-0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闽民申字第147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黄福友,男,汉族,1977年6月23日生,住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
委托代理人:王子智,福建建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郑兰花,福建建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温昌高,男,汉族,1955年10月29日生,住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
委托代理人:万军,福建远大联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志雄,福建远大联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黄福友因与被申请人温昌高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厦民终字第310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黄福友申请再审称:生效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本案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五)项、第(六)项的规定,请求再审。理由:(一)一审、二审法院认定的温昌高以现金方式向黄福友出借120万元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温昌高是否向黄福友实际支付120万元借款,不仅是双方当事人之间借款合同是否生效的必要条件,更是本案最重要的事实,也是双方当事人在诉讼中争议的焦点。在温昌高仅提供借条而没有任何直接交付凭证的情况下,一、二审法院就温昌高的诉讼主张,未经全面审查当事人的约定、现金交付的金额大小、交易习惯、出借人的资金来源、当事人陈述的交易细节等方面因素来综合判断,做出的温昌高以现金方式向黄福友交付120万元借款的事实认定,明显缺乏证据证明。(二)鉴于温昌高提供的余珍兰光大银行卡的取现明细存在诸多漏洞,其真实性和关联性均无法认定,不能直接证明温昌高在借款当时持有足额现金并付给黄福友,因此黄福友在诉讼过程中,曾分别向一、二审法院书面提交调查取证申请,请求调取该取现明细下的“现金取款”的原始凭证,来审查和核实该取现明细是否属实以及明细下的现金是否确有取出,但一、二审法院均未采纳,明显错误。(三)一、二审法院在温昌高未能提供现金交付借款的直接证据的情况下,不仅在认定温昌高是否向黄福友交付现金借款120万元的事实方面存在错误,适用法律亦不当。
温昌高提交意见称:生效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黄福友的再审申请。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借条是表明债权债务关系的书面凭证。温昌高所举黄福友出具的两份借条,可以证明黄福友向温昌高借款120万元的事实。同时,在一审诉讼中,温昌高本人还到庭详细陈述了借款的地点、在场人、付款情形,并提交了其前妻余珍兰的光大银行卡现金取款明细,以证明其当时有能力向黄福友支付现金。黄福友否认有收到温昌高给付的借款,并主张双方当时口头约定以转账方式付款,但黄福友并无证据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并且,黄福友无法对“未取得借款,但却不向温昌高索回借条”这一有违常理的行为作出合理的解释。因此,黄福友主张原判决认定温昌高以现金方式向黄福友交付120万元借款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黄福友对温昌高所举余珍兰的光大银行卡现金取款明细的真实性、关联性提出异议,但并无相应的证据证明,因此一、二审法院不予采纳其要求对余珍兰银行卡中“现金取款”的原始凭证进行调查取证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黄福友以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为由,主张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
综上,黄福友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五)、(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黄福友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林 源
代理审判员  李小东
代理审判员  黄炳发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朱培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