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河南华盛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5-1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京0116民再3号
原告:北京市南彩胜鑫建筑器材租赁站,经营者李耀胜,男,1972年7月30日出生,住北京市顺义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淑月,女,1972年7月2日出生,住北京市顺义区。
被告:刘勤,男,1968年10月20日出生,住河北省承德市。
被告:河南华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林州市采桑行政街37号。
法定代表人:宋俊才,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中华,河南言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豪,河南言理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牛燕珍,女,1963年1月30日出生,居民,住北京市丰台区。
原告李耀胜与被告刘勤、河南华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盛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9年12月18日作出(2009)怀民初字第01480号民事判决。刘勤不服该判决,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5月28日作出(2010)二中民终字第07933号民事判决。华盛公司不服,向检察机关申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以京检民监[2015]11000000150号民事抗诉书,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5月17日作出(2016)京民抗24号民事裁定,指令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8日作出(2016)京02民再101号民事裁定书,撤销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0)二中民终字第07933号民事判决及本院(2009)怀民初字第01480号民事判决,发回本院重审,该裁定同时将原告主体更正为北京市南彩胜鑫建筑器材租赁站(以下简称胜鑫租赁站)。本院于2017年3月1日立案后,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审理中,本院依法追加牛燕珍作为共同被告参加诉讼。原告胜鑫租赁站经营者李耀胜及其委托代理人刘淑月、被告刘勤、被告华盛公司之委托代理人张中华、被告牛燕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胜鑫租赁站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被告支付租赁费141951.92元,并按银行存款利率支付利息。2、要求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08年3月5日,刘勤经手从胜鑫租赁站租赁架子管、扣件等建筑器材,租赁物用于位于北京市怀柔区桥梓镇东茶坞村的京麦舫船员俱乐部工程(以下简称京麦舫工程),一直未支付租赁费用。
被告华盛公司辩称,华盛公司未承包京麦舫工程,未与本案原告及其他被告有任何经济往来。华盛公司没有承租过原告的租赁物,被告刘勤和牛燕珍也不是华盛公司员工,故请求驳回原告对华盛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刘勤辩称,我承认胜鑫租赁站主张的我经手从胜鑫租赁站租赁建筑器材,用于京麦舫工程,且未结算费用的事实。但对于胜鑫租赁站主张的租赁费用,我只认可一部分,并且我当时是京麦舫工程的项目经理,我的行为是职务行为,不应当由我个人承担给付责任。
被告牛燕珍辩称,我承认胜鑫租赁站主张的刘勤经手从胜鑫租赁站租赁建筑器材,用于京麦舫工程,且未结算费用的事实,但是具体费用数额我不清楚。我是借用华盛公司的名义承包的京麦舫工程,承包协议是我经手签订的,并由华盛公司驻京办事处的负责人张健加盖公章,刘勤是京麦舫工程的项目经理。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
1、胜鑫租赁站提供的租赁协议,用以证明刘勤经手为京麦舫工程向胜鑫租赁站租赁建筑器材。华盛公司对该证据不予认可,认为与其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其公司未使用租赁物。刘勤和牛燕珍对该证据不予认可,主张合同上的签字非刘勤所签,但是认可该租赁事实的存在。本院认为,该协议上有刘勤的签字,刘勤及牛燕珍虽然主张协议上并非刘勤本人签字,但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且刘勤及牛燕珍均对租赁事实不持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明效力予以采信。
2、胜鑫租赁站提供的结算单,用以证明尚未结算的租赁费用数额。华盛公司对该证据不予认可,认为与其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其公司未使用租赁物,刘勤亦不能代表其公司。刘勤和牛燕珍对有刘勤签字的结算单予以认可,并认可费用尚未结算;对张德林和张德宽签字的费用不予认可,主张张德林和张德宽系分包人,其签字的费用应该由其负责结算。本院认为,刘勤和牛燕珍对有刘勤签字的结算单予以认可,并认可费用尚未结算,本院对此不持异议,对该部分证据的证明效力予以采信。对于有张德林和张德宽签字而无刘勤签字的部分结算单,因刘勤和牛燕珍不予认可,且无其他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故本院不予认可。
3、华盛公司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三份以及”北京市公安局接受案件回执单”一份,用以证明京麦舫工程不是华盛公司承建,华盛公司未委托过刘勤、牛燕珍代表华盛公司对外承接工程,也没有授权二人代表华盛公司进行诉讼活动,且华盛公司法定代表人宋江俊才曾向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报案,称牛燕珍私刻华盛公司印章在法院诉讼中使用,致使其单位损失16万余元。牛燕珍认可鉴定意见书及报案回执的真实性,但表示公安机关经过调查查明牛燕珍未伪造华盛公司印章,故没有对其立案。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对《司法鉴定意见书》的真实性均未提出异议,故本院依法对三份《司法鉴定意见书》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据此确认华盛公司未授权刘勤、牛燕珍承建京麦舫工程及未委托牛燕珍代表华盛公司进行诉讼活动。审理中,本院依职权向华盛公司所报案的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张郭庄派出所以及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刑侦支队就”北京市公安局接受案件回执单”进行了调查,经查询,公安办案档案系统中并无该案件信息情况,故本院对华盛公司所主张的,系牛燕珍私刻华盛公司印章在法院诉讼中使用的事实不予采信。
4、牛燕珍提供的工程承包协议复印件,用以证明京麦舫工程系牛燕珍借用华盛公司名义承包。该协议上加盖了印有华盛公司”合同专用章(3)”字样的印章,牛燕珍主张系华盛公司北京办事处负责人张健在协议上盖的印章。胜鑫租赁站及刘勤对该证据无异议。华盛公司不予认可,主张该证据上所加盖的印章是假的,不是华盛公司所签的协议,而是虚假合同,且华盛公司对该协议内容不知情,亦未指派人员到京麦舫工程施工。
审理中,本院依法对当事人提供的以下证据及陈述的以下事实进行了调查核实:
1、对于牛燕珍所述的张健是华盛公司股东的事实,本院依法到河南省林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对华盛公司的企业基本注册信息进行了查询。经查询,华盛公司的股东中有张健,其出资比例为6.61%,出资方式为实物。本案卷宗中华盛公司的公章及合同专用章模本在企业工商信息未备案。原、被告双方对此均无异议。
2、对于河南华盛公司提供的”其他合同印章销毁证明”,上载明:华盛公司申请刻制防伪网络编码印章一枚,该单位已于2011年3月22日领取新章,原旧章已当场销毁,特此证明,新章”河南华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旧章”河南华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2011年3月22日。本院依法到河南省现代印章艺术有限公司进行了查询。经查询,该证明与河南省现代印章艺术有限公司所存档的材料核实无误,该印章真实有效。原、被告双方对此均无异议。
3、对于牛燕珍所述的华盛公司北京办事处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恒富中街6号院2号楼2单元502号。本院依法至该地址进行了勘察调查,该地址现无人居住,业主亦联系不上。经与对门邻居、链家地产营业处以及富众物业工作人员调查,均未能证实该地址曾为华盛公司北京办事处或有叫张健的人租住过。原、被告双方对此均无异议。
4、对于华盛公司所述的华盛公司未曾进京备案、不能在京从业的情况,本院依法向北京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进行查询。北京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做出的回复意见为:”未收到过河南华盛建设集团公司的进京备案申请,没有该公司的备案记录”。胜鑫租赁站和华盛公司对此无异议。牛燕珍及刘勤不予认可,刘勤主张在2004年便见过华盛公司的进京备案材料,但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08年3月5日,胜鑫租赁站与刘勤签订一份租赁协议。协议约定:承租方为河北省天强建筑工程公司京麦舫项目部。出租价格:架子管/天/米租金0.012元,扣件/个/天租金0.008元,U型托/天/根租金0.032元,架子板/天/块租金0.16元,施工地点为桥梓镇。该协议中未加盖任何公司公章。胜鑫租赁站依照该协议约定向京麦舫工程工地提供了架子管、扣件等各种器材,但租赁费用一直未结算清楚。另查明,京麦舫工程实际承包人为牛燕珍,刘勤系京麦舫工程项目经理。
本院认为,债务应当清偿。胜鑫租赁站与刘勤签订的租赁协议虽注明承租方为河北省天强建筑工程公司京麦舫项目部,但协议上并未加盖上述公司的公章。现没有证据证明刘勤与上述公司存在授权或者职务行为关系。庭审中,牛燕珍主张其系借用华盛公司名义来承包京麦舫工程,但牛燕珍提供的工程承包协议上所加盖的华盛公司合同专用章带有”(3)”字样,显然与华盛公司的合同专用章样式不同,且华盛公司未办理进京备案手续,无资格在京从业。现华盛公司否认承包过京麦舫工程,牛燕珍亦不能提供证据证实该带有”(3)”字样的华盛公司合同专用章的合法来源,故本院无法确认华盛公司为京麦舫工程的承包人。牛燕珍自认系京麦舫工程的实际承包人,且认可刘勤系京麦舫工程的项目经理,故本院依法确认刘勤系受牛燕珍委托办理京麦舫工程的相关事宜,该租赁协议的承租方应为牛燕珍。该租赁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胜鑫租赁站按照协议约定提供了租赁器材,牛燕珍作为承租方应当依法给付租赁费。刘勤在结算单上签字的日期分别为2008年6月11日、6月16日和7月7日,牛燕珍对有刘勤签字的结算单均予以认可,本院依据有刘勤签字的结算单核准租赁费数额为121842.76元,对没有刘勤签字确认的结算单中显示的租赁费数额不予认定。牛燕珍未及时结清租赁费,应支付胜鑫租赁站相应利息损失。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牛燕珍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北京市南彩胜鑫建筑器材租赁站租赁费121842.76元,并自二○○九年三月十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定期存款利率支付利息损失,至本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北京市南彩胜鑫建筑器材租赁站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140元,由原告北京市南彩胜鑫建筑器材租赁站负担403元(已交纳),由被告牛燕珍负担2737元(于本判决书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张 坤
审判员 张 建
审判员 张雅清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杨 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