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贾万珍与凤冈县人民法院国家赔偿一案国家赔偿决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01-3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国 家 赔 偿 决 定 书
(2015)遵市法委赔字第4号
赔偿请求人:贾万珍。
委托代理人:简家态。
委托代理人:付伯祥。
赔偿义务机关:凤冈县人民法院。
法定代表人:张国林。
委托代理人:罗荣波。
委托代理人:张正勇。
赔偿请求人贾万珍以凤冈县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对其殴打致残丧失劳动能力为由,向该院申请国家赔偿一案,不服该院(2015)凤法赔字第1号赔偿决定,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
本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贾万珍申请赔偿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护理费、生活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等损失1520037元。理由是凤冈县人民法院花坪法庭工作人员杨森(应为琛)等人于1999年2月1日将其打伤致残,应按上年度平均工资20倍赔偿,73251.85元/年×20年+医疗费4万元+交通费1.5万元=1520037元。贾万珍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材料:1、赔偿申请书、身份证复印件、常住人口登记卡、结婚证、授权委托书;2、凤冈县人民法院赔偿决定书;3、1999年2月1日病历、凤冈县人民医院报告单、治疗单、体温表、特别记录、化验报告;4、简家前等证实、肖汉良证实;5、花坪镇村组证明、残疾评定表、介绍附证明;6、1999年6月2日贾万珍诉杨森伤害赔偿的刑事附带民事诉状、涉法涉诉接访告知单;7、凤冈县人民检察院2006年5月17日《关于对简家态控告原花坪法庭庭长杨森的回复》。
凤冈县法院认为,该院1999年2月1日执行刘祖银申请执行简家态赡养纠纷一案合法,贾万珍无证据证明其身体损伤与法院的执行行为具有因果关系,且已超过请求时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八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决定驳回贾万珍的赔偿申请。
2015年7月31日,本院召开质证会对贾万珍提交证据质证并听取双方的意见。贾万珍的委托代理人简家态、付伯祥,赔偿义务机关的委托代理人罗荣波、张正勇参加了质证会。赔偿义务机关对申请人提交的1、2、3、5、6、7组证据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不能证明贾万珍被法院干警打伤致残。相反,贾万珍、简家态拒不配合法院执行,暴力抗法持刀追打法院干警,病历证明贾万珍伤情较轻,在凤冈县人民医院留观2天后出院,其向检察院控告杨琛滥用职权将其打伤,检察院回复不予立案,证明杨森等打伤贾万珍、简家态的事实不成立。1999年2月1日发生,贾万珍2015年5月18日申请国家赔偿,已过申请期限。赔偿委员会对1、2、3、5、6、7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第4组证据,因不符合证据要件且赔偿义务机关提出异议,不作为证据使用。
经审理查明:贾万珍与简家态系夫妻,1999年2月1日贾万珍因伤在凤冈县人民医院治疗,诊断为:”头皮裂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头颅颅盖骨组成骨未见骨折,左腕关节骨结构未见骨折X线征象。”留观3天后观察,”神清,生命体征正常,头部敷料干燥,无血液渗出。”劝其出院。贾万珍认为其所受之伤是凤冈县人民法院工作人员杨琛等人在其家执行简家态母亲刘祖银申请执行简家态赡养纠纷一案时殴打致伤,要求法院追究干警责任并赔偿损失。凤冈县人民法院经调查后认为,当天执行人员执行行为合法,是简家态及贾万珍不配合法院执行,且简家态还持刀追打执行人员,执行人员也被打伤,贾万珍是因抗拒执行致伤,且伤情较轻,三天后已治愈出院,拒绝对贾万珍赔偿。
1999年5月17日,凤冈县茶花乡红星桥村民委员会出具介绍附证明,介绍贾万珍到遵义市公安局法医室鉴定无果。1999年6月2日贾万珍提交刑事附民事诉状给凤冈县政府、人大、纪委、检察院、法院,请求依法处理杨琛,但没有处理结果。2006年5月17日,凤冈县人民检察院作出《关于对简家态控告原花坪法庭庭长杨森的回复》,内容为:”简家态,你控告原花坪法庭庭长杨森滥用职权一案,我院在1999年5月已进行初查,作不予立案处理,并向县人大作了专题报告。特此回复。”2010年8月28日,贾万珍所在村民组、社区居委会、花坪镇残联出具证明,证明贾万珍”因意外事故,致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衣食住行需监护人照料,要求申领《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证》,请上级残联审核办理,”并填写《残疾人证申请表》,但无县、市两级残联审核批准意见。期间,简家态多次向省、市国家机关信访。2015年5月18日,贾万珍向凤冈县人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凤冈县人民法院经审查,于2015年6月24日作出(2015)凤法赔字第1号赔偿决定,以贾万珍身体损伤与法院的执行行为无因果关系,且已超过请求时效为由,决定驳回贾万珍的赔偿申请。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贾万珍受伤时间发生在1999年2月1日,但其在2015年5月18日才向凤冈县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请求,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条”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行为发生在2010年12月1日以前的,适用修正前的国家赔偿法,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适用修正的国家赔偿法:(二)赔偿请求人在2010年12月1日以后提出赔偿请求的。”之规定,应当适用修正的国家赔偿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赔偿请求人请求国家赔偿的时效为两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时的行为侵犯其人身权、财产权之日起计算,但被羁押等限制人身自由期间不计算在内。在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赔偿请求的,适用行政复议法、行政诉讼法有关时效的规定。赔偿请求人在赔偿请求时效的最后六个月内,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障碍不能行使请求权的,时效中止。从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赔偿请求时效期间继续计算。”第二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处理赔偿请求,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提供证据。”
本案中,贾万珍1999年2月1日受伤,2015年5月18日才向凤冈县人民法院请求国家赔偿,已超过《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的两年期限,且未提交在赔偿请求时效的最后六个月内有时效中止的法定理由和证据,其委托代理人称贾万珍受伤后,一直在找有关机关处理,一直在向上级机关上访申诉,应视为积极主张权利,没有超过申请时效的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赔偿义务机关凤冈县人民法院以超过请求时效为由,决定驳回贾万珍的赔偿申请并无不当。
综上,凤冈县人民法院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贾万珍请求国家赔偿已超过两年的请求时效,对其赔偿请求依法不应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赔偿委员会决定如下:
维持凤冈县人民法院(2015)凤法赔字第1号赔偿决定。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二〇一五年八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