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刘晓斌犯合同诈骗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5-07-0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4)晋中中法刑终字第207号
原公诉机关和顺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晓斌,无业。1997年10月7日曾因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被和顺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2010年7月30日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被和顺县人民法院判处单处罚金46000元。2013年12月20日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被和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1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和顺县看守所。
辩护人王振芳、梁保元,山西中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和顺县人民法院审理和顺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刘晓斌犯合同诈骗罪一案,于2014年7月24日作出(2014)和刑初字第42号刑事判决书,原审被告人刘晓斌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原审被告人,听取其他诉讼参与人的意见,认为本案基本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和顺县人民法院认定:一、2010年4月22日,在武安市吉龙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龙公司)的委托下苑某、白某与被告人刘晓斌达成口头定煤协议:刘晓斌帮助其以每吨521元的价格在左权县石港口煤矿发煤,发煤后刘晓斌抽取每吨5元的劳务费。当日苑某在李某乙的带领下将20万元购煤款存入李某甲鑫凯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凯公司)的账户,后刘晓斌将20万元打给邢台市东高燃料有限公司(卡号04×××69),该公司在刘晓斌的操作下将20万元打到山西国阳新能左权煤炭销售有限公司(卡号14×××07)。2010年5月6日刘晓斌电话告知白某必须当天支付44万元的煤款,否则定煤合同作废,白某、苑某再次将44万元打给刘晓斌账号62×××17卡上,当日刘晓斌为了偿还个人债务便将其账户62×××17中的45万元,(其中包括白某打来的44万)打给林洪的账号为62×××14的卡上。同年7月15日刘晓斌要求邢台市东高燃料有限公司向山西国阳新能左权煤炭销售有限公司提交退款申请,7月28日山西国阳新能左权煤炭销售有限公司将20万元退给邢台市东高燃料有限公司,7月30日邢台市东高燃料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崔某乙通过银行账户62×××70将20万元退款打到刘晓斌账户62×××17,后刘晓斌将20万元退款挥霍。刘晓斌共诈骗64万元。
原审法院据以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苑某、白某向晋中市公安局纪检委员会提交的材料,证实:2010年正月到4月期间,刘晓斌以订购原煤为由向白某、苑某诈骗64万元。后直到2013年2月3日一直未归还。
2、武安市吉龙经贸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委托书两份,证实:2010年4月20日出具的内容:武安市吉龙经贸有限责任公司委托苑某代表该公司进行煤炭采购业务。
2013年3月4日出具的内容:公司因在2010年向和顺县鑫凯运输公司和刘晓斌共打煤款64万元,至今未发煤未退款。委托白某和苑某去和顺县公安局报案。
3、中国农业银行武安新华北大街分理处出具的银行卡取款凭条,证实:2010年5月6日苑某账户62×××18给刘晓斌账户62×××17打款44万元。
4、和顺县鑫凯公司预收吉龙公司煤款20万元、44万元收据两张。
5、崔某乙账号交易记录,证实:2010年4月22日账号43×××99转账存入崔某乙账号62×××70二十万元整。
6、中国农业银行出具的刘晓斌账户明细查询单,证实:2010年5月6日刘晓斌账户转存收入44万元。2010年5月6日刘晓斌账户转账支出45万元。2010年7月30日刘晓斌账户转账收入199950元。
7、左权煤炭销售有限公司出具的电汇凭证,证实:邢台市东高燃料有限公司于2010年4月22日汇款给山西国阳新能左权煤炭销售有限公司20万元。
山西国阳新能左权煤炭销售有限公司(14001707708050501007)于2010年7月28日汇款20万元给邢台市东高燃料有限公司(04×××69)。
8、左权煤炭销售有限公司出具的退款申请,证实:2010年7月15日邢台市东高燃料有限公司向山西国阳新能左权煤炭销售有限公司申请退还20万元煤款。
9、刘晓斌手机号186××××3477与苑某短信记录。
10、山西省农业银行和顺新建街分理处出具的刘晓斌转入林洪账号(62×××14)45万元凭证。
11、林洪出具的《情况反映》,证实:2010年3月份至4月份之间,林洪与刘晓斌之间的业务往来主要如下:林洪于3月27日、4月2日分别给刘晓斌打款58.7万元、118万元,后刘晓斌给林洪拉煤1022210.24元;刘晓斌于2010年4月份给林洪退款两笔,一笔45万元,一笔20万元;刘晓斌尚欠林洪172482.5元。
12、林洪身份证复印件,证实:林洪,男,汉族,1986年10月26日生,身份证号码为××,住福建省平潭县白青乡白胜村白胜47号。
13、林洪(62×××14)于2010年4月2日打款给刘晓斌(62×××17)48万元的凭条。
林洪(62×××14)于2010年3月27日打款给刘晓斌(62×××17)58.7万元的凭条。
2010年3月27日费用报销单,证实:林洪支付刘晓斌1000吨煤款58.7万元及手续费30元。
2010年4月2日费用报销单,证实:付刘晓斌煤款118万元,银行转账手续费105元。
14、证人李某甲的证言:白某找刘晓斌从左权石港煤矿定煤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达成了口头协议或是书面合同。2010年年底白某去和顺县鑫凯公司找刘晓斌找不到,她才和我说是刘晓斌答应的给她从左权石港煤矿定煤了,她在鑫凯公司我的办公室哭着和我说:“刘晓斌给我从左权石港煤矿定煤,煤也没有定出来,我给他打的预付款他也没有给我,我现在也找不到刘晓斌了。”我说:“刘晓斌现在去香港给鑫凯公司引资了,等刘晓斌回来让他再给你解决这些事情。”到了2012年5、6月份的时候,白某因为此事把我同刘晓斌一起起诉到了河北武安市人民法院,我也收到武安市法院要求我去武安出庭的传票,我通过我的律师郑志萍给武安市法院回复过,以刘晓斌没有到庭应诉且刘晓斌侵占了我们公司的好多财产,已经去和顺公安局报了案,还有就是此纠纷发生地是山西和顺等理由拒绝出庭,就这样这件事情就一直拖到现在了。
我账号62×××90和62×××82的两张卡都在公司的财务上放着,让公司走款用的,我个人从来没有用过这两张卡,这两张卡当时由李某乙保管。刘晓斌从2009年7月至2011年8月一直是公司总经理,分管财务和经营,有公司开支权,只要有他的签字就可以从公司财务走款,不必经我审批。当时经刘晓斌同意就用这两张卡走款了,白某他们打到我卡上的二十万元我不知道,后来李某乙才告我说其中有二十万打到我的建行卡上了。晋中市公安局的人来调查此事,我们公司的出纳崔某甲和市局的同志从建行调查后告诉我说这笔钱转给崔建平,崔建平是谁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这二十万转走是干什么用了,刘晓斌也从来没有告过我这件事情。
15、证人崔某甲的证言:2010年的时候刘晓斌曾经偶然提起过说有20万元要打进和顺县鑫凯公司,但具体打到谁的帐户中并没有提起过,我也不知道这20万是打算干什么的。我当时不知道刘晓斌给白某定煤这件事,是后来白某来公司找刘晓斌要钱的时候我才知道白某曾经和刘晓斌谈过定煤的事情,具体是定多少煤,从哪个煤矿定,刘晓斌最后给白某定成煤了没有我也不清楚。当时白某来鑫凯公司财务室的时候,提到她往刘晓斌个人账户打过44万元整,我压根就没在公司的账户上见过这44万元,他的卡一直都由他个人支配,完全不经过公司的财务。还有就是打到李某甲的建行卡卡号大概是62×××90,还有可能是尾号为782的一张卡上的20万元整,后来这个20万元以转账的方式转到了一个叫崔建平的卡上了,为什么给崔建平打这20万元我也不清楚,当时是李某乙拿着卡打走的钱。李某乙就没有给过我关于给崔建平打走20万元的相关票据。
16、证人孔某的证言:刘晓斌和白某协商定煤的时候我不在场,当时我还不认识白某,我也不知道他们具体什么时间协定的这件事情和协定的具体内容。后来在2010年农历正月底或二月初,我听刘晓斌说准备和石港矿订煤,最后订成了没有我也不清楚,刘晓斌只是和我说是通过赵某联系的。具体以公司名义还是其以个人名义订的煤我不清楚。当时我也不知道刘晓斌是给谁从左权石港煤矿定煤。刘晓斌从石港煤矿订出煤炭合同了没有我不知道,只是后来到了2010年五月份左右我陪刘晓斌去左权石港煤矿看过煤,我们觉得石港的煤质不好我们就回来和顺了。是后来2010年夏天白某来到和顺鑫凯公司找刘晓斌要钱的时候,她知道我是邯郸老乡,她才告诉我说是刘晓斌给她从石港矿订煤了,她预付给刘晓斌64万元的煤款,最后煤也没有拉成,刘晓斌也没有给白某退钱,具体是什么原因她和我说了没有我也记不清了。她还拿出刘晓斌给她打的条给我看,一共是两条,每张条多少钱我记不清了,只记得两张条加起来一共是64万元。
17、证人李某乙的证言:大概是在2010年的一天,我正准备上办公室上班,在公司院子里刘晓斌把我叫住和我,让我带苑某往我哥哥李某甲的建行卡上打20万元。过了两三天,刘晓斌让我把这20万元打到一个叫崔某乙的卡上了,卡号是刘晓斌给我的,具体记不清除了。打款的票据我给了公司的出纳崔某甲。我不知道刘晓斌为什么给崔某乙打这20万元。刘晓斌当时是公司的总经理,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和财物工作,有开支权,所以只要刘晓斌安排,公司财物就可以开着也可以收款,就不再经过董事长李某甲的审批和同意了。
18、证人赵某的证言:2009年秋天至年底,我共三次从阳煤集团和顺县新大地煤矿定出来共5万吨的煤单。我将三次的定煤单转让给鑫凯公司,从中每吨煤我赚3到5元的劳务费。这三次鑫凯公司董事长李某甲共给了我20多万元的劳务费。2010年夏天,我将从阳煤集团和顺县长沟煤矿定出的3万吨定煤单转让给鑫凯公司。这次约定我赚取每吨20元的劳务费。实际鑫凯公司总经理刘晓斌给我打过来约40万元。我和鑫凯公司共有四次业务往来,前三次李某甲给的我现金,最后一次刘晓斌给我打的钱。除了和鑫凯公司的业务往来,我和刘晓斌没有什么经济往来。
19、证人崔某乙的证言:2010年4月22日,刘晓斌通过李某甲的建行卡给我的建行卡打来20万元,并让我在左权县石港口煤矿定20万元的煤。我就照刘晓斌说的将20万元打到那个煤矿上。2010年5月至6月份,刘晓斌对我说他没有拉石港口煤矿的煤,让我把那些钱退出来给他。于是我就向煤矿写了退款申请。2010年7月28日将20万元退到我公司账上。2010年7月30日我将这20万元扣除打款手续,实际打款199950元通过我的农行卡卡号为62×××13打到刘晓斌指定的卡上62×××17。我也不知道刘晓斌为什么要让我帮他定煤。
20、证人张某甲的证言:2008年至2011年我公司名叫山西国阳新能左权煤炭销售有限公司;2011年至今叫阳泉煤业左权煤炭销售有限公司,公司账号一直未变,是14001707708050501007。从公司账上看,这笔钱是在2010年4月22日从邢台市车高燃料有限公司打过来的煤款,于2010年7月28日因为一直未发生业务,邢台市东高燃料有限公司向我公司申请退款,我公司就将20万元退了回去。邢台市车高燃料有限公司的账号是04×××69。
21证人苑某的证言:2010年4月,我通过白某认识了刘晓斌,我和合伙人白某来到和顺的鑫凯公司的办公地点找到刘晓斌,刘晓斌说:“我在阳煤集团认识个大关系了,定出个大合同来了,但是和我订合同的客户用不了这么多煤,我可以常年以和顺新大地煤业的煤608元/吨和左权石港煤矿的煤521元/吨向你们拉煤,但是由于我们公司资金周转不灵,你们得给我们交20万的押金,我们才可以给你们供煤。”我想了想,春天的煤价便宜,如果可以常年按这个价钱定煤是比较划算的。我就同意这件事情了,于是我和白某就和刘晓斌达成了长期以上述价格供煤的口头协议。在2010年4月22日,鑫凯公司法人代表李某甲的妹妹李某乙带着我来到和顺县建行打到李某乙的账户上20万元,在回去的路上我问她说公司的效益怎么样,她说还行吧,并说她哥是公司法人,刘晓斌只是一个股东,说刘晓斌和石港煤矿关系不错。回到鑫凯公司刘晓斌给我打了个20万元的收条,说是过段时间石港矿的煤质好了就可以发煤了。后来在2010年5月6号,刘晓斌给白某打了个电话,说是我们得再往和顺煤运公司打44万元钱了,如果今天打不进钱去,这个合同可能就荒了,煤就拉不了了。白某告我说刘晓斌让再打44万元了,如果今天打不上煤就拉不了。我想我这再加上之前打的20万,再加上这44万,金额也比较大了,我就打电话和刘晓斌说:“用我们公司的账户直接打到煤运的账户才对呀。”他说:“那样钱可能当天过不来,你先打到我卡上,我想办法吧。”我想白某和刘晓斌挺熟,刘晓斌的公司看着也是正规的运输公司,我出于对刘晓斌的信任就又往刘晓斌提供的帐号62×××17上打了44万元。但是后来我多次催促刘发煤,但刘晓斌总是说最近石港的煤不好,好了我给你发。直到现在刘晓斌也没有给我发过煤。到2010年7、8月份就再也联系不上刘晓斌了,我和白某感觉不对劲了,刘晓斌可能是骗了我们了,在2010年9月份的时候,我就和白某就来到和顺鑫凯公司找刘晓斌,但是没有找到,找到该公司董事长李某甲和李某乙说了下我们找刘晓斌定煤的情况,李某甲说:“刘晓斌在胡说了,我就不知道这个事情,我们公司和石港煤矿就没有这个业务,也没有签过合同。”他还告诉我们说刘去香港引资了,过段时间才能回来,等引资款到位后,让刘晓斌还你们钱。后来我们又找过几次刘晓斌,但是都没有找到。到现在刘晓斌也没有给我和白某拉过煤,拿走我们64万元也没了音信。2013年1月15日我还给刘晓斌发短信问此事,刘晓斌说20万元鑫凯公司付了运费,剩下的给了赵某35万,剩下的9万元他在短信里没和我说。刘晓斌打给我们的44万元的欠条上,写着预收煤款的字样。
22、证人白某的证言:与苑某的证言基本一致。
23、和顺县公安局出具的苑某辨认笔录,证实:经辨认,苑某指出4号照片中的人就是骗其钱财的刘晓斌。
二、2012年6月7日,被告人刘晓斌与孝义市鹏威煤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威公司)达成协议,刘晓斌帮助该公司在和顺县吕鑫煤业发煤。当日鹏威公司通过刘晓斌给和顺县吕鑫煤业打来54.3万元的购煤补差款。2012年6月11日,刘晓斌向吕鑫煤业提供虚假的退款委托书,将鹏威公司在吕鑫煤业账户上的14万元用于偿还张某乙在吕鑫煤业的债务,后张某乙于2012年9月28日、10月26日分两次归还刘晓斌14万元;同年6月22日,被告人刘晓斌取走鹏威公司在吕鑫煤业账户上的10.3万元现金;同年7月12日,被告人刘晓斌从吕鑫煤业拉走价值30万元的原煤转卖他人。2012年7月至12月期间,鹏威公司职工杨某多次打电话询问刘晓斌退还煤款一事的进展,刘晓斌一直编造谎言称吕鑫煤业正在查账,公司账目冻结,无法退出煤款。后鹏威公司到吕鑫煤业核实情况后,刘晓斌才承认该公司在吕鑫煤业的煤款被自己取走并挥霍。刘晓斌诈骗鹏威公司共计54.3万元。
原审法院据以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鹏威公司出具的报案材料,证实:鹏威公司向和顺县公安局报案称该公司61.8万元款项被吴和发、周树新、张某乙、刘晓斌、张国卫合伙诈骗。并详细说明以上几人与鹏威公司之间款项来往等事项。
2、鹏威煤焦有限公司授权委托书,证实:委托杨某为该公司代理人,以本公司的名义向和顺县公安局报案事务。
3、孝义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出具的鹏威公司结算业务委托书,证实:2012年6月6日支付晋中晋煤煤炭销售有限公司(0508028819100000339)货款117.33万元。
2012年7月7日支付吴和发(6227000341210137338)运费54.3万元。
4、鹏威公司授权委托书,证实:鹏威公司杨子威授权委托周树新为该公司代理人,以该公司名义进行和顺县吕鑫煤业的发、运煤事务。助理员刘晓斌负责协调煤源、运煤到电厂。
5、杨子威身份证复印件。
6、吴和发情况说明及身份证复印件。
7、吴和发出具的吕鑫煤业与刘晓斌、张某乙2012年6月11日签订的还款协议,证实:刘晓斌将54.3万元中的14万元用于偿还张某乙于2012年5月21日骗领杨怀智定煤款15万元的协议。
8、吴和发出具的14万元还款收据。
9、刘晓斌从吕鑫煤业支取10.3万元收据及吴和发银行卡转账回单。
10、2012年7月12日刘晓斌收吕鑫煤业10万元收据。
11、2012年8月6日,1167号、1314号合同价款由现金余款转20万,收差价4000元的收款收据。
12、吴和发出具的1314号、1067号、1058号合同。
13、2012年7月12日,刘晓斌退货款10万元收据,证实:退10万元转给1058号合同用。
14、鹏威公司于2012年6月7日打款给吴和发(6227000341210137338)54.3万元。
15、吴和发银行卡明细,证实:6227000341210137338,2012年6月7日转账存入54.3万元。
16、刘晓斌身份证复印件及欠条,证实:2012年12月12日刘晓斌欠鹏威公司订购原煤现金54.3万元,将于2012年12月17日全部归还。
17、鹏威公司注册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
18、2012年6月7日鹏威煤焦有限公司委托刘晓斌去吕鑫煤业办理54.3万元退款的委托书。
19、张某乙欠条及刘晓斌收条,证实:2012年6月11日张某乙欠刘晓斌14万元;张某乙于2012年9月28日、10月26日分两次归还刘晓斌14万元。
20、证人吴和发的证言:2012年6月份的一天,和顺县人刘晓斌找到吕鑫煤业A区的业务主管陈茂奇,他们经过口头协商签订54.3万元的购煤合同,具体拉多少吨煤双方并没有说明,待合同履行完以后煤款再长退短补。2012年6月7日鹏威公司将54.3万元的购煤款打到我的个人账户上,第二天业务员陈茂奇通知我,刘晓斌因为煤质不好要求先退一部分定煤款,第二天刘晓斌自己来公司找我,我告知刘晓斌需要打款单和委托书才能退款。又过了三四天的时间刘晓斌将打款单复印件和鹏威公司要求退款的委托书给我打了过来并要求先退一部分煤款,但当天我并没有立即给刘晓斌退钱。2012年6月11日,经刘晓斌同意将鹏威公司汇入我账户的54.3万元现金扣除14万元用于偿还张某乙骗领我矿客户杨怀智的定煤款。2012年6月22日刘晓斌说要先拿10.3万元的退款要结算运费,因为刘晓斌退款手续齐全,我便用我的卡号为62×××19的农业银行卡在和顺县步行街支行给户名为刘晓斌的卡号为62×××17的农行卡转账10.3万元。这样鹏威公司委托刘晓斌定煤款还剩30万元。2012年7月12日,经刘晓斌同意我吕鑫煤业将剩余的30万元中的10万元转给1058号购煤合同的购煤者张同卫。2012年8月6日,经刘晓斌同意将剩余的20万分别转给1167号合同和1314号合同的购煤人,后来因为购煤款超过刘晓斌转让的数额,刘晓斌还补差价4000元给我吕鑫煤业。
21、证人张某乙的证言:2012年6月11日刘晓斌替我还过我欠吕鑫煤业煤款,我当时给他打了一张欠刘晓斌14万元整的欠条,说是2012年6月30日还清。后来我分两次还刘晓斌钱,一次是2012年9月28日还了7万元整,第二次是2012年10月26日还了7万元整。刘晓斌每次收到我的钱后,我都让他打收条,一共有两张。我能提供和原件一致的复印件。
22、证人郭某的证言:刘晓斌经常来我的广告部发传真打印东西,他自称他是贩煤的,做煤炭生意。2012年六七月份的一天,刘晓斌来我的广告部拿着一个委托书盖着红章,他自己在电脑上打印了一个新委托书,具体内容我没看。他要求将他带着的那个委托书上的红章移到他新写的委托书上。他当时说他公司的章不在,有急事需要,所以想让我广告部给办一下。所以我当时就给他移上去打印了出来。
23、证人杨某的证言:2012年5月,我公司(鹏威公司)通过周树新认识了和顺县的刘晓斌,我公司想从和顺县吕鑫煤业上定煤,周树新和刘晓斌帮我公司从吕鑫煤业上定煤,我公司给他们两人每吨3元的劳务费。口头商定之后,2012年6月6日我公司和晋中晋煤煤炭销售有限公司签订了3000吨的购煤合同,并于当日将117.33万元打到晋中晋煤煤炭销售有限公司账户上。吕鑫煤业规定必须每吨补181元才能从煤矿上拉出煤,6月7日我公司将54.3万元的钱打到吕鑫煤业最北面一个区的销售主管吴和发的账号。之后周树新向我公司要运费的预付款,6月8日或者9日我公司向孝义市凯胜新煤业有限公司借了7.5万元直接给周树新账号上。之后刘晓斌说吕鑫煤业正在验收,一个星期之后才能拉煤,同时周树新和刘晓斌要求我公司出具委托函,6月11日我公司出具了一个授权委托书。之后我一直催着周、刘赶快发煤,但是刘一直说煤矿验收再等等。6月15日阳城电厂下调电煤价格,我就立马通知刘办理退款事宜。2012年6月21日晋中晋煤煤炭销售有限公司将117.33万元煤款打回我公司。我要求吕鑫煤业退钱是,刘说煤矿验收完刚复产,资金紧张,暂时退不了款。12月份我亲自到吕鑫煤业找到煤矿工作人员吴和发才知道,早在6月11日吕鑫煤业在刘晓斌带着我公司的授权委托书的将14万元转给了张某乙,6月22日吕鑫煤业将10.3万元转给了刘晓斌,张国卫将剩下的30.2万元的煤拉走了。从煤矿出来12月12日我就找到刘晓斌要这个54.3万元,刘还和我说那个钱在煤矿呢,等什么时候退了再退给你吧,我说我已经到煤矿了,那个钱到底怎么回事,你老实跟我说吧,刘晓斌才承认那个钱是他拿了并给我写了一张54.3万元的欠条并承诺同月17日还我。之后我就再也没联系上他。
我公司于2012年6月11日出了一份授权委托书,里面写明:“公司授权委托我为公司代表人,以本公司的名义进行和吕鑫煤业的发、运煤事务,助理员刘晓斌负责协调煤源、发煤到电厂。”2012年6月21日我公司出了一份委托书,里面注明:“我公司委托刘晓斌到吕鑫煤业办理退款事务。”退款的委托书只有一份原件在刘晓斌手里,我们公司也没有复印件。
24、和顺县公安局出具的杨某的辨认笔录,证实:经辨认,杨某指出3号照片中的人就是2012年6月参与诈骗的刘晓斌。
原审法院对下列综合证据也予采信:
1、和顺县公安局义兴派出所出具《犯罪嫌疑人户籍证明》,证实:刘晓斌,男,汉族,1968年4月18日生,身份证号码为××,户籍所在地和顺县西大街18-8号。
2、山西省和顺县人民法院(1997)和刑初字第19号《刑事判决书》,证实:1997年10月7日,刘晓斌因犯贪污罪被和顺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月,犯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六年。
山西省和顺县人民法院(2010)和刑初字第22号《刑事判决书,证实:2010年7月30日,刘晓斌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被和顺县人民法院判处单处罚金46000元。
3、北京铁路公安局石家庄公安处邢台站派出所民警郝红杰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2013年12月19日在邢台火车站抓获刘晓斌。
4、被告人刘晓斌的供述:2009年至2011年我被聘用到和顺鑫凯运输有限公司当总经理。2010年4月22日白某给鑫凯公司账上打来20万元的定煤款,这20万元在我的操作下通过先到了邢台县东高燃料有限公司,再到左权县石港口煤矿,再到邢台县东高燃料有限公司,最终转到了我的62×××17农行卡卡上,这20万元我花了。同年5月6日白某给我62×××17的农行卡打来44万元,这44万元我用来还我的个人债务了,当天我就打给林洪了,因为之前我欠林洪45万元,所以我就私自用白某给我打来的44万元还了我的个人债务,也可以说这44万元我自己花掉了,我骗了白某64万元。
2012年6月7日孝义市鹏威公司打到吕鑫煤业54.3万元的煤款,6月11日我为了能侵占鹏威公司打到吕鑫煤业的钱,我就让鹏威公司职工老侯给我出具个公司委托书,上面盖有公司的公章。老侯通过互联网给了我份“授权委托书”电子版,上面主要授权我负责给鹏威公司协调煤源和运煤到电厂而且上面有公司的红章落款时间为2012年6月11日,我拿着这个授权委托书去和顺县天顺街一个广告公司,自己新写了一个退款委托书,而且将那个红章复制到退款委托书上面我自己落款时间写成2012年6月7日,这样我就有了退款委托书。当天我拿着这自己伪造的退款委托书成功从吕鑫煤业退出来14万元,这个14万元借给张某乙,最终张某乙还了我,这14万元我自己花了。同年6月22日我用同样的方法从吕鑫煤业退出来10.3万元,我自己花掉了。剩下的30万元在我的操作下,我从吕鑫煤业拉出来煤卖掉了,等于这30万元也是我花了。但是鹏威公司一直催着我从煤矿退款,我只能以各种理由来推延时间,实际钱我早就退出来花了。直到年底12月12日鹏威公司来和顺县去吕鑫煤业核实钱早已被我退了出来,我就给鹏威公司写了个欠条,承认这个54.3万元是我花了。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晓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与被害人达成购煤合同并实际收到被害人给付的货款后,在履行买卖合同的过程中,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实际骗取被害人货款118.3万元,且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五项、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原审法院判决:1、被告人刘晓斌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2、继续追缴被告人刘晓斌犯罪所得赃款118.3万元,返还被害人。
原审被告人刘晓斌的主要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于二审中提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1、原判定性错误。本案第一起事实属于鑫凯公司与白某、苑某之间的经济纠纷,而非上诉人个人实施的合同诈骗。第二起事实中上诉人的行为更符合职务侵占的性质。2、原判认定涉案数额有误。在第一起事实中,应从64万中扣除相应的劳务费;在第二起事实中,应将未实际占有的30万元款从54.3万中扣除。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其上诉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刘晓斌以能帮助他人从煤矿订、发煤为由,分别与武安市吉龙经贸有限责任公司(由苑某代表)和孝义市鹏威煤焦有限公司达成口头订、发煤协议,并收取吉龙公司煤款64万元、鹏威公司煤款54.3万元,但其未正确履行合同,而是通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将此两笔计118.3万元煤款供其个人使用并挥霍的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实、充分。
本院认为:(一)上诉人刘晓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且数额特别巨大,对其应依法惩处。(二)关于上诉人刘晓斌及其辩护人于二审中所提本案第一起事实属于鑫凯公司与白某、苑某的经济纠纷的上诉意见,经查,刘晓斌当时虽任鑫凯公司总经理,且苑某、白某代表的吉龙公司也将煤款20万元打入鑫凯公司账户,但该款在刘晓斌操作下最终又进入刘晓斌个人账户并由刘以个人名义使用,而另外44万煤款则在刘晓斌要求下由苑、白二人直接打入刘晓斌个人账户并由刘晓斌偿还其个人业务欠款,且鑫凯公司董事长也不认可此笔业务系公司业务,故刘晓斌在本起犯罪中的行为不属于单位行为。此外,刘晓斌也没有将收到的煤款用于发煤,而是供其个人使用或偿债,致不能归还被害人,能够认定其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构成合同诈骗罪。(三)关于上诉人刘晓斌及其辩护人于二审中所提第二起事实中刘晓斌的行为更符合职务侵占性质的上诉意见,经查,相关证据证明刘晓斌在与鹏威公司达成口头发煤协议并由鹏威公司支付吕鑫煤业购煤款54.3万元后,刘晓斌急于用钱而伪造退款委托书将该款从吕鑫煤业以现金或实物套出后供其个人使用挥霍,能够认定其客观上没有正当履行合同,主观上有非法占有煤款的目的,构成合同诈骗罪;且其与鹏威公司系基于委托(居间)合同而产生代理与被代理的关系,此种关系与公司与职员之间的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有本质区别,故其不符合职务侵占罪主客观方面的构成要件。(四)关于上诉人刘晓斌及其辩护人于二审中所提原判认定涉案数额有误、应将劳务费和未实际占有的款从涉案数额中扣除的上诉意见,经查,刘晓斌未依约定正当履行发煤合同,对方当事人也未收到煤或退款,故其不应获得劳务费,且在案证据证明涉案118.3万元款项均由刘晓斌个人使用或挥霍,故不存在扣除的问题。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范 波
审判员 张晓毅
审判员 尹小燕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闫 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