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罗松香、张仕英、李仕梅、罗茂昇、罗茂涛与黄悦华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5-1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江中法民三终字第68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罗松香,男,1946年12月2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五华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张仕英,女,1952年6月3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五华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李仕梅,女,1978年10月1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五华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罗茂昇,男,1999年11月2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五华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罗茂涛,男,2001年4月2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五华县。
五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幸梅,男,1968年12月1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
五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冯冠维,广东维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黄悦华,女,1978年10月23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鹤山市。
委托代理人:叶辉,广东鹤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江门市。
负责人:林宏宇,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健平,广东金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小菊,广东金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市鹤山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鹤山市。
负责人:肖松益,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翁继烈,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陈小清,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罗松香、张仕英、李仕梅、罗茂昇、罗茂涛(以下简称罗松香等五人)、因与被上诉人黄悦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财保江门支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市鹤山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财保鹤山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鹤山市人民法院(2014)江鹤法龙民初字第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5月26日13时05分,罗育灵驾驶粤JP37**号二轮摩托车沿罗江围堤从沙坪往古劳方向行驶,行驶至鹤山市古劳镇三峡桥路段,车辆右转弯驶入三峡桥时因失控倒地越过对向车道与黄悦华驾驶的粤JUY9**号轿车发生碰撞,造成罗育灵当场死亡及两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经现场勘查和调查取证,于2013年7月1日作出第2013A0005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罗育灵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黄悦华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事故发生后,双方就赔偿事宜不能达成协议。罗松香等五人遂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原审法院判令:1、黄悦华赔偿罗松香等五人因亲属罗育灵交通事故死亡造成的损害赔偿共计人民币336977.28元(其中包括死亡赔偿金1074826.40元、丧葬费29672.50元、误工费5358.69元、交通费3000元、住宿费20400元、精神抚慰金100000元、摩托车辆损失费2000元,以上共计人民币1235257.59元,扣除保险公司交强险限额人民币112000元,按30%责任承担,应赔偿336977.28元。);2、平安财保江门支公司按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112000元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人民币300000元内向罗松香等五人承担赔偿责任;3、太平洋财保鹤山支公司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人民币110000元向罗松香等五人承担赔偿责任;4、对方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另查明:粤JUY9**号轿车的车主为黄悦华,平安财保江门支公司为黄悦华所有的粤JUY9**号轿车承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合同约定,被保险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使受害人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保险人按照交强险合同的约定对被保险机动车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赔偿限额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元人民币;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元人民币;财产损失赔偿限额100元人民币。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平安财保江门支公司为黄悦华所有的粤JUY9**号轿车承保了第三者商业责任保险,责任限额为300000元,不计免赔。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粤JP37**号二轮摩托车的车主为何小周,太平洋财保鹤山支公司为何小周所有的粤JP37**号二轮摩托车承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合同约定,被保险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使受害人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保险人按照交强险合同的约定对每次事故在下列赔偿限额内负责赔偿:(一)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二)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三)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
再查明:受害人罗育灵是农村居民户口,罗育灵于2012年3月进入佛山市南海区携创义齿制品厂做业务员,外派驻江门地区牙科义齿业务接送。罗松香是受害人罗育灵的父亲,张仕英是受害人罗育灵的母亲,张仕梅是受害人罗育灵的妻子,罗茂昇、罗茂涛是受害人罗育灵的儿子。
反诉人黄悦华认为,罗松香等五人作为罗育灵的法定继承人,应当赔偿黄悦华的经济损失9669元(11669-2000=9669,扣除交强险2000元)。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故黄悦华依法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罗松香等五人赔偿黄悦华经济损失9669元;2、本案反诉费用由罗松香等五人共同承担。
案经原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罗松香等五人认为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第2013A0005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认定结论有误,其已向江门市公安交通管理局提起复核,江门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于2013年8月14日出具江公交(复)字(2013)第8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结论书,复核结论为:该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责任明确,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2013A0005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结论恰当。依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经本局复核后,当事人若仍对事故认定存在异议要求再次复核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将不予受理。经复核,江门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维持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事故认定书,故原审法院认为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对本次事故的责任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规正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经过现场勘查和调查取证,罗育灵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摩托车,转弯时未控制好安全车速,造成车辆失控倒地后越过迎面车道是导致此次事故的全部过错,无证据证明黄悦华有导致此事故的过错。事故的发生是一个连续不间断的过程,罗育灵未按照操作规范驾驶摩托车造成车辆失控倒地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故罗育灵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黄悦华不承担本次事故的责任。
本次事故造成罗松香等五人的经济损失有:
1、丧葬费:29672.50元。按照《广东省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2013年全省城镇、国有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以六个月总额计算为29672.50元(59345元/年÷2=29672.50元)。
2、死亡赔偿金:713810.87元。单位税务登记证、工资表、单位证明等证据证明受害人罗育灵生前在佛山市南海区携创义齿制品厂工作,有固定收入,且暂住证、中国移动通信移动电话话费收据等证据证明罗育灵暂住在礼乐乐祥东路43号。罗育灵主要收入来源地为城镇,且居住在城镇,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受害人的死亡赔偿金。《广东省2013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广东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0226.71元/年,原审法院经核算,死亡赔偿金为30226.71元/年×20年=604534.2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请求受害人罗育灵的两个子女、父母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按城镇标准计算,但其子女、父母均为农村居民户口,且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子女、父母随受害人罗育灵在城镇居住,故应该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审法院按照《广东省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全省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8343.50元/年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罗松香年满66岁零5个月,有三个子女,尚需扶养13年零7个月,即163个月;张仕英年满60岁零11个月,有三个子女,尚需扶养19年零1个月,即229个月;罗茂昇年满13岁零6个月,尚需抚养4年零6个月,即54个月;罗茂涛年满12岁零1个月,尚需抚养5年零11个月,即71个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本案共有四个被扶养人,均适用农村居民标准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故前54个月是累计超出了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应按全省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8343.50元/年计算54个月,计得该段时间被抚养人生活费为:8343.50元/年÷12个月×54个月=37545.75元。罗松香超过54个月尚需被扶养109个月,计得该段时间被扶养人生活费为:8343.50元/年÷12个月×109个月÷3人=25262.26元。张仕英超过54个月尚需被扶养175个月,计得该段时间被扶养人生活费为:8343.50元/年÷12个月×175个月÷3人=40558.68元。罗茂涛超过54个月尚需被抚养17个月,计得该段时间被抚养人生活费为:8343.50元/年÷12个月×17个月÷2人=5909.98元。上述被扶养人生活费合共109276.67元。综上死亡赔偿金项目合计713810.87元。请求超出部分,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3、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7211.82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应当赔偿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费等其他合理费用,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有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但其计算标准应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计算。交通费的计算,应参照国务院1991年9月22日发布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计算人数不超过三人为宜。住宿费的计算,应按照《广东省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住宿费340元/天。因此,原审法院酌定交通费、住宿费应以三人为限,交通费以一次来回两趟计算,住宿费、误工费以六天计算为宜。据此,原审法院酌定应计付的受害人亲属交通费以原审法院核定的票价计算为900元(300元/次×3人),应计付的受害人亲属住宿费为6120元(340元/天×6天×3人)。至于误工费的计算,罗育灵的父母均达到退休年龄,对其误工费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李仕梅为农村居民户口,且没有提供工资收入证明、劳动合同、单位证明、银行明细等证据证明其工资收入情况,故对其误工费应按《广东省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全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669.30元/年计算,计得其误工费为11669.30元/年÷365天×6天=191.82元。以上合计7211.82元。请求超出部分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以上3项合共750695.19元。关于车辆损失费2000元的问题,因罗松香等五人没有提供物价部门出具的相关的鉴定报告证明其损失情况,故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精神抚慰金100000元的诉讼请求,因本次事故中黄悦华不承担责任,受害人罗育灵承担全部责任,故对其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罗松香等五人的损失属于无责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的有:丧葬费29672.50元,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7211.82,死亡赔偿金:713810.87元,合共750695.19元。该数额超过了交强险无责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的范围,平安财保江门支公司应在无责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元内赔付11000元给罗松香等五人。
综上,平安财保江门支公司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罗松香等五人的数额为11000元(无责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11000元)。扣除平安财保江门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无责限额范围内赔偿11000元,余款739695.19元,应按本次事故的责任比例分担,受害人罗育灵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黄悦华不承担本次事故的责任,故黄悦华对罗松香等五人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罗松香等五人的损失应由其自行承担。
至于罗松香等五人要求太平洋财保鹤山支公司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赔偿限额110000元向罗松香等五人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根据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认定,罗育灵因违规操作摔车倒地后越过迎面车道与黄悦华驾驶的车辆发生碰撞是一个连贯的过程,罗育灵仍然属于车上人员,而非第三人,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规定,事故发生时罗育灵属于车上人员,非事故第三人,故太平洋财保鹤山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罗松香等五人的请求依法无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至于黄悦华反诉请求罗松香等五人赔偿其经济损失9669元的诉讼请求:车辆维修费10219元、停车费180元、拖车费240元、车损鉴定费650元、技术检测费380元,扣除太平洋财保鹤山支公司在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有责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赔付给黄悦华的2000元,合共9669元。黄悦华提供了江门市南方价格鉴证有限公司出具的《广东省道路交通事故车物损失价格鉴定报告》、维修发票、鉴定机构的营业执照、评估员资质证明等证据予以证明,故对其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予以支持。罗松香等五人应赔偿黄悦华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9669元。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中心支公司于原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11000元给罗松香、张仕英、李仕梅、罗茂昇、罗茂涛。二、罗松香、张仕英、李仕梅、罗茂昇、罗茂涛于原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9669元给黄悦华。三、驳回罗松香、张仕英、李仕梅、罗茂昇、罗茂涛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一审受理费3294.88元,反诉费250元,合共3544.88元,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负担52元,由罗松香、张仕英、李仕梅、罗茂昇、罗茂涛负担3242.88元。
上诉人罗松香等五人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
一、一审法院采信交警部门所作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错误,恳请二审法院予以纠正。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本案所涉交通事故作出第A0005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罗育灵承担此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黄悦华不承担事故责任,上诉人在一审诉讼时提出了该交通事故责任认定错误,理由为:(一)被上诉人黄悦华没有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对交通事故发生有过错,应承担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1、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中没有查证被上诉人黄悦华驾车行经肇事路段安全操作遇情况时采取了避让措施。2、从道路交通事故车辆技术检验报告看,被上诉人黄悦华所驾车辆制动系、灯光系、转向系技术状况合格,若被上诉人黄悦华有采取避让措施,应该能及时有效防止或减轻事故损害。3、从交通事故现场图来看,被上诉人黄悦华所驾车辆没有刹车印痕,直接撞击受害人及摩托车。综上所述,被上诉人黄悦华没有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对交通事故发生有过错,应承担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交警部门所作责任认定只认定受害人一方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而没有认定被上诉人也违反安全驾驶的法定义务,是对交通事故发生事实的遗漏,或者没有公平认定当事人双方交通责任,因此,此交通事故责任认定错误,请人民法院审理本案时对交警部门所作责任认定不予采信,全面查明事实,正确认定双方的过错,重新确定双方的交通事故责任。(二)本案交通事故应为两次事故。从交通事故前场图看,罗育灵及摩托车再与被上诉人黄悦华所驾车辆发生碰撞,此为第二次事故。其中第二次事故发生时,罗育灵已经摔倒离开摩托车,属于摩托车以外的第三者。基于以上分析,上诉人认为:1、被上诉人黄悦华对交通事故有过错应承担交通事故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应承担此事故的部分损害赔偿责任。包括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亲属办理交通事故产生的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以及精神抚慰金和财产损失等费用。2、被上诉人黄悦华所驾驶的粤JUY9**号轿车已向被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保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该保险公司依法应向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3、罗育灵所驾粤JP37**号二轮摩托车在被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市鹤山支公司投保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依法该保险对本案交通事故应按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向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对于以上起诉意见,一审判决并没有作审理查明,只是以交警部门责任认定及复核意见为依据,否定了上诉人关于重新确定责任认定的意见。但是,综合本案及交警部门的复核结论,均没有对上诉人所提的异议作实质审理,换言之,一审法院并不能否定上诉人关于被上诉人需承担交通责任认定的依据,因而,一审法院所作出的判决是错误的,恳请贵院重新审查并改判支付上诉人关于交通事故责任划分的意见,并据此确定各方当事人依法应承担的赔偿责任。
二、一审判决部分赔偿项目计算错误。(一)关于死亡赔偿金及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标准。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规定,因2014年5月31日以后广东省发布了新的交通事故赔偿标准发生变更,上诉人根据新的标准对请求的损害赔偿数额,但一审法院仍然按再前一年度的统计数据作审判,这显然是错误的。另外,关于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标准,一审法院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也是错误的。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赔偿的理论依据是继承丧失说,即被抚养人生活费是直接受害人因侵权行为造成伤残或死亡后所丧失说中收入的一部分,被扶养人生活费与伤残、死亡赔偿金共同构成了继承丧失说中的收入损失,因此,应根据受害人的城镇标准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而非按被抚养人身份确定。本案中,上诉人主张按城镇标准计算,一审法院应予确认。则,本案的死亡赔偿金应为32598.70元/年×20年=651974.00元,被抚养人罗松香:24105.60元/年×14年÷3=112492.80元,被抚养人张仕英:24105.60元/年×20年÷3=160704.00元,被扶养人罗茂昇:24105.06元/年÷12个月×66个月(5年6个月)÷2=66290.40元,被抚养人罗茂涛:24105.6元/年÷12个月×83个月(6年11个月)÷2=83365.20元。(二)关于交通费、住宿费及误工费的计算。一审法院判决按6天计算与事实不符。交通事故发生时间是2013年5月26日,家属于6月14日办理火化,期间处理交通事故及办理丧葬事宜,共计20天,因此,应按20天计算相关损害赔偿。(三)关于车辆损失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已查明了交通事故后果为“罗育灵当场死亡及两车损坏”,上诉人一审还提交了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照片等证据证明摩托车辆损坏,一审法院以没有提供物价部门出具的相关鉴定报告证明损失为由,不支持该项请求,上诉人认为这是错误的。因为:其一,车辆损坏并不是由物价部门作鉴定的,其只是作损失的价格鉴定。其二,本案上诉人已经举证证明的车辆损失,并且提出了索赔,对方对此并没有提出异议,也没有提出价格鉴定的申请应视为认可。退一步而言,就算举证责任在上诉人一方,一审法院也应对鉴定要求及相关法律后果向当事人作释明,而一审法院没有提交鉴定报告为由驳回诉讼请求显然是错误。(四)关于精神抚慰金。上诉人认为本案交通事故被上诉人黄悦华有过错,应承担赔偿责任,依法其中包括赔偿精神抚慰金,请二审法院予以支持。
三、一审法院关于反诉部分的审理错误。一审法院基于采信了错误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因而判决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承担财产损失9669元,上诉人认为这应在重新确定交通事故责任后,各方当事人按责任承担,上诉人只应承担70%,应为6768.30元。
综上,罗松香等五人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纠正,依法变更(2014)江鹤法龙民初字第66号民事判决,改判:一、被上诉人黄悦华赔偿上诉人因亲属罗育灵交通事故死亡造成的损害赔偿共计人民币336977.28元。包括:(一)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1074826.40元;(二)丧葬费:29672.50元;(三)误工费:5358.69元;(四)交通费:3000.00元;(五)住宿费:20400.00元;(六)精神抚慰金:100000.00元;(七)摩托车辆损失费:2000.00元。以上项目共计人民币1235257.59元,扣除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强制保险赔偿限额人民币112000元,按30%责任承担,应向上诉人赔偿人民币336977.28元。二、改判被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中心支公司,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强制保险限额人民币112000元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人民币300000元向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三、改判被上诉人中国太平洋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市鹤山市支公司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强制保险赔偿额人民币1100000元向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四、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黄悦华二审答辩称:一、一审法院采信交警部门所作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是正确的,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第2013A0005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对本次事故的责任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责任明确,上述责任认定结论也已经过江门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的复核认定结论恰当,一审法院采信该责任认定作为判案依据是合法合理的。罗育灵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摩托车,转弯时未控制好安全车速,造成车辆失控倒地后越过迎面车道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无证据证明黄悦华有导致此事故的过错,因此,罗育灵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黄悦华不承担本次事故的责任,故黄悦华对上诉人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二、一审法院对上诉人的经济损失赔偿项目计算正确,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都是正确的。三、一审法院关于反诉部分的审理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罗育灵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上诉人应当全额赔偿黄悦华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9669元给黄悦华。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其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平安财保江门支公司二审答辩称: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判决无误,依法应当予以维持。
被上诉人太平洋财保鹤山支公司二审答辩称: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判决无误,依法应当予以维持。
各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均未提交新证据。
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的规定,本院仅针对上诉人罗松香等五人的上诉请求范围进行审查,对各方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查。
关于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是否错误的问题。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后,2013年7月1日,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第2013A0005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依据事故现场记录图、事故现场相片、现场勘查笔录、当事人问话材料、有关检验报告等证据,经过现场勘查和调查取证,认定罗育灵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摩托车,转弯时未控制好安全车速,造成车辆失控倒地后越过迎面车道是导致此次事故的全部过错,无证据证明黄悦华有导致此事故的过错。罗育灵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黄悦华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罗松香等五人对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结论有异议,向江门市公安交通管理局提起复核。江门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于2013年8月14日出具江公交(复)字(2013)第8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结论书,复核结论为:该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责任明确,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2013A0005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结论恰当。经审查,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2013A0005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所依据的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规正确,认定的事实清楚,责任明确,结论恰当,本院予以确认。罗松香等五人上诉主张黄悦华没有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对交通事故的发生有过错,应承担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本案交通事故为两次事故,但是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上述主张。上诉人罗松香等五人关于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有误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交通事故造成损失的责任分担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的规定,对于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首先应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因罗育灵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黄悦华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承保黄悦华粤JUY9**号轿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平安财保江门支公司应当在交强险无责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元范围内赔偿上诉人的损失。由于上诉人未能举证证明本次交通事故存在两次事故,对于本方车辆而言罗育灵属于车上人员,不属于第三者,依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规定,承保粤JP37**号摩托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太平洋财保鹤山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对于超出11000元以外的损失,应当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因罗育灵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黄悦华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故对于超出11000元以外的损失应当由上诉人一方承担,黄悦华一方不承担责任。综上,上诉人上诉请求黄悦华赔偿336977.28元,请求平安财保江门支公司按交强险限额112000元及商业险限额300000元承担赔偿责任,请求太平洋财保新会支公司按交强险限额1100000元承担赔偿责任的上诉请求均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认定问题。因罗育灵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黄悦华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本次交通事故造成损失超过平安财保江门支公司交强险无责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元的部分,应由上诉人自行承担。经审查,原审法院按照农村标准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有误,应按照城镇标准计算,依法应予以纠正。但由于损失超过11000元的部分应由上诉人自行承担,上述标准适用错误并不影响本案最终实体处理结果,故本院对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罗育灵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具体数额不再重新进行核算。
关于上诉人是否应黄悦华车辆损失70%责任的问题。因罗育灵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黄悦华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上诉人未能举证证明本次交通事故存在两次事故,未能举证证明黄悦华应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上诉人关于只承担黄悦华车辆损失70%责任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关于被抚养人生活费计算的适用法律错误,但是判决结果正确。上诉人罗松香、张仕英、李仕梅、罗茂昇、罗茂涛的上诉请求理据不足,应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294.88元,由上诉人罗松香、张仕英、李仕梅、罗茂昇、罗茂涛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熊昌波
审 判 员  甄锦瑜
代理审判员  肖文文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曾慧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