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重庆市隆安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审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1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重庆市璧山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璧法民初字第03796号
原告重庆市隆安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璧山县奥康二期A栋5号楼4单元。组织机构代码77846636-2。
法定代表人邓玉荣,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顺南,重庆山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成频,男,生于1969年2月17日,汉族,住璧山县。
被告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巴南区南彭镇街道。组织机构代码20340480-6。
法定代表人刘禹,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黄海林,上海中建中汇(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虹宇,上海中建中汇(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重庆市隆安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被告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曾依法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后依法裁定本案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9年10月16日,原告与被告签订劳务承包合同,约定由原告承包被告承建的璧山县璧城镇北部廉租房工程项目二标段的劳务工程,合同约定单价为包干价145元/平方米,付款方式为:主体完工三层,两栋为付款期,平均每栋13万元,主体结构验收合格后15日内平均每栋20万元,外墙砖和室内汾水及厕所砖完工,平均每栋10万元,余额在竣工验收合格后三十日后达到99%;合同还就工期、违约责任等其他事宜作了明确约定。原告按约履行涉案的工程于2010年年底竣工验收合格,被告至今尚欠原告劳务费7万余元,加之因被告使用外墙砖不合要求导致原告停工73天,共计增加停工期间劳务费近30万元。特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支付劳务费392057元,违约金5万元;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审理中,原告对第一项诉讼请求金额组成的说明:一、合同约定范围北部廉租房总建筑面积是23526.4平方米×单价150元/平方米=3528960元,已付工程款3450000元,尚欠78960元;二、因被告使用外墙砖不合格停工产生损失292638元,其中包括1、钢管租金84096元、扣件租金28032元、塔吊租金54750元,塔吊操作工资25200元、塔吊指挥20160元、项目负责人14400元、项目技术负责人12000元、施工员28800元、安全员14400元、保卫10800元,合计292638元;三、包干合同外新增加施工范围整个北部廉租房二标段大门计时工20459元;要求支付违约金是依据合同约定的第12条第一款。
被告辩称:1、原、被告之间没有签订书面的劳务合同,被告方的劳务是分包给谢周清班组在实施,被告方不欠原告的劳务费。谢周清的劳务费已基本付清,如有未付款项是因原告未与谢周清结算,原告不具备起诉的条件。2、针对本案原告的请求,原告所诉请的劳务费中第二部分在起诉状中明确的是停工损失,必须提供相关证据并经司法鉴定,停工损失是否真实发生我方不清楚。3、整个廉租房工程原、被告方未进行结算,原告方不具备起诉条件。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理中,原告为了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1、《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劳务承包专用合同》,拟证明2009年10月16日原、被告签订了劳务承包合同,约定被告将其承建的璧城镇北部廉租房工程项目二标段劳务部分发包给原告,合同中双方就承包范围、单价、履约保证金及付款方式、违约责任等做了明确约定。关于包干单价150元,单价增加5元是依据合同第16条定的。
2、原告向被告公司发出的《结算催告函》,形成时间2012年8月3日,发出时间是2012年8月14日,收到时间是2012年8月14日,附有邮件邮寄资料,拟证明工程完工后原告屡次催促被告对工程进行结算,被告均置之不理,原告于2012年8月14日向被告发出结算催告函,通知被告在收到函件后三日内与原告办理结算事宜,否则视为认可原告提供的结算数据,该函件在2012年8月14日由被告签收。
3、《璧城北部廉租房基本情况》,证据来源于璧山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出具,拟证明本案诉争的北部廉租房二标段总计建筑面积23526.4平方米,工程施工单位为被告,监理单位为华兴公司。
4、《建设工程竣工验收意见书》,拟证明原告承建的涉案工程已经通过国家相关职能部门的竣工验收,涉案工程施工单位为被告。
5、《璧山县北部廉租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及工程量清单》(2010.4.8)、《璧山县北部廉租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单价清单》(2010.4.26),两份复印件的内容上反映,除被告公司加盖了印章外,监理公司加盖了印章,建设单位签署有意见。拟证明涉案工程因被告使用外墙砖不合格导致贴好的外墙砖踢打后重新粘贴,造成停工60天,造成塔吊63型两台,40型一台,钢管86000米,塔吊4名工人的工资,工地管理人员8人的工资,门卫4人的工资造成的停工损失被告及监理公司均是认可的;也证明外墙砖踢打前后均是使用的45×95毫米的小条形砖。该原件在璧山县审计局,原告方无法调取。
6、重庆恒祥机械设备租赁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一份及璧山县丁家镇同利建筑材料租赁站出具的证明一份附证明单位的营业执照复印件,拟证明原告承包工程后分别向相应的租赁单位租赁了三台塔吊,塔吊型号是QTZ63两台、QTZ40一台,租赁价格是QTZ40是250元每天,QTZ63是300元每天,该价格不包含塔吊操作工、指挥工工资,操作工和指挥工工资按月给付,操作工工资3500元每月,指挥工工资3000元每月;钢管约100000米,扣件6万多个,租赁价格钢管是0.012元/米/天,扣件0.006元/个/天,租赁物租赁期间从2009年9、10月份到2010年8、9月份。
7、《结算单》两份,原告称,一份时间为2011年1月11日,由罗浩签订;另一份时间为2010年11月26日,由罗浩、张云全签订。罗浩是本案涉案项目被告公司实际承包人廖世福的侄子,也是现场负责人。拟证明原告修小区大门费用共20459元。
8、(2012)璧法民初字01285号民事判决书以及2012渝中法民终字00832号民事判决书,拟证明被告公司项目部印章能够代表被告公司与原告订立劳务分包合同。
9,原告公司资质证书,拟证明原告资质为一级,据有承包涉案工程劳务的资格。
被告对原告证据的质证意见:对证据1认为,1、对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因合同未加盖公司的合同专用章或行政公章,加盖的是非公司刻制的工程项目章,该印章是无效的印章;2、合同中第五条中规定工程量的增减不调整价款,说明原告的诉讼请求中的金额组成第二、三部分部符合合同约定,价款是全包干;3、合同约定的包干价是145元,原告要求增加5元,依据不足;4、工程款的支付应该结算,现在未结算,不存在支付条件。如增加5元,图纸变更要原告方提供依据,且要扣除一万元。对证据2认为,1、对邮件真实性不认可;2、原告方的单方函件不能作为工程款的结算依据,原告方的该组证据不符合最高法院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司法解释中的两个前提条件。对证据3,不予认可,因被告与璧山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建设工程施工结算还在璧山县审计局审计中,还未有结论。对证据4,无异议。对证据5认为,《单价清单》与本案无关,《工程量清单》因是复印件,真实性不予确认。从证据的内容上看也不能证明原告停工20万左右的损失,外墙砖的工程量与原告无关,我方分包给另外的单位在做。涉及公司管理人员、塔吊等是我公司自己在做,不是原告公司在做。假设证据资料是真实的,也是被告方报给甲方的被告公司自己所受的损失,不包含原告方所称损失。据施工惯例,如劳务班组确有停工损失,应有监理和被告公司的签字。对证据6,不认可其真实性。对证据7认为,真实性不予认可,只能是证人证词,但证人未出庭,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对证据8认为,该证据不能带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9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资质只是合同有效的条件之一。
审理中,被告为了支持其抗辩理由,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1、《璧山县公安局璧城公安局报案回执》,拟证明原告提供的劳务合同中加盖的项目部印章是非法刻制的印章。
2、《中标通知书》、《招投标确认书》证明被告方有权签字的项目负责人是“谈德权”,廖世福不是原告所称的实际承包人。
原告对被告证据的质证意见:对两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不能达到被告方的证明目的。至于被告工作人员私刻印章,系被告管理不善造成的内部纠纷,与本案无关联性。被告在涉案工程施工过程中均是以该项目的项目章对外签订合同。
在诉讼中,根据原告的申请,本院审判人员至璧山县审计局投资审计科,提取出“璧山县璧城北部廉租住房建设工程项目(一标段)、(二标段)”审计档案中的《璧山县北部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一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及工程量清单》、《璧山县北部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一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单价清单》和《璧山县北部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及工程量清单》、《璧山县北部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单价清单》四份资料进行现场拍照收集;同时收集和复印了璧山县审计局璧山审报(2013)27号《审计报告》,被审计单位为璧山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审计项目为璧山县璧城北部廉租房建设项目一、二标段竣工结算审计。收集的资料照片并在2013年8月16日的庭审中,当庭与原告已提交的证据中两份复印资料《璧山县北部廉租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及工程量清单》2010.4.8和《璧山县北部廉租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单价清单》2010.4.26进行比对,其资料载明的内容相同。被告在庭审中指出,法院调取的档案资料上有建设单位建设集团的公司鲜章、其他是复印,而原告的证据资料上没有建设集团的鲜章。原告认为法院调取的资料与自己的证据资料相同。对璧山审报(2013)27号《审计报告》,原告无异议,被告认为审计报告结论不予认可,因为被告没有收到审计报告。
诉讼中,原告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对原告因被告原因造成停工73天(2010年3月25日-6月5日)期间的停工损失进行鉴定。本院根据原告的申请,委托了重庆道尔敦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进行停工损失的司法评估。重庆道尔敦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依据原告以上第1、3、5、6证据资料和原告公司自制的《璧城北部廉租房基本情况》资料,做出了重道会所(2013)鉴字第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其鉴定确认停工开始时间为2010年3月30日,停工60天,具体损失:1、租赁施工用材料钢管及扣件损失83520元;2、租赁施工用设备塔吊及塔吊操作人工损失74600元;3、施工现场人工损失67000元;合计损失金额225120元。
审理中,重庆道尔敦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指派了鉴定人员刘晓莉、李春燕出庭,就《司法鉴定意见书》进行说明,并接受和回答了当事人的委托代理人提问。原告就《司法鉴定意见书》的质证意见,认为是真实的、合情合理的。被告就《司法鉴定意见书》的质证意见认为:鉴定报告不能作为本案确定主张原告损失的依据,一是程序上,鉴定机构单方向原告就鉴定事项询问,并没有通知被告方,失去公正性;会计师事务所没有鉴定资格,鉴定人只是会计师,不是造价师,不符合建筑行业惯例。二是在鉴定依据上,首先,原告提供的自制资料是原告单方陈述,不能作为鉴定依据,因此,鉴定机构对现场人员的确定和第三项中人员损失是按照原告自制报表取值,是不能作为依据的;而且两个清单实际上并没有被告方及监理单位的盖章原件,原告没有提供该资料的原件,并不能作为停工事实和停工天数以及现场停工人员的依据,法院调取的两清单,也是建设单位在复印件上盖的鲜章,也非原件,所以被告方不予认可。从这两个清单内容看,并不是原告向被告索赔停工损失的清单,不能反映原告是这个项目施工的唯一单位,所以清单上载明的停工天数、人员和损失不能证明是原告发生的。另外,法院调取的两清单是业主单位内部审报的文件资料,但业主单位没有送达给被告,因此,能否作为本案证据还存在问题。原告称,到鉴定机构去目的是协调鉴定费和缴费事宜。
就重庆道尔敦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鉴定人员鉴定资质问题,重庆道尔敦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向本院出具了《司法鉴定委托的说明》,其载明:“重庆道尔敦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取得重庆市司法局颁发的《司法鉴定许可证》,鉴定人刘晓莉和李春燕也具有重庆市司法局颁发的司法会计鉴定执业证书;根据委托书的委托事项、提供的相关资料以及我们的专业判断,对提供的司法鉴定资料进行检查、分析和寻求市场信息后,按照司法会计的方法可以测算出停工期间的会计损失,所以我们接受了该项委托,按照国家规定的和公认的规范、标准、程序和方法进行鉴定,并且根据提供的资料于2013年7月16日出具重道会所(2013)鉴字第3号及第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
根据以上质证证据和到庭陈述,本院确认的基本事实为:
2009年6月,被告公司承建璧山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开发的璧山县璧城北部廉租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工程,包括2、3、5、7、9、10号楼,建筑面积23484.6平方米。
2009年10月16日,廖世福以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璧山县璧城北部廉租房二标段工程项目部名义(甲方)与原告(乙方)签订《劳务承包合同》,合同载明的主要内容为:一、工程地点,璧城镇北二环。二、工程名称,璧山县璧城北部廉租房二标段。三、名称承包方式,甲方供应全部工程用主材、地材;乙方以提供劳务、班组施工、安全和技术管理及土建部分机械设备、周材、辅材等。四、乙方承包范围,1、基础工程除土石方外的所有工作。2、主体工程全部工作。3、本项目内、外装饰装修、无名工程,楼地面、墙面、天棚抹灰等。4、施工图上全部内容和涉及变更内容中属土建部分工程内容。5、安全文明施工及安全防护所要求的全部工作。临时所包含的全部打、拆工作。6、塔吊基础钢筋制作、绑扎、支模、混凝土浇注,搅拌台的土石方工程开挖和安装,钢筋加棚和水库房、钢筋堆码场等搭设,并按甲方指定地方规范搭设。五、单价,包干价每平方米壹百肆拾伍元正,其中含安全文明施工措施费8元/平方米,工程量的增减不调整价款,面积以施工合同的建筑面积为准。六、履约保证金及付款方式,1、依法在签订本合同十五日之内交纳壹十万元信誉和安全保证金给甲方。主体结果验收合格后十五日内退还乙方伍万元;竣工验收合格后十五日内,退还乙方伍万元。……3、主体完工三层,两栋为付款期。平均每栋壹拾叁万元;主体结构验收合格后十五日内平均每栋支付贰拾万元正;外墙砖和室内粉水及厨厕砖完工,平均每栋支付壹拾万元正;余额在竣工验收合格叁拾日后达到99%,待保修期满满两年后十五日付清。七、质量要求,该工程按国家合格工程标准一次性验收合格为准。八、工期:总工期(日历工期)210天。合同在第十二条规定违约责任,1、该合同经甲、乙双方签字生效,双不得违约,如有一方违约,由违约方向另一方支付违约金伍万元;乙方违约甲方不退保证金。……3、甲乙双方所订的合同工期足够完成该工期,如因乙方原因不按该合同工期完成甲方按每阶段工程(1)主体工程超期一天罚2000元,(2)装饰工程超期一天罚2000元。第十六补充说明约定,外墙砖为普通方砖(如外墙砖为皮纸砖,45×95㎜小条砖,另计价按建筑面积每平方米5元计算),图纸变更在壹万元内,不追加结算。超过壹万元以外,另外结算壹万元以外的超额部分。合同还就其他施工事项进行了约定。
2010年12月10日,璧山县璧城北部廉租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工程竣工验收。
2012年8月14日,原告以邮件方式向被告发出《结算催告函》,催告被告与其结算和按合同支付劳务费。
本院就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事实的认定和分析:
一、关于原告与被告是否形成劳务合同关系以及原告是否实际履行合同提供劳务的问题。
本案合同《劳务承包合同》的甲方,虽然是廖世福以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璧山县璧城北部廉租房二标段工程项目部名义签订盖章,被告称是廖世福私刻项目印章、未授权,根据已经生效的(2012)璧法民初字01285号民事判决书、2012渝中法民终字00832号民事判决书上确认廖世福系被告公司璧山县璧城北部廉租房二标段工程项目负责人,廖世福与原告签订本案合同,属于廖世福代表被告履行的职务行为,本院确认原告与被告《劳务承包合同》成立。
本案《劳务承包合同》所指向的工程即璧山县璧城北部廉租房二标段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原告称其是实际实施劳务作业,并提交了部分资料予以证明其存在实施劳务组合同的事实,被告公司否认原告实际实施劳务作业,称系他人从事的劳务承包作业,但本案无证据证明存在案外的其他单位或人员与被告公司承包了涉案工程的劳务作业或属于被告公司自己实施的劳务作业。根据本案证据,本院确认原告就《劳务承包合同》所承包的璧山县璧城北部廉租房二标段工程实施和履行了劳务施工作业。
二、关于本案劳务款的确认问题。
由于双方所订立的《劳务承包合同》未明确具体的施工作业面积,合同第五条约定为,包干价145元/平方米,其中含安全文明施工措施费8元/平方米,工程量的增减不调整价款,面积以施工合同的建筑面积为准。因涉案工程已经审计,根据审计报告,本院确认其工程竣工建筑面积为23484.6平方米,其劳务结算款为23484.6平方米×145元/平方米=3405267元。原告诉称请求中的劳务款计算23526.4平方米×单价150元/平方米=3528960元,原告所提交的证据资料不能充分证明其增加的5元/平方米符合合同约定,加之被告方的否认,因此,本院对单价增加的5元/平方米不予采信。原告诉称请求中,陈述被告已付原告工程劳务款3450000元,本案无证据证明被告已付款超过该金额,本院对该已付款金额3450000元予以确认。因此,被告尚未支付原告的工程劳务款为3528960元-3450000元=78960元。该余额与原告诉称请求中的未付款金额相同。
原告诉称请求中支付包干合同外新增加施工范围整个北部廉租房二标段大门计时工20459元,但本案证据不能证明该请求事实的成立,对此,本院不予采信。
四、关于停工造成原告损失的认定问题。
原告诉称请求为停工损失292638元,原告证明停工事实存在的证据为《璧山县北部廉租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及工程量清单》(2010年4月8日)和《璧山县北部廉租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单价清单》(2010年4月26日)的两份复印件。该两份资料经本院与璧山县审计局投资审计科“璧山县璧城北部廉租住房建设工程项目(一标段)、(二标段)”审计档案中的《璧山县北部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及工程量清单》、《璧山县北部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单价清单》(仍是两份复印,档案的复印件上加盖有璧山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鲜章)经对比,其资料所载明的内容一致。《璧山县北部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及工程量清单》主要内容载明:由于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施工的璧山县北部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工程,已施工至外墙贴砖装饰工程,我单位根据规划、设计、建设单位认可的外墙砖材料及颜色进行施工,因有关县领导、规划、设计及建设单位的要求,将已贴好的外墙砖由原定的灰色4920A﹟通体外墙砖(45×95㎜)变更为现深灰色A95143﹟釉面外墙砖(45×95㎜),由原定的白色4933﹟通体外墙砖(45×95㎜)变更为现白色A9512﹟釉面外墙砖(45×95㎜)。3月30日工地已停工,由此被告将造成的工期延误及材料增加清单如下:一、增加的外墙砖数量。……二、踢打已贴好白色外墙砖工程量。……三、踢打已贴好灰色外墙砖工程量……。四、重新搭设外架面积3000㎡。五、钢管租金费86000米。六、塔吊租金费;63塔机2台,40塔机1台。七、塔吊工人基本工资8人。九、工人误工费150人。十、照看工地人工工资。十一,通体外墙复查费……。十二资金利息,……。该资料施工单位处,有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盖章和签名;监理单位处,有重庆华兴工程监理公司盖章和签名;建设单位处,署有同意报审的最后意见。时间为2010年4月8日。《璧山县北部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单价清单》主要内容载明:由于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施工的璧山县北部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工程,已施工至外墙贴砖装饰工程,我单位根据规划、设计、建设单位认可的外墙砖材料及颜色进行施工,因有关县领导、规划、设计及建设单位的要求,将已贴好的外墙砖由原定的灰色4920A﹟通体外墙砖(45×95㎜)变更为现深灰色A95143﹟釉面外墙砖(45×95㎜),由原定的白色4933﹟通体外墙砖(45×95㎜)变更为现白色A9512﹟釉面外墙砖(45×95㎜)。3月30日工地已停工,由此变更将造成的工期延误及材料增加清单单价如下:一、已购多余的外墙砖单价……。二、踢打已贴好白色外墙砖单价……。三、踢打已贴好灰色外墙砖单价……。四、重新拆、搭设外人工费18元/㎡。五、钢管租金20天,0.018元/天/米。六、40塔机租金费60天:420元。七、塔吊工人基本工资每人:100元/天。八、公司管理人员工资每人160元/天。九、工人误工费每人15元/天。十、照看工地人工工资。十一、资金利息……。十二、延期工资涨价……。该资料施工单位处,有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盖章和签名;监理单位处,有重庆华兴工程监理公司盖章和签名;建设单位处,署有同意报审的最后意见。时间为2010年4月26日。该两份资料原告为持有原件,审计局档案也无原件。原告在法庭上未对该资料的来源和形成作出说明,被告对该资料予以否认。从璧山审报(2013)27号《审计报告》看,《璧山县北部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及工程量清单》、《璧山县北部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二标段外墙砖规划调整变更增加材料单价清单》未被采信。该两份资料载明停工是3月30日,形成时间是4月8日和4月26日,不能证明整个二标段项目工程全部因设计变更而停工并实际停工为60天。因此,该资料在没有其他证据资料予以辅助证明的请求下,不能作为证明原告施工劳务作业全面停工60天的直接证据。
原告诉称请求为停工损失292638元,其组成为1、租赁施工用材料钢管及扣件损失83520元;2、租赁施工用设备塔吊及塔吊操作人工损失74600元;3、施工现场人工损失67000元。原告提交的该部分证据为,1、重庆恒祥机械设备租赁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的主要内容为原告承包北部廉租住房二标段工程中向其租赁3台塔吊,其中QTZ40塔吊1台(租金250元/天)、QTZ63塔吊2台(租金300元/台天),不含操作人员工资,当时操作人员工资约3500元/月、指挥约3000元/月,租期2009年9月至2010年8、9月止,租金已付清。2、璧山县丁家镇同利建筑材料租赁站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内容主要为原告承包北部廉租住房二标段工程中向其租赁钢管约10万米(0.012元/米天)、扣件约6万多个(0.006元/个天),租期2009年10约至2010年8、9月,租金付清。原告除此两份证据外,无其他如租赁合同、租金支付凭据等资料提交。
原告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对原告因被告原因造成停工73天(2010年3月25日-6月5日)期间的停工损失进行鉴定,除提交前面罗列的证据资料外,没有提交可供鉴定评估其他资料。鉴定机构依据前面罗列的资料进行会计核算后,做出了司法鉴定意见,确定停工60天的损失金额为225120元。原告的诉称请求损失是按照整个工程全面停工的情况下计算的金额,通过上述证据的分析,本案现有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存在整个项目工程停工60天的事实,而重道会所(2013)鉴字第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的主要鉴定的资料依据也是以上原告所提交的证据资料计算出的原告整个项目工程停工60天的损失金额。因此,本案在无其他证据同时加于证明,而确认原告确实存在项目工程全面停工60天的情况下,本院不应采信该鉴定结论金额。
五、关于原告包干价外新增加施工范围整个北部廉租房二标段大门计时工20459元的认定问题。
原告提交该部分的证据为《结算单》两份,即一份为落款时间为2011年1月11日,由罗浩签字的便条一张,载明的内容主要张云全计时工2010年12月29日至2011年1月1日技工、杂工的用工情况;另一份时间为2010年11月26日,由罗浩、张云全签字的便条,载明的主要内容大门计时工技工、杂工的用情况。原告称罗浩是本案涉案项目被告公司实际承包人廖世福的侄子,也是现场负责人,但无证据证明。同时,也无证据证明该大门属于包干外新增设计的建筑范围。因此,从本案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包干价外新增加施工范围整个北部廉租房二标段大门计时工20459元的事实成立。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订立《劳务承包合同》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该劳务合同,系有效合同,双方当事人应当诚信履行合同义务。《劳务承包合同》中约定的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承建的璧山县璧城北部廉租房二标段工程项目中的劳务部分,已由原告全部实施完毕劳务作业,其项目工程也于2010年12月10日竣工验收,因此,被告应当依照合同约定支付原告承包的劳务费用。
原告的诉讼请求组成中,就支付尚欠劳务费部分,根据本案证据能够充分证明被告未支付原告的合同约定劳务费金额为78960元,该部分金额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对原告所诉中的停工损失、大门工时费等请求,因证据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所诉被告支付违约金5万元请求,因被告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劳务费构成违约,应当根据合同第十二条规定支付原告5万元违约金,故,本院支持原告的该部分请求。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原告重庆市隆安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劳务费78960元、违约金50000元,合计128960元。
二、驳回原告重庆市隆安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930元,财产保全措施费2770元,由原告原告重庆市隆安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承担受理费5000元,被告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承担受理费2930元(限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本院)和财产保全措施费2770元。原告预交的案件受理费2930元,待本判决生效后退还;财产保全措施费待被告给付案款时一并支付与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立案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上诉状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本案申请执行期限为二年,从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间最后一日起算。
审 判 长  罗 辑
代理审判员  邹利兰
人民陪审员  陈 雨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八日
书 记 员  李佳利